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主題:中國製的錶/民權西路上的回憶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123456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謝謝各位鼓勵,網路上貼這些,最大的回報就是「知道有人在看」。

因為VITO B,讓我開始對德國製的相機有點興趣;嚴格來說,大多數會用到相機的人都會對德國製的相機有興趣,或早或晚,可能很快發生,也可能只是一場夢境;但以往我所認知的德國相機都屬於高成本一類,以我使用相機的頻率跟能力,並不適合買任何一台德國相機來用;其實現下也差不多,但這些老東西取得成本實在太誘惑人,所以也就隨意了。

原本我還打算多買一台VITO,但因為能買的相機實在太多,後來放棄了這個念頭。會想多買一台,當然是因為它感覺實在好用,小小的體積,豐富的手感,不驚人的外貌,相對來說非常安靜的快門,對平常幾乎只用數位單眼的我來說,是很有趣的體驗。數位相機很多好處一變成單眼就完了,像是它的「無侵略性」,上頭講VITO B的優點數位傻瓜幾乎都有,但要求稍高一點,用上數位單眼,一切就毀了。但我也得坦誠,買數位單眼也不因為它專業什麼的,純粹是發現原來現在數位單眼成本也不高,用數位相機已經不是可觀的負擔,因是而做。

隨著我在拍賣網站上標來的老東西緩步增加,我對這些1950~1960年代的東西一方面興味濃厚,一方面卻也意態闌珊。它們的確多半是好東西,但老是沒法逆轉的天命,再好的設計,再棒的製造品質,總有壞的一天,如果它原本的定位就是「要用一棟房子去換的高級品」,那麼到今天它可能還有合適的後勤支援,然而多半不是;而底片這種小眾的市場,更對它是種打擊 。起碼不是隨便走到隔壁就有得沖片。無論如何,純論它的工藝價值,光是摸摸它,轉轉光圈快門速度,也夠有意思了。

於是不得不提提VITO B致命的缺點:對當年的它不見得是,但在今日、至少對我應該算是;它不能空拍,不能虛按快門,一定要上了底片之後,才能繼續後續的動作,於是閒著沒事想按按它的快門鈕…別想,除非裝了底片。反過來想,它是鼓勵大家去拍照的,然而留下影像未必是我有興趣的部份,摸摸拍照的工具才是,那怎麼辦呢?這聽來似乎不太正常,買了相機不拍照是要做啥;這倒有很好的解釋,好比「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這個過程好了…有那位是每次為了「目的」而不在「過程」的,麻煩舉個手我看看…

我有解決的辦法,放進一捲底片,到底回捲但不要全捲完,一卷底片可以享受幾十次按快門的愜意;但它還是讓我打錯算盤,因為底片肩負著「拉槍機」的任務,沒捲幾遍,齒孔就毀了…

案案案案案案案… 

 

說到LOMO…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最近買的一些底片,沖出來全是這副德性,桃紅色,似乎暗示春天要來了。買之前就已經知道它沖出來是這個色調,但沒想到這麼嚴重,原本以為只是白色會被桃紅被染了,不料卻是整個世界浸在桃紅醬缸裡,可怕的是…手裡大概還有十幾捲沒拍完…本來想,桃紅對抗日光燈的慘綠應該調和得不錯,唉。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週日大雨,來點照片: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我也想過為什麼黑白照片好像比較會「認真去看」,結論是「我的腦容量光處理圖案就超載了」。所以加上顏色以後,就比較難感受到照片裡有什麼意象。週日大雨,身無長物,所以就拿起數位相機跟一點「課外讀物(嗯,就這三台相機的背景)」來拍照了。第一台是老朋友MIR,第二台跟第三台都沒出門見過人,也不太需要。

它們是不同類型的產品,倘若MIR是傳統的機械錶,那麼第二台叫ROLLEI的相機,就可以當做是一顆為了縮小體積,而把「撥針/上鍊」結構取消掉的袖珍錶。第三台就厲害了,它就是把機械錶打得屁滾反流的石英錶的前身,可能是音叉錶、電動錶還是LCD電子錶,總之就是革命沒有成功,最後被石英錶一統天下的情節裡,扮演被供在神桌上的那些烈士。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買了相機不拍照,跟買了錶不戴的意思雖然很像,但還是有點差距;每個人買錶的理由不同,有人愛錶、有人愛錶增值、有人愛的可能是賣錶的小姐先生,反正自由社會,要怎麼樣都行,但高檔的機械錶還真有增值的潛力,只是像買股票一樣,漲跌之際,要天人才能神準預測;買相機的理由也不少,我的似乎是一種病症,絕大多數時候只為了買而買,買了之後再來傷腦筋要做啥;幸好我的興趣算廣泛的,除了可以拍照之外,還可以意淫、查查它的歷史,或是把它給拆了,總算是大多數的相機都會派上用場。而且相機比起錶來,價位還是差了老大一截,可怕的是多半差在價格標籤的後半截,大致上,差的就是二、三、四、五個零之類的…

 

錶史上有些離譜的事,在相機史上也有同樣戲碼演上好幾遍;像是爛貨與古董的關係就是其一,話說古時候有種品質很差的錶,原本生產量不少,但因為品質差,所以傳世的實品就所剩無幾,因為它上市也幾十年了,於是對收藏家來說,這款錶實在罕見難得…這真是鬼扯到不行,但卻是真的,這種狀況出現的原因在於「收藏興趣」,有人特愛某一款、有人特愛某一牌、或是某一系列,偏偏一系列裡就缺了那個出廠沒幾天就掛了的錶,於是那爛錶價錢就水漲船高,成了稀世奇珍。

 

只是要人造器具,或許都有機會來這麼一下。有個相機品牌叫尼康,尼康有一系列的職業用單眼相機叫「F─後頭加一個數字」,從F一路進化到F6,隔幾年出一款新的,其中有一款是第三代,所以叫「F3」,這款相機正好生在「手動對焦」與「自動對焦」即將大火併的年代,所以它開創了「自動對焦單眼相機」的歷史里程碑(我不知道它是不是第一台自動對焦相機,但確定是第一台自動對焦的單眼相機),但它賣得非常差,因為設計不良,而且條件很多,像是必須要買兩個專用又貴到像搶錢一樣的鏡頭這類的;這樣的產品當然注定賣得不好;兩下就在市場上消聲匿跡;如今幾十年過去(基本上是十到三十年之間,這機型好像製造了二十年左右),那見鬼的自動對焦相機成了收藏家的最愛…為啥?賣得少,用得少,活著的更少…

 

人的偏執真的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

 

學學他們,笑一個!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用估焦相機常常會忘了對焦,尤其因為我有一台尺寸跟估焦相機差不多,卻是連動測距的百靈(Braun)相機,常會忘記手上捏的究竟是那一台;其實我知道是腦力退化的關係,有時就算明明記得手上拿的是百靈,也會忘了調焦距,拿起來就按快門;幸好我還能確定這不是用自動對焦相機的遺毒,因為真的有段時間沒有自動對焦鏡頭可用了。

時間跟漂白水很像,泡得夠久,什麼都會褪色。

近來相機裡吃的多半是過期底片,因為價錢非常便宜,很適合用來試相機,不致覺得浪費;但我忘了自己的個性,結果用起來更浪費,想到就塞捲底片進相機,隨手當它是數位相機亂按;按出一堆見不得人的東西。它會整張變紅,像加了濾鏡一樣,但它還是有好處的,這台百靈有一次就半路罷工,不得已只好把底片回捲,果然那捲只洗出三五張,如果是正常底片,心情肯定會受到影響;幸好不是。偶爾還是會出現靈異事件,雖然沒有深究它的真實性,但猜測還是跟記憶力退化有關。

就在這捲半路罷工的底片之後,我換上一捲正常的片子,後來送洗;正常的片子也只洗了十張出來,我抓破頭也想不到理由是什麼,一點也沒有印象曾經連續遇到兩次百靈罷工;但底片就擺在那裡,只好不變應萬變,假裝沒事。唯一可能的解釋是:

「相機沒有罷工,只是過片一遇到阻力,我就放棄、回捲底片」。

這是可能的,以前我拉斷過底片,之後上片一覺得力道不對,就迅速放棄,沒拍過的底片浪費掉固然可惜,已經拍過的底片掛掉才會讓人抓狂。可能因為這樣,所以快報廢的「資料庫」裡找不到它連續罷工兩次的報告。

百靈有趣的地方真的不少,它換底片要把機背卸下來,我還有幾台相機是類似的設計,但不知道為什麼對它印象特別深。這種設計比不上有鉸鏈的機背方便,不過換片很有樂趣,常常會搞得手忙腳亂,可還是覺得那過程很快樂──顯然這也是因為不靠機吃飯,也沒有重要時刻需要搶拍,否則有趣的事可能會讓人火冒三丈。總之,只要能夠靜下心來,幫這種能卸機背的相機換片是種享受,還能順便看看裡頭的片軸、壓板什麼的…

好,你不愛看;很多手錶底蓋改成玻璃的,就因為像我這樣有窺看興趣的人不少。

 

有沒誰能說說這錶有什麼好看?是吧?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翻案》

望文生義可以有不少解釋,如果譯成台語,可能成了「翻桌」,情緒走向類似,但不是普遍接受的解釋。總之,下頭這段,是我在拿到某一台相機之後寫的;前兩天我拿起那相機,發現它的構造有些地方是以前沒注意到的,攪弄一番以後──《翻案》

-----------

這一陣子得到的相機裡,有一台很有趣,它是個專做鏡頭的廠出的相機,看網路上的資料,似乎是這個廠唯一一款相機(說是唯一一款,但有不少變型,總之,就那牌子的相機全都叫這個名字,只是後頭加上一、二、三之類的),它有不少特點,原本以為它設計很不錯,拿到手才發現設計可能不錯,鏡頭可能不錯,製造可能不錯,但就那個味道不對,真的要用,也怪怪的。

最特別的是它的上片方式,這不知到底叫上片還是過片,也可能是上快門,總之,就是底片機還沒有變小眾市場,自動上片的相機也還不多的時候,要拍照,要先拉個撥桿,或是轉個旋鈕,把底片拉到新的一格、的這個動作。

一般就是這兩種方式,拉撥桿或是轉旋鈕;這台相機也是轉個旋鈕,只是位置不太一樣,不在機身上,在鏡頭底部。對老相機有興趣的人,看到它這個獨特的機制,一定必得之而後快;喜歡機械結構的,大概也難逃它的魔掌──別人我不曉得,我算是血淋淋的犧牲者。

或許我得到的這台已經操爛了,它的手感不佳,快門比火車還大聲,完全破壞了我對這個品牌的印象。它的快門鈕設計也很巧妙,讓人很想按它一按,一按之後,立刻後悔,因為它天才巧妙的設計很容易抓不穩相機,輕輕一按,不用看底片就知道完了,又手震。

案,好看的不一定實用,實用的常常帶不出門,帶出門的,又常常拍不出照片…

 

--------------

這是薇拉的樣子,每個型號多多少少有點差別,但它們的基本架構(機身)幾乎是一樣的。


回到現實、現在。它叫薇拉(WERRA),大多數人唸它會發外文裡頭「W」的音;但我總覺得它不會是「維」這個音;不過「V」好像找不到方塊字來換,所以沒皮條,為了表示我對「W」的不認同,所以給它一個美麗裡的名字「薇拉」。

挺常把這台相機拿出來把玩的;因為試拍幾捲底片之後,老覺得手抓不穩它,雖然看到沖出來的結果,在我這幾台老相機裡,它的鏡頭留下來的畫質可能是最銳利的,但原本就會發抖的手還抓不穩相機,兩個負面因素加在一起,相信不會變成算術裡的負負得正,只會越搞越糟,所以後來就沒再裝底片進去了,因為裡頭沒有底片,所以適合拿出來虛按快門;也因為它的過片方式原本就吸引我,玩起來很有趣,所以更常玩。

但我對用它拍照有心裡障礙,一方面抓不穩,另一方面它的上蓋曾經咬掉我姆指上一塊皮,讓我對它的製造品質稍稍感冒。它要過片靠鏡頭跟機身交接處的「項圈」,有次一轉,手指忽然一痛,後來再檢查,原來是上蓋與機身主體的蒙皮交接處有空隙,所以銳利的上蓋懸空著、像削皮刀一樣在那裡等著倒楣的手指上門。

這讓我更不願意拿它拍照,人生的苦難已經夠多了,不必自己再攬一種上身。把玩還好,不疾不徐,沒什麼事要趕,不容易刮到手;真看到什麼誘人的畫面想按快門,一切就難說了。另一個對它感冒的理由是…我的第二台薇拉一拿到後快門簾就不開,對心理的斲劈更嚴重。總之,林伯對它不太爽就是。

前幾天晚上我又拿著兩台薇拉玩,忽然發現它的捲片軸好像可以活動,仔細一看,不但可以,兩台薇拉在這個地方的構造還不一樣,第一台薇拉之前上片聲音像火車一樣,但把片軸稍稍頂緊,噪音開始變得迷人,那一瞬間,我對它的印象整個變了。於是我裝回它的背蓋,捏在手裡玩它,按著快門,比著兩台薇拉有什麼不同…它們不同的地方不少,一台是「薇拉一號」;一台是「薇拉馬特(WERRAMAT)」,除了名字裡的一部份跟基本架構之後,其實很不一樣。

神蹟在臨睡前的一刻發生,靈光照到我的右手──我換了個姿勢抓它,忽然發現按快門不會天搖地動,顯然手震可以排除掉一半的原因,只剩發抖的手會影響到照相的心情了。

再一次我覺得它的設計真好…有巧思,很該玩玩看。
我也知道;這兩台薇拉出生五十年了,它們都沒有變,變的是我。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先前為了便宜買了十多捲過期底片,拍出來的片子不知該怎麼說;一方面它有特殊的色彩,另一方面卻不太適合用來測相機的鏡頭;幸好我的要求只是能拍而已,但裝著奇怪的底片,偶爾也會擔心,萬一遇到重要的時刻,必須記錄不得不爾的事件該怎麼辦,儘管我根本沒有這種時刻。之前若希望正經地拍個照,處理的辦法就是把底片拉出來換新的;雖然次數不多,但也夠煩人的,直到昨天我才想通一點,其實我不講究畫質,嚴格來說,我也不太喜歡彩色底片,只是拍黑白照有不少壞處;首先它的成本就高很多,如果是在救國救民也就罷了;偏偏我不過手賤亂按快門,按不出個成績來,這樣的心態沖黑白片實在過份。

其次是它得多等兩天;沖片已經夠磨練耐性了;事情要恰到好處才好;數位相機一拍就能看,太快;黑白底片要三天,難熬;還是彩色底片比較剛好,不快不慢,而且便宜。

那天我試薇拉一號,確定在上好片之後,它是沒有問題的(儘管心理還是有障礙,曾經不開的快門簾,有很大的機會想到就再來一次,更可怕的是它不像大多數的老相機,卡膛一按快門當場知道;它的前快門還是照樣運作,行禮如儀彷彿一切都很完美一樣),但是怕它發作,也捨不得讓它吃正常的底片。如果當初拿到它之後沒在底片上上去之前先按一下快門,那成績會比重曝三十六次還猛,一卷白片,應了所有用連動測矩相機無可避免的宿命──只是人家是忘了拿掉鏡頭蓋,我是被快門耍著玩。

所以上的還是過期底片,還是拍出一堆不知所云的東西,像這樣:




麻煩的是這好像也沒有測相機的效果,我根本看不出來什麼名堂,只確定「這台相機能拍」。
昨天我想通的那一點,就是這個:



我知道它還是一張很糟的照片,但對我來說,真讚,我知道薇拉一號能拍出很清楚的照片柳。

最重要那點:

我用微軟Outlook程式裡的「圖片管理員(Picture Manager)」把圖檔轉成黑白,就這樣。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最近老德的相機都躺在抽屜裡;因為手上又有幾台相機可以玩,新來的玩具基本上就有電的問題,電跟我關係匪淺,天天要用,無論它認得我,我不認得它,很慘;任何東西只要一扯到電,只好乾瞪眼。最後拿到的三台相機都是日本品牌(產地是哪裡我倒沒注意,有的想注意都沒辦法,它就沒寫),一台沒啥問題,另兩台跟電的關係就大了,裡頭體型比較大一點的是電/手動兩用,還好,沒電也還有機械快門可用,只差不能測光;如果有電,它可以「快門優先」,雖然對現代人來說,「什麼優先」在數位相機上都不稀奇、光圈、快門、感光度、微笑、兩個微笑…靠,敗給這些很有創造力的人。但老相機上很原始的快門優先其實很有樂趣,幸好換了電池外加按了可能幾百次快門之後,測光錶的指針開始動了起來,而且越來越有樣子。

大的就長這樣:

KONICA 的 AUTO S1.6,很有趣的「電眼設計」,不過是「硫化鎘光阻」,對現代人來說是過時的東西,在1970年代卻是新奇先進科技。


另一台體型稍小的相機麻煩就大了,它的快門就一個A(自動快門)、一個B(長曝快門),嚴格來說,只要沒有電池,就只剩一個1/30秒的快門可用;更傷腦筋的是它沒有光圈可調,就算有一個快門,還是處於瞎子摸象的狀態,想拍出正常的照片,可能比中樂透還難。另外雖然B快門可以由人自己量幾秒,問題是X分之一秒這種間隔,莫說量得準不準,靠手按要準就大約不可能。原本有1/30快門可用,我的解決方案是靠它的「GN系統」,我聽說過這玩意兒,但從來沒用過,不料第一次得靠「GN」,居然是因為相機沒有光圈可調。

GN系統基本上是搭配閃光燈用的,我幾乎沒用過閃光燈,與它不熟,但有聽說過這回事。這老相機沒光圈,卻有GN可設定,我很努力地觀察那GN系統設定不同時,光圈與快門總成(這相機的光圈跟快門是同樣那幾片,可能是兩片葉片)開啟的幅度,推測它應該也有個「可能是線性(或是對數)」的關係,就靠著假設,拍了一卷底片。

但我一直沒拿去洗,其實也不太想知道結果如何,就在狂按幾百次快門之後(這台倒沒換過電池,拿到機器之後我裝了一顆新的電池上去,一開始完全沒有反應,持續好多天),測光錶的指針動了,慢慢地越動越像,如今一拿掉鏡頭蓋,它會先熱身運動般地抖動,往「應該是正確」的方向而去,大約過個四五分鐘,指針就會穩定,但準不準只有待諸神眷顧了。

或許相機跟人也要常常相處,才會正常工作。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CHINON 35 EE;始於1976年,38/2.7 半自動 RF 相機

這張照片早上用剛收到的RICOH鏡頭拍的,光看這圖片,鏡頭品質不在話下,但它比大多數「保護鏡」都便宜,能拍出影像,還不嚴重變形,已經令人心滿意足,有鏡如斯,夫復何求…

或許這台買起來差不多錢的小相機,是另一個選擇。

我沒挑它最性感的角度來拍,只是在正翻摘重點的書上找了差不多的位置放上去,讓它變成數位影像檔。

這是台質感不怎麼樣、但是越拍越覺得有趣的小東西;我手裡的幾台相機裡面,它的尺寸不是最小;但重量應該最輕,買來的時候就附了已經顯出破落氣象的皮套,儘管看來蔽舊,但是更有味道。它不是家道中落的王謝子弟,卻有端莊守禮的節度。用它拍的底片尚未沖洗,成像品質無可想像,但它鏡片乾淨完整,就算差也必然有限。

一台推出於1976年的相機,據網路上的資料來看,它與不少其他品牌的相機「共用底盤」,除了極細微地更動言不及義的小地方之外,基本上就是同一台相機貼上不同的銘牌,其中有一兩台還是極暢銷的品種;但不是它。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