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9
2017-03-06 Publish
No.89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
主題:金雕.俏色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6 則留言 1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今天看了一篇非常精彩的文章,連結在這裡:http://www.iwatchome.net/WatchView_title.php?keyword=%E9%AB%98%E7%B4%9A%E9%90%98%E9%8C%B6&article_id=TS1200010

,執筆介紹者是我的同事,這款錶是瑞寶的Edition Zeitzeichen限量錶,每一種花式限量製作33只,我見到這款雕龍的實錶,原本覺得為什麼它的藍不太均勻,直到很久之後的今天猛然想起一事。

「俏色」







我猜現代人見到「俏色」這兩個字會有很多想像,像是什麼月上柳梢頭、丹唇外朗、皓齒內鮮一類的,或許想太多了。

「俏色」是軟玉石雕刻技法的一種,依著天然石材本身的顏色,設想可能出現的畫面,再雕出特別的人事時地物,比較有名的作品,像是故宮裡的翠玉萬年不爛白菜,還是多寶格裡放的東坡肉一類的玉石作品。

這枚Edition Zeitzeichen,應該是用燒藍鋼的技巧,控制藍的色澤變化,如果沒有問題的話,這塊錶上有些金色應該也是燒出來的。







雖然這跟「俏色」由色設工不同,但情調是相彷的,因為火候難控制的程度,跟調顏料是兩碼子事,它又不像燒琺瑯,所有顏色全憑經驗去調配釉料,而是看要什麼顏色,就要憑著燒藍鋼的經驗,在顏色到的一瞬間停手,玩過燒藍鋼的朋友,大概可以理解到它有多麼難。






背面的顏色就沒有正面那麼微妙,這倒可以想像;但雕工還是驚人的。

同事的文章裡有介紹「Herr Jochen Benzinger」這位西方的金雕師,他工作室網頁裡有介紹,除了手雕之外,他還喜歡手工操作機刻工具去雕,那堆工具機有些還是博物館等級的,他老兄跟瑞寶前老闆倒是難兄難弟,兩人都在機械錶式微那一刻,咬牙搞了一堆冒險冒很大的古董回家,運氣好是寶,運氣不好就是垃圾一沱。

幸好兩人都押對邊,有很好的結果。

網頁裡介紹有一段我也第一次看到,它說西方金雕(鐘錶用的)再興起,主要功臣是俄國搞蛋雕(法貝熱彩蛋,Fabergé eggs)那老兄,他用金雕胎板做琺瑯彩蛋,終於再掀起金雕風潮,這段很值得研究看看。
Gotthard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78篇
Gotthard
 
長知識..
多謝多謝
Mafia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46篇
Mafia
 

說到蛋雕
我想起了雅典的這個聖彼得堡沙皇紀念蛋雕錶..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Mafia兄貼出重點了,雅典錶一系列的彩蛋,的確就是來自聖彼得堡的大作。或許大家會想,蛤,原來是找人代工的,那這些彩蛋還有什麼了不起?推測得非常好,只有一點點問題:

「格老子這些彩蛋還真他老師的了不起」。

就我頹毀有限的記憶來說,這世界上還在做這種琺瑯彩蛋的就這麼一家,別無分號,現在那公司的老闆叫「Andrei Ananov」,這個東西市場小,產量少都可以理解,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技藝或經驗才能製作也不曉得,但舉凡能賺錢的生意,應該就有人去做,為啥到現在還是別無分號,想來想去也沒有幾種理由了。

「Fabergé eggs」大家都知道是沙俄時期的東西,而且大約都限制在100年前,後來的就有點像「寶璣游絲」了,「寶璣游絲」是寶璣率先創作的游絲,不代表每條「寶璣游絲」都是寶璣先生親製的;「Fabergé eggs」叫這名字是因為製作它的人姓 Fabergé ,這老兄在二十世紀初就掛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這法貝熱彩蛋到底有多難燒?很抱歉,我也不知道,獨門秘技可怕之處就在這裡,根本就沒人提過它有多難燒,我知道很多人會說琺瑯要燒個幾十次,每次要燒到多少度,但我相信那都是針對特定型式、特定尺寸的工件,只要沒燒過的形狀,燒成的工程就絕對是不傳之秘了。

凡要「燒」的東西都差不多是這樣,不管琉璃、景泰藍、七寶燒、琺瑯還是瓷,就算原理一樣,實作還是差很多。當然,地球上能燒這些東西的人不可計數,有可能找到第二個或是第兩萬個人花一生的精力去研究怎麼燒出來。等他燒成了,看要不要賣這種價錢……

哪種價錢?Mafia兄貼的這款雅典錶加蛋一枚,賣四百多萬台幣,跟貢丸湯加蛋的價錢差很多。

如果是法貝熱本尊燒的呢?上頭我提過這老兄在二十世紀初就揮別了地球,所以要再找到他燒的蛋比較難。

比起翠玉白菜想必是便宜不少,2007年佳士得在倫敦拍了一顆「正法貝熱彩蛋」,只要九百萬英鎊,當時匯率大約一千二百五十萬英鎊,一千八百五十萬美元,也就是台幣將近六億「而已」…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引言回覆:
比起翠玉白菜想必是便宜不少,2007年佳士得在倫敦拍了一顆「正法貝熱彩蛋」,只要九百萬英鎊,當時匯率大約一千二百五十萬英鎊,一千八百五十萬美元,也就是台幣將近六億「而已」…


吃芝蔴哪有不掉燒餅的……是約1250萬歐元。

拉回來雅典的彩蛋,所以它賣這種價錢還算不難理解。

但我比對了一下Peter Carl Faberge老兄跟Ananov小朋友的年代,金雕師說的人到底是誰?我推測不出來,或許他指的是跟「瑞士錶業」有關的金雕,那應該講的是Ananov跟雅典的合作才對。不過,如果是這樣,範圍實在小了點,全世界到處是銀樓,什麼叫金雕的復興跟燒彩蛋的有關?沒什麼道理。

當然,如果講的是他老兄愛用的Rose Engine,那就不是區區可以揣度的了。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6 則留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