敢得罪品牌的評論就是好評論?

Apr 8, 2022

Hodinkee
相較於敢於跟品牌做對的獨立性,其實我一直認為Hodinkee最吸引我的是他們文章中那種紐約客的幽默感。

之前筆者在某部影片中提到了關於Hodinkee的事,結果有位觀眾在底下留言表示錶界不必把他們家當作輿論的制高點,並且認為現在的Hodinkee已經成了各家都不得罪的中立宣傳。基本上我同意這位觀眾的看法,甚至對於自己的口味逐漸被Hodinkee綁架的情況深自警惕,倒是在看到「各家都不得罪的中立宣傳」這句話的時候激起了我的一些聯想。

瀏覽網路上網友對鐘錶文章的回應會發現似乎大家都覺得敢罵品牌的文章才是好文章;講「好文章」可能有點簡化了,但總之不避諱對錶廠提出負面質疑的作者通常更能取得讀者對他立場獨立的認知,從而對他的評論產生信任。這種認同效應的產生本身沒什麼問題,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應該把立場獨立與否當作我們評價一篇文章最重要的標準。

必須聲明的是我並沒有以為一開始提到的那位觀眾就一定全憑這個單一標準來評價文章,但不可否認地我們的確常常看到有人在否定一篇文章的時候劈頭就先質疑作者的立場。長久以來我都認為決定一個評論者能力高下的條件在於資訊來源、觀點以及文筆(或是口才)這三點。資訊來源指的是你能否掌握別人所不知道的情報,而這項能力的強弱取決於你夠不夠用功或是擁有多少管道,如果別人都只是照抄新聞稿而你卻多花功夫去爬了國內外的名家評論,甚或直接從錶廠人員口中問出了第一手的秘辛,那麼文章中能夠揭露資訊自然會比人家來得豐富。

觀點指的是你解讀資訊的方式;大家讀的都是同一份資料,看的都是同一則新聞,你卻有辦法從裡頭找到別人沒想過的切入角度、做出與眾不同(而且有意義)的論點,這也會讓閱讀文章的讀者得到不一樣的收穫。文筆和口才則是關係到資訊最終呈現的形式,即便今天你只讀了新聞稿、悟性也不足以提出什麼新穎論調,但如果在表達時能以流暢優雅的文字或講述讓讀者和觀眾得以輕鬆愉快地接收到這些資訊的話,在我看來這也是作為一個評論者了不起的能力。

進行包括鐘錶在內的各種評論只要能具備這三項條件中的任何一種便足以寫出一則言之有物(或是言之有趣)的文章——當然如果你能具備一種以上甚或三者齊備的話那文章就更精彩了。一開始我們討論的「獨立立場」套用在這個標準裡應該是屬於觀點這一項,如果在撰稿時能具備獨立的立場的話的確是能讓你見人所未見,對錶款(或事件)作出官方說法以外的評論。不過這只是那三項條件中的一項。就算今天有篇報導擺明了就是在幫品牌抬轎,但如果作者做足了功課,在文章中引用了豐富的資料,並且運用了幽默典雅文字加以呈現,讓人讀來心曠神怡的話,在我看來這仍然不失為一則優秀的評論。

講個醜陋的事實,今天在錶界靠評論維生的人寫出來的文章某種程度上都是廣編,所差者唯有廣告程度還有高明與否而已。不過筆者自己仍然是很積極地在看待我們的工作的,因為我認為即便存在著那些有形無形的限制,我們仍然有辦法在閃躲中擠出足夠的空間來完成一則言之有物的報導。罵品牌的人不差我一個,時下的社群和論壇裡多的是沒在怕的,但作為一個全職評論所需要具備的專業並不是只有敢罵品牌的膽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