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錶講堂_天文GO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品牌
A.Lange & Sohne
  瑞士名錶當道,一般人不會對來自德國薩克森的品牌抱持太大期望,也不會預期A. Lange & Sohne(朗格)所帶來的興奮情緒居然能持續十年以上。事實上,沒有人 (至少在德國) 預料到一個死而復生的德國高級錶品牌會再度發展,猶如浴火重生的鳳凰。這個品牌所掀起的熱潮,不僅席捲了曾經擁有A. Lange & Sohne的腕錶收藏家與懷舊的薩克森人,也包括了世界各地收藏不同頂級作品的錶類收藏家。     A.Lange & Sohne復出引起國際間的正面迴響,最令人料想不到的,則是向來是製錶重鎮的瑞士。另外,特別鍾愛手工精緻且有獨特收藏價值鐘錶的義大利人,也張開雙臂歡迎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後裔。還有美國,全世界鐘錶收藏家與愛好者最多之處,所有先知先覺的人都爭先恐後地收集這些德國機械瑰寶。     在推出Lange 1 Time Zone以後,朗格顯得沈寂了一陣,後來在2005年秋天推出了Tourbograph「Pour le Merite」,這是一只連接了過去與現在的手錶,它使用了1994年A. Lange & Sohne首枚陀飛輪錶的名字、擒縱結構以及芝麻鍊傳動。另外也推出了分秒雙追針的Double Split錶款。進化的Datograph隨之而來,零件數提高到556;2006年的巴賽爾SIHH錶展裡展出了Richard Lange,簡潔的風格與複雜功能錶款大相涇庭。     2004年A. Lange & Sohne在格拉蘇蒂買下的古老的啤酒廠,然後將之改裝,估計從2008年開始,這個曾經充滿著濃烈酒香的廠房就會成為重要的製錶基地。但A. Lange & Sohne的產量不會因此而擴張,這個新廠房預計用來研發複雜錶款以及重要的零組件,像是A. Lange & Sohne重生十年之後才有能力製造的游絲等等,一家有製造能力的錶廠,勢必要在這個方面多所著墨。     創立於1845年的朗格,其實與不少有歷史的品牌一樣,中途都曾因各種理由而中斷經營,並差點永遠消失。不同的是,多數品牌是因為石英革命所造成的需求減少,視經濟層面出了狀況,朗格則完全是因為政治力的作祟。1945年東西德分裂,留在東德的錶廠要不就消失不然就被併入VEB GUB,不過朗格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直系子孫Walter Lange幸運地逃離鐵幕,並等待機會復興家族製錶工藝。終於他在1990年成立了Lange Uhren GmbH,並向GUB購得A. Lange & Sohne 的商標使用權,並在當時IWC的總裁Gunter Blumlein協助下重新投入製錶工業,並於1994年推出復出後的第一款腕錶Lange l。而其堅持保留德國銀、四分之三夾板…等,傳統德國腕錶的作工與對於細節特色的講究,也讓當時消費者驚豔,推出後迅速在[[頂級鐘錶]]市場搶下一席之地,此外,也宣告Swiss Made壟斷的頂級機械錶時代結束。
BOVET
來自瑞士的頂級手錶品牌播威(Bovet)跟中國有著不解的緣分。早在1822年(清道光年間),Bovet的創始人Edouard Bovet就開始向清廷的王公貴族們出售昂貴的高檔西洋鐘錶,且Bovet很快成為中國富豪們最喜愛的鐘錶品牌。 清朝王室貴族寵愛的彩繪藝術無論在古代或是現今社會都一直深受中國人喜愛。十九世紀初,Bovet從瑞士漂洋過海來中國,並於1822年在廣州創立名為 ‘播威’的鐘錶品牌,成為當時家喻戶曉的瑞士頂級品牌,更深受清朝王室貴族寵愛,清代大臣李鴻章便是播威的愛好者。 1824年,Bovet開始生產針對當時中國市場的琺瑯釉彩與半圓珍珠裝飾對表,以迎合中國人“送禮成雙”的習慣。Bovet更為清朝皇室度身訂制各種禦 用的彩繪懷錶,以中國風景及仕女圖為題,至今仍典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館及百達翡麗博物館內。獨一無二Bovet腕表于外形重現古時懷錶的風韻,由創立至今, 每塊腕表的雕刻、寶石鑲嵌和繪畫琺瑯圖案等工序都清一色由人手製作,因此產量維持在每年只有一千多塊,而當中六成以上是全球只此一塊。由於它是人手製作, 即使同一款腕表也有不同之處,因此每塊均獨一無二,而腕表當中包括限量版和特別版,絕對珍貴,值得收藏。 大表面、粗皮或鋼錶帶、厚表身等具‘陽剛’氣的腕表已不獨為男士鍾愛,機械腕表開始吸引越來越多女士追捧,因此Bovet的腕表並 無男女裝之分,適合所有人士配戴。Roy說,一塊Bovet腕表的製作時間平均是四至六個月,若較複雜的表的製作時間更長達一年,這些表在製作過程中運用大量黃金,但當中三分二的金在製作時會被挑走,因此每塊表均價值連城。 Bovet有兩個重要系列:一是鎮牌之寶Fleurier(複雜表),意念源於十九世紀的袋表款式,有蛇形藍鋼行針、鑲於12點位置的寶石及手制圓拱形表 面等古董袋表的標記。二是Sportster(運動系列)自動計時腕表,每一塊都經過瑞士官方天文表認證局評定為天文表。
BREGUET
  200年前,亞伯拉罕‧路易士‧寶璣 (Abraham-Louis Breguet)有感而發:「給我完美的潤滑油,我就能給您最好的機芯」。如今這個尋找最佳潤滑油旅程似乎到達終點,由寶璣主導的研究計劃開發的矽製擒縱零件,安裝在編號591A的機芯上,在2006年的春天發表。591A的擒縱叉、五番車以及游絲都用矽這個奇妙材質製作,它讓擒縱系統必須上油潤滑成為歷史。 2006年有頂級錶廠推出矽質零件,幕後最大功臣就是寶璣,當時執行長海耶克(Nicolas Hayek)指出,未來斯渥琪瑞表集團旗下品牌都可能使用矽質零件,但決定權在各品牌手上,集團並不強制規定。但集團已經擴廠準備生產矽質零件,像是歐米茄(Omega)的同軸擒縱,就是目前正在測驗的產品。寶璣本身也開發了使用矽質擒縱輪及馬仔的機芯,但卻不像其他品牌一樣打算使用矽質游絲,而是使用原本的寶璣游絲,寶璣游絲有它傳統上價值以及較大的動力,適用於寶璣基礎型及複雜型機芯。果然在2010年寶璣推出了矽質寶璣游絲。 擒縱叉以及五番車都散發著藍色的光芒,以往在一只錶裡,只有藍鋼螺絲會發出這種光澤;它們上頭也有著寶璣的秘密簽名,必須放到顯微鏡下才能看到。這些零件的尺寸設計都經過最佳化,表面非常光滑,沒有任何細孔,以降低運作時的磨擦,矽的重量低於鋼鐵,高彈性以及不感磁的特性也對製造好的鐘錶零件有幫助,特別是用來製作游絲。寶璣與Neuchatel的CSEM研究所和另外幾個手錶品牌合作,順利取得一項專利,可以讓矽在大多數溫度下保有正常的彈性系數,解決矽質游絲的最大天限。由於這項專利製限,扁平的矽質游絲末端特殊的曲線可以在製造過程中就成形,它的振動特性與寶璣游絲類似。寶璣在巴賽爾展出另一款基礎機芯Cal.777,未來就可能使用矽質擒縱叉以及五番車,但卻會保留傳統的寶璣游絲,它的曲線必須以人手折曲,是傳統的高級製錶技藝。 2006年推出的La Tradition錶款把齒車放在面盤側,讓所有人都能看見,創造出一股新風潮,如今更有自動上鍊錶款推出,自動盤的造型與寶璣在世時所製作的自動上鍊重錘非常相近,可惜它只是外型上的設計,而不是真正改良了寶璣在18世紀的自動上鍊系統,令它實際派上用場,嚴格來說,懷舊的意味遠大於實用。 寶璣在2006年錶展中推出的雙陀飛輪自然是目光的焦點,集合美學與技術於一身,它甚至取得了三項專利 ,兩個獨立的陀飛輪機構透過中央的旋轉板和差動器耦合,每十二個小時會旋轉一圈,差動器把彈力分配給旋轉板與兩個陀飛輪,機芯的精確度也因為兩個陀飛輪結構而提高了一倍,雖然在面盤上仍然製作出一根與面板固定在一起的時針,但實際上,時計就是整塊可旋轉的面盤。 從被斯沃琪集團(Swatch Group)收購,並由集團創始人兼董事會主席尼可拉斯.海耶克(Nicolas G. Hayek)先生直接掌管後,歷史悠久的寶璣,重新迅速拓展。夾著集團化的優勢,獲得大量資源,不只固有的創見,諸如陀飛輪、打簧錶、“pare-chute”避震裝置以及寶璣遊絲…等寶璣大師當年的發明得以保存延續,對新技術的開發也不遺餘力。2003年錶廠改建,Reine de Naples Cammea、Marine系列的陀飛輪及其矽質擒縱機構…等新作,都是其積極發展的見證。而除了製錶,在海耶克先生主導下,寶璣也致力於古典時計的修復及傳統工藝的延續。例如Tradition系列,便重現了古典懷錶所使用,而早期因為危險而被禁止的鎏金技術。這幾年受到各方重視的編號160號的瑪麗安東尼懷錶也是因此而得以重現。
BULGARI
  令人摒息的珠寶、迷惑感官的香氣、優雅的太陽眼鏡、豪華的皮包、皇冠上的寶石,以及飯店:任何追求獨特性的人都能得到義大利豪華品牌寶格麗(Bulgari)的服務,品牌的概念遵循著與眾不同的系統,這個家族企業的總裁和他的兄弟嚴格保持品牌血統純正,所有的產品需在兩兄弟首肯之後,才得以上市。   上一個世紀,希臘的珠寶匠Sotirio Bulgari在羅馬設立了Old Curiosity Shop,這個名稱來自文豪Charles Dickens的小說,而Bulgari使用它的原因則是為了吸引到羅馬觀光的英國及美國客人。他的珠寶首飾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因此隨即有能力在St. Moritz開設分店。為了讓寶格麗的珠寶及銀器不斷發展,Bulgari本人把位於羅馬Via Condotti大道上的商店設成旗艦店,至今這個店仍在營業。   1990年寶格麗把產品線延伸到香水與小配件,更成為一家以奢侈品為主的上市公司。早在1940年寶格麗就曾經販賣過手錶,1970年代更出現系列錶款,最出名的系列產品是由Gerald Genta設計的Bulgari-Bulgari錶款,它不但是寶格麗在手錶市場裡的一大成功,更是首只大量生產、使用寶格麗商標的錶款。1993年寶格麗再制定新的手錶策略,更成立Bulgari Time S.A.專職經營手錶業務,   2000年購買了Daniel Roth與Gerald Genta的寶格麗,把兩家公司的生產中心與侏儸山區(ValleedeJoux)的高度專業工作人員都併入Bulgari Time,尤其是在複雜錶款的製造方面,2004年隨即推出首只自製複雜錶款,其後更購併了面盤供應商Cadrans Designs、精鋼鍊帶供應商Prestige d’Or,在在都鞏固了寶格麗在高級手錶市場的地位。  
CARL F. BUCHERER
  寶齊萊 (CarlF.Bucherer)的手錶品牌在寶齊萊(Bucherer)集團裡是個完全獨立的小王國─它會以公司創始人的名字命名,絕對是有原因的。創立八十年所累積的專業能力是寶齊萊最大的基礎,在這段時間裡,即使週遭環境相對艱困,它的產品仍能在技術與美學上獲得國際認同。1919年,具前瞻性的企業家寶齊萊推出了第一個錶款系列,這些錶不但顯示了寶齊萊的製錶知識,更代表了客戶對錶款的特殊需求。 寶薺萊錶廠 寶齊萊是一個特別的人,擁有著自窮途末路中脫離的勇氣。本著創新理念與極度的熱誠,他與兩代後人共同建立起了一家極為成功的公司,展現出結合傳統價值與新想法的特殊才能。Manero、Patravi及Alacria等系列錶款最能展現寶齊萊的特色。Manero在2006年巴賽爾錶展發表,擁有古典、簡單優雅的外觀以及技術、實用性上的創新。   Manero Retrograde是密集分析日期視窗之後的結果,日期窗的重要性不遜於時間指示本身,3點鐘分向的日期指示會在一個月內由最上方移到最下方,每個月的最後一天午夜會再逆跳會到最上方,這只錶上還有星期以及儲能指示功能,甚至還提供第二時區指示,對商務人仕來說,實用性非常高。   Manero Perpetual Calendar錶款則擁有天文台認證,使用玫瑰金錶殼,除了萬年曆功能之外,還有精密的月相指示,整個面盤雖然有多種指示功能,卻展現出無比的諧調性。傳統月相只能顯示月亮大概的狀態,而Manero上的月相顯示則精確指出每一天月亮的狀態,其上的紅箭頭會指出到下一次滿月還要經過多少天。    
CARTIER
  即使發表第一只手錶到現在已經超過100年,卡地亞(Cartier)仍然能夠在已有的錶款之外,持續推出新的想法及設計。在這些經典的設計背後,是一位充滿創造力的天才設計師Louis Cartier,他綜合美感、舒適及實用的能力簡直無人能及。早在1920年代,就在紙上留下了數以千計的設計,從草稿到精密的產品藍圖不等,色彩的配置等等,在他有生之年,這些設計未必有機會成為最終的產品,因為設計的數量實在太多。     向卡地亞訂製世界第一只手錶的Santos   因此,如果卡地亞的巴黎總部充份利用Louis Cartier留下的遺產,也不會令人意外─由卡地亞巴黎總部發展的CPCP系列錶款正代表了這個品牌超過150年的製錶傳統。經典的Tonneau、Tank、Tortue等錶款名稱,帶給手錶設計師無窮的想像,卡地亞的作品向來綜合了完美的外型以及由頂級製錶廠所製造的機芯,卡地亞巴黎的專賣店早從1853年就開始銷售這樣的作品。CPCP系列的錶款同樣沿用這種想法,它們用最珍貴的材料製造,使用頂級錶廠生產的機芯,提供最亮眼的錶款,卡地亞更在瑞士La Chaux-de-Fonds的工廠製造、組裝這些錶款;也與頂級錶廠分工,各自貢獻出自身擅長的知識,開發出炫目的工藝極品。包括Piaget、Renaud et Papi、Dubois-Depraz、GP、Federic Piguet以及Jaeger-LeCoultre。   Cartier 9710機芯   尤其是[[Jaeger-LeCoultre]],更是卡地亞的主要夥伴。早從1903年起,Jaeger的前身就一直是卡地亞最重要的製錶夥伴,1907年Edmond Jaeger更與卡地亞簽下重要的機芯供應合約,兩者合作時間超過75年。如今最經典的CPCP系列,更倚重在機械機芯上有高度開發能力的Jaeger-LeCoultre。     卡地亞2010年主力放在Fine Watch making高級製錶系列上,同時推出幾款自製機芯,彰顯品牌對於高級機械鐘錶的雄心壯志,也成功奪得許多話題討論。搭載自製9907 MC型機芯的Rotonde de Cartier Chronographe Central中央計時碼錶,使用一枚導柱輪用以控制計時的啟動、停止與歸零動作;因此而能將計時與走時兩項功能,以同心圓的方式完美融合:中央的上層圓盤設置了中央計時秒針以及弧形分鐘累計窗口,底層外圈則專責走時部分。另款具有指標性的Santos 100 Squelette鏤空腕錶,搭載將機板鏤刻成羅馬數字的9611 MC鏤空機芯,呈現晶瑩通透的鏤空美感,又兼具時標功能,革新以錶盤顯示時間的傳統方式。   卡地亞(Cartier)推出了概念性的錶款ID One,它不是一款用來銷售的手錶,而是用來展示的手錶,機芯安裝在藍氣球(Ballon Bleu)的錶殼裡,代表著錶業一項鉅大的突破 ,因為它的機芯永遠不必調整校時。不論是製造過程當中,還是佩帶在錶主手腕之上,它都不需要調整這個步驟。卡地亞用了單件式的擒縱結構設計以及低摩擦係數的材質製造錶的零件,卡地亞在拉紹德芳工坊裡的生產總監Jean Kley Tullii從2008年11月起就開始推動這項計畫,它是一款只為實驗目標而存在的錶款,他指出,這款錶並不會推出銷售,但裡頭所使用的零件或結構會出現在其他錶款上。   Cartier ID One概念錶,圖片由卡地亞提供   2009年11月,卡地亞于拉紹德芳的工坊裡推出ID One(這個名稱代表了創新以及發展,Innovation & Develop),當地約有1000名員工,展示這款錶時,它也同時展示同時間研發的各項零件,且預測未來的錶必然完全毋須調整,例如名為 Zerodur的游絲,以碳化水晶製作的擺輪以及經過非晶鑽石碳處理的碳化鎢配重塊等,它也展示了許多新一代頂級製錶廠驚人的技術。上述種種,都代表卡地亞在頂級男錶市場上的態度無比認真。     在拉紹德芳耕耘約40年的光景,大多數時間它所使用的機芯皆來自第三方供應商,但在過去幾年裡,卡地亞投下重資,希望垂直整合產業鍊,成為自製機芯錶廠,開始自行製造機芯,卡地亞與自製機芯的程度越來越高,也因此而有ID One的誕生。卡地亞專注於機械機芯裡三項傳統上必須要調整的結構,包括擺輪、游絲以及擒縱系統。它聲稱製作出了完美的擺輪,以碳化水晶打造,結構是單一構件(而形狀則是卡地亞的商標C字造型),擺輪上沒有任何配重螺絲或是調整扭矩的砝碼。     在游絲上,卡地亞宣稱它的產品精密度無懈可擊,每日誤差在兩秒鐘之內,所使用的材質稱為Zerodur,在每一款錶上都採用相同的設計,擁有一樣的長度、兩端皆必須固定,因此不必使用快慢針來調度錶運行的速度。這種材料原來用於汽車工業,極度輕盈且不受溫度變化影響,Zerodur游絲重量只有傳統產品的四分之一。但這種游絲仍在測試階段,卡地亞ID One 上所使用的游絲以矽製作。   至於它的瑞士槓桿式擒縱系統,馬仔及五番車都以碳化水晶製作,皆為單件式構造,在組裝時即完美配對,完全避免製錶師必須費心思調整的工序;這個馬仔上沒有馬仔石。ID One還有不少其他的創新,游絲、擺輪、馬仔、五番車以及五番車的車芯都用碳化水晶籠架固定,這個籠架同時可以當作避震器使用,整只機芯擁有極高的避震性能。從面盤六點鐘方向的窺孔,就可以見到整組透明的籠架。錶殼以釹鈦合金打造,同樣能夠吸收震動。新材質讓錶有防磁的效果,同時對溫度變化有較高的抵抗力。它也擁有低摩擦係數,未以碳化水晶打造的零件都鍍以非晶鑽石碳,不需要液態潤滑劑。卡地亞聲稱結果是一只對環境變化幾乎無動於衷的手錶,震動、油、老化、磨耗、磁場、溫度變化,都動不了這只錶一根毫毛。雖然不知何時新科技會下放到卡地亞其他錶上,但想來指日可待。  
CHAUMET
    CHAUMET創始於1780年,它是一部活生生的法國珠寶史,至今仍是業界標竿,獨特風格品味與精湛技藝綿延不盡。創始人名為Marie-Etienne Nitot,他的發跡本身就充滿傳奇性,他拉住了拿破崙(Napolon Bonaparte﹚脫韁的馬匹,也讓他成為法國皇帝御用珠寶商。 法國頂級珠寶品牌CHAUMET近年來對於複雜腕錶的開發與設計特別琢磨與熱衷,新推出的Dandy系列以紳士風格為主軸,全力欲在男性機械腕錶的領域占一席之地,同時推出CHAUMET陀飛輪腕錶,證明CHAUMET除了在高級珠寶領域的不朽地位外,在腕錶的製作與研發上已擁有十分堅強的實力。新推出的Dandy Arty腕錶以Dandy特有的外方內圓錶殼展現其細緻的設計,採用弧形黑色藍寶石經玻璃,讓腕錶擁有神秘的低調奢華氣質,Dandy Arty回歸CHAUMET第一款懷錶的原創設計,將錶冠置於十二點鐘位置,讓腕錶散發令人難忘的懷舊氣息。Dandy Arty Jumping Hours開啟一種嶄新的閱讀時間方式,像電子錶一樣從左至右閱讀時間,以視窗的跳字方式顯示小時,讓閱讀時間變成一種格外的樂趣與享受。 1998年CHAUMET推出第一只手錶,2008年則以獻給法國波旁王朝王妃 的皇冠Bourbon Parme Tiara為主題推出一系列Dandy Tiara錶款,繼知名的Class One之後再掀起錶壇新話題。Chaumet為法國王室打造獨一無二的皇冠,Dandy Tiara則在面盤鑲嵌出波旁皇冠圖樣;男人追求完美女人,完美女人追求Chaumet。Dandy系列錶款傳承了巴黎兼容並蓄,海納百川的美學觀點,呈現一派巴黎宮廷沙龍美感。    
CHOPARD
蕭邦的總裁之一Karl-Rriedrich Scheufele決定自製機芯,由Fleurier錶廠現今年產25000只機芯的表現來看,Scheufele自製機芯及建廠的策略對蕭邦的貢獻,絕不亞於創始人Louis Ulysse Chopard。當時Scheufele面臨的問題是,蕭邦男女錶銷售情況不成比例,女錶出貨數量遠高於男錶。此外,蕭邦向來由其他供應商處購買空白機芯,不但在採購、產品設計上受到限制,在機械錶再度成為潮流的時代裡也缺乏足夠的競爭力。 蕭邦錶廠 「Manufacture(意指自己製造機芯的錶廠)」這個光環,是蕭邦想晉身頂級錶廠最有效的天堂之梯。因此Scheufele大膽地採用了設廠自製機芯的策略,這是一個深具野心及開創意義的決定,蕭邦原本只有寥寥可數的研發人員,在自製機芯計畫進行三年之後,在1996年1月,終於在Fleurier建立了製造廠。 廠址原本就是傳統製錶集團Ebauch S.A.在當地的廠房,但經過多次擴建,如今樓板面積高達3,300平方公尺,是Fleurier鎮上數一數二的大型經濟體,它在1998年得到ISO品質認證,提供給專業製錶師的工作機會超過100個,也為Fleurier鎮上有意成為製錶學徒的年輕人提供了極佳的訓練環境。對蕭邦本身來說,它每年生產的機芯,足敷三分之一蕭邦生產的錶使用。在蕭邦的發展計畫裡,「Manufacture」只是一個階段,下一個目標再加上「Chopard Technology SA」,強化研發能力,搭配已有的製造產能,才能創造更大的潛在利益。 L.U.C.系列錶款為現代的蕭邦錶紮下了深厚的基礎,在眾多的製錶品牌中,「Manufacture」與精品品牌不論在產品或是品牌識別形象上都是全然不同的,況且蕭邦原就經營珠寶業務,若不能擁有自製機芯,甚或是複雜的自製機芯,就難以跨出精品品牌的框架。 由1996~2006年的10年間,蕭邦共研發出5款基本機芯,以及若干複雜功能模組,這壯盛的陣容讓蕭邦的品牌形象大幅提升,產品多元化的程度也到了新高點。若依時間順序排列,這些機芯分別是:   自製陀飛輪錶也是蕭邦特出之處,圖片由CHOPARD提供   L.U.C. 1.96,發表於1996年,是L.U.C.系列機芯奠基之作,也真正讓蕭邦五花聚頂,點亮了「Manufacture」的光環。它是一只使用雙發條盒,儲能長達65小時的自動上鍊機芯,機構上採用微型自動盤,鵝頸式微調,機板飾以珍珠圓點紋,夾板上有日內瓦波紋,出廠前經冷熱及五方位校正,它不但以最高標準規劃製作,也獲頒難能可貴的日內瓦印記。顯示功能包括時、分、恆動小秒針以及瞬跳日期窗,1997年使用此只機芯的L.U.C. 1860錶款被瑞士專業鐘錶雜誌「Montre Passion」選為年度風雲錶,以L.U.C.機芯的成就來說,它當之無愧。   L.U.C. 1.98,發表於2000年,它是第一只量產的四(4!)發條盒機芯,儲能長達216小時(9日),四只發條盒兩兩相疊,以串連方式動作,蕭邦在這項技術上取得兩項專利,延長儲能時間並不難,但要長時間維持精確度就不容易。此款機芯全數送交COSC天文台認證,使用它的錶款如L.U.C. Quattro系列等。 3.L.U.C. 3.97,發表於2001年,這是全球首只量產的酒樽型自動上鍊機芯,使用微型自動盤,採用兩只相疊的發條盒,儲能長達65小時。 4.L.U.C. 1.02,發表於2003年,這只機芯是蕭邦頂級複雜功能的序曲,它是一只手上鍊陀飛輪機芯,使用4只發條盒,儲能長達216小時,此外也引進更多新的製錶技術,例如Variner®可調慣量擺輪(也就是可調扭矩擺輪的一種,蕭邦正申請專利中),所使用的寶璣游絲在Fleurier當地手工裝配,此款機芯上所使用的擒縱結構是蕭邦自行開發製造,這款機芯用於L.U.C. Tourbillon系列錶款上。   L.U.C. 10 CF,發表於2006年,這是一只計時碼錶機芯,擁有正常的時間指示及飛返計時功能,調校時間時可歸零小秒針,此機芯用於L.U.C. Chrono One系列錶款上。 除了基礎機芯之外,蕭邦其實還研發了許多衍生機芯及複雜功能模組,這些研發成果讓蕭邦發表了款式多變、品質優異的L.U.C.錶款,也讓它成為頂級手錶製造商裡的巨人。 作為蕭邦最令人讚嘆的L.U.C系列,2009年首推L.U.C Lunar One腕錶為話題焦點,錶款採用儲能約達65小時的L.U.C 96 LD自動機芯,並且具備大日期視窗功能,錶款最大的辨識特徵即面盤下方、能同時顯示北半球與南半球的月相面盤,而這個指示裝置的精準度極高,運轉122年之後才會有1天的誤差。L.U.C Twist則顯現蕭邦在創新科技、設計和美學方面的成就,錶款錶冠設於4點位置,小型秒針位於7點位置,有別於一般把時、分及秒針設於中央的腕錶。Mille Miglia系列中的GT XL Chrono Speed Black錶款,以鑽石碳鍍膜錶殼結合印有60年代Dunlop賽車胎胎面花紋橡膠錶帶,展現蕭邦運動錶款的獨特視野與設計風範。   蕭邦的Happy系列一戰成名 另外十分受到市場歡迎的Happy系列,於今年囊擴了各種錶殼材質、色彩、功能和滑動鑽石造型,每只的搭配皆是獨一無二。 鮮少有公司能夠在同一年內慶祝兩項不同的週年慶,蕭邦 (Chopard)正巧在2006年遇上了,其中的一項是普遍受到女性歡迎的Happy Diamond系列上市30週年,另一項則是自製機芯L.U.C上市10週年。蕭邦創立於1860年,創始人名為Louis Ulysse Chopard,自製機芯L.U.C. 196便以他的名字以及發表年份為縮寫,1993年,蕭邦的負責人Karl-Friedrich Scheufele提出自製機芯的計畫,經過3年終於有產品可以上市。 除了手錶之外,蕭邦的珠寶也享有盛名,因此它是少數同時涉足手錶以及珠寶的品牌,更因為它能自製機芯,在眾多品牌中顯得更特殊。蕭邦某些錶與機芯在位於日內瓦的總部組裝,因此得以打上代表高級錶身份的日內瓦印記。 蕭邦有一款限量錶Eszeha,為了紀念來自普福爾茨海姆(Pforzheim)的Eszeha百週年慶而開發。這家公司一直由Scheufele家族所經營,在Scheufele家族接手蕭邦之後,同時經營了蕭邦與Eszeha兩個品牌。蕭邦把將精緻的瑞士機芯放在由德國知名珠寶城所生產的珍貴金錶殼內,象徵普福爾茨海姆傳統再度復甦。
CORUM
      天才製錶師Gaston Rise為了實現理想於西元1924年開設了其私人製錶工作室,傳奇的旅程就此開始。爾後為了延續製錶的使命與追求,力邀其鐘錶設計師的姪子 René Bannwar參與,在其共同協助下,將其位於瑞士娜卓迪芬(La Chaux-de-Fonds)的私人鐘錶工作室成功轉型,並創立了獨特的自有品牌-CORUM。這對叔姪合作無疑是絕佳完美的組合,叔叔專注於工藝細節的追求而姪子則著眼於美感的創造。     他們選擇了”quorum” 這個原拉丁文釋義為「最低的法定人數」的字,即代表會議或購買成為有可能的法定人數依據之意,而他們覺得彼此的互動就是最佳的組合,所以稍加修改拼寫後衍生而來的 ”CORUM” ,就成為品牌的名稱。     自於1955年品牌的創始之初,CORUM即以卓越的”獨特性”傲視於瑞士製錶業,更顯現其如何將藝術風格與鐘表精密設計完美融合的企圖與不凡的成就。一把指向天空的鑰匙圖案,象徵著能夠開啟及探索一切未知的奧秘與疆土,同時也被賦予了大膽創新及追求完美的不懈精神,而這把意謂完美時間之鑰的直立鑰匙圖案,就成為崑崙著名的品牌識別標誌。     1956年,崑崙首只腕錶作品於巴黎問市,初試啼聲即成功將品牌推向高級鐘錶市場並轉往德國展出;也因此崑崙卓越的表現及常有驚喜的創新之舉,被認定為獨特之原創品牌性格,並成為當時世界錶壇注目的閃耀焦點     崑崙大事紀    1958年  以當時中國人知名如金字塔造型的帽子為錶殼設計,發表”Chinese Hat” 錶款   1960年   首只”Admiral’s Cup”海軍上將錶?問市,同時是第一只方形錶殼的防水錶款   1964年  發表”Coin Watch”金幣錶,以稀有的美國1984年雙鷹20元金幣(22K金)打造,象徵和平獨立及自由,為多為歷任美國總統的腕上珍藏,如:尼克森、卡特及雷根等人   1965年   ”Buckingham”發表首款白金漢系列,一個雄偉與崇高的名字,代表對於英國皇室優雅的氣息及對傳統的致意,方形外觀、大尺寸的錶殼搭配羅馬數字時標,在當時的錶壇是極為創新的設計理念   1966年   發表Romulus系列錶款,有別於傳統,將時標刻度設計於上錶環圈而非在面盤上為其最大特色   1970年   發表”Feather Watcher”以純正稀少的羽毛作為手錶面盤材質的選擇,如孔雀、雉雞、雀鳥、朱鷺等珍稀的禽鳥類,以絕佳細膩的鐘錶工藝驚艷錶壇  1976年   與勞斯萊斯車廠合作,推出”Rolls-Royce”系列錶款,這個車與錶的結盟創舉,再次證明及強調崑崙前衛及藝術先鋒的本性  1980年   ”Golden Bridge”金橋錶於國際高級鐘錶博物館展出,堪稱工藝極致的最高呈現  1983年   時標刻度以12海事彩旗為標誌,著名的12邊拱型的錶殼的海軍上將錶款全新上市,並獨家擁有世界各地專用權  1986年   創製稀有藝術珍品”Meteorite”隕石錶  1991年   崑崙贊助之船隊於國際風帆賽事中獲得獎盃 , 使”Admiral’s Cup”海軍上將系列錶款再度成為眾人的焦點     1992年   海軍上將潮汐錶首度發表,搭載崑崙專屬CO-277潮汐機芯,提供月相盈虧、潮汐狀態、潮汐高度及水流強度等航海資訊   1997年   發表造型獨特的”Tabogan”雪橇錶,別出心裁創意發明的多變化錶殼造型外觀,利用巧秒的機制設計,除了是腕錶更可變換為桌上型座鐘。    2000年   發表”Bubble”泡泡錶系列,其以厚達11mm的圓弧藍寶水晶玻璃鏡面並有放大鏡效果為最大特徵,且於當年榮獲國際專業腕錶雜誌評鑑為2000年「最佳表殼獎」之殊榮   2001年   發表”Trapeze”鞦韆系列錶款,梯型的獨特造型靈感來自於童年擺動鞦韆的歡樂回想,獨具風格,極度優雅的合諧比例,呈現出崑崙多變且不凡的設計美感   2005年   推出”Classical Vanitas”心魔系列,首度將義大利細工鑲崁拼花技巧運用在腕錶及面盤創作  2005年   為慶祝崑崙50週年紀念,推出全新的復刻版金橋錶,重新演繹21新世紀靈魂風貌,獲國際專業腕表雜誌評選為「2005年最佳年度錶款大獎」之殊榮  2006年   預告著海軍上將系列改款更新的時代來臨,除了保有辨識度極高的12邊栱型錶殼外觀及12國際海事旗時標外,更增添了流行時尚的設計元素及當代創作美學   2007年   當代鐘錶工藝的里程碑-”Romvlvs”系列錶款,為經典價值的優雅詮釋,展現瑞士製錶技藝的精華,流露出卓越不凡的風格。而其霧面刷磨的羅馬數字時標、側面呈現波浪狀的錶環圈及上凸下凹的藍寶水晶玻璃鏡面則是崑崙全新賦予Romvlvs的造形設計,展現更佳舒適及迷人的魅力風采。  2008年   崑崙錶全力驅動技術結構,將品牌推廌複雜精密機械的最頂峰,推出了如海軍上將48陀飛輪及Romvlvs萬年曆錶等非凡卓越的頂級錶款,無疑是將更具體呈現出品牌於高級鐘錶領域中屹立不搖的重要地位。  2009年   崑崙錶再下一城展現其無窮無盡的創意。崑崙錶推出了第二枚自製機芯,為品牌寫下歷世性的扉頁。由設計、研發到組裝,均在自家錶廠完成。而Ti-Bridge為首枚搭載著CO 007機新的腕錶系列  2010年   不但是為崑崙錶品牌的55週年紀念,亦是品牌旗下的海軍上將系列(Admiral’s Cup)誕生半世紀及金橋錶系列(Golden Bridge)的30週年紀念,這絕對是融合了傳統工藝技術與創新精神表現的絕佳成果。 2000年,GAÏA distinction授予崑崙錶品牌的創辦人之ㄧJean-René Bannwart最佳技術及設計的最高殊勳榮譽,象徵著他對鐘錶歷史工藝及文化的貢獻。2000年,也堪稱為崑崙的新生年;在當年,由美國錶壇的風雲人物Severin Wunderman買下了崑崙,重新構思ㄧ個可以承接傳統又充滿新生的崑崙。以他豐富的藝術氣息及管理能力,不斷創造奇蹟;同時並任命由他的兒子Michael Wundernan擔任公司副總裁,並於西元2004年升任為總裁。在Severin Wunderman 的主導下,開創崑崙的嶄新面貌。   Severin Wuderman更邀請原任職於歷峰集團(Richemont Group)的Antonio Calce至崑崙錶,和Severin、Michael三人聯手擬定全新策略開創新局,將堅守固有的品牌精神,繼續大步向前超越頂峰,往另一個頂點邁進。   2007年,Michael Wuderman被任命為美洲區總裁並擔任崑崙錶董事會董事一職,開始於洛杉磯的總部著手進行相關業務;同年Antonio Calce被拔擢為品牌首席執行長,以他豐富的實戰經驗及足智多謀的策略實施,追隨Severin Wuderman的腳步,為崑崙寫下不朽的歷史扉頁   2008年的6月25日,崑崙錶的集團主席Severin Wuderman與世長辭,享年69歲,這位錶壇奇才的隕落,也震驚了他的家族及全球的工作團隊。   2008年的8月18日,崑崙正式宣佈由Serge Weinberg接任為集團董事會新主席;Serge原為Severin Wuderman的財務顧問及私人好友,他曾於2005年創辦了投資管理公司Weinberg Capital Partners,在融資合併及房地產業務的領域中均相當活躍,也曾擔任過PPR集團(Pinault-Printemps-Redoute Group)管理董事會主席及Gucci集團董事之一;資歷豐富及完整,其望能以輝煌的經驗及成功案例將崑崙帶向另一個高峰。   2009年10月,CORUM接管其位於北美及加勒比地區市場的經銷商 CORUM USA LLC,而Antonio Calce則被任命為美洲子公司的管理階層。   2010年1月,就在CORUM紀念週年的開始,創辦人René Bannwart逝世,享年95歲。René Bannwart以古典文學研究和高美學標準的價值觀引以為名。他的驚人創意透過CORUM許多傑出的作品流露出品牌的靈魂精隨所在。   今年,崑崙錶將繼續由首席執行長Antonio Calce領導,負責公司營運及全球業務,從品牌的基因著手,以一貫堅持之品質追求、商品定位,肩負著新策略的落實執行,把產品系列重新聚焦於品牌的基石上。Antonio經過長期管理產品定位策略,在2005年把崑崙錶的四個系列發展為品牌旗下的四大支柱。透過歷年來的努力,以推動品牌邁向更精進高超的鐘錶技藝領域,同時保有品牌所擁有的正統歷史地位及擴大品牌的影響力。目前,崑崙在全世界各地的業績正逐年穩定成長中。   品牌四大支柱系列   在過去幾年中,崑崙在歷經了多次的歷練及蛻變後,已經能夠於產品需求及品質掌控中遊刃有餘,憑藉著一股對於高級鐘錶的熱情與對於獨特的原創錶款的創作堅持,在錶壇中建立起不可動搖的歷史地位,同時崑崙也大量投資及整合發展製錶工廠,包括了生產機具的升級、人力資源增進及精進人員的培訓等等,以期創造更長遠永恆的品牌價值。   定位為高級專業鐘錶品牌,崑崙提供了創新、獨特、高品質及配備有複雜工藝的專業機新的系列錶款,而在更新後的商品規劃下,延伸出四大品牌支柱系列,分別為:海軍上將系列、Romvlvs系列、金橋錶系列及特殊錶款系列,可見其於品牌歷史發展中舉足輕重的重要地位性。而這些匯集了貴金屬及複雜機芯的系列錶款之價格定位大約莫在瑞士法郎五千至一萬元上下左右。     海軍上將系列- 1960年    1960年,崑崙成功推出第一個品牌的系列錶款-海軍上將系列,這個命名原自於英國兩年一度非官方離岸帆船賽事而與航海運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他獨特的12邊型錶殼與面盤凸緣處搭配12海事彩旗做為時標的設計,以及刻印於後錶蓋的冠軍獎盃,均為此錶款最具辨識度的特徵。在2008年崑崙錶邀請到Ben Ainslie這位年僅31歲卻擁有四面奧運帆船賽事金牌的年輕英國帆船好手,憑藉著他在競賽中傑出表現及對海洋運動堅持努力的精神,為品牌擔任新年度的品牌形象大使。同時他也佩帶著此系列的錶款參與各大小激烈的海洋運動賽事。     ROMVLVS系列 – 1966年   Romvlvs系列錶款最早推出愚1966年,為鐘錶工藝的一個里程碑-其前所未有的將時標刻度設計於上錶環圈而非面盤上,在當時則謂為錶談的一大創舉;多年後當初創新的設計已成為經典當代傳奇而重新擄獲世人的目光,2007年崑崙錶更賦予Romvlvs全新的造形設計,2008年則是挑戰了複雜機芯的上乘鐘錶技藝,其中包含了萬年曆機芯即逆跳年曆機芯等,展現更佳迷人及驚艷的的魅力風采。     金橋錶系列 – 1980    本系列是高級鐘錶領域中的頭號傑出之作,四面透明的藍寶水晶玻璃錶殼內,蘊藏著獨特的直線排列並由手工雕琢的橋型機芯,讓人驚訝於他的精巧運轉,此錶款為崑崙最為人稱道且不可或缺的重要資產。     特殊錶款系列 – Since 1955   本系列是以鐘錶大師與藝術家的創作為主軸,旨在於將品牌的創意理念發揮到極致,包括了珠寶鑲崁、金工雕琢、鏤空技術、微縮彩繪及雕刻等等傳統工藝技法。     2010年的崑崙錶黑的很徹底。有多款腕錶選擇以黑色PVD處理,就連金橋錶及今年全新推出的鈦橋錶都有黑色款式,更為年輕&#
DIOR
  迪奧(Dior)創始於1947,是法國時尚界最傳奇的品牌。迪奧推出的腕錶以極具奢華意味的Christal系列最受矚目,其特色是以錐形切割金字塔造型的藍寶石水晶玻璃,展現腕錶完美無暇的華麗風采。今年Christal系列以Christal Auto錶款將自動機械錶的時尚陽剛氣息完整展現,搭配鑲嵌美麗的鑽石與黑色藍寶石水晶,不論是42mm錶殼尺寸的男錶或是33mm的女錶,都使機械錶款散發不凡的奪目光采。Christal Rubber腕錶則推出玫瑰金錶殼系列,溫潤澄金的色澤搭配白色系面盤與橡膠錶帶,讓一向俐落有型的Christal Rubber多了一分雅致的尊貴氣息,並兼具日期顯示與計時功能,完善的兼顧到功能性的需求。Christal Dazzling以獨特色澤午夜藍的藍寶石水晶鑲嵌於錶款上,其靈感來自於童話故事灰姑娘,營造錶款於午夜綻放的懾人光芒來魅惑人心。       2001年,時尚設計大師John Galliano創造了他的第一只Dior腕錶──Chris 47,以Christine Dior正式設立時裝工作室的年份1947年命名,宣告Chris 47以流行、現代為遵行依歸的唯一宗旨,並成為原創力、運動感與專業製錶精神的最完美結合。     2003年,Chris 47開始了轉變的第一步,首先將錶殼的鋁金屬材質改為精鋼,以呈現更精緻、更細膩的金屬質感。而到了2004年,Chris 47再加入時下最搶手的熱門功能──計時碼錶,打造出Chris 47 Chrono,於時尚造型之外,腕錶的功能性與實用性更加完備。   CHRISTAL 是由 John Galliano 為Christian Dior 所設計的。適合喜愛時尚搖滾的Bling Bling女郎、獨立自主的女性以及老是遲到的人所配戴。結合了傳統質材藍寶石水晶玻璃與超亮316L不鏽鋼等超炫專業科技的創新與創意,將它們帶向極致的境界。     2008年Dior推出六款精彩腕錶,無論是極盡奢華雕琢的設計細節,或是在與高科技結合的機械工藝上,都令人屏息企盼。除了限量10只的CHRISTAL Tourbillon陀飛輪鑽錶,還加上神秘的Dazzling鑽錶,Dior在精緻的藍色珍珠母貝面盤鑲嵌上有如高級訂製服裝般的鑽石,尤其細心地將指針以夜光處理,讓時光點亮了黑夜,更照亮了未來的冒險旅程。其他還包括Amethyst紫水晶腕錶、Rubber Blue沁藍錶款、La D de Dior粉紅鑽錶及CHRISTAL Spotlight晶鑽系列莎朗史東限量腕錶等,迪奧以時尚及優雅攫取全球女性的心房。設計師的靈感創意與瑞士專業製錶廠Ateliers Horloger的技術,讓它跨足錶界勢如破竹。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