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MILLE RM47 Tourbillon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 雕琢武士道黃金甲

May 16, 2022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42.7 x 50mm 3N黃金中殼、TZP黑色陶瓷錶圈和底蓋/時間顯示,陀飛輪裝置/RM 47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黃金金雕彩繪盔甲/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限量75只/參考價NTD 32,080,000

沒有什麼能夠限制RICHARD MILLE的創造力!RM 47陀飛輪腕錶為精巧的機芯穿上日本武士盔甲,以精湛工藝詮釋武士道精神;前、後盔甲皆以黃金精雕細琢並經彩繪而成,而中層錶殼也首次以黃金打造!

RICHARD MILLE迷人之處至少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沒有極限的製錶實力,二是人與人的情感連結;剛發表的RM 47陀飛輪腕錶就是很好的例子。將立體感十足的彩繪金雕日本武士盔甲與陀飛輪機芯合而為一是製錶實力的證明;而創作靈感源自於RICHARD MILLE品牌摯友、前F1世界冠軍費爾南多·阿隆索(Fernando Alonso),基於共同價值觀的英才摯友間,總能激盪出無與倫比的創作!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RM 47的靈感來源。崇敬日本傳統藝術及武士道精神的品牌摯友阿隆索在與Richard Mille先生的一次對談中聊到了相關話題,因而促成RM 47陀飛輪腕錶的誕生。

幾年前Richard Mille先生與阿隆索聊到了日本傳統藝術與武士道文化的話題,於是埋下RM 47陀飛輪腕錶的伏筆,當初有這樣的想法之後,花了將近四年的時間才製作完成,為了在機芯前後安裝武士盔甲,機芯的機械結構必須設計得更緊湊,才有足夠空間表現立體的盔甲。而盔甲的製作工藝則又是另一個故事,如此精緻的金雕與彩繪絕對沒有想像中容易。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雕琢與彩繪。日本武士盔甲的金雕與彩繪工藝由金雕師Pierre-Alain Lozeron及彩繪師Valérie Lozeron夫妻兩人完成,整組盔甲歷經16個小時精雕細琢、9個小時上色及烘烤。

負責製作黃金盔甲的是一對夫妻藝術家:金雕師Pierre-Alain Lozeron與彩繪師Valérie Lozeron。在金雕方面,整個武士盔甲共有11個組件,固定於機芯指針側的有五件:正面的頭部、胸部、左右護肩各一,以及胸腹處的圓形鷹羽家紋;固定於機芯另一側的有三件:頭盔、一體的左右護肩、護背;還有固定於面盤邊緣斜框上的三件:兩把武士刀與頭飾。後者安置在邊框而不在機芯上,主要是為了在有限的空間內增加視覺深度,營造出比實際更立體的錯覺。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多層次的空間深度。圖片中看似空間不小,兩把武士刀、鷹羽家紋、盔甲等部件層次紛呈,然而實際空間僅在幾毫米之間,藝術家藉由組件的構成、造型、色彩等設計來強化視覺空間縱深。

事實上,每一個盔甲組件的個別設計都考慮到增進立體感的目標,對於一般人來說,雖然只能感受到最終的視覺效果而說不出它的道理,卻已足夠讓人驚嘆。說得具體一點,整個機芯厚度僅6.8mm,扣掉機械結構的厚度已所剩無幾,如何表現出立體深度是必須嚴肅面對的問題。別忘它還有顆體積不小的陀飛輪!

RM 47的機芯僅在方寸之間,即使機械結構精巧緊密,武士盔甲也沒有多大空間,為了精雕這些小組件,PierreAlain特別製作了20多種微雕專用的雕刻刀,需要專注雕琢16個小時才能完成所有組件,在放大鏡下可以看到各部件的細密紋理並感受到模擬真實盔甲的質感,這從放大印刷的圖片中還未必能看得出來,細緻絕妙可謂巧奪天工。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淺野氏鷹羽家紋。胸腹盔甲處的圓形紋樣是象徵武士道精神的淺野氏家紋,紋樣由兩根交叉的雄鷹羽毛構成。家紋組件在獨立雕刻後才鑲到盔甲上面,下方則是若隱若現的陀飛輪。

雕刻工藝很花時間還容易理解,但彩繪需要9個小時是為什麼?關鍵就在金雕極為精緻,而彩繪顏料太重容易掩蓋細節,太淡又缺乏深度,因此Valérie要憑經驗考慮上色的濃度、厚度、透明度⋯⋯等等問題,包括色澤深淺對視覺立體感的影響也要深思熟慮,一切都不容易拿捏。此外,彩繪過程中還要經過反覆烘烤的工序,溫度、時間也都與成品是否完美息息相關。話說回來,這都無須擔心,能配得上RICHARD MILLE的藝術家都是上上之選。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盔甲裡的陀飛輪。RM 47的武士盔甲已驚豔四方,就算搭配功能單純的機芯大概也沒有人有意見。不過,RICHARD MILLE仍選擇以陀飛輪機芯來襯托錶款的特殊性,毫不妥協。

傲人的黃金武士盔甲上有18世紀初大名(藩主)淺野長矩的鷹羽家紋,在日本文化中,雄鷹是力量和權威的象徵,許多家紋都以鷹羽為主要形象來做變化。在淺野家的歷史中有一段47位浪人為領主報仇的忠義故事,因而淺野家紋特別具有武士道精神的象徵意義。 

RICHARD MILLE將胸腹部的鷹羽家紋設於陀飛輪上方,似乎也隱喻著武士道精神之於武士就像陀飛輪之於機芯一樣的重要性。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3N黃金立體金雕。武士盔甲共有11個組件,皆以黃金製成;盔甲各項裝備的質感、紋理都悉心雕飾,而彩繪師必須拿捏上色的厚度、透明度等等,以免掩蓋了細緻的雕工。

除了精細的工藝之外,武士盔甲、中層錶殼、時標等都以3N黃金製作,這也是有原因的。所謂的3N黃金是以12.5%的銀、12.5%的銅和75%的黃金所冶煉而成的18K金,日本常用金箔裝飾神聖、尊貴的物品或環境,所以RICHARD MILLE也首次用黃金製作中層錶殼,讓整體形象更具日本風味。而在此之前,RICHARD MILLE僅用黃金做為局部裝飾,在錶殼部份則都選用紅金。

RM 47陀飛輪腕錶以瑞士製錶工藝詮釋日本武士道精神,不只精湛工藝值得細細品鑑,看不見的文化意涵更是耐人尋味。

RICHARD MILLE RM 47 Tourbillon陀飛輪腕錶
盔甲背面形象。機芯像是穿了整套盔甲,面盤側有頭、面及胸、腹護具,另一側則是盔帽與背部護甲。RM 47機芯的結構特別緊湊,才能有安裝盔甲的空間。此外,以Carbon TPT碳纖維、鈦合金與黃金打造的錶冠上,飾有黃金楓葉及鷹羽家紋,隨季節掉落的楓葉象徵生命更迭,而鷹羽家紋則代表武士道精神。

資料提供/RICHARD MILLE(02)2718-9218
文/編輯部 129-編

延伸閱讀:武士道精神!RICHARD MILLE RM 47陀飛輪腕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