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主題:技術不錯的錶HWM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3 則留言 1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這個公司叫Heritage Watch Manufactory,簡稱HWM,去年剛成立,不知道能活多久,這個牌子的錶好像還沒有中文媒體介紹,顯然它還沒有找到講華文的代理商,無妨,它的結構吸引我注意,隨意看了一下,分享給大家知道。只能隨意看是因為裡頭有些細節沒有基礎物理常識弄不懂的,而我正巧沒有基礎的物理常識,可惜年紀大了,再把小時候唸書不認真這種屁藉口搬出來,徒然給人笑而已。

這個牌子的錶剛得到一項瑞士地方性比賽的大獎,它的新聞稿上自稱是因為講究精準的努力折服了評審,所以得到殊榮,這大家也隨意看就好,天知道瑞士人拿瑞士獎是不是像台灣比神豬──誰送上的豬公大就贏。不管怎麼,它有創意,不過現在大多數英文媒體也只有能力照抄新聞稿,看了只是讓自己消化不良而已。


但它把事情做好的心意真的可以感受到,如果有中文介紹,有人代理,不是壞事?在這款得獎的錶裡,用了五項這公司自行研發的專利,從發條、擺輪、游絲的微調機構、恆常動力、到定位梢的微調機構,的確用了不少心力,而且這五種方法看來都該有效,不介紹它一下,未免對不起自己的工作了;後頭一樣一樣來說:

1.發條:這項算簡單的,它把兩條發條疊在一起,同向,兩條力氣都吃在同一個發條軸上,但舌片扣的點正好在對面,差180度;它的解釋是:這樣可以避免發條的力「吃孤邊」,不會造成側向的力把發條軸往軸承上擠,能減少磨擦,當然能避免因磨擦而起的效率損耗;大家請看圖。說得還算有理,但要龜毛一點講,兩條發條的舌片扣不在同一個高度平面上,就算180度對向,不會有分力讓發條軸傾斜嗎?不管怎麼,應該是比單一條發條的好才是。

2.擺輪:HWM自製了一顆叫「VIVAX」的擺輪,當然是可以精密微幅配重的,專利的部份是輪圈上多了兩個半固定的翼片,因為離心力的關係,擺得越快,它就會張得越開;擺輪外側越重,理論上就應該減低速度;也就是說它如果自己擺得快,就會出現補償機構讓擺輪擺輪速度降低,我想理論上是有道理的,但明顯要計算得非常準,而且得要有非常強的製造水準,公差一定要很小,不然那翼片一張開,應該會變成大災難,搞不好它想矯正「發條讓軸側向吃力」的問題就在擺輪上重演。

3.游絲微調:它寫得很複雜,我看得很隨便,反正游絲微調就是這麼回事,那機構再完美,都比不上游絲品質不穩定的「效果」宏大。總之它是新的,而且號稱游絲頭夾完游絲之後不會損壞游絲(這可能才是真的了不起的地方),但那就等於它要自己生產(或是開規格請人家生產)特殊規格的游絲,成本就重了。


4.恆常動力:這個概念跟游絲微調應該差不多久,至少都兩百多年有,只是很少人做好,在錶上裝的成本也高,尤其在現代,常常成本跟一台車沒什麼差。我想它得到專利的應該是「整個機構」,總之恆常動力不是什麼新鮮主意,它就是在四番車跟擒縱輪間多家一個恆動擒縱叉,發條推動額外的小游絲,再推動擒縱輪,而不是直接由發條推動擒縱輪。但它持的理由令人喜歡:它覺得這樣可以避免走時輪系對發條動力的損耗,而非其他品牌常提的「用來補償發條釋放初期跟末期的彈力差異」。雖然結果差不多,但理由不同,感覺就不同。

它的機構是兩台同軸的擒縱輪,一台加了游絲,所以發條盒的動力用來推它,而從它開始推同軸的另一台擒縱輪,再推後頭的馬仔跟擺輪;的確走時輪系短到幾乎可以忘記…

5.擒縱叉定位梢的微調:這個絕對有用,影響也很大,定位梢動一點點,對錶的影響比天還大,問題是傳統的錶要調這東西,錶也拆得差不多了,誰能擔保所有零件再裝回去它還是正確的設定?所以絕大多數的設定都是設計成「應該在固定位置」,能調整是為了彌補零件的誤差,這個加上微調,理念可以說是對的,實用面上嘛…管實用就不必戴機械錶了。



總之,它不錯。雖然很醜;總算上天是公平的,物理好的沒有美感…
TpSh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22篇
TpSh
 
有意思。
有的是要把整個擒縱系統都搞成不用調整。
有的是要把能微調的部份搞得越多越複雜。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補一張它的錶圖;它有幾種款式,都是類似風格,大約就是1940-1950年代常見的設計,跟一點點改動。

TpSh兄說得好,要不搞得很複雜,要不搞成全自動,不然錶也就沒什麼好玩了。

它的錶花了很多心血研發機構,機芯打磨處理看來也是好的,但我對它刻字的方式很有意見,諸君看到它的機芯圖,中間一大圈都是刻字,感覺像是把日本鋼筆毫芒刻的功夫給用上了,有幾個日本筆的牌子偏好把整部心經或是一長段文字給刻在一支筆上,那工是驚人的,但結果卻不見得迷人。

它的機板風格很明顯就是老德國錶愛用的款式,很多德國品牌現在還存活,但已經不是老風格;有名的高檔牌子在裝飾機芯上下很多工夫,老實說,我個人也不覺得那是什麼真正的德式傳統,但那是品牌特殊風格,它愛如何便如何,別人也沒下嘴的地方。

HWM介紹做這幾枚錶的製錶師,有提到他是德裔的,或許這也是它的錶看起來像JUNGHAM、STOWA的理由。



此討論串共有 1 頁 / 3 則留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