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錶
  2011-09-27 12:00:00 :1681

POCKETWATCH:或稱袋錶,通常放置在口袋中。1600年開始,錶被放置在口袋中,而不再只是繫在衣服外側或是掛在脖子上。製錶技術精進讓懷錶日益流行,尺寸能夠縮小,厚度顯著降低,錶殼上沒有尖銳的突起或是邊角,都便於讓錶放在口袋裡。1610年前後,製錶師開始把用玻璃遮蓋面盤。或許讀者覺得疑惑,為何先前製作錶的人是「鐵匠」,如今卻是「製錶師」?那是因為最早製作小型鐘的人,原本最擅長的工作多半是打鐵或是製鎖,用現代的詞彙來說,都是「鑄劍師」或是「鎖匠」,只有這些人才有讓金屬成型的能力,更早的時計大量運用木材或其他天然材質,那時製鐘的人,大概只能用「科學家」來形容。那時也開始使用類似今日「鑰匙鍊墜」的「錶鍊墜 (Fob)」,早期的懷錶鍊除了能把錶掛在身上之外,還有固定上鍊鑰匙的功能,最早期的懷錶,必須用一枝鑰匙為錶上鍊及調整時間,因此完整的懷錶會附有一支鑰匙。有些錶鍊不繫錶的另一端會製作成T字型,則是為了能夠把錶別在衣服的孔洞裡,像是鈕扣孔這樣的地方。這個時期的擒縱結構與13世紀時類似,稱為「Verge Escapement」,這種機構推動的不是擺輪,而是一根像啞鈴形狀的長桿,長桿會隨著擒縱輪的動作而來回擺輪。但它與鐘不同之處在於動力來源,鐘是以重錘與地心引力推動所有的齒輪,但錶以發條取代地心引力,因此讓錶走得不準的變因又多出一項─發條彈力並不均勻。

 

懷錶或稱袋錶,通常放置在口袋中。圖片由江詩丹頓提供

所有用來計時的機構都會受到動力源的影響,但早期的Verge Escapement對動力源特別敏感,因此發條彈力釋放到後期,錶的準確度會嚴重下降。這個問題事實上到今日都沒有辦法完全解決,即使現階段已有超長儲能的錶,還是不建議讓發條的彈力完全釋放之後再上鍊,以免影響走時精度。

 

朗格的懷錶經常使用芝蔴鍊


1657年以前,為了讓錶走得更精準,製錶師及科學家關注的焦點在「如何讓發條的彈力均勻地釋放」,最早期的可擕帶式時計出現過兩種機構,一種稱為Stackfreed,另一種則是芝蔴鏈(Fusee),Stackfreed是對發條軸心施加摩擦力的凸輪,但它的造型被做成蝸牛狀,當發條盒旋轉時,會受到不同大小的摩擦力,早期受力大,後期受力小;藉以平衡發條彈力原本大;後來小的情況。但這它有一個問題,必須經常非常精密的力學計算,而且還要保證發條的品質能與計算結果相符。如果能夠輕易製作出均質發條,那麼它要去解決的問題也就不存在了。正如同之前曾經提及的問題,用發條取代地心引力,讓錶不準的變因多了一項,用Stackfreed來解代發條不均質的問題,讓錶不準的變因反而再多了另一項。

 

近代的懷錶外殼結構常有出人意表的設計


芝麻鍊到今日還能在錶上見到,但不是因為它的構思巧妙,而是因為它的製作技藝令人讚嘆。芝麻鍊的構結是在發條盒之外增設一個圓錐型的寶塔輪,發條盒透過芝麻鍊帶動寶塔輪,雖然發條不均質,但發條盒拉動寶塔輪的力矩也會因為圓錐的直徑改變而變動,補償了發條彈力陸續變小的問題。不過它與Stackfreed一樣,也帶來另一個力學計算的問題。然而芝麻鍊運勢比較好,直到1800年前後,幾乎成為西方懷錶的標準。這時桿式擒縱也漸漸被擺輪取代。在尺寸接近時,擺輪比桿子有著更好的轉動慣性,因此在體積受限的錶上使用就佔了極大優勢。

您可能也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