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主題:中國製的錶/民權西路上的回憶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12345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這是幾年前買的錶,那天我走在民權西路上,正要去坐捷運…



 


嗯,x的,這討論區的貼圖功能真是哭夭到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手上沒有一只像樣的錶一陣子了──大部份都是不能出門見人的錶,倒不是錶自己覺得沒臉見人,是沒法戴出門。手錶也者,是能戴在手上的東西,而我的錶,多半沒有錶帶,想戴出門就有難度了。

那天加班加到昏天暗地,腦袋不清醒的時候就容易幹傻事;在中山北路口下了公車,走到捷運民權西路站之前,看到了一個從沒見過的地攤,光線昏暗,一個男人站在木板箱後頭,箱子裡放了些錶。我對這種小攤子向來很有興趣,當然,如果箱子後頭站的是妙齡女子,那自然很有興趣;站的是個男人,也只好對箱子裡的錶有興趣。

都是些應該在地攤裡賣的錶,大部份是二百塊的石英錶,有幾只是機械的,但一看就知道氣質也不太好,既不宜室,也不宜家,外觀都很粗俗。但我看到這只錶卻覺得有趣,它的面盤跟露出來的齒輪吸引了我。一樣粗俗,但構造很不正常,不是一般錶會用的設計,每一台車的位置,都在不該在的地方。

作工當然不必提,光線再差也看得出它是爛貨,但它真的有趣,於是跟老闆開了個價,就把它當玩具買回家了。

機芯上頭沒說它是中國做的,但以加工水準來看,應該不會錯,中國錶沒什麼不好,不好的是買的時候要仔細挑,品管沒啥保障,但看它的價格,「保障」可能原本就不包括在售價裡頭。

這錶也讓我想了不少事,甚至在它原裝的紙推皮帶壞了之後,還找了布錶帶幫它換上。

它是不好,問題是這樣不好的錶,我都做不出來,嫌它之前,可能先掂掂自己的斤兩,要求就不會太嚴苛…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我用一台數位單眼替它拍的照片,對數位相機有概念的朋友應該知道,要把一只手錶拍到這麼大(不是清楚或美觀,就是大),要有一些特別的機絲。

是的,我用蛇腹加上一顆1969年生產的俄羅斯手動鏡頭,跟一台已經上市大概七八年的數位機身拍的。

老東西對我來說常有無比的魅力,儘管它們用起來都不方便;拿來當工具用,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也有缺陷。但相信我,太多事物,最後留在記憶裡的,很可能就是這些缺陷。有了缺陷讓事情變得更有趣,更值得記住。

很多數位傻爪拍出來的照片比我這套近拍專用的老不死機絲好多了,拍的時候也不用對焦對到脫窗;然而若不是那一次次對焦對到想問候別人家長輩的過程,也許生命就變得平淡了些。

機械錶就像跟我相依為命的跛腳老兔子,跑不太動了,但看到母兔還是拚命想上。
阿喵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4篇
阿喵
 
從錶說到攝影,真是有趣。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有理;回神,看錶。

看到這只中國錶,讓我想到兩個名字,一是播威,二是「Hebdomas」。可惜這個該死的討論區貼圖功能實在不是我的腦力能夠處理的,沒有辦法貼更多的圖,不然圖文對照就方便多了。

播威是清朝常見的西洋寶貝,一個叫惡毒阿多.播威的年輕人賣到中國去的錶,它的設計很特別,跟瑞士當地慣用的架構(當時)也不一樣,橋板是開板式的指板結構,擒縱是有名的「Chinese Duplex」(有人譯作中國複式輪;很接近它的原意了;它比較像是把「發條傳來的力道」跟「擺輪回饋的力道」分開,或許在力學上有什麼好處吧…)。這只現代錶當然不會是這種古老的擒縱結構,但它粗劣的橋板有一絲那種味道,我知道,還有人會想到「鬼推磨」、「大八件」什麼的,我自首,老衲腦袋運動速度可沒這麼快,一傢伙把中國市場古代流行的風格全給想起來…

Hebdomas是正宗的八日鍊錶,這個名字原本的意思就是「七」,別問我為什麼「七」叫「八日鍊」,我可以胡謅說因為它第八天才要上鍊,但意義不大,它是最早註冊專利的長時間儲能錶;「最早註冊專利」的意思是可能早就有人做出能走更久的錶,但不見於經傳,沒有書面資料可資證明,依西方的慣例,就會把Hebdomas當做是最早的長儲能錶。如果我的印象沒錯,是1888年,我沒打算去查,有興趣的人請不必客氣,現代的搜索引擎很方便,不用就可惜了。

Hebdomas讓發條撐八天的方法很簡單,就讓發條比誰都長就是了。一般的錶有個發條盒,比機板小很多,發條長度當然有限;H老兄用的方法快速有效,設計了一個跟機板一樣大的發條盒,裡頭的發條當然有夠長,長到無人能比,當然走得很久。這個牌子跟播威一樣,還在,而且還有新錶,更有趣的是它有不少新錶用的還是他x的古董機芯,真令人懷疑是它庫存太多還是錶太難賣,可以賣幾十寒暑。

ok,想起Hebdomas跟發條沒有關係,而是它的機板配置,這個牌子的錶喜歡把面盤跟擺輪作在同一面,為什麼呢?就要看從什麼角度出發了,或許你會以為看到擺輪比較酷。嗯,很棒的答案,但老衲不這麼想,或是說,我不覺得這是跟主要的原因。

因為它的發條盒跟整個機板一樣大,蓋住了整個機芯背面,如果要保養還是修這個機芯(的擺輪部份,點油什麼的),它在前頭是不是方便一點?我是這麼猜的啦,古人怎麼想的,我也不曉得。

是的,這只中國錶的擺輪跟面盤在同一側,它還用中國市場愛用的大三針哩…只差秒針不是每秒一跳的,不然再多花一倍的價錢,我也還是會願意買它。

想太多了,現在跳秒的機械手錶,價錢最少是它的兩百倍吧?
阿丹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42篇
阿丹
 
看這位前輩的帖子真有梗, 這站台應加個"讚"功能, 讓好梗多點回應
3186
等級:市民
發文總數:20篇
3186
 
Hebdomas只用長發條延長儲能的做法,精準度很可能會受發條鬆緊度很大的影響。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其它設計哩。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多謝網友們贊聲;感恩。

跟Hebdomas不同,播威多半走不久,但它有很迷人的特色,開放式的機板特別能滿足人窺探的慾望,剛開始接觸到錶的時候,看到這種城門大開全不設防的錶簡直太迷人了,只要打開後蓋,就會看到絕大多數的零件在活動;看不看得懂是一回事,先求看到再說。播威或是大八件還有個好處,可能是錯覺、不然也可能是記憶模糊了──它好像走得特別慢,有些是無力的慢,先不論這種;有些卻是堂皇地慢。它就是順暢卻平實地按著自然步調走,擺輪附近的動作也不會快到讓人頭昏,雖然很多古時候的老錶走的速度都差不多,但大八件跟播威就是不太一樣。

可能是它的造型、機板上常有中國風的雕飾,讓它看來舒緩悠游不少,以前少見立體雕花的機板,大多是平面陰紋或是陽紋的就很了不起了,當然播老兄的機板也不能算真立體,但是比大多數錶好很多。

可惜,那個可能找到便宜播威的年代,早跟著許多人的青春一去不回頭了。

大多數時間,這只錶都放在抽屜裡的,它其實不好用,即使整天戴著,第二天還是會停,自動上鍊只是參考用的紅綠燈,有或沒有,對來來往往的人沒什麼影響;

這一次,從抽屜拿出來,其實是因為……
那顆俄羅斯鏡頭剛買,好像適合拿來接蛇腹近拍,又找不到模特兒,所以就是它了。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3186兄:開個小玩笑,Hebdomas跟您的ID比起來,顯然是沒資格講準不準的。

我不知道Hebdomas有沒有其他類型的發條設計,但以它這個牌子的規模,有一項拿到專利的零件,應該也就夠吃了。當然我是以管窺天,見過的h錶也沒有幾只,但如果它不是那長發條,今日會認得這個牌子的人應該不會太多。瑞士的手錶牌子,跟台灣的早餐店數量恐怕也不會差太多,能被記住,已經非常要得了。

說實話,現代那些並聯、串聯的發條盒,我見過的老錶裡,一個也沒看過。

這也有趣,有人見過老錶用很多發條盒的嗎,能不能出來說說讓大家聞香一番?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機械式相機跟機械錶有不少共通之處:

它們都很好玩、有一些機械結構、感覺像是會被時間淘汰,卻又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不斷捲土重來。

當然,那可能是古代的事,近代的機械表,已經不再是普羅大眾可以一次買一大包回來玩的東西了。裡頭的工藝水平高了不少,失敗的設計也比較少見(在生產階段之前就被打回票了),相對來說,機械相機還只在剛被打死的邊緣,現下還可以用非常低廉的價格買到一大堆堪用品,機械錶比它早了三十年遇到數位浪潮,如今餘孽不多了。

好吧…這都是藉口,總之最近我比較喜歡買跟相機有關的東西,雖然我不常拍照,自己不洗相片,也不用幻燈機,但反正憲法沒有規定我不能買相機來感受一下它奇怪的發條控制下的快門聲嘛…相機的精髓可能在底片曝光跟沖洗的過程,但我愛的是糟粕,德國貨我玩不動,蘇聯貨受惠於共產主義,現在價錢還便宜,所以我愛它。它很有很多好處:

或許對前蘇聯國家來說,金屬比塑膠便宜,所以很多別人用塑膠做的零件,它都用金屬,光拿起來,感覺就很好。我對塑膠沒有偏見,只是它要用在該用的地方,理論上,為了地球的未來,塑膠應該禁用,世界各國應該仿照規範核子彈的作法,簽個條約禁用塑膠。

什麼?我太偏激?看看玩機械錶的人對某時期ETA機芯跟LEMANIA 5100的看法,誰管它好不好,它裡頭有「塑膠零件」,所以它該死…

我最熟的前蘇聯製機芯是仿valjoux 7733的那款,編號我忘了,以前品質也不穩定,但跟蘇聯相機有一樣的優點,價格便宜,當然它現下也不便宜了,價格跟瑞士貨色越來越近,這樣也會讓人對它的慾望低些,自然界或是人類世界都會有合理的動態平衡。

到今天早上為止,我對蘇聯製的連動測矩式相機(旁軸式?)興趣達到最高點…直到終於在拍賣網站標下一台,對,就今天早上十一點多…
julimarc
等級:騎士
發文總數:474篇
julimarc
 
它是個連動測距式相機。

連動測距式相機名字很多,名堂也不少;有叫它疊影對焦的,有叫它旁軸的,有叫它雙眼的;但不管它叫什麼,它對我有極大的吸引力,因為活了這麼大歲數,我並沒有用過這一類的相機,因為沒有接觸,所以充滿幻想;因為距離,一切想來都無比美好。

年輕的時候有一陣子買了幾台相機,都是單眼反射式的構造,買相機也不是為了拍照,在底片相機的時代,我的眼睛就已經不適合拍照了,照片始終有迷濛的感覺──因為我總是對不到焦,不管是磨砂、微菱還是裂像對焦屏,對我來說毫無幫助,有時幸運對到焦,看到照片還會巴不得當初運氣不要那麼好,沒準焦比準焦的好看多了…

年輕的時候只有一台雙眼相機能讓我清楚地對到焦,但它比較不一樣,因為對焦屏大,它拍出來的底片是6x6公分大小,對焦屏差不多也是這麼大,用它拍照,就像在看電影一樣,只差原本看到的是會活動的景物,拍出來的卻是靜態照片。有了自動對焦相機之後,對不到焦的問題就解決大半了,但我也幾乎不拍照了,因為,再也沒有理由能讓我解釋照片為什麼拍得不好。

週五晚上我拿到這台連動測距相機,它是蘇老毛子的產品;這世界上剩下的連動測矩相機不多,絕大多數都是已經停產的東西,還在生產的,似乎只剩下相對高貴的品種,老福跟小徠什麼的,會玩前蘇聯生產的東西理由很簡單,它的代價低太多了。隨便洗個幾捲底片,就比相機還貴;所以,每一次快門「都應該」按得更謹慎。話是這樣說啦,我明明沒什麼東西可以拍,又不出門,快門要按得多謹慎也沒辦法;幸好老的連動測距相機有個好處,想按一次快門,跟走進東青之所差不多麻煩。

第一眼見到這台相機,它包在塑膠袋跟氣泡袋裡頭,原主人拎著它;晚上很黑,其實看不太清楚,但它比我想像的大了一些,印象裡以前見老徠卡只覺得好小;記憶顯然並不可靠,希望真實能讓人覺得可靠。光看,它的質感不錯,機頂上大大小小有著一堆看似旋鈕的東西,看起來全是車的…
此討論串共有 6 頁 / 59 則留言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