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出土《恐龍》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7 則留言 1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今天沈浸在一股彷彿年輕的氣氛裡。

2007年我到東京參加某個手錶品牌的產品發表會,專訪這個品牌以特立獨行聞名錶壇的執行長,我難得出國,那次旅程中不少情景都記在心裡;昨天清理垃圾,居然發現了當時的照片。

照片是專訪時攝影師拍的,品牌延請了攝影師,可能是那位執行長的習慣,訪問間中,攝影師會盡量捕捉他獨特的神情跟動作,裡頭有幾張照片也掃到了我,當當活動背景增加照片的說服力。

我居然也就看到了五年前的自己;在照片裡。

今晨午前,萬能的同事在我桌上放下一隻近乎恐龍級數的鋼鐵小獸,瞬間我的靈魂脫開了現實,到了二十年前,我曾與一些朋友,凝神靜聽類似的小怪獸拉開喉嚨嘶吼,而後相視而笑。

這小獸的朋友們裡,有個最出名的家族,因為叫聲像是昆蟲,所以得了個蟲的暱稱;但今天這出土小恐龍的身價大大不同,體積像蟲,卻像聊齋裡的蛐蛐或是鵪鶉一樣,雖是小物,非富貴人家不能得。

看看它讓人好氣又好笑的線條:幾十年前,煙雲浮華不過如此。蒼狗白駒,並坐相倚。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好吃懶做的陶老大小時候寫的文章,他老兄雖然不事生產,畏苦怕難,但文章寫得好,連我想寫支錶,都被他預言到了。

沒想到幾十年前的飛碟,居然重現江湖。



在這個網站沒有改版之前(快了快了,網站一直跟著時代潮流前進的,當臉書可能取代GOOGLE,成為全球最大的股票IPO案時……這個,史上最大的股票IPO案不是GOOGLE,但我想那個公司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它是圓的扁的……城邦國際名錶的網站怎能不時時改版?),每次想寫些什麼可能還是保守點的好,超過四十行,就有可能一按「馬上發表」,就把過去一兩個小時打的字全廢了。

現代人有個不錯的名詞,就用來形容這個:「砍掉重練」。






從這幾張圖就能看出來吧?它長得真像想像中的飛碟。其實在1950年代前後十年,很多錶都長這樣;然而在我桌上這塊錶其實是現代錶,只是用了古時候的造型,也就是所謂的複刻錶,複刻錶是環保時代的新玩意,任何東西都要資源回收,才算愛護地球,設計何嘗不是?以往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可以重製,不重複利用太可惜了。

它複刻自1956年的崑崙響鈴錶,名字也一模一樣,都是我完全看不懂的法文,但現代人太幸福了,已經IPO很多年的GOOGLE有翻譯網頁,隨手一打就能知道它的意思。

「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說的其實是我的無知:我根本不知道崑崙出過響鈴錶,何況是這塊複刻的響鈴錶。

但遇到響鈴錶,對任何喜歡機械錶的人來說,都是一生難得遇到幾次的美事,它就像周杰倫的電影「不能說的秘密」一樣:

如果遇到了,會不會生死相守,不顧一切?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再看一次,這個造型真的傻到可以,不過真可愛,好像一個小鍋子一樣。的確不少老錶長差不多這個樣子,但有兩項極大差異:大多數這個造型的錶,都是押入式的錶背,不會看起來這麼像幽浮;另一點則是老錶底蓋多半是圓弧形,這塊複刻錶的透明底蓋感覺平了一些。

我跟崑崙錶的感情不算太好,但我應該也是台灣少數擁有過「方形海軍上將」的人,有沒有想過海軍上將還有方的?它當初有點名氣,就要歸功於它「是方的」,它是少數方的防水錶,絕大多數防水的錶都是圓的,這告訴我們一點,與眾不同,成功或留名的機率就高一些。



這張還是很像,但我要提的不是它像飛碟,而是響鈴錶裡最特別的零件:錘子,當然,文雅些也可以叫它音錘。就在圖片裡泛著藍光的地方,就是它的錘子所在,介於楚漢之間,那橋的下面。

崑崙這錶特別打了一塊金牌,上方鐫了錶的名字,用意可能是為了讓人不看清楚機芯,也可能是打算提醒所有的人它跟金橋錶有親戚關係。說實話,崑崙的金橋錶真是一件充滿藝術性格的偉大創作,它把用在鐘上的鐘芯結構縮小、加上特別的撥針輪系,用在錶上;差別就像「鬧鐘」跟「響鈴錶」一樣大,把原本日常生活用品,一傢伙變成充滿想像樂趣跟實用價值的工藝品,金橋錶不能只算是工藝品,應該算工藝極品了,它實在漂亮。

這塊複刻響鈴錶上的金牌也不難看,但跟整顆錶的感覺不是那麼搭,相信我不會是唯一這麼說的人,但人的美感有異,扯到「美」,那主觀意識就強了,同一個人在不同年紀對美的解讀跟詮釋也都不同,更何況是不同的人。

回到錶上頭,它是AS1475機芯,現代年輕錶友比較少聽到AS這個牌子,但這是好事,沒聽過的人還有錦繡前程可以努力,不像老衲日薄西山,看到博愛座也不好意思坐……

AS的自動上鍊響鈴機芯幾乎是業界標準,手動上鍊響鈴機芯則是許許多多品牌愛用的半成品(可能是因為其他幾個有做響鈴機芯的牌子不太提供給別人用,或是有什麼我所不知的業界內幕),總而言之,它並不難得,雖然數量越來越少,但有次曾聽到我一位同事說,還是有機芯廠生產AS響鈴機芯的。其他廠能不能做一模一樣的機芯牽涉到專利年限跟智慧財產授權,其中奧妙太深太深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照片裡是這只錶的名字,跟它素淨的面盤,我倒很訝異秒針尾端不是崑崙廠徽那把鑰匙,可能因為原版那錶的秒針就只是傳統的設計,所以複刻錶也一樣。的確它是很傳統的響鈴錶指針配置,時分秒針都是常見形式,響鈴指針加了紅色箭頭。




它是雙發條盒設計。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上頭兩張圖發光的地方,就是它兩個引擎所在,在響鈴錶上,發條盒非常重要,高興是因為它,失落也是因為它。響鈴要耗掉很大的動力,通常愉悅一次大約就是十幾二十秒,現代錶比較持久,甚至有能響一分多鐘的,但這只是經典機芯,從1954年開始生產到1977年,額定輸出時間只有12秒左右。

它也是瑞士產量最大的響鈴錶機芯,生產期間內產量將近80萬只,聽來實在不少,可惜這種數字根本不夠時間跟人摧殘,就算有新機芯不斷製作出來,真要用也是一下就用完了。

回到發條盒,剛接觸響鈴錶或是很久沒有接觸響鈴錶,最常見的,當然是卯起讓響鈴響個不停,所有的動作幾乎都為了要讓響鈴響,它幾乎把響鈴設定上鍊、跟時間設定上鍊完全分開,除了倒轉時分針會帶著響鈴指針跑之外,其餘都是分離的。

響鈴全靠兩點方向的錶冠搞定。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下星期再多拍一些照片,這種簡單樸素的造型,不容易拍的好看,但是很有味道,每次看到這種類型的錶,總會覺得萬事都有定數,而且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尤其是立體造型的東西,一變成照片之後,常常把它的特點也給壓平了。

響鈴錶一直是很誘人的機械錶,因為它是可以玩的。我相信在電子科技不發達的年代,它應該被當成工具來用;然而現下,把它當玩具的人應該遠多於當工具的人才對。

響鈴錶的地位相對是尷尬的,它不像問錶敲音簧,聲音那麼好聽,但它又不像一般只能看時間的機械錶那麼便宜,但它最大的特點是它會跟人互動,而且屬於「隨選(On Demand)」的機械功能,這名詞聽起來很怪,也彷彿很有學問的樣子,但其實就是「我們可以指定……」的意思。

在響鈴錶上,可以指定的是它響的時間,以及它響或是不響。雖然每次響都要再上發條上到手抽筋。

響鈴錶有精粗之別,大多數錶響鈴時間都只有一根時針可以調整,也就是說,在絕大多數的面盤上,準確度會在四分鐘至五分鐘左右,有的面盤可以劃到一秒分四格或五格,這種的可以更準,但到底有沒有那麼準就難說。

精細一點的響鈴錶可以調整分鐘,這樣的錶應該只有兩個牌子(其中一個是機芯廠)做,它是感覺比較準些,但它有個小小問題,價格多半比二問錶還貴,這時候要挑問錶還是響鈴錶,就看每個人對鈔票的反應了。

AS1475既然是發行量最大的響鈴機芯,可以想見它並不是精細的響鈴錶,從它的指針就可以看出來,帶紅箭頭的針就是響鈴指針。

崑崙用的這枚AS1475倒是整理得非常漂亮,雖然沒有現代高級錶必備的波紋或是圓點打磨,但打絲跟導角都做得很精緻。以往我見到的響鈴錶機芯很少見到這麼工整的。很明顯它如果不是近代的製品,就是全部拆散再重整的老機芯;老庫存倒底值多少錢實在難說。

近二十年來,很多廠不斷「發現」老機芯,把它弄成錶來賣,大多數人最熟的,一定是瑞寶,它以前的老闆(今年瑞寶才賣了)在石英革命的時候賭了一把大的。他老兄卯起來收人家不要的機芯,積了一大倉庫,結果做了二十幾年生意,工廠還開得非常大間。

這就好像某一檔DRAM股票都快變成全額交割股了,還有勇士狂吃貨,一點都不怕那公司倒閉重整把股票變壁紙一樣。而且感覺上,當初瑞寶老闆真的是把全副身家全押上去了。

另外當然還有不少這類的趣事,去年(或是前年,應該是去年)百達翡達推出一檔錶,就十多只,說法就是在日內瓦的店頭抽屜裡找到一批塵封幾十年的計時機芯,所以做了一批錶,這一群鋼錶可厲害了,K金殼的錶都沒辦法賣這麼貴。

不過我相信,這個說法應該是真的;如果大家像我一樣曾經對「鐘錶零件」很有興趣的話,就會知道要管理一個錶廠的料件庫存,簡直是鬼打牆,有多少種錶,每款有多少種零件,這些零件又要保留多少年才夠?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錶廠太舊的錶不願意(或不能夠)保養維修的原因,備料太難,不如放棄。

這也讓我想到,獨立製錶師都是「終生保固」,意思就是萬一那老兄掛了,那錶就算是真正的收藏品了,最好只收藏別拿出來用,不然找不到人修。轉念一想,要買獨立製錶師的錶,最好找個年輕的,活得久的機會比較大。



這張照片的左下角,可以看到「UNADJUSTED」的字樣,代表這只機芯出廠前沒有經過方位校正。在崑崙這麼貴的錶上,用沒經過方位校正的機芯,會不會太扯了些?

這就是我想提的一個重要概念了,很多時候,價值根基於我們眼睛看到的東西;所以機芯上打了三、四、五、六加冷熱方位校正的錶,可以賣比較貴,當然錶廠會打這些字,大致上都有所本,它的確可能經過這些程序。

但是它跟「永保安康」的車票一樣,很多時候都「限當日有效」。

真的,機械錶出廠三個月後,當初校正到地老天荒有沒有用實在很難說,它能給我們的保證就是:願意花這麼多心思去校正的錶,在製作時可能用了更多心思,所以它的品質可能比較好。

所以這種複刻錶品質好不好,不光要考慮原本機芯的品質,還要考量錶廠的現況,它的通路,維修能力是不是能搞定這款錶才是。但它限量150只,我想,崑崙的目標客戶就是「小時候見過這錶,喜歡但是擦身而過,如今老子有經濟基礎了……」

很多錶賣的,其實是客戶藏在心底的一部份記憶。
Mafia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46篇
Mafia
 
聽到了這表的鬧鈴聲響,該說古樸嗎???
好像少了點特色,但corum出了鬧表,本身就該是個話題吧???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7 則留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