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MILLE忠於傳統擁抱科技 開創製錶新紀元

RICHARD MILLE為什麼會成功? 忠於傳統擁抱科技 開創製錶新紀元

Nov 16, 2021

RICHARD MILLE RM 001陀飛輪腕錶
RM 001陀飛輪腕錶。這是RICHARD MILLE的第一款腕錶,強烈的視覺風格與當初20萬歐元的訂價立即引起注意,更重要的是機芯與性能方面的優化革新,為日後的發展奠下了基礎。

RICHARD MILLE集結了最先進的創新技術、藝術與建築美學,打造出堅固、易操作且精緻的腕錶, 這些特點正是品牌成功的要素。雖然引入高科技,在設計、製造的過程中仍需各界專家費盡心神,同時少不了傳統手工精修、組裝的步驟,才能完成融合現代與傳統的21世紀鐘錶傑作!

RICHARD MILLE在短短二十年的時間裡,就走到了超高級製錶的金字塔巔峰,在一個強調傳統價值與悠遠歷史的鐘錶世界中,這簡直是奇蹟!就在品牌二十週年的今天(2021),我們來好好聊聊RICHARD MILLE的成功之道,本文將涉及創辦人的初衷與堅持、如何掌握技術,還有重視人際情感的夥伴關係。

絕不妥協的精神

Richard Mille
創辦人Richard Mille先生。Richard Mille先生認為21世紀的新技術可以提升製錶業的發展,為了放手做事於是創立了同名品牌,他不計成本、絕不妥協,目標是做出理想中的鐘錶傑作。

一個品牌的成功和創辦人的理念有十足的關係,Richard Mille先生在50歲時創立同名鐘錶品牌,目的是打造出幾乎不考慮製作成本的機械腕錶,並在高級製錶業中創造出一個超頂級的細分市場。「不考慮製作成本」聽起來實在很瘋狂,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和他之前的工作經驗有關。

創業之前,Richard Mille先生在1990年代加入巴黎夢寶星珠寶(Mauboussin),後來成為製錶部門主席及珠寶首飾部門首席執行官,直接參與錶款的創意、設計過程,當初就曾與APRP機芯廠負責人兼首席設計師Renaud & Papi合作,為夢寶星設計別開生面的鐘錶機芯,除此之外,還認識了許多鐘錶業界的頂尖高手,彼此不但是工作夥伴,更是一生的好友。 

Richard Mille先生本來就對汽車、鐘錶等機械裝置充滿熱情和創作靈感,在與多位高手交流、熟知製錶技術後,產生了很多想法,特別是想要將F1賽車、航太工業的先進技術、思維引入保守的製錶業。可惜的是,即使位居高位,仍受到公司法規、生產成本、品牌定位等等限制而沒有辦法把心裡想做的付諸實現,於是開始有了自創品牌的想法。不過,從現實面來看,創意需要技術來實現,如果沒有堅實的技術後盾,再好的創意也是枉然。在和業界朋友商量之後,最終和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製錶廠的第三代傳人Dominique Guenat達成共識,聯合創辦了這個21世紀的鐘錶新星!

RICHARD MILLE RM 27-01陀飛輪腕錶
RICHARD MILLE RM 27-01陀飛輪腕錶。錶殼以碳奈米管材質打造,機芯基板和陀飛輪支架用鈦合金,發條盒橋板和輪系用鋁鋰合金,並用編織鋼纜將機芯懸掛起來,以達到所需的抗震效果。連錶帶僅重18.83公克。

既然是自己的公司,當然能貫徹自我意志,「為了打造理想中的錶款,就算不計成本也絕不妥協!」在這樣的理想下,第一款RM 001陀飛輪腕錶在2001年問世,獨具一格的18K金酒桶形錶殼、鈦合金花鍵螺絲以及大型陀飛輪、發條扭力顯示器等等都令人耳目一新,而這個嶄新品牌的第一款錶訂價高達20萬歐元!種種因素讓RICHARD MILLE成為錶壇話題。精彩的是,RM 001當時做了17只,很快就銷售一空,知情人士已經看到了它的價值--這個品牌、這款腕錶將代表著鐘錶史上的里程碑,鐘錶界即將迎來立足傳統、善用高科技,並馳騁無限創意的新時代。

另一方面,很多人其實只是被傑出外型與極高價格所震撼,但實際上這款腕錶的內部機芯也做了精益求精的優化,例如發條盒及動能相關技術、校時機制、新設計的直排式擒縱、陀飛輪的陶瓷端石、鈦合金花鍵螺絲⋯⋯等等提升性能的細節雖然不是大多數人所能察覺,RICHARD MILLE仍在追求完美的心態下忠於自己,不計人力、金錢與時 間來處理,隨後的進化版RM 002還新增了碳奈米纖維機芯基板與錶冠功能選擇器,這些優良的革新設計也成為後來品牌機芯的基礎規格。

關於不計成本的例子其實很多,我們再舉兩個做為說明。RICHARD MILLE機芯技術總監Salvador Arbona回憶RM 027陀飛輪腕錶的開發過程說,有天Richard Mille先生來到錶廠,宣布要展開一個新計劃,目標是設計一款超輕、抗震的陀飛輪腕錶給網球名將納達爾 (Rafael Nadal)戴上場比賽,連錶帶的重量要控制在20公克以內,當時大家都說「你還好吧?要不要去度個假?」沒想到Richard Mille先生說「這不是開玩笑的,我們必須實現它」。

RICHARD MILLE忠於傳統擁抱科技 開創製錶新紀元
融合高科技與手工。機械錶雖是方寸之間的大小,裡面的零件少則上百,多則近千。RICHARD MILLE引入各種高性能的新材質製作零件,最終仍須經手工修飾與組裝,巧妙融合現代與傳統。

好玩的是,整個研發團隊聽到這樣的回答感到很興奮,因為可以不計成本來挑戰幾乎不可能的任務是件很過癮的事!隨後技術總監Julien Boillat和研發團隊討論,初步要找到適合的材質,從錶殼到機芯、鏡面都要夠輕又堅實,另外還要能承受5,000G的加速度。最後發現一立方公分只有1.1公克重的碳奈米管材質可用於錶殼,鏡面則是採用賽車擋風玻璃用的聚碳酸酯,經特殊處理提升硬度,能有很好的防刮效果。繼RM 027之後研發出陪著納達爾奪得獎盃的RM 27-01陀飛輪腕錶只有18.83公克,機芯基板和陀飛輪支架用鈦合金,發條盒橋板和輪系用鋁鋰合金(AluminiumLithium),並用超細的編織鋼纜將機芯懸掛起來,以達到所需的抗震效果;超輕盈又超堅固,非常驚人。 

RICHARD MILLE RM 62-01 ACJ陀飛輪振動鬧鈴腕錶
RICHARD MILLE RM 62-01 ACJ陀飛輪振動鬧鈴腕錶。機械式振動鬧鈴以每分鐘旋轉5,400次的特製白金零件產生振動,光是研發這項裝置就投入大量成本,更何況這款還有另外七種功能,機芯共有816個零件,花費五年時間才完成研發。
RICHARD MILLE RM 62-01 ACJ陀飛輪振動鬧鈴腕錶
機械式振動鬧鈴以每分鐘旋轉5,400次的特製白金零件產生振動。

再如RM 62-01 ACJ陀飛輪振動鬧鈴腕錶是受到手機振動鬧鈴的啟發而開始研究機械式振動鬧鈴的可能性,研發團隊捨棄傳統敲擊振動的方式改以每分鐘旋轉5,400次的特製白金零件產生振動,而且要不影響精準走時的運行,光是研發這項裝置就投入大量成本,更何況這款還有超大日期、UTC世界協調時間、動力儲存、鬧鈴開關、日夜顯示及陀飛輪裝置、錶冠功能選擇器等複雜設計,機芯共有816個零件,花費五年時間才完成,這段時間裡平均每兩週就要開一次進度會議。又是一次「不計成本」的具體表現。

這種例子其實還很多,就算不說這些具有特殊功能的錶款,RICHARD MILLE的一般款式所用的零件其實也很少有所謂通用規格的標準零件,例如一樣是花鍵螺絲,大小、尺寸都要依個別錶款、機芯型號而設計,像是略窄的錶圈就要配略小的花鍵螺絲,這樣才能達到視覺平衡與整體風格的審美。或許你會以為改變小零件的尺寸很簡單,事實上卻是從設計圖開始就要重畫、重做,執行起來都要時間及人力、物力。這種很少標準零件的做法與一般工業可以說是背道而馳,但真正的完美是要不計代價的! 

這也是RICHARD MILLE常講的「The Concept Defines The Components」,意指腕錶的設計概念決定零組件,而不是零組件決定腕錶,成本不再考量之列。所以RICHARD MILLE很貴沒錯,可是貴得有道理。

掌握核心 專業分工

RICHARD MILLE RM 056藍寶石水晶陀飛輪
RICHARD MILLE RM 056藍寶石水晶陀飛輪。這是世界上第一款採用藍寶石水晶材質打造錶殼的腕錶,藍寶石水晶的硬度僅次於鑽石,極難加工,要處理造型如此複雜的錶殼更是難如登天,而RICHARD MILLE就喜歡高難度的挑戰!

RICHARD MILLE以傳統機械錶為基礎,卻不受傳統工藝限制而廣納現代科技,進而提出21世紀的製錶之道,並且親自示範這條路是可行的。成功的背後除了理念、創意之外,還必須有雄厚的技術後盾。目前RICHARD MILLE旗下包括了Guenat SA Montres Valgine (GMV)、Horométrie SA、ProArt和Vital Morel Décalque Horlogère(VMDH)等子公司。通常大家把RM 001問世的2001年作為RICHARD MILLE的誕生年份,不過一款錶不可能突然出現,事實上1999年Richard Mille先生就與GMV製錶廠的第三代擁有者Dominique Guenat創建了RICHARD MILLE,至此一直負責研發、設計與組裝等機芯相關核心工作。 

RICHARD MILLE RM 36-01 Sébastien Loeb
RICHARD MILLE RM 36-01 Sébastien Loeb。這是為品牌摯友Sébastien Loeb所做的拉力賽專用腕錶,配備重力傳感裝置,可以顯示加速、減速、轉彎時駕駛員所承受的重力G值,這也是RICHARD MILLE獨創的功能。

GMV是1900年於瑞士勒布勒勒(Les Breuleux)創建的製錶廠,生產機芯與懷錶、腕錶,它挺住了石英風暴的侵襲,並在1990年代專注於高級製錶,是RICHARD MILLE最強大的技術後盾, 隨著彼此的關係越來越密切,2013年時GMV成為RICHARD MILLE子公司。ProArt則是從2013年GMV併購的Prototypes Artisanals SA原型製作公司重整而來,ProArt I負責錶殼與基板、夾板、齒輪、螺絲⋯⋯等機芯零件的生產;2017年擴廠的第二棟大樓稱為ProArt II,設計機芯、錶殼的工程師、

研發團隊、藝術指導、寶石鑲嵌等技術部門都遷到這裡。GMV還在2014年收購了位於拉紹德封的Vital Morel Décalque Horlogère,將面盤、指針的生產也納入麾下。在雄厚的技術實力支持下,如今已擁有超過十款自製機芯。此外,在品牌創建之初就成立的Horométrie SA是負責全球營銷,管理歐洲、美洲、日本、亞洲的RICHARD MILLE精品專賣店,在銷售策略上也與一般走當地錶店通路的方式不同。

RICHARD MILLE聯合創辦人Dominique Guenat
聯合創辦人Dominique Guenat。Dominique Guenat是GMV製錶廠的第三代傳人,不但熟稔製錶的各種技術和知識,也和Richard Mille先生一樣對汽車等機械裝置充滿熱情與好奇,是品牌的技術主幹。

這些各司其職的組織能否運作得宜,人才是關鍵。Richard Mille先生和Dominique Guenat分別在創意與技術方面各有擅場,與產品部董事總經理Yves Mathys是品牌的三大支柱,後者在鐘錶業已超過30年,之前還有醫療與汽車業經驗,香港收藏家鍾泳麟先生生前曾提及RICHARD MILLE早期也參考過醫療器材的微型機械技術,這大概與Yves Mathys有關。

RICHARD MILLE產品部董事總經理Yves Mathys
產品部董事總經理Yves Mathys。在鐘錶業已超過30年,之前還有醫療與汽車業經驗,具備跨領域的知識與人脈,與Richard Mille先生、Dominique Guenat合稱品牌的三大支柱。

而技術總監Julien Boillat、機芯技術總監Salvador Arbona所領導的研發團隊也很有探索精神,面對各種挑戰都能一一解決。熟悉汽車產業的還有曾經負責Prost F1車隊及法拉利業務的行銷總監Tim Malachard,可以說RICHARD MILLE從上到下都對汽車、鐘錶等機械動力充滿熱情,品牌的思維與F1很像,在這個最高等級的賽車世界裡非常尊重專業,分工十分精細,任何一個車隊不會想要包辦從A到Z的所有項目,而是在掌握核心之後,打破各行各業的限制,從各領域最頂尖的技術、專家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

換言之,RICHARD MILLE在技術方面也不追求所謂的完全自製,許多技術、零件仍仰賴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這種強調專業、理念契合的夥伴關係是RICHARD MILLE很人性化的一面。此外,第二代的Alexandre Mille和Amanda Mille分任商務總監與品牌及合作總監,前者對電影與市場銷售很有熱情,從電影角度為品牌注入新的視野,闡述RM 27-02腕錶從創作、製造到隨納達爾上場的官方影片就出自於他。 

RICHARD MILLE RM 50-03 McLaren F1雙追針陀飛輪
RICHARD MILLE RM 50-03 McLaren F1雙追針陀飛輪。這是第一款石墨烯錶殼的腕錶,他的重量僅有鋼的六分之一,強度卻是鋼的200倍!是未來科技相當看重的奈米材料。這款錶全重僅40公克,2017年在S.I.H.H.會場就聲名大噪。

Amanda Mille則是對VIP、品牌摯友與活動贊助的經營頗有心得,在商業合作之外,還有更多人情溫暖,從這個角度來看,RICHARD MILLE的技術很前衛,人與人的關係則相當傳統,很有人情味。

志同道合的夥伴
當然,這種人際間的情感不能凌駕於專業之上,任何合作還是要以專業能力為依歸,然而,技術總監Julien Boillat強調,「許多合作廠商已經和我們成為朋友,私下常來往,這樣的交情有助於一起面對挑戰。」這種夥伴關係不僅在科學技術方面,長期合作的Vaucher工坊裡還有金雕、琺瑯、微繪⋯⋯等17個和藝術、手工藝相關的專業部門,藝術家與工藝精湛的匠師們在這裡完成各種作品,例如RM 57-03水晶龍陀飛輪腕錶的雕刻就出自名家Olivier Vaucher之手,為了細膩雕刻堅硬的水晶並呈現剔透質感,Olivier Vaucher特別自創了不公開的拋光技法。對他而言,和RICHARD MILLE一起嘗試新事物是很好的體驗。就像科學技術那樣,只要有心,所謂的傳統工藝也能與時俱進。 

RICHARD MILLE RM 50-04 Kimi Räikkönen陀飛輪雙秒追針計時碼錶
RICHARD MILLE RM 50-04 Kimi Räikkönen陀飛輪雙秒追針計時碼錶。為F1愛快羅密歐車隊芬蘭車手基米‧萊科寧所做的腕錶以Carbon TPT碳纖維、Quartz TPT石英錶殼製造,生產錶殼物料的North Thin Ply Technology公司是品牌長期合作的夥伴。
RICHARD MILLE RM 50-04 Kimi Räikkönen陀飛輪雙秒追針計時碼錶
RICHARD MILLE RM 50-04 Kimi Räikkönen陀飛輪雙秒追針計時碼錶功能、配色都呼應了車隊與車手個性。

談到RICHARD MILLE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之際,自然要提與品牌摯友的深層交流,兩者的關係不能用通常的商業利益來看待,RICHARD MILLE常常在認識這些朋友之後,便邀請對方提出需求、共同設計腕錶,例如前述的納達爾本來認為比賽時戴錶是一種累贅(所有 運動員大概都這麼想),但他拿到RM 027時便覺得戴上場絕對沒有問題,果然手腕上的錶見證了多次勝利時刻,此後陪著他的還有RM 27-01、RM 27-02RM 27-03RM 27-04等等,戴錶上場已成為他比賽的一部分。

運動場上的品牌摯友與RICHARD MILLE腕錶可以說是各式各樣,從網球、足球、高爾夫到賽車、自行車⋯⋯等等都能見到量身訂做的非凡錶款。邀請體育界的品牌摯友(2004年加入的F1名將Felipe Massa是第一位)戴錶上場比賽是一項創舉,在此之前,沒有一位選手願意戴錶上場,這不是怕把錶弄壞,而是擔心壞了成績;唯有RICHARD MILLE能得到體壇名將的信任。話說回來,這並不單純是一種提升品牌知名度的手法,RICHARD MILLE真正想要傳達的是:每一只RICHARD MILLE都是為生活所設計,適合拿來佩戴、陪伴日常,而不應該讓它在保險箱裡空虛渡日。

RICHARD MILLE RM 63-01 Dizzy Hands腕錶
RICHARD MILLE RM 63-01 Dizzy Hands腕錶。這是受到詩句啟發的浪漫腕錶,可以讓人忘記時間。啟動Dizzy Hands旋轉功能後,阿拉伯數字時標開始緩緩逆時針旋轉,而時針則略加快速度順時針向前,只有分針維持原定速率運行。再次按下開關,時間即可如常顯現。

既然這些高價、精緻、複雜的機械錶經得起激烈比賽,自然足以應付日常生活;唯有如此,才能享受它所帶來的樂趣!

志同道合的夥伴還有影視娛樂界的明星、音樂家等不一而足,像是好萊塢影星席維斯史特龍與RICHARD MILLE共同創造了RM 25-01 Adventure陀飛輪計時碼錶、美國饒舌歌手Pharrell Williams則是將對於宇宙、生命的反思注入RM 52-05 Pharrell Williams陀飛輪腕錶之中。

RICHARD MILLE RM 57-03水晶龍陀飛輪腕錶
RICHARD MILLE RM 57-03水晶龍陀飛輪腕錶。蟠踞面盤的神龍由日內瓦雕刻名家Olivier Vaucher的工作坊操刀,龍身以藍寶石水晶打造,局部的龍身、龍爪浮現在背面機芯上,看起來猶如神龍穿梭機芯之間,雕刻工藝非常精巧。

另一方面,品牌間合作的聯名款也毫不含糊,RM 40-01 McLaren Speedtail自動上鍊陀飛輪等RICHARD MILLE與麥拉倫聯名錶款都深植兩者的DNA。不論是對人或是對公司、組織的合作,RICHARD MILLE都真情流露認真以對。回顧RICHARD MILLE的發展,將現代與傳統、科學與藝術融於一爐,而且不失人情味,能在短短20年內走到巔峰並不令人意外。更有意義的是,RICHARD MILLE為保守的傳統製錶業打開了另一扇窗,許多樂於接受挑戰的專業人士也追隨他的腳步,創作屬於21世紀的機械錶,讓已有數百年歷史的機械鐘錶邁向新的境界。

RICHARD MILLE RM 70-01 Alain Prost陀飛輪腕錶
RICHARD MILLE RM 70-01 Alain Prost陀飛輪腕錶。特殊的造型是為了配合騎自行車時的人體工學,減低腕錶長時間在手腕上的不適感,更特別的是此款設有特別開發的五位數字里程表,可以累計總騎乘的距離。這也是特別為品牌摯友所設計。
RICHARD MILLE RM 07-03 Litchi腕錶
RICHARD MILLE RM 07-03 Litchi腕錶。RICHARD MILLE的製錶靈感無所不在,象徵童稚純真的糖果也能造就一系列令人愛不釋手的錶款。可別小看這些甜蜜可愛的裝飾,它們可都是匠師以手工修飾、彩繪而來。
RICHARD MILLE RM 52-05 Pharrell Williams陀飛輪腕錶
RICHARD MILLE RM 52-05 Pharrell Williams陀飛輪腕錶。這款腕錶詮釋了美國饒舌歌手Pharrell Williams對宇宙、生命的省思,站在火星上的太空人是面盤主角,機芯橋板有如太空站,而橘紅色則像是火星。面罩上的畫面結合手工金雕與琺瑯工藝,非常細緻。
RICHARD MILLE RM 25-01 Adventure陀飛輪計時碼錶
RICHARD MILLE RM 25-01 Adventure陀飛輪計時碼錶。席維斯史特龍共同設計的錶款專為野外求生所做,不論日夜都可以藉之辨別方向,甚至還有一個儲存淨水藥片的鈦金屬密封盒!確實很有史特龍的風格。

資料提供/RICHARD MILLE(02)2718-9218
126-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