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主題:HERRY WINSTON的opus系列
此討論串共有 7 頁 / 61 則留言 123456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那麼OPUS 4究竟複不複雜,難不難做?當然難,舉凡三問報時加上陀飛輪,如果出現在其他的品牌裡,那叫大複雜功能錶,叫價大概八百萬台幣起跳,這類型的錶限不限量差別並不大,產量本身就會幫錶限量了,因為能做這種錶的製錶師數量有限,一個品牌有一到兩位就非常了不起了,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名牌的複雜功能錶要看到錶得排隊等很久的原因。

OPUS 4除了上頭兩種複雜功能,背面也非常妥善地利用了,加上了一個大月相,其實它還可以再猛一點,乾脆把萬年曆也加上去不是更妙?但沒加大概是因為萬年曆錶常見,跟錶一樣大的月相機構比較少見吧……不論真正的理由是什麼,都不會讓OPUS 4顯得不夠複雜。但它給人的感覺顯得太傳統,就是向來瑞士頂級複雜功能錶會想到的主意,可能因為這樣,被拿出來談的機會就低一些。

Laurence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43篇
Laurence
 
看了版大們的高論,精神好了起來,對於Harry Winston的Opus計劃,不管賣不賣,肯定每塊表都是稀世之作,象徵製表業的一段新旅程。個人是搞工地的,所以想來談談講的最少的Opus 9。

Opus 9 以鑽石排列的線條來顯示時間,鑽石並不僅是裝飾元素,還有閱讀時間的功能,這個結合HW的本業,又有製表創新技術,要說是cross over的型式,應該沒啥好反對的。那兩條鑽石鏈又特別有意思,Baguette cut要功整的排列,底座的設計要配合表盤,讓每一顆鑽石都像飄在半空中;如果把浴缸打掉, 要換降板的, 好讓你泡在水裡視線能水天一線,先不講你要花多少錢,主要是你的房子可能做不到,結構是這支表讓我喜愛的元素之一,cross over的創意則無價。

再來想想那個鏈條,雖然直線型顯示己經有別的表廠先發表過,但是帶動鑽石的重量,要考慮潤滑度、平衡及機械準確性等好驅動它們,在較大的空間裡,我們可能更多談談表現形式,主要是現在材質及施工法都有方法克服, Opus 9有趣的是在那麼小的空間要玩這個。雖然從沒親自看到這款表,好好的欣賞一下, 總之, Eric Giroud與Wiederrecht的合作中,他建築學的背景,以結構、力學的運用,肯定讓概念設計轉化為實用功能扮演了關鍵角色。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今天天氣不錯,感冒症狀好了一點,想來接續一下OPUS系列,居然有網友聊到OPUS 9去了,很棒的觀點。

我還是先回頭照顧一下比較古老的OPUS:

其實光是陀飛輪跟三問報時就已經非常不容易搞定了,尤其是問錶功能,動輒四、五百個零件,敲擊起來的質感差別也大,它其實是最早期的機械式記憶功能,比近代一些指針能換來換去的錶還要複雜,但因為它已經發展了二百多年,有太多天縱英才的人前前後後投進去開發它的機構,所以比較完備。

話雖如此,動不動就破七位數字甚至八位數的錶,也不盡然能得到所有錶迷青睞,或是音程不夠和諧、或是音長不夠綿延、或是音質不夠精純,或是音量不夠宏大,反正雞蛋長著長著就能生出骨頭來。無論如何,就算討論OPUS 4的人少,也對這款錶的價值沒有任何影響。舉凡這種級數的錶,會下手買的人上網討論它的機會不太高的。

OPUS 4 限量20只,有18只是正常款,兩只是特殊款,可以鑲上各類寶石,或是指定面盤材質,也因為這樣,這款錶到底是什麼面盤眾說紛紜。不論如何,我相信只要客戶開口,不論是HW或是CC,都會願意把任何一只「一般款」變成特殊款吧?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再來要提的,算是我個人覺得OPUS系列裡頭最具備承先啟後意義的錶──OPUS V。

這款錶開始,OPUS系列才真的打出一個「稀少罕有而複雜」的現象;然而,它之所以特殊,是因為它在OPUS系列裡,不代表「傳統製錶」往這個方向走是正確的、或是受歡迎的、或是我個人喜歡的;問問老錶迷,一定很多人覺得從這款錶開始,複雜功能錶算是明確地踏進了「魔界」,靠的多半不是手藝,而是比誰的CNC機具精密度跟程式設計的能力了。

當然這麼說不免給人「詆毀」CNC這類型電腦數控機具的感覺;其實並非如此,而是在於CNC會造成一款錶巨大的「可重現性」,我倒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名詞,意思就是,有了CNC之後,很多錶可以大量製造生產了,儘管裝配還是得靠手工,但零件的製作不再曠日廢時,要搜索枯腸才能辦到,只要經過「長時間的CNC程式寫作、刀具選擇跟設定」,而後零件就像細菌一樣沒完沒了地繁殖。

大量生產始終給人這樣的印象,工藝精品也因為這樣,絕不能跟大量生產沾上邊。

即使事實上有,也必須用盡一切方式撇清,有也要說成沒有。這中間的界限、分際,其實太難掌握。舉個例子,好點的瓷器(一般日用品,不是放博物館展覽用的)多半會號稱手工,不論是手工拉胚、繪製、滾花、上釉等等,但如果真正全手工,究竟會做出什麼樣的東西?恐怕連土胎都搞不定吧?從原料開始都免不了機器的協助,但手工機具、人力操作的動力機具、或是全自動數控的動力機具、就會讓工藝品的價值大不相同;或許我們要學習的,就是辨別其中的差異,累積判別東西價值的能力。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V的製錶師也是科班出身,出生在沙夫豪瑟,後來在日內瓦混飯吃,光看他的姓氏就比較德國風「Baumgartner」,法國人的姓氏要長這樣並不容易。他的經歷轉載自URWERK的網頁:

1975年:出生於瑞士沙夫豪森(Schaffhausen)的鐘表世家,孩童時代在其父的鐘表修復工作室內接觸到各種傑出的復雜功能時計,深受鐘表工藝文化熏陶。

1991年:進入著名的索洛圖恩(Solothurn)鐘表學校攻讀。

1995年:獲頒鐘表制作文憑,Felix放棄了與父親共事的捷徑良機,移居日內瓦當獨立鐘表師,專注研發萬年歷和三問表等復雜功能腕表,並為著名鐘表品牌修復產品。其後與兄弟Thomas在蘇黎世認識了意念相同的Martin Frei,共同探討全新的計時/指示時間概念,奠定三子研制自家腕表的姻緣。

1997年:Felix和Thomas兩兄弟及Martin Frei共同創立URWERK SA公司,決心制作結合制表工藝傳統及前衛意念的新一代時計。同年隨AHCI(獨立制表師協會)於瑞士巴塞爾鐘表珠寶展上發表第一款時計作品UR-101。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為什麼要「轉載」他的經歷?很好的問題,因為相對於大多數的製錶師來說,看起來並不壯觀;即使後來他自己成立了URWERK,證實是硬裡子的製錶師,經歷看起來還是不怎麼樣。

不過這不算是重點,他是新一代的製錶師,設計(或是電腦輔助設計)這方面的能力一定不差。很多現代錶的設計師跟真正動手做的已經分成兩個單位,設計的只設計,組裝的歸組裝,做零件的,基本上已經是精密加工廠的工作。

我知道很多老派錶迷反對這樣的供應鏈,但其實從瑞士有製錶業開始,這樣的產業鏈就沒變過,不管是早期的小型家庭代工式聚落還是後期的衛星工廠式聚落,都一樣。

想要從頭到尾一個人做完的?還是想要錶從頭到尾沒碰到數控工具機的?讓我想想,在我有限的記憶裡…很難很難。

更慘的是,一樣是從瑞士有人做錶開始,就難到現在。例如說:沒百分之百自製的,算不算自製?錶盒是人家代工的,算不算自製?很多獨立製錶師,除了一兩樣零件是規格件之外,其他全手工,但是錶殼卻得是工廠做的,這種呢?

扯得太遠。

我要說的是,OPUS V真是CNC的代表作,大多數的光陰,其實不耗在錶的組裝跟設計上,而在設定CNC機具上。當然,組跟裝或是日後的保養跟維修還是非常困難的,但絕大多數的零件,是的,就像現代的……不管通過什麼印記的錶:

全手工「裝配」、「打磨」…

從來不是從頭開始就全手工;您不會真的相信珍珠圓點紋是手工銑床一點一點銑上去的吧?機率至少低於萬分之一。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那OPUS V究竟是一只怎麼樣的錶呢?聽到它狂用CNC之後,讓人很失望嗎?其實我想說,它非常了不起。

不但錶了不起,人也了不起。它的理念很特別,把古時候就有的星輪改成立體的,而且它跟OPUS 1-4號有很大的不同,或許三號也很特別,但OPUS V號是第一款真的兼具了「HARRY WINSTON」跟「製錶師」想要的特色的錶。這要歸功於製錶師本身願意接受挑戰,還有OPUS系列前總監,自己出來搞了MB&F的那位BUSSER。

Baumgartner自己的錶在2003年就已經推出,用的就是立體化星輪,但他也沒放過任何可以出人頭地的機會,他摸到HARRY WINSTON的攤位上去毛遂自薦,BUSSER想讓這款錶有HW的特質,所以指定了要大逆跳針,這逆跳分針才真的延續了HW在複雜功能上的特殊要求,先前好幾款HW的複雜功能錶強調的都是逆跳功能,如果OPUS也來個逆跳,更有HW的氣氛。

聽說要搞出這支逆跳針,差點逼到製錶師抓狂,因為它要用個特大號的滾珠軸承,口徑很大,但軸承本身必須又細又輕,完全不符合一般軸承的設計原則,基本上沒有針對這樣的用途做出來的軸承,滾珠軸承又不像大多數錶的零件,有銑床就可以無窮無盡的做出來。據云訂製的數量是100件,最後是真的生出了這個特殊規格的零件,但我沒有辦法想像每一個軸承的單價會是多少。

整只錶裡的零件,幾乎都在類似這種「非規格件」的空間裡遊走,光看看它的錶殼,要是沒有CNC,不車出一百個完全長得不一樣的錶殼才怪。而且大家仔細看,這五年來絕大多數怪獸級複雜功能錶的錶殼都長得很重金屬,線條不是極銳利就是很硬氣,像OPUS V這樣軟線條的很少。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V製作過程裡一定有不少恩怨情仇,但這不是我們這些外人可以瞭解的,BAUMGARTNER原本是兄弟兩個,OPUS做一做,其中一個回家種……不是種,是回家做他的單純製錶師,想來中間一定是有故事的,不過我們不知道,可惜了。

有一個網頁上提到,後來Felix Baumgartner是在一位CNC專家的工坊裡完成這款錶的設計,很大部份的時間,CNC專家跟他整個團隊就在搞定那些零件,有用過CNC的朋友就知道,前頭那些設定刀具、夾具那一大堆是最難的,後頭只要刀子不斷、工件不飛,就是一路做下去了,當然,就算OPUS V預設要造出100枚零件,這個量基本上算是「沒有量」,錶如果不賣貴就完全沒有天理了,不要說它的製作困難,還有設計、創意這些難以計算的智慧財產,本來就是珍貴的。

幸好在OPUS V正式推出之後,連帶Baumgartner自己的錶也賣得很不錯(這個…我沒有向台灣代理求證,但想只要沒人打電話來抗議,應該就是賣得不錯;而且,沒人會打電話來抗議「自己的錶賣得不錯」的吧?),總之,他的名氣也漸漸地響了,要說HARRY WINSTON沒幫上忙,我想大家都不相信吧?

為什麼我覺得它是OPUS系列裡最有代表性的?諸位請看,OPUS V號之後,有沒有哪一只錶是看起來「正常」的?大家知道我指的不是它複不複雜,OPUS系列沒一款單純的,我說的是它們看起來都充滿實驗性質,就像一台台的概念車,差別是概念車看看就算,但OPUS下了單真的會交貨,而且到目前為止,最長也不過六年就交貨。

千萬別以為等六年很久,有個老抽菸斗的製錶師,他的錶等起來絕對不只六年,而且保證不複雜,他老人家只願意做最單純,但是極度講究基本的錶,連錶名都要取個「單純」,感覺上他應該也唸了不少孔子的書,深諳「必也正名乎」之道。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看看URWERK的錶殼成型過程,圖片來自URWERK的網站,這個牌子就是Felix Baumgartner創的。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6是一個全新紀元──跟錶的關係不大,主要是人,原本海瑞溫斯頓手錶頭子Busser走了,新官Hamdi Chatti上任,我記得那時好像有謠言說OPUS系列原本要終結,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後頭的OPUS還是一號接一號地生出來。某方面來說,這是好事,儘管這些錶都不是普羅大眾會考慮把資源投進去的東西,但是它們都像F1賽車,讓所有人知道原來手錶有這樣的可能性,也許現在不會出現在市場上,但五十年後就可能了。

講OPUS V的時候才說,後來的OPUS一只比一只怪,結果OPUS 6號看起來就好像隔壁的「大女生」一樣,好正常。是嗎?顯然是因為大家聽多了陀飛輪,以為這玩意好像隨便在路邊都能看到。它哪裡是這樣的情調,先不說OPUS 6本身特別在什麼地方,陀飛輪本身,就不是一款正常的手錶該出現的結構。不過,對啦,陀飛輪畢竟是兩百年前的發明,屬於傳統的鐘錶複雜功能,是我失察,把它歸在「不傳統」的範疇裡。

OPUS 6上頭用的傾斜三十度陀飛輪,在Greubel 跟Forsey兩位製錶師狂打之下,只要注意手錶發展的人都一定聽過,常聽到不代表有機會親眼看到,麻煩親眼見過GF錶的來賓舉個手讓大家羨慕一下。說真的,這種動輒八位數台幣的錶,能親眼見到已經是福緣了,我個人就沒有見過實錶,就算給我機會看到,想必我也要躲得遠遠地,把一棟房子拿在手上可不是鬧著玩的。但話說回來,房子遍地都是,這樣的手錶可不多。OPUS 6限量生產六只,我想它一定也是很早就出完貨的OPUS。

陀飛輪的構造什麼的,大家一定聽多了,也不必多提,雙軸的有什麼難搞,它的潛在客戶也一定瞭若指掌。我不知道這款錶銷售成功與否,但以30度傾斜陀飛輪的知名度來看,它是不是成功的作品已經相當清楚了。

此討論串共有 7 頁 / 61 則留言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