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6
2016-11-05 Publish
No.86
打造複雜功能的鋒芒...
主題:HERRY WINSTON的opus系列
此討論串共有 7 頁 / 61 則留言 123456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最後提這只附恆常動力重鎚的陀飛輪,它還是OPUS 1的一部份;事實上,它是FPJ最早推出的一款錶,原本掛FPJ自己的牌子,在1999年推出,比掛OPUS 1早了兩年;這個錶後來改了款,除了恆常動力跟陀飛輪之外,新款還多了跳秒功能,複雜度高一點、整體感好一點,但頂級錶的世界裡並不會出現「有新款以後,舊款就不值錢」這回事。

以這一級的錶來說,「有新款以後,代表舊款會更值錢」。這可不是老衲憑空瞎掰,FPJ本人自己說的。

舊款的原創性是很高的,因為它是全世界第一款把恆常動力結構跟陀飛輪放在一起的手錶,但它是不是能夠非常準?其實我不相信它會準,尤其以它的結構,認真地跑個幾年之後,恆動結構一定會有嚴重磨損,當然,只要FPJ錶廠還在,換個零件就搞定了,但這錶有個罩門,它最難搞的地方,似乎就在這個恆動重鎚的擺動速率調整,所以,換零件不難,換完零件之後,不知道要調整多久。

HW很有誠意地把原本FPJ的外觀換成極度海瑞溫斯頓風格,然而哪一種好看就比較難說了,相信會收藏這一級錶的鑑賞家,應該是衝著FPJ或是HW的名頭就來上個「一套」之類的,迷HW的,八成就從OPUS 1到OPUS 12全數殲滅,迷FPJ的,當然就應該先在99年買下Tourbillon Souveraine,然後在01年擊落OPUS 1才對。

兩款錶細部有差異,結構是一樣的,六點方向露出的是每秒動一次的重鎚,每一秒鐘它把發條盒的動力截斷,用本身的直條簧片儲存彈力,再去推擒縱輪;在陀飛輪錶裡加恆常動力構造非常合理,因為陀飛輪錶耗掉的動力本來就高過一般馬仔擒縱;發條傳來的扭力如果太不均質(滿鍊跟幾乎空鍊),錶很難準,陀飛輪也就有名無實了。但是加上直條簧片,簧片發出來的彈力是很均質的,它就像穩壓電路一樣,只是穩定的是彈力。

但是就像前頭講的,這個恆動重鎚也讓結構複雜化,就算製錶師處理非常用心,但磨損絕對無法避免。當然,這個時候我們還可以推測一下什麼時候恆動結構就會全面改成「矽材質」,那時候就厲害了,但這跟工業革命一樣,有技術的製錶師不會太歡迎這種衝撞體制的材質。

而且矽很討厭,晶圓一切就是成千上萬個,一年賣幾百只錶的FPJ,或是總共限量十八只的OPUS 1,對它應該會冷感。

總之,從這三款錶開始,瑞士一大堆「全天下老子最強」的製錶師漸漸發聲了。

順道一提:恆常動力重鎚照慣例用在落地鐘上,懷錶都很少出現,因為這個結構用在錶上實在疊床架屋,實際效益太低。

把它做在手錶上,就跟在米粒上雕心經一樣,誠意簡直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獨立製錶師Antoine Preziuso操刀的作品,OPUS 2也是兩款,大家可以注意到,雖然已經是第二彈,但OPUS的前景到底怎樣還很難說,因為HW還不敢跟真正完全沒有名氣的製錶師合作,而且它也不是一款,而是兩款,是不是打算散彈打鳥呢?其實難說,因為,聽說AP叔叔原本提了十二款的設計出來,最後出現的是兩款。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獨立製錶學會的成員每個都有驚人藝業,這沒有爭議;不過大家的強項不同,有人愛複雜的,有人做簡單的,但不管是哪一種,一定都是眾人公認在某個領域有獨到能力的。其實我懷疑AP最強的、最有興趣的是春宮錶……

那不是重點,他的美感與陀飛輪也都很強,美感肯定是異於常人,陀飛輪則經常用數量取勝。但在OPUS 2上非常規矩,一只是很純的陀飛輪,特別的地方在表面處理跟撥針輪系帶動發條盒的方式,這一款機芯其實出現在很多不同品牌的錶上,多多少少有些變化,但基底架構是一樣的。有些換成水晶機板、有些換了大小鋼輪位置,OPUS 2上頭則用很強的手工雕刻技藝,用HW字樣強化整只錶閃亮的程度,相信諸君都能感受到,就算上頭充滿海瑞溫斯頓風格的鑽石不夠亮,再加上機板跟橋板,這錶也很難用來看時間,太傷眼力了。

這款錶上發條的時候會看到機芯邊緣有內齒輪會跑,再去帶動發條盒,發條盒上用的是用來炫技的狼牙齒,嚙合效率更高,咬錢的效能也高。金雕跟鑲鑽原本在AP的錶上就佔了很重要的地位,我推測,如果他老兄愛攝影,八成也是把畫面擠得滿滿地,色彩八成也是豐富到滴出來。很有中國片「讓子彈飛」的味道。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2的機芯可能有點爭議,這個機芯很明顯基本設計來自後頭做了OPUS 4的Christophe Claret,但……

或許這就是瑞士錶長久以來的傳統,空白機芯廠是不留名字的。只是這也夠諷刺,OPUS系列強調的就是把製錶師的名字放到檯面上,而製錶師卻把機芯廠的名字藏到口袋裡。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後頭故事總是會說不下去。

不過Antoine Preziuso的創作能量還是很驚人的,前頭有個數字要修正一下,原來他的OPUS一共提出了二十四款,不是十二款。最後定案的雖是兩款,各限量生產11只,但裡頭有一套兩只的鑲鑽款,不論有沒有鑽,稀有程度都高到無以復加。

另一款就是加上逆跳萬年曆功能的OPUS 2,非常的厚,相對來說也非常的怪,或許這才是OPUS 2的真正意義,要讓人知道夠份量的製錶師可以在同一個平台上搞出萬紫千紅。

聽說這老兄從製錶學校畢業的時候成績是全班最高,但我忍不住要說,這……買空白機芯來用算不算作弊(雖然我知道有其他獨立製錶師也是,不過名氣、資歷都不及AP)?
Water Boy
等級:衛兵
發文總數:146篇
Water Boy
 
樓上大大的文章好看、精闢又有趣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如果沒有Harry Winston的Opus 3,Vianney Halter的名字很難浮上檯面,儘管他為許多大廠(還有獨立製錶師自創品牌)製造了超複雜機芯,成為各名牌拿出來與人一較長短的「嘔心瀝血鉅製」,但除了研發樂趣、代工薪資,他似乎沒有太多好處。管它有名沒名,有利無利,他就是想打造一些稀奇古怪的錶。

我不太想稱VH叫老兄之類的,說實話,以他的工作態度來說,這位製錶師很值得尊敬。

他生於巴黎,14歲就進入鐘錶學校,紮下了厚實的製錶基礎,畢業後從事古董鐘錶維修,因為接觸古董鐘錶,讓他眼界大開,所學遠勝過同輩;製錶師與古董鐘錶的關係似乎是成就大師的不二法門,古往今來這類的特異人才實在不少,像是14歲就仿製了複雜功能錶的Daniel JeanRichard、現代的Michel Parmigiani、Roger Dubuis、Daniel Roth、或是OPUS第一彈的FP JOURNE,都有差不多的故事,環境對人的影響真的不小。

1994年VH就創立了專業代工工作坊,名為Janvier SA,為其他品牌代工生產複雜錶款,1998年自創品牌,然而他推出的錶款不多,反而代工業務上較能看到出類拔萃的驚豔之作,他的作品散見於FRANK MULLER、AP、BREGUET、JACQUET DROZ、MB&F、德國精品品牌GOLDPFEIL等。

為什麼別人沒介紹這些履歷,他的寫了這麼多?因為這種以指示方式為主要訴求的錶,很難剖析出它有什麼難做的地方,所有難的地方都在錶設計好的同時解決大半,其餘的難處則會出現在製作的時候。

它到底有多難做?這錶從推出到交貨搞了至少六年,2003年推出,2009年開始陸續交貨,2010年己經有錶主忍不住把它拋到拍賣會上,結果……拍出來的價錢居然是當初訂價的一倍還加上零頭。

不過,搞那麼久可能也因為它限的量不再是那麼緊俏,它一共生產55只,不算少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2004年的opus 4號,這位就是「教父」級的人物了。不知道教父是誰嗎?就是那位、每次要對別人提個什麼意見,條件都好到讓人沒有辦法拒絕的麥克柯里昂……

這個製錶師叫「Christophe Claret」,我個人認為,他其實是一位真正的企業家,而不算是製錶師,如果寶璣活在二十一世紀,大致上就是這麼一號人物。他不但有超強的功力,強大的執行力,還有「很正確的觀念」,人家可不覺得製錶師該整天坐在閣樓裡點個小油燈,一年做一只錶養家活口還能休三百天假就好;他的座右銘跟某個中國人很像,「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類。

線切割機器對大多數瑞士製錶師是洪水猛獸,因為這些東西只需要用到人的腦,不太需要精巧的手藝去操作。CC也覺得線切割不太妙,只是他的方向不太一樣,他覺得線切割不太精密、不太快,所以他偏好用雷射切割零件。

很多醫生的看法也差不多,大家見過公車廣告上「無刀飛秒雷射XX」這種好像武俠小說裡跑出來的句子吧?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CC現在著作等身,有名的錶款滿地都是,但這些是不是都他自己做的,其實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CC兩個字已經不是他的名字而已,而是像APRP那樣,算是一個複雜功能機芯工作室的名稱,專門提供完整的複雜功能錶解決方案,大致上就像是鴻海這樣的代工廠,不僅代製,十之八九的設計還都是代工廠提出來的,簡單一點形容,叫ODM。

據說他是在1987年左右,在錶展裡賣出一只三問報時錶,一戰成名,感覺跟FRANCK MULLER很像,也聽說他最早就是跟APRP負責人PAPI一起合開工作室,總而言之,對我們來說,瑞士的大牌製錶師發跡過程好像都差不多;大概就跟外國人看台灣的電子業龍頭類似吧?

當然,人家在賣出複雜功能錶之前,十年寒窗無人曉的路免不了也要走一遭,他也是紮紮實實地在製錶學校上了非常久的課。後來用自己的名字弄機芯工作坊,陀飛輪或是三問錶是它的基本產品線,要結合兩個、三個還是更多個複雜功能,顯然只要客戶出得起錢、錶能賣掉,CC都能盡力滿足。但他的東西絕大多數還是要根基在古人的智慧上頭,有一些結構很明顯也就是以往大機芯廠的產品,感覺上就是一比一的ETA 2824 SELLITA版的「終極複雜版」的調調。

總之,他的東西比較不像傳統錶迷樂意推崇的那種全手工精品,雖然也都是全手工裝配,但感情上大不相同。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OPUS 4號是2004年推出來的,說實話,到這裡為止,OPUS系列合作的製錶師都還是諸候級的人物,個個是一方之霸,也沒有哪一個是真正突然就冒出來的,但這系列錶的屬性已經很清楚了,它就是百達翡麗在複雜功能錶歷史進程的「複刻版」。

海瑞溫斯登用最短的時間,最少的精力與金錢(這個可能不見得,因為行銷上頭究竟花掉錢成本的多少倍,可能只有MB&F的老闆,當初HW的錶部門頭子才知道),推出一系列刻上自己名號的複雜功能錶,而且它真的照準了吃重鹹的錶迷,為啥我這麼說?當OPUS系列出了一打之後,再回頭看這款OPUS 4,它的確很複雜,三問加陀飛輪加超大月相,還兩面都用上了,但它是不是整個系列裡最常被討論的錶?大家很清楚吧?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跟電腦有關係的東西真是神奇,明明我好幾天要貼文都貼不上來,卻還是有網友能夠成功把新討論串貼出來。

難怪有人會中樂透,有人看別人中樂透。時也,命也,運也。

此討論串共有 7 頁 / 61 則留言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