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詩丹頓Égérie Creative Edition以金工蕾絲致敬女性魅力

Nov 17, 2022

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
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型號 8006F/000G-B942/直徑30mm,18K白金錶殼/時間指示,月相顯示/1088 L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自1755年創立以來從未間斷過製錶傳承,由此得以在鐘錶世界始終力領風華。而與女性世界的長久情結也啟發了品牌獨特的創造力。如今,全新問世的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為這一不解之緣再續嶄新篇章。以布拉諾蕾絲(Burano lace)為靈感,新款腕錶巧妙結合細膩的蕾絲藝術與品牌引以為傲的製錶技藝,演繹高級製錶之美。

2020年,江詩丹頓首次推出Égérie系列,以高級訂製時裝與高級鐘錶藝術的精妙交融,致敬女性魅力。如今,Égérie系列再添新作,融入品牌自19世紀初以來不斷精進的裝飾技藝,正如意大利布拉諾島(Burano)的蕾絲大師以針線編織出精細的圖案,江詩丹頓的藝術大師則是運用手工雕刻、琺瑯彩繪、織錦和珠寶鑲嵌工藝,詮釋當代女性的柔美氣質。

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
融匯江詩丹頓267年來世代傳承的四項藝術工藝:織錦、手工雕刻、琺瑯彩繪和珠寶鑲嵌工藝。黑色琺瑯錶盤上鑲嵌總重逾4克拉的鑽石,綻放璀璨光芒。

江詩丹頓與女性的深厚情緣

江詩丹頓總是能敏銳洞察,滿足女性對時計的期待。從最初的女士懷錶,到全新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均是專為女性打造的創新傑作,而非衍生自男士錶款。

品牌歷史檔案中記載了諸多由女性顧客自主訂製的時計作品,且大多搭載精妙非凡的鐘錶複雜功能,從獵裝懷錶到豐富多元的腕錶作品,無不盡顯江詩丹頓的豐沛創意。新藝術時期(Art Nouveau)和裝飾藝術時期(Art Deco)湧現出裝飾如蕾絲般華美的時計作品,錶殼大多飾以花卉圖案或神話人物浮雕,亦不乏鏤雕設計。此次,新款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 腕錶則展現出21世紀的當代風尚。腕錶巧妙演繹不對稱美學:搭載偏心式月相顯示,鑲有一顆玫瑰式切割鑽石的一體式錶冠也位於錶殼1點與2點位之間。如此別致的佈局更突顯出錶盤精美的刺繡效果,系專為此款新作而特別設計。

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 織錦工藝
面盤飾有黑色半透明琺瑯,以及由織錦工藝打造的「褶皺」效果紋飾。

交映生輝的藝術工藝:織錦、手工雕刻、琺瑯彩繪、珠寶鑲嵌

新款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 腕錶的錶盤經過悉心雕琢,彷彿覆上了一層華美動人的布拉諾蕾絲。表盤彙集五種裝飾元素,相織相融,盡顯江詩丹頓的精湛造詣。

錶盤的「褶皺」紋飾源自一種古老的裝飾技藝——織錦(tapisserie),由機刻雕花大師手工操作一台傳承自20世紀初的古董機器,在銀質基底的錶盤上雕刻出細膩的褶皺紋理,使塗覆其上的黑色琺瑯更具層次美感。琺瑯則營造出鮮明的對比感和縱深效果,這項技藝講求透明度與色彩之間的微妙平衡,因此尤難掌握。月相視窗中亦採用琺瑯工藝,珍珠貝母月亮上層的雲朵由鏤空琺瑯(plique-à-jour enamel)工藝製成,厚度縮減至0.27毫米,達成了品牌製錶史上前所未見的挑戰。

白金材質的蕾絲線細如睫毛,如此纖薄的鑲貼圖案幾乎無法不經彎折便用雙指捏起。為此,雕刻大師和珠寶鑲嵌大師傾盡畢生所學,先由雕刻大師勾勒出花卉圖案和平整區域,再於其他區域自由施展創意,隨後交由珠寶鑲嵌大師在圖案中精心嵌入250顆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並在錶殼上再鑲嵌292顆鑽石,最後於錶冠上點綴一顆玫瑰式切割鑽石。這款精巧的時計傑作搭配兩條可快速替換的錶帶,分別為黑色缎面效果小牛皮錶帶和黑色密西西比鱷魚皮錶帶,兩條錶帶各配備一枚鑲嵌21顆鑽石的錶扣。

江詩丹頓1910年問世的吊墜錶
1910年問世的江詩丹頓吊墜錶,採用珍罕貴重的鉑金材質打造,綴以刺繡般的蕾絲花卉圖案。

與Christian Selmoni對談

這是否是江詩丹頓首次從刺繡藝術中汲取靈感?

江詩丹頓製錶歷史上不乏靈感源於刺繡藝術和蕾絲圖案的時計傑作,在新藝術時期和裝飾藝術時期更是如此。20世紀初,品牌先後推出多款裝飾華麗的珍貴時計,例如1908年和1910年問世的吊墜錶(典藏編號10982和典藏編號10184),以及一款1909年的懷錶(典藏編號10466)。這些時計大多採用珍罕貴重的鉑金材質打造,點綴刺繡般細膩的花卉圖案。及至裝飾藝術時期,繁複的美學設計和華麗豐盈的造型風靡一時。彼此,以精巧細膩的蕾絲花紋為啟發,品牌製錶師盡情施展創意,為時計賦予了極具原創巧思的設計,例如1918年推出的鉑金胸針表(典藏編號10668),表鏈滿鑲鑽石,呈現出蕾絲般的視覺美感。

近年來,江詩丹頓再次以蕾絲為靈感,推出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Fabuleux Ornements系列法國蕾絲腕錶,將精湛的機刻雕花、大明火琺瑯和珠寶鑲嵌工藝相結合。 閃亮的白金化為繾綣花邊,襯托得半透明大明火琺瑯錶盤更顯華貴。錶盤上裝飾精美的手工機刻雕花圖案,鑲嵌紅色藍寶石和鑽石。經過拋光處理的蕾絲圖案極具藝術美感,令人聯想到法國刺繡藝術的悠久傳承。

這款腕錶運用了哪種珠寶鑲嵌工藝?耗時多久?

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 腕錶採用珠粒式鑲嵌工藝。減少了用於固定鑽石鑲嵌的金質材料,鑽石的光芒得以在精美雕飾的圖案上充分呈現。這項工藝耗時六個小時,由珠寶鑲嵌大師將鑽石嵌入金屬底座上鑿出的凹槽中,並以細小的金屬圓珠固定。

 

江詩丹頓1918年推出的鉑金胸針表 1909年的懷錶
左圖為江詩丹頓1918年推出的鉑金胸針表,錶鍊鑲滿鑽石呈現如蕾絲般的視覺效果;右圖為江詩丹頓1909年的懷錶,能感受到當時繁複的美學和華麗的造型曾風靡一時。

鏤雕藝術與此次採用的鑲鑽金質蕾絲工藝是否有相似之處?

鑲鑽金質蕾絲工藝與鏤雕藝術顯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兩者都需要剔除部分材質,有著極為精準細緻的手工技藝要求,其挑戰不言而喻。

打造這款腕錶時最大挑戰是什麼?

新款腕錶在創作過程中需克服三重挑戰。第一,採用黑色琺瑯,這是最難駕馭的琺瑯顏色,表面稍有不平整、微孔或小氣泡,便會在光線照射下一覽無餘。第二,鑲貼的精細蕾絲圖案脆弱且纖薄,這些鑲貼的細片薄如睫毛,幾乎無法不經彎折便用兩指捏起。第三,除純色部分和花卉圖案之外,雕刻大師需要在錶盤其他區域自由揮灑想像力,同時又需秉承江詩丹頓的工藝傳承和人文內涵。 這意味著,蕾絲圖案之間的線條將由雕刻大師根據自己的創意來刻畫,令每一枚腕錶均為獨一無二之作。

 

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
錶款以布拉諾蕾絲(Burano lace)為靈感,白金材質的蕾絲線細如睫毛,而蕾絲圖案間的線條由雕刻大師根據自己的創意刻畫,因此每一只腕錶皆為獨一無二之作。

江詩丹頓與布拉諾:傳承之路上的同行者

1755年9月17日,Jean-Marc Vacheron先生在日內瓦與一位年輕製錶師簽署了學徒契約,江詩丹頓由此創立,從此在製錶史上締造了無數經典。彼時,布拉諾島的蕾絲工藝已聞名兩個世紀之久。但直到18世紀,「布拉諾針繡蕾絲」(義大利語:punto Burano)的概念才正式形成。這種蕾絲工藝指用於裝飾一種圓柱形布芯抱枕(意大利語:tombolo),會在細網眼面料上縫製出精巧的花卉圖案,被譽為世界上最精細的蕾絲藝術之一。這項古老工藝在這座毗鄰威尼斯的小島上流傳至今。全新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 腕錶以獨到匠心,向布拉諾針繡蕾絲工藝致敬,其中融匯的藝術工藝和製錶造詣亦彰顯出江詩丹頓的傳承精神。

布拉諾蕾絲博物館(Burano Lace Museum)稱:「與江詩丹頓一樣,我們也致力於將手工匠人代代相傳的獨特技藝發揚光大。在布拉諾針繡蕾絲工藝的影響和啟發下,蕾絲藝術得以在歐洲盛行。 布拉諾島的蕾絲工藝堪稱一絕,當地的蕾絲大師亦常出訪外地,傳授精湛技藝。」

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
月相視窗中亦採用琺瑯工藝,珍珠貝母月亮位於鏤空琺瑯雲朵後。

自18世紀末起,江詩丹頓便與女性結下了不解之緣,如今,這段深厚情誼迎來嶄新篇章。以布拉諾蕾絲為靈感,全新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 腕錶將品牌悉心傳承的藝術工藝與精湛製錶技藝巧妙融合。新款腕錶融匯織錦、手工雕刻、琺瑯彩繪和珠寶鑲嵌工藝,在總重逾4克拉的鑽石輝映下,綻放華貴魅力。

另外還有三款Égérie月相腕錶,皆華貴動人。

江詩丹頓Égérie密鑲鑽石月相腕錶
江詩丹頓Égérie密鑲鑽石月相腕錶,型號 8006F/000R-B976/直徑30mm,18K 5N粉紅金錶殼/時間指示,月相顯示/1088 L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
江詩丹頓Égérie月相腕錶
江詩丹頓Égérie月相腕錶,型號 8005F/120R-H002/直徑30mm,18K 5N粉紅金錶殼/時間指示,月相顯示/1088 L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

責任編輯/CHUNJUI LIN

延伸閱讀:再添兩款新作!江詩丹頓Égérie系列月相腕錶、自動上鍊腕錶

延伸閱讀:江詩丹頓Égérie密鑲鑽石自動上鍊腕錶 珍貴時刻優雅相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