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大師手作懷錶

站在巨人肩膀上 MORITZ GROSSMANN新一代頂級德系製錶學

Nov 18, 2022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大師手作懷錶
大師手作懷錶。莫里茨.格羅斯曼當年所製作的懷錶傳世不多,如今大多皆藏於鐘錶博物館中。也成為現代莫里茨.格羅斯曼製錶的養分與靈感。

19世紀德國重要製錶大師為名的莫里茨.格羅斯曼MORITZ GROSSMANN,在展現頂級德系古典製錶的精湛細膩之餘, 也以務實為基調,開創多項新功能。一如當年製錶大師,持續研究將製錶工藝臻至完美,開創全新腕錶未來。

Karl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
繼承大師精神。Karl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1826-1885)是以19世紀德國製錶大師為精神的同名品牌。他是現代德國製錶的重要推手,推動德國製錶學校的創建。(圖片來源:German Watch Museum Gashütte)

雖然帳面來說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實則算是個頗年輕的品牌,2008年創立於德國格拉蘇蒂地區。不過當我們要討論這個品牌時,其實該把歷史脈絡拉得更久一些些,因為這是以19世紀中期德國製錶大師Karl Moritz Grossmann(1826-1885)為名的同名品牌,不少設計、結構,甚至裝飾處理都環扣著德國製錶歷史。

莫里茨.格羅斯曼除了是製錶大師之外,也是日後德國製錶學校的推動者。除了投入鐘錶時計的製作,生前持續投入腕錶理論研究,發表像是《自由的錨式擒縱》、《世界時間與市民生活導論》等論文。雖然在1885年猝逝,但生前所推動的事務,發表的理論依舊影響德國腕錶發展近百年。物換星移,千禧年後,曾任職朗格、格拉蘇蒂原創的製錶師Christine Hutter決定以大師之名創建同名品牌,2008年時,在格拉蘇蒂主街道設立小型製錶工坊,成立Grossmann Uhren GmbH 公司(對面正是當年格羅斯曼最後的住址),隨著品牌成長,2013年擴大營運,搬遷至有四層樓的全新廠房,開啟品牌新篇章。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 Tremblage手上鍊腕錶100.1機芯
金雕與階梯式擺輪橋板。從Tremblage手上鍊腕錶的100.1機芯就能一窺莫里茨.格羅斯曼的工藝特色,其中手工金雕的階梯式夾板最奪人眼球,它的雕紋較其他德國品牌更為繁複、細緻。不僅如此,夾板上的文字也全是手工雕飾。

就像觀察一個人,可此從他的過去經歷判斷。同樣的,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莫里茨.格羅斯曼的品牌性格也逐漸能被架構起來。由前製錶師主導,以德國重要古典派製錶大師為精神導師,該當可以體會如今的莫里茨.格羅斯曼所表現承先啟後的態度。除了古典派德系製錶的特色,包括機械結構,零件形式與裝飾處理外,在創新結構的開發上同樣不遺餘力,例如將早期所使用的撞陀機制全新改革,提升上鍊效率。或是獨家格羅斯曼按鈕上鍊機制、透過轉動錶耳的上鍊結構等多設計,都能看出品牌除了由古典尋找靈感,也觀察當前的不足,提出實用且貼心的改革。立足在巨人肩膀上,自然看得更遠,莫里茨・格羅斯曼的確以具體行動實踐這論點。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古董機芯
莫里茨.格羅斯曼古董機芯。從這款天文台懷錶機芯可看到德式2/3夾板、金雕階梯式擺輪橋板、大小鋼輪螺旋太陽紋等特色,對比現今的莫里茨.格羅斯曼機芯,很容易就能看出其中的傳承。

在豐厚的歷史基礎上,21世紀的莫里茨.格羅斯曼融合傳統與現代概念,發展出別具特色的德式風格錶款與機芯,全自製的一系列機芯不僅涵蓋多種微型機械技術特色,同時還有富含人文情懷的手工藝,這可是頂級錶款不可或缺的要素。在簡述品牌背景之後,這就來說明莫里茨.格羅斯曼主要運用的幾項工藝,先談一看便知非凡的Tremblage面盤、金雕與階梯式擺輪橋板、棕紫色指針,再來探究自製擺輪的手工精髓。

在靜態的圖片中,Tremblage面盤的不平整表面看似噴砂效果,但它反射出來的動態光影卻與噴砂有很大不同,噴砂的表面基本上是霧面效果,而Tremblage面盤則能反射出閃閃光點,光影流動也更有變化,這是因為Tremblage面盤是以雕刻刀雕出細微的凹痕,每一個雕鑿的切面平整光滑,因而能在特定角度下反射出閃耀的亮點,而且因是手工雕鑿,每個凹痕深淺、角度略有不同,反射出的亮點各異,在布滿無數凹痕的整個面盤上,反光的亮點顯得靈動、跳耀而不死板,這是噴砂工藝難以企及的視覺效果。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Tremblage工藝
Tremblage工藝。莫里茨.格羅斯曼以近乎失傳的金雕工藝裝飾Tremblage手上鍊腕錶,在德國銀面盤上以手工雕鑿出密布的細微凹槽,而面盤上的時標、品牌名稱、軌道刻度也都是細心雕飾而成。

更何況,這個面盤是由整片德國銀板製作而成,雕刻師先要剃除不必要的部分,陽刻雕出寶璣數字時標、軌道刻度與品牌標誌,然後再以Tremblage工藝一點一點地雕出凹痕,費時、費工之外,還要有絕佳的手藝。

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擺輪、擒縱輪夾板上也以手工金雕裝飾,這是德式高級機芯常見的做法,我們在其他頂級品牌上也能見到,不過,如果拿來比較的話,很容易發現莫里茨.格羅斯曼的雕飾更繁複、更細密,這除了特別好看之外,當然也很考驗匠師功力。說到這裡,你大概已經注意到階梯式的擺輪夾板和一般的平面造型很不同,其實這是源自早期鐘錶的設計,19世紀中莫里茨.格羅斯曼先生所做的懷錶就採用金雕裝飾的階梯式擺輪夾板,因此延續至今成為品牌特色之一。此外,夾板上的文字標示也都是以手工雕刻完成,即使是在頂級鐘錶世界裡這也很少見。手工雕刻的字跡與機器所刻明顯不同,精美之餘似還透露出匠師的力道、施力的方向,令人玩味再三。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手工修飾自製擺輪
手工修飾自製擺輪。莫里茨.格羅斯曼的獨家擺輪須經打磨修飾與兩次平衡調校,才能精準運作並精緻動人。擺輪是攸關腕錶精準與否的精密零件,打磨時稍有不慎,就會影響擺輪的配重平衡,非手藝精湛的匠師無法處理。

機芯上的棕紫色螺絲與指針一樣,都是以傳統方式燒出別緻的色彩。現在大多數錶廠所用的指針都是找專業廠商代工,但莫里茨.格羅斯曼則是自廠生產,除了第一個步驟是以機器壓製成型之外,後續的打磨修飾、燒製等工序都是以手工處理,雖然說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指針比一般指針厚實,但纖細之處仍極易在打磨過程中損傷變形,製作時要非常注意不能過度打磨而影響標誌性的指針輪廓。在拋光完成後,還要將指針(螺絲也是)放到特定工具上直火加熱,溫度必須控制在攝氏260到280之間,不然就不會是漂亮的棕紫色。而常見的藍鋼的燒製溫度範圍較廣(280度以上),相較來說容易製作。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指針打磨拋光
指針打磨拋光。相較於一般指針來看,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指針相對厚實且精緻,除了粗胚是以機器成型之外,接續的打磨修飾都以手工完成,纖細的時、分指針已經很難處理,至於秒針的難度更難言喻。

上述都是視覺上容易察覺的裝飾工藝,接下來要說兼具修飾與調校技術的擺輪工藝,若不特別說明,你很可能不會想到這麼困難。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擺輪屬於大型,穩定性與視覺效果都好,四個擺臂猶如細長的X,而兩端分別設有對稱的三枚補重螺絲,可用於微調運行的快慢。這獨特的外型為獨家設計,內行人光看擺輪就知道出自哪裡。

擺輪在製作成型後,匠師會先檢測其平衡性,並透過擺輪側邊的小孔來校正,如果有一側偏重,就在對應的那邊鑽掉一點點,直到符合平衡標準為止,這是第一次校正。接著進行擺臂、外緣的打磨拋光,環形邊緣還施以倒角。之後鎖上補種螺絲做第二次平衡校正才算完成。擺輪是一個極為精密的零件,打磨時要注意不能影響其平衡性,擺輪的打磨、校正都需要特別的訓練,不是任何製錶師都能勝任。

MORITZ GROSSMANN莫里茨.格羅斯曼熱處理工藝
熱處理工藝。大部分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指針呈現棕紫色澤,這是經過燒製的結果。相較於常見的藍鋼指針,棕紫色更難掌握,一旦火侯、時間控制不當,就會偏藍或偏黃。這獨特的色彩在當今錶壇享有極高的辨識度。

從2008年復興的莫里茨.格羅斯曼在短短幾年內就受到鐘錶收藏家的肯定總是有原因的,就算不談別出心裁的機械設計,而只從上述的手工藝術來看,就已讓人心醉神迷。

Power Reserve 動力儲存腕錶

MORITZ GROSSMANN Power Reserve 動力儲存腕錶
MORITZ GROSSMANN Power Reserve 動力儲存腕錶/直徑41mm 18K玫瑰金錶殼/時間指示,動力儲存顯示/100.2型自動上鍊機芯,42小時動力儲存,格羅斯曼按鈕式手上鍊機制/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

Heritage動力儲存腕錶簡約的面盤,靈感取材於早期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懷錶風格。手工製作的指針細膩至極。加長設計,能指示更為精確。紫棕色的指針是加熱到260度至280度退火後所形成的獨特顏色。而品牌標誌下一條纖細直線顯示動力儲存,優雅簡潔,低調內斂。

此外,機芯的裝飾打磨更是引人入勝。機芯已很有傳統德國錶款的德國銀所製作,高度手工的拋光、雕刻、倒角處理,呈現精緻的質感。三分之二夾板,黃金套筒、白色藍寶石軸承、棕紫色的螺絲等零件配置,都有別於瑞士機芯特色。此外,階梯式擺輪夾板上精細的手工圖示雕花、棘輪的太陽紋飾皆以傳統方式手工製作而成。

MORITZ GROSSMANN Power Reserve 動力儲存腕錶機芯
融合新意的古典派機芯。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機芯古典細緻,除了各個零件精緻細膩的打磨拋光外,階梯型擺輪橋板上的細膩雕刻也是充滿古典韻味。

不過,不只是形象精雕細琢,在結構上也有前所未有的創新設計。莫里茨.格羅斯曼獨家開發出獨特的格羅斯曼按鈕式手上鍊機制,當拔出錶冠後會停秒,讓錶主能精確調整時間。特別的是錶冠會自動縮回,待按壓錶側四點位置按鈕後方才重新運作,避免錶主大意未將錶冠回歸原位造成損害。獨特設計也成為品牌重要特色之一。

Hamatic 撞陀自動腕錶

MORITZ GROSSMANN Hamatic 撞陀自動腕錶
MORITZ GROSSMANN Hamatic 撞陀自動腕錶/直徑41mm 18K玫瑰金錶殼/時間指示/106.0型自動上鍊機芯,72小時動力儲存,撞陀上鍊機制/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

作為品牌旗下首款自動上鍊腕錶,Hamatic外型延續品牌向來的簡潔洗鍊。雖說精緻的工藝從俐落的外型便能感受一二,但翻到背面才是真正精彩之處。正如鐘錶評論家曾士昕曾表示:「MORITZ GROSSMANN忠於原創的製錶工藝,有懷錶的DNA。」除了清湯掛麵的面盤靈感來自莫里茨.格羅斯曼當年的懷錶風格外。棗子狀的撞陀自動盤也有別一般我們所看到的中央自動盤,這也是以懷錶時期發展的機制為基礎的現代改良。

MORITZ GROSSMANN Hamatic 撞陀自動腕錶撞陀自動上鍊機制
撞陀自動上鍊機制。Hamatic獨特的撞陀自動上鍊機制是以18世紀晚期所採用的Pedometer Wind為基礎所改良,獨特的結構能強化上鍊效能,左右擺動五度即能為機芯上鍊。

鏤空處理的撞陀式自動盤,能讓人欣賞到機芯精緻的打磨這特殊設計好處在於自動盤的旋轉軸心在機芯一側,運作時尖端會左右擺盪,帶動兩枚棘輪旋轉,連動到發條盒。棘爪一勾一放,以雙向上鍊的模式為發條和上鍊,只需要旋轉五度即可上緊發條。由於自動盤的重心(尖端處)離旋轉軸的距離幾乎是一般自動盤的兩倍,槓桿與高扭矩強化上鍊的力道。採用雙向上鍊因此上鍊效率也更有效提升。

Tremblage 手工雕鑿 手上鍊腕錶

MORITZ GROSSMANN Tremblage 手工雕鑿 手上鍊腕錶
MORITZ GROSSMANN Tremblage手工雕鑿手上鍊腕錶/直徑41mm 18K玫瑰金錶殼,Tremblage 雕刻德國銀面盤/時間指示/100.1手上鍊機芯,42小時動力儲存,格羅斯曼按鈕式手上鍊機制/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

慶祝品牌十三週年所推出的Tremblage,錶名來自於所採用的裝飾工法。看似噴砂面盤,其實是門古老表面雕刻工藝。

「Tremblage」是法文「搖晃、顫抖」的意思,因為這個技法是將雕刻到的一個角刻入金屬表面後,再由右到左移動雕刻,看來就像在搖晃雕刻刀一般。而要在纖薄且腕錶面盤上施展這種技法且讓刻紋均勻平整如噴砂面,考驗工匠的經驗與技巧。而面盤上立體的品牌標誌、時標、軌道紋就如同印章的陽刻一般,面盤細膩雕鑿後留下的凸起,相較貼附其上,質感更精緻。每個面盤需要耗費工匠數天才能完成,更可見其繁瑣細膩。

MORITZ GROSSMANN Tremblage 手工雕鑿 手上鍊腕錶精緻雕工
精緻雕工連結古典。作為品牌成立13週年的生日錶款,Tremblage所裝載的機芯除了延續品牌一直以來的精湛工藝,德國銀夾板上草寫雕刻的品牌簽名與機芯編號,典故來自於當年製錶大師所製作的懷錶設計,以此串連古今。

而在莫里茨·格羅斯曼的努力下,這個近乎失傳的工法重新復活,正如品牌創辦人兼執行長Christine Hutter表示「我們正走在復興歷史悠久的Tremblage雕刻技法的路上。」或許,未來品牌也會持續復甦更多被淹沒在歷史洪流的古典裝飾技巧。

此外,機芯不只延續品牌一向的細緻雕琢,例如德國銀夾板、花草雕刻的階梯型擺輪橋板、黃金套筒、透明藍寶石水晶軸承。Tremblage夾板草寫字體的手工雕刻簽名與機芯型號則與當年莫里茨・格羅斯曼所製作的懷錶相同,以此連結品牌的過去與現在。

SkyLife Tourbillon 飛行家限定陀飛輪腕錶

MORITZ GROSSMANN SkyLife Tourbillon 飛行家限定陀飛輪腕錶
MORITZ GROSSMANN SkyLife Tourbillon 飛行家限定陀飛輪腕錶/直徑44.5mm 18K白金錶殼/時間指示,飛行陀飛輪/103.0手上鍊機芯,72小時動力儲存,格羅斯曼按鈕式手上鍊機制/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

作為品牌首款陀飛輪,特別採用飛行陀飛輪,以向結構發明者--畢業於格拉蘇蒂製錶學校的德國製錶師Alfred Helwig(1886-1974)致意。品牌進一步加入巧思,採規範指針配置,搭配三分鐘陀飛輪。設計上的精妙在於巧妙應用中央分針長短邊,與巧妙的雙層刻度環配置,補齊因為16mm的大尺寸陀飛輪框架所造成的面盤十分鐘刻度缺失,維持判讀的精準度。

MORITZ GROSSMANN SkyLife Tourbillon 飛行家限定陀飛輪腕錶
古典工藝美學。德國銀材質,精緻拋光打磨的三分之二夾板、黃金套筒、透明藍寶石水晶軸承、雕花階梯型橋板,以及藉由特定溫度燒製成的棕紫色螺絲。雖說機制屢有創新,但莫里茨.格羅斯曼的機芯依舊展現獨樹一幟的古典工藝美學。

此外這也是少見的停秒陀飛輪,而為了避免停秒零件會造成擺輪刮傷,時日一久可能造成潛在傷害。品牌經過多方研究尋找,最後開發出專利的髮絲刷,以人的髮絲製作,讓結構能順利運作並避免受傷。品牌也接受客訂,以錶主提供的毛髮作為髮絲刷的材料,為腕錶與錶主帶來更多連結。藍色實心銀面盤,雅緻斯文的配色,不只帶來活力,也更加凸顯精巧的陀飛輪機制,令人印象深刻。而命名為SkyLife,則是希望推薦擁有私人飛機的藏家收藏。錶款稀少、尊榮的高端定位由此可見。

資料提供/MORITZ GROSSMANN(02)8770-6918
文/編輯部 134-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