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錶指南

THOMAS PRESCHER品牌故事

THOMAS PRESCHER品牌故事

 位於瑞士比爾湖岸(Lake Biel’s)邊風景如畫的Twann小鎮,有著栽種葡萄園梯...

TISSOT T-Touch Expert使用說明(內附影片教學)

TISSOT T-Touch Expert使用說明(內附影片教學)

一指定乾坤 TISSOT T-Touch Expert使用說明 好,時間應該人人會看,但有...

CORUM  Admiral’s Cup Seafender 47 Tourbillon GMT

CORUM Admiral’s Cup Seafender 47 Tourbillon GMT

 大標:CORUM  Admiral’s Cup Seafender 47 Tourbillon GMT 小標:甲殼強...

SINN 857S實刮測試(內有影片)

SINN 857S實刮測試(內有影片)

無敵鐵金剛 SINN 857S抗刮測試 日常生活中的小碰撞磨擦,總容易讓腕錶受...

ORIS Raid 2011計時碼錶

ORIS Raid 2011計時碼錶

經典老爺車   ORIS Raid 2011計時碼錶   鐘錶界的過動兒,ORIS對於運動...

HUBLOT MP2 Key of Time  時間以他為準

HUBLOT MP2 Key of Time 時間以他為準

 宇舶HUBLOT全新的MP2又名Key of Time,當這只錶出現在編輯部時,全部人都...

ZENITH Pilot Chronograph 計時腕錶

ZENITH Pilot Chronograph 計時腕錶

在2011年的瑞士Basel錶展中,ZENITH推出了一款Pilot Chronograph計時腕錶,...

TAG HEUER 豪雅 Carrera 1887 計時腕錶

TAG HEUER 豪雅 Carrera 1887 計時腕錶

近年來TAG HEUER豪雅一直專注於生產運動腕錶,但同時也致力於計時碼錶的研...

OMEGA 歐米茄 Seamaster Planet Ocean系列腕錶

OMEGA 歐米茄 Seamaster Planet Ocean系列腕錶

OMEGA歐米茄在2011年瑞士Basel錶展中,推出全新系列的Seamaster Planet Oce...

潛水錶的領導先驅-OMEGA Seamaster 系列

潛水錶的領導先驅-OMEGA Seamaster 系列

1930年代OMEGA歐米茄潛心研發防水錶款,當時手錶已出現超過20年,使用普及...

石英潮中的機械魂-BLANCPAIN Villeret

石英潮中的機械魂-BLANCPAIN Villeret

如今我們大多數人提到寶鉑(BLANCPAIN)的錶廠,只記得La Brassus,但其實...

大海的傳奇-BLANCPAIN Fifty Fathoms

大海的傳奇-BLANCPAIN Fifty Fathoms

50年代,二戰結束後的餘波蕩漾,法國海軍決定成立一支新的戰鬥潛水部隊,並...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二十一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二十一回)

走過250載寒暑的江詩丹頓有著無數故事以及創作,即使是梵谷、林布蘭或是畢...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二十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二十回)

2005年是江詩丹頓創立250週年,自然一如歷史上所有成整數的週年紀念,以諸...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九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九回)

除開江詩丹頓傳統聲譽之外,范登集團買到的並不多,現有產品線是在石英浪潮...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八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八回)

Ahmed Zaki Yamani深深瞭解,江詩丹頓所處高端市場裡集團化趨勢非常明顯…...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七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七回)

1965年,江詩丹頓的實際管理者,也是最大的股東Georges Ketterer做出了決定...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六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六回)

許多人造訪江詩丹頓,或是購買它的作品,很主要的原因在於它的精準性。因為...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五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五回)

1938年起江詩丹頓做好準備,打算東山再起,但再度遇到動盪大時代,1939年9...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四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四回)

江詩丹頓的招牌還在,不會在創立150週年後淹沒在歷史洪流中… 1938年8月24...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三回)

江詩丹頓的祕密 (連載故事第十三回)

困頓的年代經常激發出偉大的心靈,也或許是因為無工可作的時刻只好多動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