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複雜航海時計 寶璣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

Jan 20, 2020

陀飛輪上方似B形的裝置是控制時間等式的關鍵零件。

BREGUET寶璣Marine航海系列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不只集萬年曆、時間等式與陀飛輪等複雜功能於一身,創作淵源更與亞伯拉罕-路易.寶璣生平有關,精彩至極,無愧寶璣之名。

話說創辦人寶璣先生於1814年受法皇路易十八任命為法國經緯度委員會成員,致力於將天文學落實於地理、航海測量之用,藉此能協助國家提升在海洋探索方面的航海能力。當時寶璣先生不只是法國經緯度委員會裡唯一的鐘錶業代表,而且在1815年榮獲法王路易十八授與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計時製造商之名。這也說明了寶璣鐘錶的精密、穩定、耐用普受信賴。

BREGUET寶璣航海系列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直徑43.9mm╱左18K玫瑰金,右鉑金錶殼╱時間、日期、星期、月份、閏年、真太陽時、動力儲存顯示,萬年曆功能,陀飛輪裝置╱581 DPE自動上鍊機芯,儲能8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100米

齊集萬年曆、陀飛輪、時間等式三大複雜功能的寶璣5887腕錶,不僅以精湛的製錶工藝將天文曆法呈現腕間,機芯上還精雕法國皇家海軍戰艦,緬懷寶璣被路易十八封為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時計製造商的輝煌歷史。寶璣以華貴的鉑金或玫瑰金錶殼來詮釋這個結合寶璣史蹟的錶款。

寶璣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採用了新一代的航海系列錶殼,但面盤上的配置則相當特別,一眼就能察覺出她的非凡氣質。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莫過於4到6時位置的陀飛輪與時間等式凸輪,8時位置則有動力儲存視窗,10到11時之間是星期視窗、9到3時是逆跳日期顯示、1到2時之間是月分與閏年視窗。從面盤中心延伸而出的除了時、分指針外,還有錨形尖端的逆跳日期指針,以及金圈末端的真太陽時指針。

寶璣581 DPE自動上鍊機芯上以手工精雕法國皇家海軍的一級戰艦「皇家路易士號」。

時間是從天文觀測而來,時間等式(Equation of Time)也是天文學的概念,它是指真太陽時與平均太陽時的時間差,設在陀飛輪上方曲線形似「B」的凸輪,可以通過機械方式,類比太陽位置的連續變化軌跡。真太陽時是每天地球自轉一圈的時間,一年365天中,只有4天會剛好是24小時,其他的日子則是23小時44分到24小時14分之間不等;如果按照真太陽時來日常作息將會造成混亂,所以我們平常使用的是平均太陽時,也就是每天都當作是24小時。5887腕錶上的真太陽時聯繫著時間從天文觀測而來的意涵,同時象徵著寶璣傲人的製錶工藝。

在陀飛輪的上方的B形凸輪,是真太陽時裝置的關鍵,寶璣別出心裁地將這個關鍵零件與陀飛輪整合在一起,實為製錶業首見,更方便收藏家欣賞這方寸之間的天文奧妙。

寶璣581 DPE自動上鍊機芯配備環形自動裝置,因此機芯之美不會受到自動盤的遮擋。

在腕錶背面,可以欣賞到精美的手工雕刻;發條盒上雕的是航海羅盤的圖樣,而機板上面則是法國皇家海軍的一級戰艦「皇家路易士號」(Royal Louis)。在沒有GPS衛星定位的時代,在茫茫大海中必須要透過天文觀測並掌握精密的時間才能定出船隻的位置,不至於迷航。因此在1815年時,法皇路易十八才會授予寶璣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時計製造商的名號。機芯上的雕飾正呼應了寶璣與海洋、航海的淵源。

如果5887腕錶用的是傳統的自動盤,那麼我們就沒有辦法輕鬆地欣賞這精美的雕飾。內置的581 DPE自動上鍊機芯配備環形自動裝置,讓機芯之美一覽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