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90
2017-05-05 Publish
No.90
2017巴塞爾鐘錶珠寶博覽會...
主題:都鐸小玫瑰重現江湖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3 則留言 1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今年TUDOR推出一款新錶,在國外得到相當不錯的回應;我想喜歡老帝舵的人大概都因為這只錶醒了,它名字叫Heritage Black Bay,我不知道它的歷史根源,但看錶的造型就知道一定是基於老錶做了修改的復刻致敬款。




這樣的錶來都有可觀的好處,重複消費經典作品,可以讓更多人知道經典曾經存在,而非憑空捏造而來;至少我就不知道Black Bay是什麼東西。但大小玫瑰,玩錶的人多少都會聽到一點。



我不是很注意勞力士跟帝舵這兩個牌子的錶,因為它非常像玩錶的通行證,好像手上沒有一只勞力士,就不夠資格稱為鐘錶玩家或是收藏家;兩種我都不是,當然也就不需要通行證。當然,真正接觸鐘錶一段時日以後的玩家,會漸漸忘記勞力士或是帝舵,這也是人情之常,無論如何,說它是玩錶路上必經的里程碑,應該沒人反對。



重現江湖的小玫瑰是帝舵在這只錶上用的Logo,它大約出現在1940年代,後來被大玫瑰取代,後來盾牌做掉了玫瑰,直到今日。我所知就這麼多,但相信一定有數不清的老玩家對玫瑰的來歷瞭若指掌。小玫瑰的錶我有看過幾顆,但沒有戴過,大玫瑰看過幾顆,當然也沒有戴過。盾牌的大家都戴過,沒什麼好說的。

用台灣習慣的譯名,這朵玫瑰應該稱為「都鐸玫瑰」,這個都鐸也就是我們小時候在外國歷史上看到的「都鐸家族」或是「都鐸王朝」的同一個正宗都鐸,而這朵玫瑰,應該就是英國的國花(這一段都是WIKI看來的,外國史裡我對幾個家族印象很深,但從來不知道這些人幹過什麼事,都鐸家族是一個;波旁家族是一個,哈布士堡家族是一個,)

它挑英國國花當商標,推測是因為勞力士最早專攻英國市場,大家都知道很久以前的帝舵,錶殼、底蓋、錶冠上經常打的都是皇冠,不是盾牌也不是玫瑰。

就算不管它的歷史淵源,這顆Black Bay看起來真是不錯。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雙品牌制是歷史上許多錶廠曾經採行的產品策略,我所知愛彼、江詩丹頓、積家都曾在艱難的時候使用過,大部份都是為了提高錶廠的利潤,或是為了擴大市場,採用第二種品牌,裝上其他錶廠或自行生產較低階的零件、錶殼或是機芯。

勞力士與帝舵的關係想來也差不多,但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它的雙品牌制是最成功的,用了勞力士的錶殼,換上其他廠(FHF、ETA等等)的機芯,用低價銷售。它除了可以擴大產品的打擊面,不會連累原本的品牌形象之外,還有著「自己的機芯比他廠做的好,所以比較貴」的暗示效果。

至少勞力士在這個暗示效果上很成功,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它的機芯真的堅固耐用(至少從某一顆自動機芯開始,就非常堅固耐用)。它的規模遠大於其他集團化或私人的錶廠,在全球百大品牌裡,錶廠也只有它一家。

不過帝舵嘛…其實真的很不錯,勞力士級的品管,差很多的價格,不過那是以前,現在兩個品牌的價差好像縮小了不少,不再維持某個牌只能犧牲打,而是從幾年前分頭揚鑣,各走各的路。

雖然帝舵之前走的路好像走進了花叢,不過幾顆復刻的錶一賣,好像氣勢又回來了些。

我真的覺得瑞士錶廠要想想,精品有沒有必要搞得像消費產品,每年推出新款;每年展覽是有道理的,一次讓買家來下單,方便快捷有效;但每年推新款,是想讓手錶像服裝(即使是名設計師的衣服也是)一樣過了季就堆衣櫃或送去資源回收嗎?

當然,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會做錶的常常餓死,會賣錶的常常賺死;行銷是不是真的必須為龐大的無聲漩渦,沒過度行銷的都送去掩埋?慚愧,我也看不到漩渦之外。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補述一下:所謂的小玫瑰是寫在面盤上的一朵玫瑰,重點就在它用寫的,到八零年代,市面上還能找到這種商標的錶,我一位朋友從台灣很大的一家連鎖錶店的庫存裡找到一群,或許那是台灣最後剩下的都鐸玫瑰帝陀.

大玫瑰是一樣的商標,但花本身取代了十二點方向的時標,以現在的觀點來看,小玫瑰比較有古典氣息,但大玫瑰其實有設計巧思,但不論是哪一種,其實都很有味道.它看起來不像盾牌簡潔,但配起素雅的面盤,相當合式.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3 則留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