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Rolf Schnyder
  2011-09-27 12:00:00 :239

雅典總裁 Rolf Schnyder

 

雅典錶(Ulysse Nardin)自1990年末期以來,在腕錶製作的創新上,一直有非常傑出的表現,其中最獨特的莫過於「奇想陀飛輪」(Freak)。第一代的 Freak 發表於2001年,問世過程雖然幾經波折,但總算沒讓錶迷失望。今年 Freak 推出第二代,在關鍵的擒縱系統上又有全新進展。為此,總裁 Rolf Schnyder 特地來到台灣,介紹雅典這項重大突破,本刊編輯趁此機會,請到 Schnyder 先生詳談他的經營理念。

Schnyder 與積家(Jaeger-LeCoultre)總裁Jerome Lambert 在新加坡一場對談裡,Schnyder 直率地說道:「Jerome 是個優秀的企業經營者,可是他的財經管理背景,讓他對真正的『製錶』產生一定的盲點。」Schnyder 認為高級製錶業已經走到不得不大力變革的階段,Lambert 的說法沒辦法指出製錶業的未來方向。

Schnyder 自己早年在東南亞經營手錶的零件代工、經銷,即使入主雅典錶之後,他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還是花在第一線的生產線上,因此對實際的製錶流程、技術,甚至是機械設備本身,都較同業有著更深的了解。他進一步指出,一般品牌強調的打磨功夫,和技術、機械設備一樣,都只是工具層次而已;腕錶最重要的價值是能夠表現出人的「創造力」。

 

雅典發表的第一代 Freak,就已經運用矽材質的離子蝕刻技術,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今年才跟進,雅典早已把技術層次又推進一大步,以鑽石結晶來製作擺輪游絲。Schnyder 表示,這些都不是值得誇耀的事情,因為這些材質、技術上的創新,都是向其他產業取經而得,只是要讓手錶走得更準,品質更好,而這本是錶廠對消費者所應盡的義務。真正賦予於手錶獨特價值的,以 Freak 為例,是它原創性的機芯結構設計,這些源於製錶業本身的原創構想,才是雅典長期以來所追求的目標。

Schnyder 因此駁斥目前市場一片流行的「機芯自製」的說法。現在錶廠普遍使用的CNC自動化機械,早在20年前就是其他製造業的標準配備,只要願意花錢,任何人都可以生產出這樣的東西。他向筆者問道:「若是一顆自製的機芯,如果真的有所謂的『自製機芯』存在,它的品質不穩定,也沒有任何表現出任何具有建設性的原創構想,那對消費者有什麼意義?」

您可能也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