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9
2017-03-06 Publish
No.89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
  PP印記
  2011-09-27 12:00:00 :787

 

手錶是項屬性特殊的個人配件,它有著掌握時間的精準儀器屬性,也有著炫耀個人財富、地位的珠寶飾品走向,以目前隨身時計的走向來看,純粹講究計時功能的錶多半屬於價位較低的錶款,絕大多數以電子錶、石英錶為主;而較高價位的機械錶訴求較不偏向精準計時,反而趨向強調它的裝飾、工藝價值、貴金屬打造甚至珠寶鑲嵌、物稀為貴的季芬財特性(按:季芬財指供應量少卻反而越貴,與一般貨品供需法則相反的特殊商品,最理想的例子如鑽石、毛皮大衣等等)。


瑞士生產的手錶在全球市場裡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地位並不來自生產量,而在於生產產品的總值,最新統計資料顯示,中國生產的手錶數量遠高於瑞士錶,但瑞士錶的平均價格幾乎達到中國製手錶的380餘倍,由此可知高檔的瑞士錶對這個國家的出口有舉足輕重的關鍵性地位。而百達翡麗這個品牌幾乎有著指標性的意義,它所生產的手錶幾乎全數強調頂級的製錶工藝,更重要的是,普遍受到錶迷認同,這不只可以由它的新錶售價上看出來,也能從拍賣場中幾乎一枝獨秀的堅挺價格上感受得到,在複雜功能錶的世界裡,沒有其他品牌享有相等的尊榮,同樣的功能出現在其他品牌錶上,價格可能只要數分之一。

在機械錶復興之後的三十年內,日內瓦印記一直是百麗翡麗的行銷重點之一;據統計,百達翡麗每年生產的錶,佔了日內瓦印記申請總數的九成,1886年日內瓦的製錶公會依當地政府製定的鐘錶自願送檢法(Loi sur le contrôle facultatif des montres)製定了日內瓦印記的施行規則,迄今曾經多次修訂,日內瓦印記經常也被視為高品質的認證標章,它的原意相當於現代的「原產地證明」,用以保障日內瓦省境內鐘錶商的權益,消費者可以透過這個印記瞭解所購用的錶是否由日內瓦的鐘錶公司出品,而非其他地區所打造的仿品;相當諷刺的是,瑞士製業者本身能夠紮下數百年的基業,最早靠的也是仿冒英國、法國的時計,低價搶攻市場打下來的江山,天下烏鴉一般黑,並沒有誰從開天闢地以來就都維持高尚品格的。但無論如何,這是一項能保障產品品質的優質印記,能夠打上它的鐘錶,本身就有著高人一等的製作品質,它不但要求產品的功能性,也要求美觀程度,至於它的地域排它性,只要消費者能夠接受即可。

 


百達翡麗印記的內容其實沒有像日內瓦印記規則條列地死死板板,品牌也特地編印了一本冊子說明百達翡麗印記的內容,但這樣的印記,我們不妨將它視為一紙品牌宣言,它與萬國錶(IWC)、積家(Jaeger-Lecoultre)聲明的獨特品管程序,或其他品牌並沒有公佈的品管流程,在本質上沒有太大差異。而由其他品牌帕瑪強尼(Parmigiani)、蕭邦(Chopard)以及播威(Bovet)所全力推動的Fleurier Quality Foundation Certification,就與上述幾者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它由三個品牌及一家機芯廠共同組成,且歡迎所有製錶業者將產品送檢取得認證,就先排除了單品牌品管程序的歧視性問題(Discrimination),它亦沒有地域排他性;實際運作時位於Fleurier鎮的專家們是不是可能以任何非實質障礙阻撓第三方製錶業者不得而知,但在表面上它是冠冕堂皇的。百達翡麗印記先天就沒有這些優勢,台灣錶界一位聞人私底下曾經評論,在品牌之外加鐫自有品牌的印記,實在沒有實質意義。


徵諸錶史,倘若百達翡麗有意推出二線品牌,讓產品走雙軌制,那麼推出百達翡麗印記的實質意義就出現了。歷史上的確有諸多品牌出現過類似的作法,江山代有才人出,全球經濟大勢不會固定在某個高度,自剝而復或是急轉直下都是常態,如何以有效的方法考驗著企業經營者的智慧。以朗格(A Lange & Sohne)為例,歷史上就曾經出現過兩度採用雙品牌制的時期,其中一次是19世紀草創初期,因為拿破崙封鎖英國後所造成的後遺症,德國本土工業飽受廉價瑞士錶的威脅,讓朗格不得不推出使用瑞士廉價機芯的錶款;第二次則是20世紀中期朗格傳人被迫流亡到德西,只能使用瑞士製作的機芯維持品牌運作。另一知名頂級錶廠愛彼(Audemars Piguet)也曾經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採取過雙品牌制,當時經濟蕭條的問題是世界性的,錶廠負責人只得採取權宜作法。


倘若在「百達翡麗印記」是錶廠產品品質要求的基礎上,那麼百達翡麗的作為不禁令人擊節讚嘆,它的確大幅超越了日內瓦印記所要求的標準,同時在功能、美學、整體價值感以及最重要的售後服務上建立準繩。日內瓦印記的標準著重在零組件製作品質以及美感要求上,在精準度上沒有量化,而一般大眾熟知的瑞士天文台錶標準COSC則把精準度標準量化,百達翡麗印記集合了兩者,要求品質、美感以及精準,而在量測時,它也要求必須「全錶」測試,請注意一點,上述兩種錶壇最高規格標準要求測試精準度時,送測的是「機芯」,而非全錶,其中差異別若雲泥。此外,它也邁向以往的錶未曾達到的境界─百麗翡麗印記要求全錶由內到外的品質,不但是機芯,甚至還必須包括錶殼、帶扣、錶帶,更有甚者,還要求錶帶上所使用的彈簧錶耳(彈簧栓)必須自製。相較於瑞士錶界經常將這些零件外包給其他供應商來說,百達翡麗這種書同文、車同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作法簡直令人五體投地,這無疑給予消費者極高的保障,日後倘若任何錶上的零件、配件甚至配件出了問題,都決定不容有打馬虎眼的情況,因為所有的零組件都在百達翡麗印記範圍之內。


或許也基於此,所以它也根據百達翡麗印記的宣言作出宣告,任何年代推出的所有百達翡麗時計,都能夠送回廠得到終生的服務。讀者必須瞭解一點,相信目前沒有第二家錶廠敢做出這樣的宣告,即使是百麗翡麗這種站在頂端的品牌,也應該要合理地擔憂:萬一錶迷送回廠維修的是擁有三十三項功能的複雜功能錶之王,恐怕傾全廠之力也未免能夠將錶完全恢復舊觀,而事實上,如此繁雜的錶要重建,恐怕難度與打造一只新錶相比只會過之,而無不及。光是作出「終生維修(維修當然是必須付費的)」宣告,就值得其他錶廠競相追隨。但由本文附錄之節錄百達翡麗印記規約,讀者可以看出,除了精準度有明確數據規定外,其餘工序、工法均有相當的適用彈性。


節錄「百達翡麗印記」規約內容 「百達翡麗印記」由公司屬下的日內瓦工作坊頒布,規格要求將實施於百達翡麗製作所有類型的機芯之上。機芯以外,「百達翡麗印記」蓋括時計所有部份,例如錶殼、錶面、指針、按鈕,以至錶帶的彈簧桿等,亦涵蓋製錶成品的美感與功能範疇。

「百達翡麗印記」亦訂定了時計的準確性。每一枚成品的速率偏差,不得超越每日 -3/+2 秒的容限;直徑少於二十毫米的機芯,不得超過 -5/+4 秒。此外,最後的速率測試以全組裝的狀態進行。

百達翡麗保證有能力為於一八三九年創立以來名下的時計出品,提供檢查、保養、維修及復修服務。印記亦保證了製錶的用料質素。鑽石用料方面,百達翡麗僅選取切割精良和無瑕的頂級Wesselton 美鑽。所有寶石由珠寶藝術的工匠大師負責鑲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使用黏合劑來固定。

所有部件要達到幾何精確和勻稱的水平。製錶過程中,若進行如清除殘屑、磨滑和打磨等人手工序,原定出品的最終大小不得因而改變,令成品與原來清楚界定各部功能的主樣板有別。錶殼不得出現任何能刮損表面的尖削邊緣或突出的珍貴寶石。也不可因任何部件或外部元件上的純裝飾加工要求,而將就改動鐘錶的功能可靠性。

「百達翡麗印記」規定要系統地記錄每階段的檢查結果,以便每個工序完成後與品質規格對照,核實是否符合相關標準。時計裝殼後,須送回測試部門,利用活動模擬器測試其速率、功能完整程度和表現。具備防水功能的時計,則被安排在加壓的空間和水中測試,水壓由三巴至十二巴不等,相等於水深三十至一百二十米的狀態,視乎款式而定。接著是冷凝測試,屬於整個防水檢測程序的最後一環。成品若通過種種測試,並符合百達翡麗所定的速率要求,便會交回工作人員作最後檢查,憑外觀鑑定外表有否瑕疪。若測試合格,時計便會被真空包裝,準備出廠。

一個品質印記的認受水平和價值高低,取決有關問責機制能否嚴格遵守所定的法則。就此,百達翡麗除定下規章外,亦設立機構,確保能不偏不倚,嚴守法則。機構 由一個立法團體和一個行政團體組成,彼此獨立運作。「Comité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是立法實體,為「百達翡麗印記」界定法則,並不斷加以修訂,讓新則能適用於相關的發展項目,為公司的策略決定奠下根基。「Comité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由兩個小組委員會組成,即「Comité Technique」(專責技術事宜)和「Comité Esthétique」(專責美學事宜)。兩個小組委員會定必保持緊密聯絡。

為保證「百達翡麗印記」能嚴守所定的法則和標準,必須持續監察整個運作程序。與此同時,在工作坊生產的程序中,亦須立刻加入需要遵守的新條款。上述工作由 「Commission de surveillance」 (監督部門)負責,屬於獨立的行政實體,每天運作,向「Comité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匯報工作。百達翡麗總裁與副總裁則履任「Garants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 (「百達翡麗印記」保證人)的角色。

您可能也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