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6
2016-11-05 Publish
No.86
打造複雜功能的鋒芒...
主題:中國製的錶/民權西路上的回憶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123456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隔壁網友討論自動盤,我這幾天狂戀機械相機,忽然讓我想到:

「手動與自動之爭」

上弦、上鍊、發條這個東西在很多地方都有,它其實挺討人喜歡的,古代它是動力來源,現代它是很好的玩具心臟,當然,就現代很多東西來說,它還是動力來源,只是現代裝了發條的,大部份都會被當作玩具,或許絕大多數都是極昂貴的玩具;要精密可靠耐摔耐槓的,比較容易選吃電的。

手上鍊錶跟自動上鍊錶當然是出沒在這個討論區的鯊魚…的網友們最有興趣的,我曾有一段時間也是,但持續不長;因為興趣這玩意如果恆久不變,似乎有些奇怪。但無論如何,從原本要用鑰匙轉,再來用龍頭轉,到最後變成戴手上就會自己跑(先忘了那個裝電池的部份),科技發達真的讓人類生活福祉大大地增加了。

羅馬不會一天跑出來,自動盤也差不多,如果我們相信雜誌,那它起碼跑出來兩百多年了,有個現在還在的牌子,號稱它發明了自動盤;有個寶咔咔的牌子比較厲害,還能拿出真的在兩百年前做的自動懷錶,雖然這兩個老骨頭都不太管用(四十歲的男人只剩下一支嘴…兩百年的錶沒只剩下一個殼就很了不起了),但理念是讚的,有理念還能執行是了不起的,執行還有成果就是偉大的了。

但古代,手上鍊可靠多了。

現代,自動上鍊好像沒什麼不可靠;當然,它好歹也被好大一群人研究開發了近百年,還不可靠,老早被放棄了。現代常見的都是旋轉式的自動盤,重錘的好像被石英給做掉了,到這幾年才有一兩個牌子做了特別的自動上鍊,不過,那自動上鍊的錶都比車還貴,我相信,應該有一顆錶的自動上鍊,價錢應該跟法拉利的引擎差不多。

不過別想太多,不同的東西,價錢不能拿來比;手錶跟很多東西一樣,不是算材料錢的。

相機跟手錶挺像的;其實什麼不是都挺像的嗎,就算老唱盤不也是這樣?最早那種應該叫留聲音,也上發條,也很多人收集,只是它的聲音不怎麼樣,如果不是從史學的角度出發,大概就是聽氣氛的了。

原本我以為跟相機緣盡了…似乎不然,越玩越上癮,手一滑又標了兩台。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這幾天得到的相機裡,有一台很有趣,它是個專做鏡頭的廠出的相機,看網路上的資料,似乎是這個廠唯一一款相機(說是唯一一款,但有不少變型,總之,就那牌子的相機全都叫這個名字,只是後頭加上一、二、三之類的),它有不少特點,原本以為它設計很不錯,拿到手才發現設計可能不錯,鏡頭可能不錯,製造可能不錯,但就那個味道不對,真的要用,也怪怪的。

最特別的是它的上片方式,這不知到底叫上片還是過片,也可能是上快門,總之,就是底片機還沒有變小眾市場,自動上片的相機也還不多的時候,要拍照,要先拉個撥桿,或是轉個旋鈕,把底片拉到新的一格、的這個動作。

一般就是這兩種方式,拉撥桿或是轉旋鈕;這台相機也是轉個旋鈕,只是位置不太一樣,不在機身上,在鏡頭底部。對老相機有興趣的人,看到它這個獨特的機制,一定必得之而後快;喜歡機械結構的,大概也難逃它的魔掌──別人我不曉得,我算是血淋淋的犧牲者。

或許我得到的這台已經操爛了,它的手感不佳,快門比火車還大聲,完全破壞了我對這個品牌的印象。它的快門鈕設計也很巧妙,讓人很想按它一按,一按之後,立刻後悔,因為它天才巧妙的設計很容易抓不穩相機,輕輕一按,不用看底片就知道完了,又手震。

案,好看的不一定實用,實用的常常帶不出門,帶出門的,又常常拍不出照片…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今天拿到第五台相機,機滿為患,雖然心裡挺高興的。不會拍照,沒有人或東西可以拍,但有一堆相機可以摸,讓人想起太監跟宮女對食的原因。

但嚴格來說,我還挺喜歡這種用了不少機械結構,不太完美,偶爾出點小毛病的東西,還能自我安慰少許,雖然眼睛嚴重退化,眼力還是不錯,總是買到一些能消磨掉不少辰光的東西,也或許根本就消磨掉太多時間了,所以一生碌碌,不知所止。

這次買到的是德東做的單眼相機跟一顆鏡頭,買它的理由是什麼難說得緊,或許用得到這種螺牙的鏡頭,也或許只是因為覺得前次標同一個人賣的相機,感覺他賣得太便宜了。結果就是多了一台很超值,但其實把玩興趣不高的玩物。也許有一天再把單眼相機當成玩物,那麼它用途就多了些許。

挺吊詭的,功能太強的東西,只會被想成工具;有些缺憾的,反而能耐力欣賞。
Working Bee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67篇
Working Bee
 
版主很有意思, 希望能享到拍出來的佳作, 但這個版怎麼貼圖吶?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但這個版怎麼貼圖吶?」

大哉斯問,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五色令人目盲,或是因此,這個討論區只有開版給貼一張圖;其後一切,全憑想像。

原來前頭我已經算過這陣子有幾台相機了…不過乖乖,那個數字好像不對,現下手裡是六台,一台寄回去修,加起來應該是那個…

貼圖也者,鄭衛之風,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文章文章,當然就是只能看字的意思了…
賽巴斯汀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57篇
賽巴斯汀
 
版主字裡行間都是圖像, 雖然一張圖強過千言萬語, 但有了貼圖功能, 還能看到那麼有影像的文章嗎?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我猜相館老闆一定覺得奇怪,前兩星期去那麼勤,忽然又都沒去了;希望他不會以為是店裡兩個阿桑對我的吸引力瞬間消失。

用底片的相機有個優點,想知道結果,要等,不會生死立決。當它是休閒娛樂消遣嗜好不妨,慢等可也;但如果是要確認相機有沒有問題,就等不得了;要講究它的工具性,不是那麼好用。總而言之,每拿到一台相機,都得裝上底片,胡亂消磨掉,立刻沖完之後看結果,我在相機上經驗貧乏,好壞其實分辨不出來,只要它大多數功能正常就好,大致上就是拍出來的照片不要太誇張便是,像是相機漏光,雖然能給照片無窮盡的可能性,但萬一拍人的時候主角眉間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那就可怕一點。

買萬年曆錶的人回家之後,不知道會不會乖乖地等2100年它一次出槌?

所以,先前三天兩頭沖片,不過就為了試相機,不得不爾,幸好這些相機跟我緣份不淺,直到最後兩台,才出了點差池。正確一點來講,有台東德單眼我連測都沒測,就裝了底片擺在桌前,它看起來像昨天才出廠,外貌整齊,丰神俊逸,操作起來是標準東德相機的手感,二二六六銅管聲不絕於耳,比蘇聯的機器好些,比日本的機器差一點點;總而言之,它就像「偶像型的歌手」。

後來的就是純吃癟了,一台快門簾不開,送回去修,不知何時歸來;一台是標準的玩具相機,收到兩個小時就拆完扔進垃圾筒,只剩一個硬塑膠相機套。

若人能記得教訓,地球可能運轉順暢一些;

可惜不會;

我正在設法買這個月最後一台相機。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這星期開始,想去相館亦不得;相機都試完了,再來按快門不能像先前那般亂按,免得無的浪費諸多資源,尤其跟底片相關的東西多半劇毒,對地球跟人都不好;相對來說,底片相機跟數位相機不同,每次按快門累積的成本頗有高下之分;更要緊的是不知拍啥,斗室四壁,蕭然無物,我又不常出門,那有什麼能刺激腦咖的東西,值得留下作紀念?無非是閒來無事,把相機從抽屉裡拿出來摸一摸罷了。

相館的人也有差不多的慨嘆,從大底片廠歇業以後,洗照片的人少了,幸好這兩年來LOMO興起,還有點生意;但我常去的這家相館對趨勢不太樂觀,數位相機發展又快又好,傳統放相早晚會成為極小眾;當然,好的傳統相機還在市場的高端,未來可能就像高級的機器錶一樣,只供金字塔頂端的人玩,那是不妨,但原本一城一鎮都有個幾家的相館,差不多也就到時候了。

生命會找到出口,先看老相機怎麼生;別管它怎麼死,至少在我這生,注定遇不到的。

機械相機迷人的地方其實比手錶還多一些,手錶雖然貼肉戴著,但是能動的地方畢竟不多,大多時候只是看看時間;相機能用的時機更不多,但每次用都得讓腦袋活動一番,有效預防慢性病、老人病、接觸傳染疾病或是法國來的病什麼的;嚴格來說,到去年我才稍稍領略到相機的好處,或是說,洗出相片的好處,很多時候,光陰不再,但相片是在的,心情不夠敏感強記,也只能靠小東西什麼的協助記憶。

這一次,我買的相機越來越小,年輕的時候覺得大的了不起,現下覺得小的方便可愛好帶好用,順便還能讚嘆一下相機的製造適有那心把機器做得盈盈一握,若有似無──這這,可能要小小說明,又小又輕的我大概沒法接受,只能小,不能輕,重量常常跟品質有關,我不極度要求品質,但總不希望一抽屜都是爛貨。

老相機上不管是古樸的線條,或是機構的巧思,以現代的眼光來看都是很有趣的,不論是符合邏輯的發展,或是天外一筆的詭思,都有好玩處。問題常常不在東西上,在人身上,它是不是有趣,常常是人看不看得出來;大多時候,東西是無辜的。德國做的東西常常給人好印象,起碼在相機這個項目上,看起來是這德性沒錯。然而,恐怕是因為被時間淘洗很久之後,剩下的都是原來體質強健的,偶有體質差的,也才會讓人知道德國人不是做不出大爛貨來。

昨天那台買回來不到兩小時就進了垃圾筒的相機,就是其中之一。

但我手邊其它其他德國相機,就都是欺霜侮雲的貨色了,多半只要適度潤滑,就能順利工作──未必能工作,但手感多半上乘。

當然,適度潤滑能讓很多事成功…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看起來,討論區似乎進化了,待我來試試…


哇哈哈!感謝那個終於頑石點頭的網管,請受我一拜!

我才正想說,相機的本質是項工具,理論上,老相機多半不是好的照相工具,它們多歷歲月,多少都有點功能退化的問題,或是跟進步的技術、觀念比起來頗嫌過時,但它有其他的用途,可能看起來美,摸起來好,按起來舒適,或是放在包包裡給人安全感;以這台來說,萬一有突發狀況,它還可以用來防身,說不定還能擋子彈…

當然是說笑;它很重很硬,但擋子彈,台灣可能不是那樣的環境。

這就是老毛子的相機,蘇聯出口,大眾有信心;沒有人認真相信它品質可靠,嚴格來說,它是在蘇聯還沒到以量取勝的時代製造的,聽說蘇聯歷史上有一段時間,評量一切的標準是數量,相機的品質如何,沒有它的產量數字來得重要,於是,聽說1970年代之後的蘇聯相機,買起來好比參加「俄羅斯輪盤」競賽,好運的中銅鐘,歹運的中龍眼,也許就買到傳家之寶,子孫萬年寶用;也許就買到檸檬,一回家就資源回收。

蘇聯相機品牌不多,這台是內銷用的貨色,雖然機器上刻的是俄文,但早有有識之士把它翻譯出來,變成英文字母叫「MIR」,意思是「和平」,或許他們希望這些相機拍出來的畫面都是歌舞昇平,眾人安居樂業的照片,感覺出發點很不錯。它的樣式奇特,習慣今日相機的人大概感覺它有古樸之美。或許大家都想太多了…它的樣子不在創造出美感,而在講究實用,它仿自德國相機,一個叫徠卡的牌子,的某一個機型。機器上的每一個操作介面都是必要的,少一個都不行,每個旋鈕之所以安排在現在的位置,都是因為功能而出發。

這是一台連動測距式的相機,連動測距是單眼反射式相機出現之前,最先進的相機,當然今日還有這類相機在市場上,也有廠家推新的機型,但它已經是針對小眾市場的玩具,或許還有人當工具,但絕對是極少數。針對大眾與小眾市場不代表這個產品好或不好,越精密的東西越不容易製造,製作成本高,價格跟毛利也都得高,久而久之很難不變小眾。就好像機械錶一樣,跟石英錶或是電子錶比,在數量上有懸殊的差距。

從現代相機的角度來看,這台蘇聯相機肯定該掩埋在歷史的灰燼裡,它用底片,就已經貼上小眾的標籤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蘇聯的相機仿造德國貨有它的歷史潤源,德國相機被仿造也有它的本錢,好比現下高級的錶大多出現在瑞士,1950年代左近的高級相機大多也出現在德國;歷史離我們太遠,還是講講握在手裡的比較實際。MIR相機是蘇聯相機裡不特別突出,也不特別差的一台,它有個外銷版本叫Zorki 4,有趣的是,也許我們看得懂的語言文字永遠不夠,多以看到的說法都是「Zorki 4有一種內銷版叫MIR」,很明顯地,所在位置不同,看事情的角度就不太一樣了。
它是很棒的相機,還可以換鏡頭,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接下來出現的照片就自動說明了這一點: 

這是台北凱達格蘭大道上的一棟房子,拍攝時間「不是1911年」是「2011年」


這顆鏡頭,顯然充份體會到什麼滋味叫「歷盡滄桑」。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