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Lange 1 Time Zone L141.1手動上鍊機芯

這機芯有問題? 細看10種朗格機芯打磨修飾工藝!

Jul 10, 2021

Swiss Watch Gang討論勞力士、Grand Seiko和朗格
日前Swiss Watch Gang用200倍的放大鏡討論勞力士、Grand Seiko和朗格的錶款。

前幾天在YT上看到Swiss Watch Gang用200倍的顯微鏡來賞錶,從面盤、錶殼、錶帶到機芯看透透,微觀的世界很有趣,其中有一段在檢視朗格A. LANGE & SÖHNE Datograph Lumen的L951.7機芯時,主持人發現鵝頸式微調的側面看起來有點粗糙(如下圖,影片在文末),並問大家這到底是沒打磨,還是因為反映到夾板上的影像才看起來怪怪的。其實,那是朗格打磨過的,但怎麼會看起來像粗糙的表面呢?

請先看看下圖,你會怎麼判斷?

朗格Datograph Lumen計時碼錶L951.7機芯
在檢視朗格Datograph Lumen計時碼錶L951.7機芯的鵝頸式微調時,發現了一個問題。
朗格鵝頸微調裝置
鵝頸微調裝置的立面看起來有點粗糙,到底是沒有打磨還是反映到其他部件的關係?

事實上,朗格對於夾板、鵝頸微調器等部件的周圍立面都會做「周圍打磨」,節目中提出疑問的地方用的就是這種修飾工藝。或許是因為這種打磨是在細小零件的周圍立面(垂直面)上,受限於觀察角度而看不清楚,所以讓主持人產生懷疑。然而,這樣處理過的表面是相當精緻的。

朗格鵝頸微調裝置
小編一時找不到合適的L951.7機芯圖,先用Lange 1 Time Zone所用的 L141.1手動上鍊機芯來看(打磨規格、工藝和L951.7機芯相同),可以發現鵝頸微調器和擺輪夾板的立面看起來都霧亮霧亮的。

藉這個話題,我們來把朗格常用的十種機芯打磨修飾工藝一次看透;包括周圍打磨、金雕工藝、倒角、鏡面拋光、黑色拋光、直紋打磨、圓紋打磨、太陽紋、格拉蘇蒂肋紋、珍珠圓紋等。

在開始介紹之前,小編要先幫大家打個預防針:請記得這是極端放大的效果,可別挑剔怎麼看得到一絲一絲的磨痕。畢竟這就叫打磨工藝啊,除了拋光之外,打磨之後留下痕跡是很合理的事。透過這些打磨過的痕跡能改變光線的反射,讓表面呈現出不同的質感。

如果你還是覺得放大之後應該要有更好精緻度的話,小編請你拿個10倍放大鏡看看自己的皮膚,就會知道放大鏡簡直是照妖鏡!鑑賞標準別太嚴苛啦~ : )

 

周圍打磨Contour Grinding
其實主持人覺得有問題的地方其實是打磨過的,鵝頸微調器和擺輪夾板周圍立面都作了如上圖夾板周圍的打磨,朗格稱之為周圍打磨。

周圍打磨Contour Grinding

周圍打磨就是在部件周圍立面上的打磨,而機械機芯裡的零件都不大,甚至很細小,就算是1mm厚的夾板也不容易打磨處理,更何況還有更薄的地方。再進一步說,周圍打磨的立面還要扣除倒角(後面會介紹)佔去的面積,能打磨的地方比部件的厚度更小,因此大部分人在賞錶的時候,很少關注到此處的修飾工藝。

周圍打磨Contour Grinding
周圍打磨在金屬表面布滿密集的細微凹痕,每個凹痕都能反射特定角度的光線,看起來閃閃發亮,與拋光打磨的夾板邊緣倒角(圖中映成黑色)形成鮮明對比。

周圍打磨算是高檔的處理,普通等級的機芯,在零件周圍大約是去毛邊而已,而像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之類高檔手錶的機芯通常是在部件周圍做水平拉絲打磨,看起來也不錯,但沒有像朗格周圍打磨這樣有點晶亮的視覺效果。從上面的放大圖還看,是不是有點像是肉眼所見的愛彼AUDEMARS PIGUET霜金呢? 

像朗格這樣的周圍打磨是怎麼做出來的呢?坦白說,朗格沒講我也不知道,看起來類似拉絲打磨,只是比一般的磨痕更深,能反射更多光線。不過,以上純屬猜測,知道的朋友請不吝告知。感謝~

 

金雕工藝Engraving
金雕工藝;擺輪夾板上的雕花是由手藝精湛的匠師手工完成,放大看還能從每一道刻痕的深淺變化感受雕刻時的力道。

金雕工藝Engraving

金雕大家都懂,只是雕法需要解釋一下。機芯的零件都很小,算是金屬微雕的範疇,而雕法可能也不只一種,不過業界常見的是像朗格的做法,小編就以朗格為例來說明。金雕師會先把夾板固定在一個可以雙向360度水平旋轉的台子上,一手控制旋轉台,另一手控制雕刻刀的力道並精細調整下刀角度、方向,以便雕出線條流暢的紋飾。朗格的金雕不只用在擺輪夾板上,有些獨立的夾板也會用金雕裝飾。

 

倒角Chamfering
拋光的倒角與霧面的周圍打磨反差大,可以美化部件輪廓的視覺效果。

倒角Chamfering

倒角是將銳利的邊緣打磨成斜面或弧面的工藝,上圖可以看到彎曲部件的平面與立面交接處都已經不是90度的銳利直角,而從前面周圍打磨的特寫圖中更可以看出弧形的倒角。朗格機芯零件的邊緣幾乎都經過手工倒角。倒角修飾雖然常見,但仍有高下之別。有興趣的請看這篇 <倒角是什麼?>。   

 

面拋光Mirror-Smooth Surface
鏡面拋光;近乎圓形的擒縱輪夾板拋光如鏡,可以清楚看到齒輪與其他夾板的倒影。

鏡面拋光Mirror-Smooth Surface

把金屬表面拋光成像鏡子一樣就是鏡面拋光,古人以銅為鏡就是用這種工藝。按照傳統作法,匠師要將被打磨的表面在砂紙上按8字形軌跡移動,如果只是在砂紙上左右移動,那只會留下亂七八糟的線條磨痕,而8字形打磨可以避免在表面留下固定的磨痕,剛開始從較粗的砂紙開始磨,逐漸換更細的砂紙,經最細緻的打磨之後,整個表面融於一體而沒有任何磨痕時,鏡面拋光就完成了。如果完全用手工打磨的話,值得嗎? 

 

黑色拋光Black Polish
黑色拋光;陀飛輪橋板(支橋)與框架上面看到的黑色部分即是以黑色拋光工藝修飾。據說打磨這單一部件就要花五天時間!?

黑色拋光Black Polish

黑色拋光並不是說真的把表面變成黑色,而是看起來像黑色,可以理解成在細小部件上的局部鏡面拋光。然而,因為它的面積非常小,當映到其他物體時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所映物體的形狀、顏色,看起來就只有黑色,所以有此名稱。從上圖與下圖應該就明白小編的意思。

請仔細看下圖陀飛輪的橋板並非板狀而是三角柱狀,陀飛輪框架的造型複雜且纖細,上面以手工施做黑色拋光、倒角和周圍打磨三種修飾工藝,要做到完美有相當難度,因此,幾年前的官方新聞稿說打磨陀飛輪橋板和框架的單一部件就要五天。

黑色拋光Black Polish
從另一個角度看,陀飛輪框架與三角柱狀的橋板皆在上方打磨出一道細微的鏡面拋光平面,而框架的倒角、立面與橋板的斜面則做如周圍打磨般的修飾。前一張圖中的拋光處已映成黑色。

不過,朗格產品研發總監Anthony de Haas在某年(可能是2013,小編記憶力不太好)SIHH的發布會上,有位媒體問到關於打磨時間的問題時,他笑著說「這麼小的零件打磨幾十個小時是要磨到不見嗎?」隨後解釋由於零件細小,打磨過程中稍有閃失的話,沒有空間補救,只能拿另一個新零件重新再來,因此完美的陀飛輪橋板和框架要幾天時間才能做出一個。這樣說的話也就合理了。

相近的宣傳思維可以看看<錶廠做研發的成本該怎麼算?>

延伸閱讀  <黑色拋光、鏡面拋光是什麼?> 

 

直紋、髮絲紋打磨Linear Finish
直紋、髮絲紋打磨;這是將零件依同一方向直線摩擦形成的效果,高倍率放大下的髮絲紋看起來有點粗,但肉眼看是呈現出如絲緞般的光澤。

直紋打磨Linear Finish

有如無數條平行線密集並排的紋飾稱為直紋打磨,因為上面的每條磨痕細如髮絲,也叫做髮絲紋、拉絲打磨,而整片的直紋打磨可以呈現如絲緞般的光澤,也有人稱之為緞面打磨。直紋打磨在機芯零件上看比較沒有方向性,若是在面盤、錶殼上的直紋打磨還可以細分為垂直或水平的直紋。

直紋打磨工藝相對單純,將零件平面放到砂紙上,從A到B點直線移動即可,要注意的是每次都要從A到B移動,如果從A到B再從B到A反覆摩擦的話,上面的直紋會彼此交錯,看起來就不漂亮了。

 

圓紋打磨Circular Graining
圓紋;通常用於齒輪表面的裝飾。

圓紋打磨Circular Graining

用在齒輪上的圓紋打磨是從旋轉而來,需要打磨的部件固定在可旋轉的工具上,然後讓一邊旋轉一邊在表面磨擦出細紋。朗格也有將圓紋打磨運用到非圓形的部件上,其實不管是什麼形狀的部件,只要將被打磨的平面以旋轉方式摩擦砂紙,就會在表面留下圓紋,如果被打磨的部件不是完整的平面,就看不出完整的圓紋而只會留下局部的圓紋,看起來就是細密的弧形磨痕,這算是圓紋打磨工藝的變化類型。

 

太陽紋Sunray Finish
太陽紋;常用於大鋼輪(如圖)、機芯固定座等較大零件的打磨。較一般放射紋不同的是它的細紋並非直線,看起來有如在旋轉,更具動感。

太陽紋Sunray Finish

朗格沒有特別說明太陽紋是怎麼做出來的,這邊只能從視覺美感來談。一般面盤上從中央往外輻射的髮絲紋打磨也常被稱為太陽放射紋,而朗格用於大鋼輪(通常看不到,但有打磨)等部件的這種太陽紋像是在旋轉一樣,整體看起來還有種螺旋紋的感覺,光影變化更有趣。不論是一般的太陽紋或是朗格這種太陽紋,反映光線時會有顯著的明暗變化,表面的最亮處會游移轉換,裝飾效果很好。

 

格拉蘇蒂肋紋Glashütte Ribbing
格拉蘇蒂肋紋;主要用於裝飾3/4夾板,工藝和裝飾效果與日內瓦波紋相同。名稱愛怎麼講都行,實際波紋的寬窄、做工的粗細才是影響裝飾效果的關鍵。

格拉蘇蒂肋紋Glashütte Ribbing

你可能會問上圖的條形打磨飾紋和日內瓦波紋(Côtes de Genève,直譯是日內瓦條紋或肋紋)有什麼不一樣?答案是,其實一樣。話說,這種打磨在法文中也稱為Vagues de Genève(現在比較少用),直譯就是名符其實的日內瓦波紋,據說日內瓦的製錶師當初就是以這樣的條形飾紋來象徵日內瓦湖波光粼粼的風光。

後來德國人也將這樣的紋飾拿去用,並取了格拉蘇蒂肋紋的名號,但工藝上是沒有不同的。這樣的概念也傳到了日本,小編想不起來更早之前SEIKO有沒有這樣講過,GRAND SEIKO在形容9SA5上的這類條紋打磨時冠上了雫石川波紋的名號,而雫石川就是其產地的河川。即使都是頂尖高手也要同中求異,只能說人心如此,不論古今和地域。

 

珍珠圓紋Perlage
珍珠圓紋;常用於裝飾基板,層疊的紋飾有如魚鱗,又稱魚鱗紋。和日內瓦波紋一樣是最常見的打磨紋飾之一。

珍珠圓紋Perlage

珍珠圓紋是由一個一個單獨的圓形打磨逐一部分重疊而形成一整片的,排列起來更像魚鱗,因此也稱魚鱗紋。每次講到這個,小編就想到郭大曾說他比較喜歡用珍珠圓紋或珍珠紋之類的形容,因為用魚鱗紋感覺很臭臊(台語,中文叫做腥臭)。這樣講也是滿妙的啦!

以手工操作專用機具就能打磨出珍珠圓紋,機具的下方是承載打磨部件的旋轉台,上方是旋轉的研磨頭,每下壓一次研磨頭就能打磨出單一個圓,通常從周圍開始打磨,然後一圈一圈往內,直到整個平面都布滿魚鱗紋。

朗格機芯所用的德國銀基板、夾板比一般用的黃銅硬度更高,打磨、金雕的難度也相對增加,最終成品仍是令人滿意的。以上圖片都是高倍放大的結果,鐘錶收藏家一般用10倍放大鏡來鑑賞就很足夠了!

最後,我們就來看看Swiss Watch Gang到底看到了什麼!

延伸閱讀 

<打磨了以後是更準了,還是更不準了?>

<考驗技巧與毅力 高級腕錶工藝(上 )>

<考驗技巧與毅力 高級腕錶工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