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名家的ZENITH大自鳴三問錶:屋頂上的提琴手

Jun 6, 2018

(圖1) 猶太裔作家沙勒姆阿雷契姆,曾擁有的ZENITH三鎚編鐘(carillon)大自鳴三問古董懷錶

執筆時適逢一枚真力時(ZENITH)的三鎚編鐘(carillon)大自鳴三問古董懷錶,在今年613日紐約佳士得拍賣。這一枚的時間盤是鍍金的、時標是希伯來紅與藍色數字(1)。預估價是驚人的300,000500,000美元。這麼高的價是值得讀者關注的。它的第一物主是猶太裔作家沙勒姆阿雷契姆(Sholem Aleichem1859-1916)

此人是誰?

(圖2) 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在1971年曾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以及金球獎最佳音樂及喜劇獎

話說1971年,有一部電影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以及金球獎的最佳音樂及喜劇獎,它就是《屋頂上的提琴手》(Fiddle on the Roof)(2)。電影的取名靈感來自畫家夏卡爾(Marc Chagall)的油畫作品《The Dead Man》,葬禮的畫面有一名男子在屋頂上拉著小提琴。

故事是1920世紀之交,俄羅斯沙皇尼古拉二世統治的時期,發生在烏克蘭的安納塔夫卡(Anatevka)大草原村落裡。劇中人物是一向遵循傳統,過著與世無爭的一群猶太人,所以電影裡的畫面不時出現激情地叫喊 Tradition!Tradition!Tradition!」(傳統!傳統!傳統!)

特維(Tevye或譯成特夫伊)是這個小村裡的奶品商人。他有5個女兒,其中3個已達適婚年齡,該遵循傳統找人作媒找個家境好、門當戶對的男人出嫁。他安排大女兒賽朵嫁給同村的有錢鰥夫(年紀與特維差不多),偏偏女兒愛的是青梅竹馬的窮裁縫師。

無可奈何下,最後他同意了。

特維收留一個無家可歸的年輕人,不料他是個倡導革命、想推翻沙皇的激進學生。二女兒哈朵偏偏愛上他。最後,這個年輕人被逮捕並送到西伯利亞勞改。特維夫婦二人只得老淚縱橫地目送哈朵登上火車,前往西伯利亞尋找愛人。

作為猶太人,宗教信仰是他堅持的,也是一道不可跨越的底線。三女兒偏偏愛上信奉東正教的年輕人。如果答應三女兒,與異教徒聯姻,等於破壞了一直堅持的底線。最後他不忍看著女兒的失望,打破了自己的堅持,還想盡辦法說服老婆也同意。

電影的尾聲是沙皇的軍隊前來清鄉,村中的猶太人被迫離開家園。

(圖3) 出身烏克蘭的猶太裔作家沙勒姆阿雷契姆(Sholem Aleichem,1859-1916)。此人是說俄語的小說家、劇作家、評論家,重要的著作超過40冊。他被喻為猶太人中的「馬克吐溫」,他也是現代文學的先驅之一

電影的劇情是改編自《特維與他的女兒們》(Tevye and His Daughters)這一本書。原作者是出身烏克蘭的猶太裔作家沙勒姆阿雷契姆(Sholem Aleichem1859-1916)(3)。此人是說俄語的小說家、劇作家、評論家,重要的著作超過40冊。他被喻為猶太人中的「馬克吐溫」,他也是現代文學的先驅之一。1894年出版的《特維這個奶品商》(Tevye the Dairyman),這本著作也就是《特維與他的女兒們》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作品。

(圖4) 1911年,沙勒姆阿雷契姆獲贈一枚真力時三問懷錶。此圖為圖1的底蓋

這一位作家在1905年遷居紐約。但是在1908年與1914年他也居住過日內瓦。1911年他獲贈這一枚真力時三問懷錶 (4)1916年他過世了,此時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

(圖5) 1880到1910年代,瑞士Le Locle的Cesar Racine製作了不少備有三鎚敲擊三簧編鐘的大自鳴機芯,出售給ZENITH,此懷錶便是其中之一

18801910年代,瑞士Le LocleCesar Racine製作了不少備有三鎚敲擊三簧編鐘的大自鳴機芯(5)出售給ZENITH。這些機芯通常是1819法分的,入了錶殼後,直徑約在5052毫米。它們是雙輪系、雙方向上鍊,一為走時動力、另一為自鳴動力。但是Cesar Racine的這個設計,僅有大自鳴而不具小自鳴的功能。

(圖6) 拍賣場有時會出現一連四場拍賣Cesar Racine懷錶的情形,但近年來不景氣,錶價一直下滑

拍賣場偶而就有,有時甚至一連四場拍賣就出現了三枚這種錶(6)。多年前真力時的大自鳴編鐘三問,曾拍出含佣近40,000瑞郎。近年來的不景氣,錶價一直下滑,最近約維持在20,00025,000瑞郎之間。

百達翡麗並不輕易生產備有自鳴功能的手錶,僅在2014年的175周年慶推出紀念款時,有兩個型號備有自鳴功能。圖中的5275P就是其中之一,另一款是5175R

自鳴的三問手錶身價驚人,排名前五名的品牌,即使不是百達翡麗的,全新一手貨訂價都在台幣1,000萬元之上。百達翡麗並不輕易生產備有自鳴功能的手錶,僅在2014年的175周年慶推出紀念款時,有兩個型號備有自鳴功能。一款是5175R,一款是5275P(7)

前者訂價250萬瑞郎,舉世僅6個超級有錢的品牌MVIP才能有機會參加審批繳錢購買。後者產量較多(175),有跳小時、跳分功能、整點自鳴打點。5275P最近比較能在拍賣場遇到,身價也是驚人。以5月日內瓦安帝古倫的拍賣來說,預估價100,000200,000瑞郎,結果以含佣377,000瑞郎易手。這筆錢也是超過台幣1,000萬了。

(圖8) 百達翡麗的自鳴三問懷錶身價高不可攀,同時具有大小自鳴功能,型號768的三鎚敲擊三簧的編鐘自鳴三問懷錶,雖然只比上述真力時的懷錶多了小自鳴功能,但身價極為驚人

如果是百達翡麗的自鳴三問懷錶,身價也是高不可攀。一枚1898年製作的機芯,到了1953年才入了一個直徑53毫米的金殼,型號是768(8)。它也是三鎚敲擊三簧的編鐘自鳴三問懷錶,不過它同時有大小自鳴功能。雖僅比真力時的多了小自鳴,身價可驚人了。20115月日內瓦就拍出含佣723,000瑞郎,是今次真力時的低預估價的兩倍多。

學生時代我愛極了《屋頂上的提琴手》這一片電影,也因此喚起了自己對小提琴的熱情。由於我對真力時編鐘大自鳴三問懷錶之認知,又得知紐約佳士得要拍賣的這一枚真力時是來自沙勒姆阿雷契姆本人生前使用的,更引發我的關注。然而,30萬美元的低預估價,絕對不是尋常的收藏家買得起的,即使此時美元處於低水位,就算30萬美元落槌加上買家佣金也高達台幣11,250,000元。

不論拍賣的結果如何,謹以此文追悼這一位作家,也緬懷自己的青澀歲月,更希望有富豪級錶迷能夠出面傳承下這一枚懷錶。

後記
結果沒有成交。拍賣前,我跟某拍賣行的大主管打賭這一枚懷錶;他認為會高價成交,至少也會30萬美元落槌。他當然是拍賣商的觀點。我則是收藏家的觀點;從自鳴三鎚編鐘三問懷錶收藏家的觀點。真力時這一枚名作家的懷錶 預估價太高了。讓有心收藏的人,放棄了。如果預估價是10萬美元,競爭性會大增,最後甚至可能來到30萬落槌。可惜,拍賣商的專家觀點,與收藏家不同。結果未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