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6
2016-11-05 Publish
No.86
打造複雜功能的鋒芒...
主題:中國製的錶/民權西路上的回憶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23456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它的另一個角度,對我來說,它的性感透出了一點,就是那支自拍器的撥桿,無疑那是這台相機上,品質最讓人能夠接受的所在,此外,它的美好全得靠內在發揮了。

我拿到手的時候,它裝在紙箱裡;在那之前,相信它已經很久未曾見過天日,因為拿到它的時候,它的狀況並不好,沒有電池,讓它的功能幾乎全數被閹割,即使在裝上電池之後,它還是跟沒裝上電池一樣,所有自動功能都沒有反應。

在它意氣風發的年代,應該是這樣的:能根據拍攝現場的光線不同,自行判斷出光圈與快門值,讓機主只要對好焦,按下快門,就能拍出一張張精彩、或是讓人回味無窮的照片;但沒有電,什麼都免談,原本的自動相機就只剩下一檔1/30秒的快門,還有它能給的最大光圈。

經過一連串努力跟上天眷顧,它現在的狀況跟壯年的時候差別應該不大。

 

我對這種不能控制光圈的機器興趣向來不高,買它只是因為它附了皮套,那皮套很吸引我,但拿到機器的時候卻不禁莞爾,因為跟照片裡的皮套不一樣。是的,買之前只有照片可看,拍賣網站的一個好處就在於必須看照片想像東西可能長什麼樣子,照片與實物多少會有差別,完全可以理解,它跟每個人照相技術有關,所以我在拍賣網站上買東西,都會避開照片過度美觀的,以免拿到東西失望過頭;當然也可能因為照片拍得好的,要價多半也相對可觀。

幸好它的皮套雖然不同,卻是我更喜歡的形式;照片裡是一個長方的包包,像絕大多數瓜相機用的那種;但拿到手上卻是個兩截式的皮套,很明顯是量身訂做的。看不出是不是原廠的產品,但緊緻而貼身,可惜時光對它有顯著的影響,許多部份已經縮水綻開,但那趣味更是濃厚。我還記得看過一個專玩老相機的人寫過的一段文字,大致是形容他手裡一台報社退役的老相機「整台坑坑巴巴,但其他人看到那相機一定會覺得,我一定很專業」。

這皮套也給我這種綺想,更感人的是它原本應該隆起的地方也因為縮水而塌陷,看起來更有感覺。 



沒放上什麼東西當參考體,讓它少了點可愛。


這小東西跟專業自然沒有關係;但它的專長就是「很自然」,看起來就完全融化在環境裡,一般都會叫它「街拍利器」,雖然對我來說,老衲很少上街,街拍的機會不大,但真要拿出來拍什麼,的確也比較不怕人反感,它看起來就讓人臉上標注了「觀光客到此一遊」的浮水印,非常自然。

「自然」之前,它當然必須能拍,我跟它耗了一段時間,它才開始能拍。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再罷工,但現在它的狀態正達到顛峰,在我手上,現在它最健康,測光錶指針不亂抖,鏡頭蓋一拿掉就穩穩指到特定的地方,雖然在觀景窗裡它只能顯示簡單粗陋的資訊,但那是天賦使然,不是它的錯。觀景窗的右側有著光圈與快門數字,但只有一根指針,其意甚明,就是它的光圈與快門只會有一種線性組合,在特定的亮度下,「光圈與快門」有一組且恰有一組,絕不會出現第二種。雖然還沒有洗出任何照片,但可以確定,如果在極短時間內對著同一個主角按兩次快門,不會出現風格迥異的照片,想要哪裡清楚哪裡模糊,幾乎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當然,如果吃太飽可以調調對焦環,應該能幫助消化,盡量讓照片顯露出自己想要的感覺,但相信效果不大就是了。

這是我用過第二台日製的連動測矩相機;兩者對焦環的設計很像,能轉的弧度有限,對焦可以很快,也可以很不準。換個方式來說,它大概也沒有什麼準不準的問題;五米之外對它就是無限遠,大太陽底下,相信兩米之外都不必對焦才是。

這張照片,我盡量把焦點對在正確的地方: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前幾天晚上接到一通電話,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去世,我一直相信我會比他早走,不料世界反了;十幾年前,一個早上我醒來他正在幫我把脈,那時我家是沒有門鎖的,朋友隨時都能進來;他一臉生氣,說我怎麼把自己身體搞成這樣,成了地球上唯一一個會走路的骷髏。

沒想到活骷髏還在走,醫生已遠去。

我知道他有很多遺憾,希望他都放下。如今他不能老,竹杖芒鞋輕勝馬,但願他輕裝上路。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先前同事給了我一張音樂會的招待券,五月二十九日晚上七點半,林昭亮的小提琴獨奏會;好久沒有去聽音樂會,甚至好久沒有在家裡聽音樂了,這張天上掉下來的入場券大大地提升了我的生活品質,讓近乎一成不變的生活有了好多色彩。

七點半才開場,五點半我就到了中正紀念堂,很久沒有在假日離開家裡或辦公室,很早出門是為了消耗一點底片──前一陣子迷上玩老機械相機,堅實的金屬質感跟構思奇巧的機構讓人玩起來非常過癮,而且大多數的老相機有著與其他玩具不同的屬性,它本身可以玩,它還可以用來製造可以啟發一點新想法的東西,雖然除了牆壁、兔子,我沒有什麼東西好拍,但也一傢伙玩了幾個月。

我帶著一台小相機出門,只要光線充足,它對焦就能拍,如果光線不足,它還是能拍,只是照片不能見人就是了。這裡頭當然有語病,光線充足下拍的照片就能見人嗎?嘿嘿…略過不提。

假日下午的中正紀念堂遊人如織,人比蒼蠅還多,一部份來是當地附近居民到那裡舒活筋骨,絕大多數則是像我一樣的觀光客,只是我從台北到中正紀念堂,有不少人顯然耗了更多的氣力,坐了飛機、船、火車或其他大的交通工具到那裡。晴空一碧,天氣好到讓人想找陰影躲,但溫度其實是低的,風一直沒停;我念著晚上要聽音樂會,刻意穿了長袖線衫,還是被風吹得直打噴涕,但太陽很大,讓所有景物都染了金黃色,挺美,也挺空曠,感覺好久沒有走到這樣讓人心情開朗的地方,在裡頭走了一圈,隨便就按掉快兩卷底片。

 



座位在音樂廳二樓後半,位置不算好;但若自己買票,再買個幾年也不會買到二樓的位置,二樓其就是舞台下「正常制式」的觀眾席,但坐起來擠,聲音也不見得好,唯一好處就是會見到些平常看不見的景象:昨天就有個高瘦的女人去聽琴,旁邊一群隨扈,電視上看她一臉乾瘦的樣子,顯然她屬於不太上相那種,遠看本人其實不錯。

音樂會的好處就是開場還算準時,不像吃喜酒,總能拖個老半天。林先生那琴藝跟琴大概都是我聽過最好的,除了開場第一首曲子有點地方音符怪怪的之外,好像一路順暢到底;但那是說他,他與鋼琴伴奏還是有些地方似乎默契不是太好,有首曲子我甚至懷疑他把同一個句子拉了兩遍,因為前一次不知出了什麼問題的樣子。

但那都是猜測,整場獨奏會只有一段約三分鐘的曲子我稍有印象,其他的都沒聽過。

那琴很了不起,但好像吃松香吃很兇,下半場開始不久有一大段琴聲都癟掉了,雖然我不知那是什麼曲子,是不是原本譜裡就該乾掉,但乾掉一整段,顯然沒有道理。

散場之後,走出中正紀念堂圍牆之外,我掏出菸來抽,甚至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該偶爾跑跑步,也許一天跑個一分鐘,每天多個十秒,久而久之,也能跑個幾百公尺才對。

也許我總是用眼睛看著視力所及的地方,卻忘了視力不能及的所在,才是這個世界的真貌。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另一台小相機,除了「它是壞的」。

 

 

雖然它是壞的,但能生出無窮的想像,也許有朝一日,也許今生無緣,但只要抱著希望,說不定哪一天它就變成好的。

 

這是台比較電子化的機械式相機,也代表著一個即將走到盡頭的時代,之後機械式相機只剩專業機種,退出了大眾市場;所有產品不斷地電子化,讓人享受到很多古代帝王都無法享有的便利,無疑這是好事;但不管自己有沒有察覺,我們當然也失去了一些別的。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那天在中正紀念堂拍的照片,看那小狗多像女皇…

 

 

古代的半傻瓜相機拍出來的感覺還不錯。

阿抻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4篇
阿抻
 

黑白照片還真是有fu說…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那天聽音樂會的另一捲底片,耗了一陣才沖:














 

Charles0810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24篇
Charles0810
 
推一下 優秀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