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主題:HERRY WINSTON的opus系列
此討論串共有 7 頁 / 61 則留言 123456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有句俗語說:錢非萬能,沒錢卻是萬萬不能;感覺甚是辛酸,不太體面,但很多時候錢卻會被拿來當做衡量其他事物的單位。像是OPUS系列這幾款錶,免不了得用銀子來掂它的重量。

正巧今年佳士得一場拍賣裡有位收藏家吐出了快一整套的OPUS收藏(1、2、3、4、5、6、7跟9),這場頂級鐘錶拍賣當然有很多錶,不過這套錶最受矚目,有人有興趣的是那位收藏家出了什麼事,我們有興趣的是這套OPUS最後花落誰家,不過它不是成套賣的,一只一只拆開拍,這麼一來,就成了OPUS自己打對台的戰場。但錶的收藏是講緣份的,命裡有時終須有,拍賣的價錢不但取決於錶本身的狀態,也得看它在哪裡拍:這次在香港,相當程度來說,反應了絕大多數亞洲收藏家對OPUS的看法。

我列了個表格,單位是美元,感謝佳士得香港及台灣公關幾位小姐先生提供的資料,佳士得的網站是:http://www.christies.com/chinese/





從這個表格,可以「想像」一下鑑賞家對OPUS幾款錶的看法。一樣的數字大家有不同的解讀,我就不畫蛇添足了。

Watchman
等級:衛兵
發文總數:156篇
Watchman
 
太精采了Julimarc大
我自己對Opus非常有興趣
看您寫得我獲益良多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WATCHMAN兄抬愛,不敢當。我只是因為身在這個產業裡,比較有機會接觸到到而已。有空我就多寫寫,工作與生活能有不少部份重疊,我算很好命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6最獨特的部份,雙軸30度傾斜陀飛輪。我先確定這張圖貼得出來,字慢慢來寫。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多陀飛輪的概念出現很早,在20世紀初就有了,概念容易做起來難,有個古人說「知易行難」,套在這裡正好。至少慢了一甲子,才有製錶師做了兩軸陀飛輪,而且體積不小,後期出現能把雙軸陀飛輪縮小到手錶尺寸的,都是大師,作品隨便拿出來都是台幣八位數的價位,事實上它們也都非常難得。

有獨立製錶師說過,理論上多陀飛輪的軸數是沒有限制的,不管想做幾個,都可以完成;不管想有幾軸,也都能辦到,但在實際世界裡有體積的限制,所以會有一些麻煩。現階段做最多的,是三顆;最多軸向的也是三軸,再搞下去就像迷你蒸汽火車頭了。

焦點拉回來GF的雙體陀飛輪跟OPUS 6。這款錶是在BUSSER離開HW之後,新官剛接任,按慣例它們都是在BASELWORLD珠寶展上發表,所以時間很趕,或許因為這樣,這款錶也選了早在兩年前就發表過的GF雙體陀飛輪,但修改了顯示的方式。

從圖裡可以看到雙體陀飛輪的構造並不比一般陀飛輪複雜到哪裡,因為它用的雙軸是透過一個三十度傾斜的斜齒輪搞定的,所以看起來像是一個稍稍複雜些的飛行陀飛輪,四番車非常大,但卻要有陀飛輪橋板夾住內圈的陀飛輪籠架。

外圈每四分鐘轉一圈,內圈每一分鐘轉一圈,後來GF更在其他錶款上加快旋轉速度,看起來更是花俏。

前面列了OPUS幾款錶的拍賣價,六號是相對高的;事實上,GF任一款錶新錶開價也都超過這個拍賣價,相對來講OPUS 6號數量更少,買起來也算挺值得的。

其實,認真照「陀飛輪」的定義來說,這樣的設計是不能叫陀飛輪的,但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陀飛輪已經夠難理解了,這樣的結構要叫它什麼呢?所以製錶師還是叫它陀飛輪,大家也都知道它是一個會滴溜溜旋轉的結構,也差不多這樣就夠了。

陀飛輪運轉的時候,擒縱叉一直對整組結構進行「煞車」、「加速」的動作,所以整個正時結構(四番車開始一路到擺輪)的結構越複雜、重量越重,對錶的發條負擔越重。很多陀飛輪錶偏好長儲能發條的理由也在這裡,越大越久的動力供應,它越不容易「異常中止」。對陀飛輪來說,它跟尋常擺輪一樣需要平衡,就像汽車的曲軸或是輪胎需要平衡過一樣;運 轉起來才不會對軸承旋加不必要的力量。但是這種兩軸、三軸的陀飛輪要平衡到底有沒有在設計的時候就先算好應該有的物理特性跟表現……老實說,我不知道。

但結果是它們都能夠轉,我也相信,只要被製錶師以外的任何人碰過機芯,它肯定就轉得跌跌撞撞的。

在這個結構裡,大多數的零件都要特別製作,凡客製化,就代表背後有可觀的生產成本。我個人相信,這個機芯裡頭最難搞定的部份,就在擺輪軸上那個結合了「三十度相交的軸結構」。講是這樣講,它的游絲、擺輪還有其他游絲頭、游絲腦那些小零件,也全部都是特殊製作。光那個游絲頭出來的曲線,就跟其他的錶通通不一樣。

如果只要做一只還容易,但它是持續生產,每年也要製作個幾十只,或許有製錶師一年的工作就是做出能夠工作的這些游絲吧?總之,這些人力成本,一樣可觀。

所有頂級手錶都如此,用無窮盡的人工跟時間,堆砌出這些小不拉嘰的工藝極品。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按照正常的順序,再來就是 OPUS 7號,不過,OPUS 7號就是當初想把這一系列錶稍稍仔細介紹一點的導火線,往回翻到這串的第二頁,就會看到7號的介紹。

所以要跳到八號:OPUS 8。





上頭提到一位收藏家在佳士得的拍賣裡拍掉一大批OPUS,相信大家一定注意到了,從一號到九號,但裡頭獨缺八號,這還挺有趣的,收藏一系列的OPUS的鑑賞家,會少掉其中一號,通常有兩個可能,一是那錶真的難取得,二是那錶不合口味;雖然OPUS 8號有個謠言,大家都說這款錶在正式公佈之前就已經把50只限量額度給賣光了,有可能因為這樣,所以那位鑑賞家沒買到錶;但這個可能性不高,如果他能有先前那麼多號,怎麼可能HW要推新錶的時候沒有徵詢這位鑑賞家的意願,這完全不合頂級錶的商業習慣,所以,我會假設這位收藏家不喜歡八號。



大家可以看到我附上的公關圖,八號的正反面,我想沒注意過OPUS系列的人一定被圖嚇一跳,這不是一只電子錶嗎?OPUS這玩笑是不是開大了?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它不是一只電子錶,而它的確是試圖挑戰大家對機械錶的看法。

機械錶應該「看起來像機械錶」;還是不管是什麼外觀,只要有機械結構就好?

我想,幾年之內,這款錶很難被大多數的機械錶迷接受,但等個幾十年,它會成為一款有里程碑意義(只是意義,不是收藏價值)的錶款。

它用完全機械化的結構模擬出數位電子錶的外觀,在想法上算不得創新,在做法上前無古人。數位式顯示對機械錶來說不算罕見,跳字、瞬跳錶都是這個類型的先烈;但它的內在則是全新品種。因為它的架構是「像素化」的顯示機構,至少在OPUS系列之前,沒有出現過。推動「像素」的機構則是像音樂錶常用的「釘盤」。

所以某個程度來說,它把出現在錶史上的外觀與結構湊在一起,最有趣的地方在於:每個地方看起來都很面熟,但每個地方都不是那麼一回事。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8的想法不像一般的錶,或許因為它的製錶師根本不是一位製錶師。製作者的名字叫Frédéric Garinaud,基本上他應該跟Christophe Claret一樣,只是生出這款錶的代表人物,而不是他親手做的,嚴格來說,是HW跟他創辦的公司合作的。

他的公司叫CSH,創於2005年,先前他雖然有在錶界工作的資歷,但做的是生產機具一類,還進過APRP,他的背景是法國的航海用機械工程師,總而言之,他的專長是機械設計,原本並不是錶,或許我們把錶當做微型化的機械來見,就顯得很合理。

很明顯他對錶的期望跟著手的途徑跟傳統製錶師不盡相同,但這反而成為2005-2010年左右機械錶潮流的一股生力軍,雖然很多傳統的錶品牌不以為然(像那個牌子裡有很多個字母「P」的「頭文字P」總裁就是),無論如何,任何一個封閉的環境有新想法跟新人類加入都不是壞事。

我找不到太多這款錶的圖片,應該是因為HW當初根本也沒提供幾張圖片,這應該跟「還沒公開就被預定一空」的傳言有因果關係。大致上它的工作原理就像上頭講的,想法並不複雜,只是要把相關的結構微型化就不容易,它的機芯用了四百多枚零件,基本上就是一款大複雜功能錶的規格。加上神奇罕見的釘盤構造跟隨選式(On Demand;壓了按把才會顯示)的顯示,把它想成一款總共就生產五十只的三問錶,也還算合乎邏輯。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再來輪到海瑞溫斯頓的作品九號──要把老外的名字改成中文實在是門大學問,明明每個字的意思都對,寫起來就不對,OPUS IX還是不變成中文比較好看。這只錶是真正的「坦克」,由製錶師 Jean-Marc Wiederrecht 跟設計師 Eric Giroud 合作,前者負責機芯,後者負責外殼設計,原始理念也是由他來的。



圖裡頭的是英國的馬克一型坦克,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大家認得的坦克錶,跟它都脫不了太大關係。

一講坦克,真玩坦克的人想到的大概是一堆型號,虎型、豹型、雪曼、M60、M41、T62之類的;玩錶的人想到的無非是卡地亞的坦克,似乎在錶界裡想用「坦克」當錶的名字,非得先把牌子改成卡字頭,不然就有點摹倣的意味了,現況基本上就類似這樣。

幸好這系列錶叫OPUS,不必再給它個新名字,不然就遜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9機芯的樣子,這張圖來自http://www.agenhor.ch/en/achievements/,如果諸君沒有聽過AGENHOR的話,就代表您的嗜好非常健康,不會過於偏頗──這是製錶師 Jean-Marc Wiederrecht 成立的機芯工作室。

OPUS 9在一系列錶裡顯得特別亮眼,它絕對有著HW的家族基因,因為鑽石是它的重要零組件,用來指示時間的,是兩條鑽鍊。這才真的能讓人意識到它是「海瑞溫斯頓」的錶。

據云它的創意有一部份來自於電扶梯的扶手,也就是那兩條軟軟的橡膠、或是其他人工材質製造的皮帶,鑽鍊模仿的就是皮帶,只要控制好速度,在鑽鍊裡鑲上一顆不同顏色的石頭,就能用來指示時間。

它倒是沒提到任何跟「坦克」有關的字眼,但我絕不相信創意跟坦克履帶沒有關係便是。

OPUS 9 製錶師跟設計師的組合也幫其他品牌設計過錶,但這款是成績不錯的,限量生產100只,到現在還能在不少零售商哪裡買到錶,它的價位在OPUS系列裡也算是平價的,而且它也得到2009年日內瓦製錶大賞的背書,得到「年度最佳設計錶款」的獎。

Jean-Marc 很早就跟HW合作過,1989年,想當年老衲還穿著開襠褲在路上跑……好好,連我自己都不信……HW最早的逆跳複雜功能,就是他的手筆;這個鑽石鍊錶,實在應該化身成HW的固定系列,太有代表性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十年對絕大多數的人而言,都是段值得紀念的日子,當HW出到OPUS 10的時候,大概也有這樣的期待。理論上這一號應該是強打,但市場上的反應好像不太符合期望。

我也覺得很妙,或許是因為大家見到太多極盡工巧的錶,所以開始有不同的想法,也可能那一年,就是金融海嘯之後很多人在復原的時期。不過說真的,這一級錶的買主,金融風暴影響到的多半只是帳戶裡的數字,而非實質的購買力。

從這個觀點來看,合理的推測就是:10號對頂級複雜功能機械錶客層的吸引力不是太高。

不管怎麼,這款錶事實上還是很特殊的,設計師是 Jean-François Mojon,這位先生有不少隱身在其他品牌裡的作品,近來最有名的一款,大約是那個「液壓推動指示分鐘」的HYT,根據「城邦國際名錶」的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iww.fanspage),剛拿到墨西哥的製錶獎,不知那粉絲頁的主持人去哪裡挖出來的消息,我都不知道他也能找得到,消息來源一定跟美女有關係……

10號的設計重心在內齒輪結構,跟伴隨內齒輪結構而出現的「幾何補償」關係,它的小時、分鐘會在面盤上旋轉,旋轉的同時,刻度會自動補正到12點跟60分永遠朝上。正面還有額外的GMT功能;背面還有儲能指示,這一項我非常欣賞,等一下再說。

單單內齒輪結構並不會讓刻度自動補正,但兩層的內齒輪就有負負得正的效果;它用了大家熟知的「行星齒輪結構」,經過適當的設計,讓時針與分針依照正確的速度前進,也透過巧妙的安排,讓刻度圈固定在所謂的「太陽齒輪」(就是行星輪系裡近乎不轉的那個齒輪)上,創造出繁複的視覺效果,但跟所有玩弄「移動式指示功能」的錶一樣──平常看幾乎是沒有感覺的,因為它動得慢,只有調校時間之際,才會讓人覺得非常過癮。

此討論串共有 7 頁 / 61 則留言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