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品牌
GREUBEL FORSEY
  Greubel Forsey 品牌創辦人之一 Stephen Forsey Greubel Forsey這個品牌是有趣的英法聯軍,因為緣份及堅持,來自不同國家的兩位製錶師在異鄉共同成立了獨立品牌。他們最拿手的產品是近年來非常熱門的精密複雜功能─陀飛輪,而且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最早推出的產品稱為30度雙體陀飛輪,結構近似於雙軸陀飛輪,但兩支軸並不垂直,而夾了一個30度角,因此讓整個陀飛輪機構大不相同,運行時的姿態也更加眩目多彩。    Robert Greubel以及Stephen Forsey都是錶壇老將,兩人有相當類似的經歷,都因為家學淵源而與錶結緣,Greubel是法國人,父親是製錶師,擁有自己的工作坊Greubel Horlogerie,這個工作坊是Greubel啟蒙之處,後來他因為對鐘錶的熱情,遷居到瑞士,同時尋找工作機會,皇天不負苦心人,他在IWC工作了三年,負責開發超複雜功能錶,後來更進了Renaud & Papi SA,由負責製作原型機的職位一路向上爬,甚至做到公司的副總(Prototypist),但位高權重畢竟沒有達成自己的夢想來得誘人,他終於還是成立了自己的品牌。   Forsey的父親熱愛機械與工程設計,有其父必有其子,因而培養了他喜愛鐘錶的嗜好,成年後他從事古董鐘錶的維修工作,同時因為自幼培養的興趣與工作結合,讓工作成果格外輝煌,後來他成為英國精品品牌Asprey的頂級鐘錶維修部門的負責人。Forsey雖然在鐘錶維修界有了一定的地位,但對他顯然不夠,之後他還到Neuchatel的鐘錶學校上了三年課,而且決定留在瑞士尋求人生的最高峰。後來他也進入Renaud & Papi工作,而且與Greubel結識,後來更一同創立品牌。他們在2001年成立工作室Complitime SA,2004更打出自有品牌Greubel Forsey,在品牌成立之前,他們兩人已經共同研製陀飛輪長達5年。      
HARRY WINSTON
  海瑞溫斯頓自2001年便開始推出Opus計畫,目的在以嶄新的創意精神重新建構和設計時間。今年,海瑞溫斯頓與製錶大師Jean-Marc Wiederrecht及新銳設計師Eric Giroud合作,推出Opus 9腕錶,透過功能與款式的改革,重新詮釋傳統的製錶技術。Opus 9藉著齒軌結合齒輪的運轉機制,將時間顯示由360度旋轉式改為180度直線式顯示,呈現於錶盤上就是以兩條平行的鑽石鍊來顯示小時和分鐘,取代傳統的指針和圓盤式錶盤。此外,海瑞溫斯頓隆重推出創新的Histoire de Tourbillon 史詩陀飛輪腕錶,錶殼以白金與具低密度、高抗熱度與高耐久性的鋯合金(Zalium )製成。技術方面,腕錶有兩個呈25度傾斜的單軸陀飛輪,單圈轉速可達36秒,如此高轉速亦可幫助調節器對抗自然地心引力。時、分於正面錶盤指示,而錶背也設有附加的小時、分鐘與秒針顯示盤,便於準確讀取時間。海瑞溫斯頓工廠座落於日內瓦近郊的Plan-les-Ouates,外觀採用與海瑞溫斯頓腕錶相同的設計原素,獨特優雅且充滿現代感。 身為全球馳名的珠寶品牌,Harry Winston奢華的鑲鑽時計也在錶壇佔有一席之地。其經營方針始終重視技術方面的競爭力,品牌於是開啟一項新的傳統,也就是跟在業界頗負盛名的獨立製錶師們合作,這些全球限量的設計錶款被稱作Opus,連同Harry Winston Rare Timepieces (HWRT)一起推出。首先在2001年找來Francois Paul Journe替Opus One操刀,接著2002年Antoine Preziuso設計了Opus Two,2003年是Vianney Halter主導Opus Three,2004年由Christophe Claret獻上Opus Four,而2005年曇花一現的方塊腕錶是Felix Baumgartner製作的,2006年最新一彈則是在巴塞爾錶展上引爆,該錶採用大師設計的陀飛輪,並且在英法混血陀飛輪專業團隊Greubel Forsey的培育下開花結果。原本Harry Winston在2005年曾經打算暫停Opus,可是市場強烈反對,所以品牌才決定從善如流。 以鑽石鍊條作為時間指示機構的Opus 9 無論是HWRT、Harry Winston的專賣店或參與的製錶大師,都從Opus合作中獲得可觀的利益。這些時計藝術家不僅可以親身參與國際知名腕錶品牌的企畫,還可以獲得機會為作品搏得更多信譽。另外Harry Winston允許製錶師製作一些他們自己無法負擔成本的錶款,而對Harry Winston來說,有了深諳箇中道理的獨立製錶師來鼎力相助,它就能擺脫只是一個「珠寶腕錶牌子」的困境。1999年,Harry Winston的錶95%是珠寶錶,2005年降為60%,而HWRT一年售出的4,000只腕錶裡,就有4成是功能性機械錶,見證了Harry Winston轉入專業腕錶的成功。  
HERMES
  愛馬仕(Hermes)與盾形徽章上的馬之間,永遠有著一個堅定、但卻柔和光潤的東西聯繫著,那就是皮革。1837年Thierry Hermes出生於德國Krefeld,從他在巴黎Quartier de la Madeleine成立馬具製造公司以後,馬、騎術和旅行這三個主題便編織出愛馬仕的歷史。     1928年愛馬仕的掌門人Emile-Maurice Hermes開始在自己店裡出售時計。這些都是他自己設計,委託瑞士知名錶廠製造的產品。為慶祝愛馬仕製錶75週年紀念,至今仍是私人公司的愛馬仕開始了一連串值得注意的創新。新的Dressage錶款(這個字在法文裡有訓練動物的意思,通常用於馬術運動上)不僅延續了愛馬仕所創作的知名錶款如Kelly(1975)、Arceau(1978)、Harnais(1996)與HourH(1997)的生命,也延續了與機芯廠合作的傳統。 愛馬仕執行長Emmanuel Raffner   如今愛馬仕的機芯來自Fleurier,附屬於製錶品牌帕瑪強尼(Parmigiani)的機芯廠Vaucher為愛馬仕獨家生產Dressage錶款上使用的機芯P1928,以帕瑪強尼的Caliber 331為基礎,附加自動上鍊功能。這個機芯的直徑25.6mm、厚3.5mm,是目前市面上最薄的機芯之一,但它有雙發條盒,儲能達到55小時,機板與夾板都鐫有愛馬仕的H字樣。     愛馬仕將2009年的年度主題訂定為「美麗的逃逸」,藉著精密複雜技術,工匠和設計師展現出自由奔放的創意,雕塑時間的美麗姿態。全球限量1只的新一代魔幻水晶球藝術時計,在球體裡展示時間運行的神秘舞步。Dressage馬術表演第四代月相萬年曆錶,搭載了H1936新型機芯,演繹四季交替與月相陰晴圓缺。另外,Cape Cod主題絲巾大明火琺瑯彩繪腕錶上的彩繪圖案:一匹駿馬以不疾不徐的步履馳騁的畫面,呈現藝術家精細的筆觸,也同時呈現、呼應愛馬仕的年度主題。Arceau馬鐙懷錶則讓時計顯現的月亮週期,並繫上一條馬鞍針步縫皮錶帶,給予懷錶的主人一種真正掌握自我的奇妙體驗。  
HUBLOT
  宇舶 (Hublot,法文裡舷窗的意思) 錶款系列之所以問世,原因是拒絕與其他人相同。宇舶錶自2005年推出Big Bang系列後即在錶界快速竄紅,2008年並被LVMH集團蒐購,2009年上半年甚至在金融風暴中仍保持不錯的業績表現;宇舶的經營者是出生於米蘭製錶家族的Carlo Crocco,25年前他創造了Hublot的概念,一只磨砂處理的金屬錶,配上有香草氣味的橡膠錶帶,他把這個想法稱為錶中之王,同時把它註冊成商標。後來宇舶錶推出了頗受歡迎的Big Band錶款,使用了更多新科技,以便創造不同的錶款色彩組合,例如黑色的PVD鍍膜、功夫龍、碳纖維、以鋁合金與玫瑰金打造的雙色錶款,鉑金以及白色的陶瓷等等,原本只有黑色的橡膠錶帶,也漸漸有了更多色彩。 HUBLOT總裁Jean-Claude Biver 部分品牌所仰賴的陀飛輪供應商瑞士BNB Concept公司在2009年底突然傳出破產,宇舶錶旋即宣布併購BNB Concept所有廠房庫存,並雇用30名BNB Concept製錶師,宇舶錶總裁Biver對於BNB Concept公司的破產雖然感到惋惜,但也認為這是宇舶邁向完成100%自製工藝的一大步,並可協助這些專業製錶師快速回到工作岡位上。 Hublot曾推出多枚精彩的機芯,圖片由宇舶錶提供 宇舶錶自2004年起與BNB Concept生意上有所往來,BNB Concept是為提供高級複雜功能之組件所成立的公司,宇舶錶甚至曾是BNB Concept的最大客戶。宇舶錶過去兩年來不斷追求垂直整合的製錶流程,2009年更完成設置全新廠辦。透過雇用BNB Concept相關製錶人員與獲得機械設備,等於為旗下UNICO計時碼錶機芯取得了更為獨立製錶的資源,UNICO是宇舶研發部門最新研發的產品,2010年將生產2000只,裝配在KING POWER系列錶款中,特點是擒縱系統的平台可彈性選配,客戶可以選用具有個人風格的組合,且售後服務、維修擁有更加簡便的優勢。現在這個雇用高級製錶部門人員的機會,將有助於宇舶錶達成 “Manufacture”(自製工藝)的策略。 除了錶的外觀之外,為宇舶供應機芯的La Joux Perret則為錶的內在提供更多高科技的材質以及製程,像是全新設計的計時模組,或是由鎢合金所製作的自動盤等等。宇舶的錶主題始終圍繞在航行與海洋,除了贊助賽艇運動之外,它也是摩納哥遊艇俱樂部的官方計時器供應商,最新版的限量Big Bang除了刻上俱樂部的名字縮寫之外,還有1909年木製賽艇Tuiga的圖案。這款錶的錶款由玫瑰金以及黑色陶瓷構成,限量250只。 宇舶成功的異業結盟跨入足球、賽車,馬球、遊艇等領域,成功的運動行銷、異業結盟是其業績成長的重要來源。低調奢華的融合藝術為設計核心概念,卻能將錶款設計成吸睛的配飾,宇舶成功創造了新的視覺感。2009年初發表全新系列King Power錶款,展現另外一種大錶面詮釋風格;而年底一款話題性十足的「叢林野戰」與「沙漠風暴」,將全球熱賣的All Black系列錶殼搭配上迷彩圖騰,錶殼採用深受時尚界青睞的陶瓷材質,錶帶部分採用專業防火、抗高溫的NOMEX人造纖維材質,低調奢華更貼近了大眾的時尚品味。宇舶錶近期開始贊助瑞士Alinghi帆船隊,將其品牌精神延伸至海洋運動。
JAEGER-LECOULTRE
    從品牌建立以來,積家就把「技術」奉為自身內涵的圭臬,讓每項研發、每種創新不只是幻想,而是在腕錶中,紮紮實實的表現出來,嚴謹的執行力讓積家得以在技術面,幾乎無人能攖其鋒。現任總裁Jerome Lambert強調,高階複雜功能的開發,除了挑戰極限,更能帶動品牌旗下腕錶的發展,進而讓積家成為技術的同義詞;無論是超複雜組合的Hybris Mechanica 55,到藝術感的琺瑯彩繪,甚至是獨家的空氣鐘,再再都驗證了積家掌握技術的多樣性,也讓積家能在高階製錶領域裡,成為市場競爭後的答案。   2010年積家錶將重心關注於傳統經典層面,推出的主要作品包括了兩只Master Grande大複雜腕錶,另外其他Master經典系列,在錶款的尺寸上也稍微加大,更為符合了現代的潮流趨勢。另外積家之前就曾經在Reverso三面錶超複雜錶款採用矽晶體材質,今年更將其廣泛地採用在一系列Master Grande Tradition之中,例如大型傳統三問錶、和萬年曆陀飛輪腕錶中,前者配備積家之前獨家開發的水晶音簧,其將音簧連結至正面的藍寶石水晶錶鏡,讓其成為報時的揚聲器;後者則是積家錶首次將陀飛輪和萬年曆的兩種功能結合於一體。另外積家錶這幾年花了相當功夫在細節和設計上,在全新Master Grande Tradition中就可觀察到更精緻細膩的處理,這些作品也經過1000小時的品管,讓精準度和工藝性並駕齊驅。積家近年曾製造300多項專利、1000多件創新機制,成果耀眼。     「我想JAEGER-LECOULTRE積家的魅力,就來自於研發。」積家CEO Jerome Lambert這麼說著。 從1833年創立至今以來,積家除了是在侏儸山谷當地最早成立所謂「錶廠」:首次將所有製錶的相關工業流程,都置於同一個屋簷下的品牌,最重要的是,積家至今製作過超過千枚的機芯,甚至在自家的博物館內,還有一整面全部掛滿古董機芯的透明牆壁,數量之龐大到,儘管每一枚都有其技術的意義,卻眼花撩亂到沒可能記起它是什麼時候被製造出來。種種過去歷史的累積,都讓積家成為一個流著「研發」血液的品牌。 研發對積家來說,確實是帶動整體腕錶發展的關鍵因素,也幸虧積家過去製錶知識的深厚累積,才能讓積家不僅能向過去的寶庫挖掘,同時還能向未來的視野展望。Jerome強調,過去六年間,積家每年都有一款大複雜功能的推出,這就已經足以證明積家所具備的技術實力,甚至是設下難以被人超越的製作標準。 對積家來說,每一年要超越自己,其實才是最困難的,所以設計上不僅是單單倚靠一個人的力量,而是一整個設計團隊,每個團隊必須專注在一個計畫中四至五年,才能創造出一個大複雜功能、一個前所未見的設計,「對我來說,研發的目的,應該是要解決一個鐘錶功能上、結構中從來沒有被解決的難題,或是從來沒有人做過的詮釋方式,才稱得上屬於積家的特色。」包括球體陀飛輪1號與2號、Extreme Lab與Dual Wing計時碼錶等等款式的推出,每每總叫人驚艷,積家對研發所投注的心力,相信也難有其他品牌得以相提並論。 「我們會說出我們正在作的,我們也總是做到我們所說的。」Jerome強調,積家每年所提出的複雜功能計畫,包括在精準度、創造性與複雜度上,各方面比較起來,積家的特性在於,不僅可以包存歷史的精神,同時也達到科技的極限。的確,綜觀積家近年的款式,是以傳統型的複雜功能為主,但包括3D的球體陀飛輪、使用矽擒縱的陀飛輪、全面革新材質的無上油機芯,甚至是水晶音簧三問錶,都是基於傳統的功能,增加新科技或新式解決對策的設計,這些也讓製錶的傳統與未來,能兼容並蓄的一起在腕錶裡出現。 「我們想要用完美的設計,達到顧客的期望,當顧客說出:哇!你們做到別人沒做過的功能!這是一種讚美、我也相信每一年我都會聽到這樣的恭維,但這必須倚賴錶廠整體的執行力,才能夠將概念化為真實。」目前市場上的高階錶廠,都在向更困難的功能設計挑戰,可是要能夠讓夢想不只是夢想、概念不只是概念,積家錶廠目前廠內超過千名的專業人員,掌握超過數十項的製作流程與專利,甚至持續累積中,便是讓夢想與概念成為真實的基礎。Jerome說,如果沒有實際的腕錶被製造出來,那麼品牌的文化、市場的策略都將沒有意義,要讓顧客了解積家,最好的方式,就是讓顧客看見技術是怎麼表現出來的。   嚴格而論,積家不僅是以技術累積品牌的價值,甚至可說是整個Richemont集團的技術領導中心,無可避免的還能奧援集團其他品牌的發展,正因為研發與製造的計畫愈加複雜及龐大,在2009年年底積家完成擴建新錶廠的計畫,Jerome表示,目前積家已經開始使用新錶廠的絕大部分,很多設備及部門也逐步移至新錶廠內,不過牽涉到部門間的製造連動與特性,不會全部一次移入,同時積家也將持續的招募新的人員進入,這也表示積家會一步一步的壯大,未來的技術力也不斷的累積醞釀。     一向在鐘錶史上扮演關鍵角色的積家,2008年適逢品牌創立175周年,為了紀念這個意義非凡的日子,這位來自瑞士汝山谷(Vallée de Joux)的鐘錶名家決定回顧品牌史上最輝煌的幾頁篇章,為它們寫下更燦爛的註腳。在積家過去的重要成就當中,不乏多項世界第一的創舉、登峰造極的傑作,以及歷久彌新的經典,例如Reverso、Duoplan 、Master Control 、Memovox Polaris 、Gyrotourbillon I等腕錶,還有馳名的Atmos空氣鐘,以及最新的AMVOX系列錶款。今天,積家一共擁有一千多名員工,他們分別掌握有四十多種分工以及二十多種技術,傳承悠久的優良傳統,推出獨一無二的鐘錶創作,向品牌創始人的創新精神致敬。以Antoine LeCoultre工作坊原址向外擴建的積家錶廠,規模仍不斷擴大,一棟占地9000平方米的全新廠房,在2010年落成啟用。
JAQUET DROZ
  鐘錶大師Pierre Jaquet-Droz在1738年創辦了經典品牌Jaquet Droz。Pierre於1721年7月28日,出生在一個貧窮人家。早期的設計,技驚四座,震撼了同時期的知名製錶師。Jaquet Droz為微機械樹立了新標準,他的與趣也迅速移轉到更複雜的機械構造,1758年他旅行到西班牙首都,帶在身邊的一隻會叫的機械狗引起眾人的關注,後來Jaquet Droz和他的合夥人Jean-Frederic Leschot更加專注於製作更複雜的自動玩偶 (又稱為機器人),而較少製作錶。 面盤給了每只錶獨特的外觀,它就像錶的臉。收藏家經常因為錶的面盤而決定是否買進一只錶。Jaquet Droz充份地利用了面盤的這項特性,用來塑造頂級名錶的外貌。它的獨特性格首先來自面盤,特定錶款小量生產8~88只,它之所以不大量生產,經常是因為面盤的材質,多是極稀有而珍貴的寶石;除了固定生產的錶款之外,它還接受消費者的特殊訂單,可以在錶中使用更為特殊的材質,像是來自太空的隕石等等。 近來Jaquet Droz更進一步發揮面盤的妙用,開始尋求被列成半寶石的天然材質製造面盤,它四處尋求能夠用來製作面盤的特別材料,它的總裁除了經常出現在世界級的寶石集散地之外,更會到任何可能出現罕有石材的地點找尋機會。然而它也將傳統揉合在作品當中,例如最新的時間之花(La Fleur du Temps)系列女錶,就將十八世紀的巴黎美學及氛圍融合在錶款中,充滿了巴洛克風格的複雜裝飾,不時提醒大家,歷史上法國曾經盛極一時,深深地影響了歐洲的美學與藝術觀。   Jaquet Droz今年在錶款設計上展現了多元且豐富的面向,今年在Only Watch慈善拍賣會中賣出的Jaquet Droz限量錶就是以珍貴稀有的紅色琺瑯面盤驚艷四座,紅色琺瑯面盤需要技術經驗最純熟工藝家運用其專業知識,才能燒製出這種火焰般的顏色,因為純紅色需要以800度的大火焙燒22層,其工藝技術的複雜程度已到達了登峰造極的境界,搭配純白色陶瓷錶殼和純白色橡膠錶帶,此款Jaquet Droz限量錶展現出孩童的純潔和天真無邪。今年Jaquet Droz更是顛覆鐘錶概念,首開先例的推出這款獨特的時間機器,將時間以純然的機械化裝置展現出來,壓下按鈕後,裝置就會啟動機械手臂運作,在紙張上寫下四位數的當下時間,時間機器是經由8年的研發,由1200枚零件構成的,絕對可稱為Jaquet Droz近年來的代表作品。  
MONTBLANC
    萬寶龍 (Montblanc) 的名字來自歐洲第一高山白朗峰(Mont Blanc),長久以來都是最頂尖的書寫工具製造商。多年來也極力在製錶業爭取一席之地,並且逐年有成。1997年它推出第一支錶手錶市場取得成功,第一個系列錶款在10年前推出,產品品質大幅提高。今日萬寶龍的錶不必再畏懼同價位品牌的競爭。原先相當貴氣而講究的設計,在加入現代化、運動休閒風格之後,在S.I.H.H.錶展中漸漸受到重視。   萬寶龍旗下的Villeret 錶廠具有150年以上的悠久歷史,圖片由萬寶龍提供 萬寶龍與很多其他製錶品牌一樣,根基深植於工藝與技術上。就如同機芯的零件般,這個品牌最貴鋼筆的最重要零件都由半自動化的精密儀器所製造。在這家公司位於德國漢堡知名足球場附近的現代化工廠裡,CNC車製著各種零件。金色的筆尖以手工細心製作而成,經過拋光,然後以薄如紙片的鑽石板切割出引導墨汁流出的縫隙。筆尖、儲墨匣與墨水匣都經過嚴格的品管控制檢測,必須通過多項檢驗才得以完成,就如同手錶製作時一般。 2006年萬寶龍的Star系列產品獲得滿堂采,不但鑲嵌了以最新切割技術處理的鑽石,同時也有百年紀念錶款,例如Star Chrono GMT Perpetual Calendar,以鉑金打造錶殼,限量3只,以Art Nouveau的風格鏤空自動盤,使用透明面盤,以免遮蓋了精心打磨的機板。雖然露出內在對萬寶龍是全新的嚐試,但相當符合它新產品的走向。只要不斷地試煉,人人都有機會登上高峰。 以Minerva錶廠為研發中心所生產的Montblanc Villeret 1858系列,可說是為萬寶龍在發展複雜錶款上帶來了無限契機。Villeret 1858 Grand Tourbillon Heures Mystérieuses神秘鐘陀飛輪腕錶即為代表作品之一;陀飛輪位於顯眼的12點鐘方向,在專屬的框架內運轉,是當時市場上所知最大的陀飛輪裝置;時分針被裝配在2片水晶玻璃上,看起來就像是懸浮在半空之中。另外,搭載由Le Locle錶廠生產的品牌第一枚全程自製機械機芯MB R100,Star Nicolas Rieussec Monopusher Chronograph單案把計時錶款,則以實際成就讓萬寶龍晉升專業製錶品牌。有別於傳統計時機能,此錶款以紅寶石軸承穩固住位於5和7點位置的計時錶盤,透過固定的指針來閱讀計算的分鐘與秒數。萬寶龍Minerva錶廠為品牌在專業製錶上帶來了無限發展。   萬寶龍鉅作蛻變腕錶,圖片由萬寶龍提供 連續多年萬寶龍在中國舉行了當年度亞洲最大錶界盛會,台灣的電子媒體還曾大幅報導,原來是2008年全球景氣陡然惡化,但仍有精品品牌願意砸下重金行銷,讓人懷疑是不是M型化社會的確降臨人世間。然而對萬寶龍而言,介入頂級鐘錶產品的確是開拓新產品線的好方式,錶與筆有類似的屬性,萬寶龍在筆上的成功經驗,無疑可以順利移植到錶上,嚴格來說,萬寶龍在頂級名錶市場上靠的當然是極佳的產品品質,但不可諱言,它在行銷上所做的努力對品牌知名度絕對有加分的效果,不論走到世界各地,白色雪花筆蓋始終都被視為最高級的書寫工具象徵,坊間多的是價位遠高於萬寶龍的產品,但只要提到筆,一般人會想到的品牌多半是萬寶龍。 萬寶龍所屬的歷峰集團在2006年買下了Minerva錶廠,後來將這個錶廠納入萬寶龍麾下,接觸機械錶不久的錶迷也許對Minerva不熟,但它在20世紀上半曾經是個知名的品牌,計時機芯尤為嘔心瀝血之作,但在歷峰集團購併這個錶廠之後,其實只買到22名員工以及製錶設備,但這22名員工個個身懷絕技,它能為萬寶龍錶附加的價值絕對超乎所有人的想像。歷峰集團旗下共有13個手錶品牌,萬寶龍可能是裡頭最不起眼的,但在Minerva技術及人力貫注之後,未來萬寶龍可能成為極小眾的頂級品牌,年產300只超高級的機械錶,以及難以估計的通用錶款,頂級產品如新近公開發表的神秘鐘陀飛輪錶、單按把計時碼錶,背後的強力支持就來自Minerva。而市場上的萬寶龍錶若出現Villeret 1858的品牌標示(或是系列名稱)者,就是這類型的高級產品。 萬寶龍的經典錶款Nicolas Rieussec Chronograph就是極有代表性的成果,所使用的單按把計時機芯是萬寶龍自製的MB R100機芯,完全在Minerva錶廠裡設計、製造、裝配。這只錶的名稱也很有意思,Nicolas Rieussec是在1821年開發出某種計時功能的製錶師,會選擇計時碼錶做為萬寶龍第一只自製錶款有技術上及行銷上的重大原因:技術上,Minerva本身就專精於計時碼錶的製作,當然這不代表它基礎錶款就做得不好,而是說它在技術碼錶上面的功夫相當受到矚目。而在行銷上,計時碼錶(Chronograph)的西方語源來自於希臘文,Chrono是時間,而Graph是寫,若要作為製筆百年名廠萬寶龍的自製第一彈,那麼原意是「寫時間」的計時碼錶自然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PIAGET
    伯爵的發源地是瑞士的La Cote-aux-Fees,與許多瑞士製錶重鎮一樣,因為冬季大雪冰封,農夫必須從事副業維持家計。靠著境內許許多多冬季無法耕作的農人,瑞士居然在18世紀成為全球最大的時計輸出國,冬季漫長,農夫憑著毅力與眼力打造時計零件,不但讓家人溫飽,也讓瑞士建立起迄今不衰的鐘錶工業。伯爵的創始人名為George Edouard Piaget,設立品牌時只有19歲,雖然同家族內有更早從事製錶相關工作的先祖,但伯爵品牌本身一直把1874年當作成立的年份,事實上,最早在面盤打上Piaget的時計可以回溯到1820年,但伯爵顯然沒有半路認親家,自吹自擂拉長品牌歷史的習慣,事實上也沒有必要。當初它的業務主要是代工,沒有任何擁有品牌的商人希望代工廠叫得出名號,不惟當時如此,今日亦是如此。   伯爵錶廠     伯爵工廠裡的銘板,圖片由伯爵提供   1940年起,伯爵開始在它生產的錶上鐫下「Piaget」的名稱,1942年開始在專業雜誌上刊登伯爵錶的廣告,訴求的重點是「豪華與精準」,但必須到1950年以後,伯爵的機會才真正出現。在歐戰之後數年,全球的消費風氣與戰前、戰時不同,開始走向奢華風,戰時一切為作戰自不待言,戰後新統治、新資產階級在世界各 地出現,奢侈品的需求也大增,瑞士是鐘錶大國,世界各地的買主甚至願意拿出比定價高上一截的款項,以求在最短時間內拿到最新穎、最拉風的錶款。1957年,伯爵推出了技驚四座的超薄機芯9P,同時拿到了相關機構的專利,它的直徑是20.5mm,厚度則是2mm,比許多錶款發條的寬度都小,光是這一只機芯,就奠下了伯爵可大可久的王圖霸業。 伯爵在1940年代的廣告,圖片由伯爵提供   1960年,伯爵再接再勵推出了使用微形自動盤的12P,直徑28.1mm,厚度只有2.3mm,這只機芯維持「世界最薄自動機芯」稱號數十年之久,由於微形自動盤上鍊效率相對較低,伯爵甚至用上了24K金的自動盤,才達到實用階段。機芯只是伯爵錶可大可久的因素之一,它另一項特點則是維持了數十年的奢華外觀,不僅只以各色的金(或鉑金)打造錶殼,同時採用不同的珍稀寶石鑲嵌在錶殼上,甚至用以製作面盤,雖然今日已有許多品牌也用特殊材質製作面盤,但在這方面,伯爵無疑是先驅者。直到1970年代,石英錶旋風即將橫掃瑞士錶壇,伯爵也在最短時間內趕上石英風潮,製造出超薄石英機芯,最有名的是編號7P的石英機芯,比瑞士第一只石英機芯BETA 21(1969年由多家瑞士廠商贊助的Neuchatel電子鐘錶中心開發出來)薄且小,厚度只有3.1mm(BETA 21為5.3mm),其後也陸續推出8P、30P及212P等多款超薄石英機芯,其中212P更是擁有計時功能的石英機芯,厚度卻只有2.5mm,即使安裝在女錶中都不顯得擁腫。 製作中的PIAGET陀飛輪,圖片由伯爵提供   1980年代又成為伯爵的最佳舞台,石油危機過後,美國及西方國家消費力大增,日本甚至即將邁進不斷膨脹的泡沫經濟年代,以貴金屬打造,造型奇幻多變,鑲滿寶石的伯爵錶成為新資產階級的最愛之一,獨特唯一的錶款不斷推出,直到1988年4月,一直由家族獨資經營的伯爵進入了全新時代,當時的卡地亞集團,也就是今日的Vendome集團宣佈買下了伯爵,雖然經營者仍然是伯爵家族的人,但資金來源更加不虞匱乏,同時也必須根據集團的策略推出產品,或是將機芯供應給集團旗下其他品牌。但伯爵家族的考量並沒有錯,手錶銷售已經成為跨國企業集團最適於經營的業務之一,即使有優異的產品,沒有夠廣闊的行銷通路,品牌仍然不易生存,引進集團的資金之後,研發新機芯也比較沒有後顧之憂。 伯爵已經突破純粹製造珠寶錶的品牌形象;部份原因在於,伯爵負責從事歷峰集團 (Richemont Group) 及其領導品牌卡地亞 (Cartier) 機芯的設計與製造供應。其中 400/500 系列機芯,也運用在伯爵本身的不同錶款中 典雅的方形Emperador Tourbillon由Caliber 600所驅動。Caliber 600是手上鍊機芯,在12點鐘位置設有快速旋轉的一分鐘陀飛輪。真正引人注目之處,在於它擁有不可思議的超薄結構,厚度僅有3.5 mm,陀飛輪籠架剛好超出機板表面。這個籠架構造繁複,共以42個獨立零件組成,重量僅僅0.2公克,直徑僅有7.5 mm。組成這個陀飛輪的3個主要零件都由輕如羽毛的鈦金屬製成,零件間以超小螺絲與金屬片連結。 伯爵以日內瓦波紋 (cotes de Geneve) 圍繞陀飛輪來做為裝飾。還有無法以機械工具來處理的機板無數導角,在在顯示伯爵注重細節的程度:Caliber 600P零件每個導角需要花一星期的時間精雕細琢,才能達到製錶師的要求。 2006年SIHH展中伯爵推出了Polo Tourbillon Relatif,它的機芯編號Cal. 608P,歷經3年的發展才研製完成,它的陀飛輪看起來像安裝在分針上,會繞著面盤旋轉,這只錶與其他新錶款氣氛非常不同,其他錶款看來都適合在宴會上配戴,甚或適合在舞廳裡搭載新潮的服飾。 伯爵旗下相當重要的Piaget Polo系列今年屆滿30週年,除了多款經典的復刻紀念錶之外,品牌以更符合時代的摩登風範重新詮釋此一經典系列,推出Piaget Polo FortyFive錶款,首次嘗試鈦金屬錶殼,同時在錶帶部分採用運動感的橡膠材質,尺寸加大至45mm,共有自動腕錶和計時碼錶兩款。另外兩款Piaget Emperador枕型錶款,也分別推出月相及三針一線逆跳秒針腕錶,其中月相腕錶的月相盤特別經過高溫燒烤,再透過冷卻過程,使其錶面形成擬真的月球表面紋路,顯示出伯爵在設計上的小細節都相當講究。 2009年,充滿創意、強調奢華的Limelight系列,今年以Paradise渡假天堂為主題,包括風帆遊艇、熱帶海域以及南洋花卉為三大設計元素,透過鑲鑽、琺瑯彩繪等經美工法鋪陳出世人最渴望的度假勝地。
PIERRE KUNZ
  Pierre Kunz 品牌設計師 Pierre Kunz 「對逆跳功能有特別的感情,是因為秒針的遊戲對他來說是最有樂趣」。在製錶界中特別喜歡逆跳功能的製錶師Pierre Kunz,在新作品發表會上看起來神采奕奕的Pierre Kunz,就如同尋常的參觀民眾一樣,也在發表會後於每一個陳列櫥窗中,仔細欣賞他自己的作品。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自已的作品應該是再熟悉不過了,為何還要一件件駐足觀賞?但當Pierre Kunz進入與媒體近距離訪談時,從他的神情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他對於腕錶的感情,並沒有因為投入製錶業20多年來而有所減退。 對逆跳功能有特別的感情,是因為秒針的遊戲對他來說是最有樂趣 當天PK佩帶的錶 Pierre Kunz的作品以他擅長的逆跳功能來設計,無論是在男女錶中,基本功能或是複雜功能都可看見逆跳功能出現在他每一只作品中。而在腕錶的造型上,他特別提到前衛的元素、大尺寸的外觀設計及強烈的個人色彩…等都是他所著重的設計元素。然而,這樣的設計風格是否與他真實性格相近呢?他回答道:「本身就是一個喜歡創新元素,且作風豪邁的人,所以即便是女錶的設計,還是會出現較中性的線條,在男錶方面更不用說了,大尺寸及有稜有角的鋼硬線條,在佩帶上不僅方便閱讀,也可以呈現出較強烈的個人色彩。」 Pierre Kunz對製作腕錶有一種藝術家的情感,他解釋自己作品的神情,總是帶著一點欣喜的感覺,無怪乎他會覺得,每一只出自他手的作品,都像是看見自己的孩子一樣的驕傲。他說道,會對逆跳功能有特別的感情,是因為秒針的遊戲對他來說是最有樂趣,也是最經典的。每當他看著逆跳秒針的運行,就更能感受時間流逝的迅速,所以他也希望,當人感知到時間是稍縱即逝的時候,可以像他一樣更加思考時間的意義。  
RADO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雷達表(Rado)就像是不磨損的同義詞。1917年創立的雷達表在百年後開花結果,自1962年推出耐刮抗磨錶殼的DiaStar1鑽星一號系列後,雷達表漸以使用高科技陶瓷錶殼為品牌的辨識標記。最新作品包括與英國設計師賈斯帕•莫里森(Jasper Morrison)完美合作之結晶 R5.5 White Jubile,以及Ceramica Digital Automatic等。使用堅硬金屬與陶瓷製造錶殼的設計特色,讓它在錶壇奪得一席之地,也讓它有機會出現在許多重要的場合,它已經在網球場上活躍20年之久,贊助知名的法國公開賽也已經超過10年。   Rado 雷達表總裁 Roland Streule   1983年雷達加入了斯渥琪瑞表集團(Swatch Group)前身的SMH集團,此後在集團品牌策略下開展出獨特的路。在斯渥琪瑞表集團(Swatch Group)裡,雷達一直是表現優異的品牌,持續成長以及可觀的營業額,是許多品牌無法望其項背的。1957年第一只掛著雷達品牌名稱的錶問世,它的歷史由此開始。然而成為國際名牌的契機卻在1962年,當時這家製錶廠以革命性的發明震撼全世界,那就是Rado DiaStar,有史以來第一只完全不怕刮傷的錶,錶殼由燒結後的碳化鎢製成。1985年,母公司Swatch集團決定善用雷達的技術與其在開發材質上的豐富經驗。自此,這家公司更進一步擴大位於瑞士Lengnau總部的研發業務,繼續製造絕無僅有的堅硬錶殼。   DiaStar的錶殼用碳化鎢或碳化鈦的粉末與黏著劑結合製作而成,經過攝氏1,450 度燒結,卻可以抵抗相當於1,000大氣壓的壓力;新錶款則以陶瓷製造,陶瓷是太空艙中用以隔絕熱氣的材料,它能讓現代的水龍頭完美運作,沒了這項材料,骨骼手術就無法進行。 這家製錶公司的工程師仍需不斷地向新的領域邁進,目前雷達擁有30項材料開發專利。陶瓷錶殼的製作,首先將多種粉末與黏著劑與稍後會呈現理想色彩的染色劑混合,再壓進模子裡製作成錶殼的形狀,之後再經過燒灼,最後以鑽石粉末拋光而成。 2008年,雷達表獨具特色的金屬鍍層工藝已拓展至色彩領域,如綠色、藍色、紫色、銀色及金色等等,彩色的錶盤映照黑色高科技陶瓷的設計。新款Ceramica Chronograph Jubile錶款同時採用彩色寶石環繞在計時圈與日期窗周圍。Sintra XXL Basel Special的陶瓷錶殼經過特別處理,呈現不同於以往的黑色霧面質感,彰顯雷達品牌精髓。閃耀金色光芒的Original Skeleton,其黑色機芯結構在藍寶石水晶錶盤下清晰呈現。
ROGER DUBUIS
  豪爵 (Roger Dubuis)成立11年以來,已經設計、推出超過20款機芯,目前有400名員工在它位於日內瓦外圍的錶廠裡工作。這間廠房在2001年奠基,目前仍有新的廠房在建構中,最後樓板面積可能高達2萬平方公尺。 豪爵老闆Carlos Dias對自已公司的廠房有許多計劃,其中一項是完全自製所有零件,以便取得日內瓦印記 ,但Dias的步調太快,除了讓員工疲於奔命之外,品牌創始人Roger Dubuis也因為年事已高,不能適應快速變遷而選擇退休。他在1980年成立一家小型工坊,專門從事維修與修復的工作。一開業便即刻接到第一件案子,設計錶的結構與細部開發。很快地他就以解決棘手鐘錶問題而知名,日內瓦各大廠的設計師們,只要是找不到好的解決方案,便會來找他。 如果不是命運帶領Carlos Dias在同年來到他的工坊,Dubuis可能到了今天還是繼續收取低廉的價格,做著相同的工作。在最短的時間裡,Dubuis就用自己的品牌推出一系列複雜錶款,特殊的設計以及精巧結構讓它的錶與眾不同。 Roger Dubuis 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Jean-Sébastien Berland 未來豪爵錶將會善用限量策略,特別複雜的錶款限量可能僅有28只,豪華的錶款限量可能是280只,再通俗一些的限量款可能生產888只,這是因為豪爵累積下來的手錶設計,足以開發出上千種錶款,即使少量多樣,也足以用光所有產能。未來豪爵會推出同品牌的珠寶,甚至可能推出其他藝品。通往成功之路必須透過強而有力的造型、特別的尺寸以及無窮的創造力,這些恰好都是豪爵錶能夠生存的條件。  
ROLEX
    勞力士的傳奇歷史從1905年,年僅24歲的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在倫敦開辦一家鐘錶店開始。漢斯‧威爾斯多夫於1881年出生於巴伐利亞,年輕的他踏入瑞士製錶業時還是個懷錶盛行的時代,而漢斯‧威爾斯多夫卻開始醞釀他的腕錶夢想,而這個夢想後來不但得以實現,甚至還成就了勞力士無可匹敵的全球霸業。 勞力士這個在錶壇擲地有聲的名字,註冊於1908年,符合所有歐洲語言的發音習慣,而且非常簡短有力,是成功的第一步。其次,為了吸引所有顧客,威爾斯多夫對於機芯品質有最高的要求。他一直堅持將機芯送到官方機構檢測,努力不懈地提升機芯的可靠性。於是1910年,位于比爾的官方腕錶評級中心,為勞力士一款腕錶授予了瑞士首次的官方認證,四年後勞力士腕錶更榮獲由英國矯天文台頒發的A級證書。至此,勞力士腕錶已經成為精確可靠的代名詞。 1926年隨著第一支防水、防塵腕錶的誕生,勞力士開始寫下輝煌歷史,這款『蠔式』腕錶具有完全密封的錶殼,如同一個微型保險罩,為機芯提供了最佳保護,由此開啟了蠔式腕錶的發展歷史並且在全球廣泛流行至今。堅固耐用的蠔式防水錶殼,很快地在1931年有個足以搭配的完美內在,就是恆動擺鉈自動上鍊機芯,這個系統是所有現代自動腕錶的始祖。 憑借著高精確度以及傑出的防水性能,勞力士從1950年代陸續開發出多款專業型腕錶,例如1953年問世的“潛航者”,是第一款可以在100米水下依舊保持防水性能的腕錶,同年,蠔式恆動腕錶率先登上聖母峰。1956年,星期日曆型腕錶問世,這是世界首款可以完整顯示星期和日曆的腕錶。1960年,一款實驗用的蠔式錶“Deep Sea Special”被固定在潛水器外部,潛入高達10,916米的深海。 1960年代至1970年代,勞力士與體育賽事、體育巨星以及世界知名藝術家展開了廣泛的合作。這些合作掀起了奢侈品業界的文化和體育贊助熱潮。1976年為慶祝蠔式腕錶誕生50周年,品牌創辦了“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該獎項旨在提供傑出人士的研究計畫之經濟支持,這些年的迅猛發展讓勞力士品牌得到更廣泛的認同與支持,為公司發展鋪陳出康莊大道。 勞力士皇冠吸引許多人賞玩手錶,圖片由ROLEX提供 1990年代中期,勞力士為了自主製造關鍵元件,開始對生產模式進行垂直整合,並對日內瓦三座工廠的所有生產活動進行統整,建造全新的一流生產設施,這些設施在2000年和2006年間相繼投入使用。設施採用靈活的多用途設計,這反映公司不斷發展壯大的遠景以及時刻預測,並應對市場需求以保證產品卓越品質的初衷。 過去勞力士的產品讓人感覺偏重男性錶款,其實品牌在經營女錶方面也不遺餘力,這點從今年新一季以讚頌女性魅力為主題的全新廣告,可以得到實際印證。新廣告藉由優美典雅的女性形象,重現品牌極具意義的歷史時刻,展現出勞力士的不凡品味和追求極致製錶工藝的精神,還有無懈可擊的可靠性能;女性的特有魅力與極具歷史意蘊的勞力士品牌相互輝映,更顯脫俗。新一季以女性為主的廣告宣傳活動,將著重描繪勞力士的品牌精神與卓越理念,真正彰顯品牌內在精髓。以『勞力士-時刻創永恆Rolex. For life’s defining moments』為主題的廣告形象,將經典再現品牌發展中每一個值得紀念的歷史性時刻,完美詮釋勞力士腕錶追求至臻至美的永恆調性。嫵媚動人的女性形象增添勞力士腕錶的獨特魅力,巧妙再現其獨樹一幟的個性氣質與伴隨生命中每一重要時刻的特殊意義。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建立至今已超過250年,也是當今唯一一個連續經營如此久,且中間並未間斷的品牌。全世界最資深的腕錶品牌江詩丹頓,為慶祝品牌成立250週年,已經順利舉辦許許多多的鐘錶盛會,不過派對不會就此結束。 江詩丹頓的馬爾他十字 例如2006年SIHH展出的Platinum Excellence鉑金極致系列,只使用鉑金材質,在江詩丹頓風格的時計中算是相當獨特。儘管鉑金的廣泛運用是比較近期才有的發展,江詩丹頓其實早在1820年就曾經使用,因為這種金屬完美搭配了少見又複雜的江詩丹頓時計。這個新的限量系列,包含Malte Chronograph和Patrimony Contempraine,以堅硬的鉑金來呈現仔細打磨的稀有轉盤,低調又具有些許冰亮的效果,和素雅的PT 950底座、面盤、轉盤和錶扣十分協調,營造出唯有珍貴金屬才有的渾然天成的質感。 此系列還擁有2只踏破鐵鞋無覓處的特殊錶款:Malte萬年曆飛返鏤空大複雜錶和限量版Les Cabinotiers Skeleton三問大複雜錶,同樣不負manufacture及新系列的口碑,另外也提供視窗來欣賞美妙的機械裝置和透明面盤。江詩丹頓總裁陶睿斯(Juan-Carlos Torres)非常滿意新系列的極致奢華感和低調感,「鉑金錶對收藏家的獨特性來說,是夢寐以求的紀念款,完美融合了稀有性、亮澤感以及江詩丹頓的特殊、專業和傳統,另外鏤空面盤提供了視窗,讓佩戴者能欣賞大師技藝超群的機芯。」 過去幾年,江詩丹頓積極投資在自己的製作能力上,現在已經能夠生產幾乎全部自家機芯所需的小配件,因此,在做為瑞士勞力分工的擁護者多年之後,這個日內瓦品牌終於完全變成少數純正的製錶廠之一,而且開始著手為自家面盤申請日內瓦印記。 目前江詩丹頓在人事、空間和技術各方面的情況,似乎都已臻於理想。2004年啟用的新的Plan-les-Quates工廠,有著充滿個性和想像力的建築外觀,提供技師和製錶師最好的工作環境。而江詩丹頓之所以能夠如此,其中很大一部份的原因,該歸功於其不斷在追求更完美的製錶工藝上所花費的苦心。這不只是針對機械層面而論,江詩丹頓無論是精雕鏤空、琺瑯彩繪、甚或是鑽石鑲嵌都有其過人實力。 今年在鑽石鑲嵌上,首度運用擁有57個切割面的火焰切割於腕錶上,造就出不同於過往腕錶的質感,同時也創下今年錶展最貴,高達兩億台幣的天價。而從推出後每年都會受到矚目的面具系列錶款,今年也走到計畫的最後一步,推出第三套面具錶款,雖說這款腕錶的機械結構也頗有意思,然而更重要的是這系列錶款的文化意義,以及江詩丹頓企圖完整重現古代面具任何微小細節的用心與努力,。 2008年Quai de I’lle系列的誕生為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及頂級製錶業注入全新理念。以七枚零件構成的錶殼,客戶可選擇三種稀有貴金屬製錶材質(玫瑰金、鈦金屬和鈀金),兩款錶盤風格以及兩種經不同處理技術,由江詩丹頓自主設計並研發之機芯,根據個人喜好來組合出一只專屬腕錶。系列錶盤結合業界首創「安全印刷」技術,包括秘密書寫、微縮印刷、安全墨水和隱形墨水UV標記,腕錶同時配有錶盒、護照以及多媒體裝置。整合嶄新科技和傳統要素,Quai de l’Ile系列完全展現江詩丹頓的傳承元素。 此外,縱橫四海系列(Overseas)誕生十周年,再增添兩名新成員—兩地時間與計時腕錶,詮釋了江詩丹頓對旅行的獨特理解。江詩丹頓由24歲的Jean-Marc Vacheron創立於1755 年,是目前錶壇歷史最悠久的品牌之一,它的根據地在日內瓦。一開始就致力於創作頂級鐘錶,產品一直是各國皇室最愛;其博物館(Maison)展示了四百多件創廠以來陸續推出的作品,從這些珍稀的時計裡可以切身感受到它綿延而輝煌的歷史。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