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90
2017-05-05 Publish
No.90
2017巴塞爾鐘錶珠寶博覽會...
  錶業人士
Nathalie Veysset
  DEWITT行政總裁 Nathalie Veysset 現年35歲,為企業及架構管理專才,曾於全球最著名的銀行擔任要職。2008年接手DEWITT行政總裁,主要負責日常運作管理運作。目前以成功已推動一系列企業架構及管理改革,為DEWITT注入新的動力,亦同樣專注加強品牌的形象定位及長遠發展策略。 2010年Nathalie Veysset接受城邦名表專訪: DEWITT離開台灣市場有一陣子了,這次與班哲明集團合作,再次回到台灣市場。而去年才就任的總裁Nathalie Veysset也帶著多款經典以及新款的DEWITT錶款來台,重新喚回大家的記憶。 Nathalie不諱言自己的第一只錶,是父親送她的,她說他父親是某錶廠的製錶師,自己拿多餘的零件東拼西湊出的一隻錶,面盤並沒有任何標誌(如果是現在,這該是不可能的事吧?)當時她才六七歲。 不知道這樣的經驗,是否有影響到他對於自家製錶師的管理。不過這樣的過去並沒有讓她選擇鐘錶作為志業,進入鐘錶產業,只是個因緣際會。 在進入DEWITT之前,Nathalie原是在銀行服務,主要是協助客戶節稅。Dewitt先生便是她的客戶之一,而或許是看中她管力事情的潛力,當Nathalie決定離開銀行,向Dewitt先生道別時,Dewitt先生直接要她來接任DEWITT。方過而立之年,從未接觸、操作過鐘錶精品相關產業的女性,Nathalie坦言她這確實在她接掌DEWITT的最初是有所影響的,包括內部與媒體都會有所質疑。「剛開始都沒人跟我說話!」她半開玩笑地說。 接著她進一步表示Dewitt先生專注於製錶領域,Nathalie則將公司經營妥當。確認彼此所扮演的角色後,專業的財經管理背景並不會與現在的工作產生衝突,甚至更能幫助公司組織的運作。目前公司70餘人,扁平化的管理讓一且都很透明,運作上也很迅速、並且增進效率。 不過,確保運作與能夠營利是一回事,Nathalie話鋒一轉將主題拉回關於品牌實質價值上,她表示目前DEWITT先生給她很大的自主空間,而她也絕對尊重DEWITT先生持續製作精緻、少見,結合傳統與嶄新的腕錶的堅持。目前DWEITT仍然堅持每一只腕錶,都會由一位製錶師從頭到尾完成。無論對於品質以及其中所包含的技術也都十分講求,或許有人會說DEWITT一開始就瞄準高端,製造昂貴錶款。然而在諸多對品質,以及機械層面的堅持之下,這價格其實都是合理的。一如Nathalie說:「我們不知道如何製造便宜的錶,因為找不到能夠壓低製造成本的方式。」 而關於下一步計畫,DEWITT一向很重視動力傳輸的穩定度,無論是早已推出的Force Constante或是這次DW8014接很強調這方面。目前Dewitt先生專注於機械結構的研發,他有很多的想法,也都不斷底嘗試,並使之實現中。Nathalie語帶保留地表示按照目前進度,最慢2012便會有更令人訝異的作品出現。  
Nicolas Baretzki
Jaeger-LeCoultre 全球總監 Nicolas Baretzki,2010年他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 擁有研發及自製能力的積家,擁有許多自製機芯與專利,因為這項優勢,讓積家可以不受限的嘗試各種可能,或是以超乎市場低的價錢推出複雜錶款,像是Master Tourbillon,關於這點,積家全球總監Mr. Nicolas Baretzki表示,價格在品牌策略中,一向都不是最重要的,會以這樣超值的價格推出陀飛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都能欣賞到這樣獨特的工藝,對品牌而言,如何去創新才是關鍵,就以陀飛輪來說,它原本就不是一項新的技術,但積家卻在2004年以雙軸支架的球體陀飛輪重新詮釋這項既有的工藝,賦予陀飛輪更高的標準。 Mr. Nicolas Baretzki也補充到,積家的創新不只用在複雜錶款,像是Amvox 2 Chronograph,透過按壓鏡面來操作計時功能,也是相當獨特的作品。另外像是珠寶錶也可以很創新,像是今年正好八十週年的Cal.101,是史上最小的機械機芯,搭配上Reverso翻轉錶殼的Grande Reverso 101 Art Déco,機芯懸空般置於上下兩片藍寶石水晶鏡面間,必須特別從背面調校,底蓋則採用積家的珠寶鑲嵌工作室所研發的雪花鑲嵌(snow setting)工藝,就是將 0.5 至 1.6 毫米不等的鑽石,先以全切割處理,再將其均勻的鋪於錶殼上,像是白雪覆蓋一般,視覺上比較自然,觸覺則是非常平滑。這樣的鑲嵌法比一般珠寶鑲嵌更費工、耗時,但也因稀有度及困難度而使錶款價值更為提升,從機芯、設計到珠寶鑲嵌,每一項都是令人驚喜的創意。 另外,對於愈趨強大的亞洲市場,積家也特別推出Master Ultra Thin彩繪腕錶清朝系列,將中國鳥畫成現在腕錶上,時標數字也特別採用中文並且手工繪製,不但看到品牌藝術的一面,也看出積家對每一個市場的用心,Mr. Nicolas Baretzki表示,台灣有許多顧客非常喜愛彩繪錶,是個程度相當高的市場,積家會聆聽每一位顧客的需求,讓自己不斷提升,積家目前正在進行擴廠,明年將會有更多員工、更多專賣店來服務顧客。 「積家有的不只是技術,但創新設計與美麗的藝術都需要強大的技術來支持,因此積家的優勢讓品牌更能夠發揮專長、永續經營。」
Patrick Zimmermann
Leon Hatot 全球業務經理 Patrick Zimmermann 在1999年加入Swatch集團後,Leon Hatot奢華的珠寶風格,以及珠寶鑲嵌與設計上的成就,成為該集團下主要的高級珠寶錶品牌之一,從1905年至今走過100個年頭,除了推出百週年紀念錶款「Eventail」套組外,更積極推廣市場,並於去年年底正式進軍台灣市場。Leon Hatot全球業務經理Patrick表示,此行目的除了給予合作的經銷商更多的資源外,更要將Leon Hatot品牌概念推廣給台灣錶迷。不過令人好奇的是,作為專為女性量身訂作的珠寶錶品牌,是否考慮推出男錶,Patrick表示Leon Hatot仍會屏持一貫的風格,目前並沒有打算發展男用腕錶,但對於越來越受到重視的女用機械錶,Leon Hatot正極積開發中,未來的發展相當值得錶迷們期待。 提到Leon Hatot錶款,Patrick表示在一次世界大戰前,以男性主義為主的時代下,女性在眾人面前判讀時間,被認為是很不裝重、不禮貌的行為,因此,利用開闔式的設計,將時間藏在炫麗的珠寶下,讓人無法一眼辨識出是珠寶配件,抑或是腕錶的神秘計時器(Screat System),融合當時盛行的裝飾藝術風格,便成為Leon Hatot錶款重要的特色。此外,一系列別出心裁的整合式設計,以相同的主題,串聯了包含耳環、項鍊、戒指等,從配件到腕錶,在大量的珠寶與特殊礦石裝飾下,仍然能呈現產品的主題特性,更是令女性無法抗拒的主要原因。 對於未來的經營方向,Patrick強調Leon Hatot是一個非常特別、精萃的品牌,並針對特定族群所設計,所以在行銷上不採用大量的銷售方式,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城市,都採用相同的策略,慎選經銷合作對象才是行銷重點,而目在台灣現Leon Hatot僅在中、南部地區有合作經銷商,下一個重要的目標,則是在北部尋找經銷商,讓Leon Hatot在台灣有更齊全的經銷聚點,而珠寶的飾品部分未來也將有可能引進台灣。
Peter Stas
Frederique Constant康斯登 總裁 Peter Stas 在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時,他說: 「就是因為堅持自我,康斯登才能在大集團的狹縫中,走出自己的一條路,這是榮耀,也是證明,證明康斯登擁有別人無可比擬的優勢。」 Frederique Constant康斯登近日推出的FC-985 GMT日期月相陀飛輪錶,象徵康斯登的陀飛輪自製機芯已邁向更高階、更複雜的功能導向,也證明康斯登擁有無可比擬的自製機芯功力。日前康斯登總裁Peter Stas來到台灣,帶來這只具有頂級製錶水準的FC-985陀飛輪,與大受錶迷歡迎的Maxime700自製機芯錶款,Peter強調:康斯登擁有專業且優秀的自製能力,但不會提供自家的機芯給其他品牌使用,為的是堅持康斯登傳統且經典的品牌榮耀,FC-985陀飛輪與Maxime700也是在這樣的信念下誕生的。 來自荷蘭的Peter Stas擁有歐洲人天生的傲氣,但在談話數十分鐘之後也逐漸放鬆情緒,與我們談起未來公司的規劃與方向,在許多獨立製錶品牌被大集團併購的趨勢中,康斯登是如何保有自我,保有顧客?Peter表示即使目前仍有許多大集團與他接洽,談論優厚的併購條件,都不曾讓他動搖心志,繼續堅持這個象徵家族榮耀的事業。 21年前從這個事業開始的那一刻,Peter就為了康斯登的品牌榮譽努力至今,他表示雖然大集團在銷售上是較有強制性的優勢,但是目前來說零售商依舊會給予獨立製錶商許多空間。康斯登的錶款從頂級製錶水準的陀飛輪,到經典基礎的錶款全都一應俱全,這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優勢,像Maxime700自製機芯錶款就是康斯登近年來的代表作,以絕佳的自製工藝品質,帶來平價的機械腕錶享受,不僅為喜愛製錶工藝的消費者節省荷包,也替康斯登樹立了更加明確的品牌定位。康斯登以自詡為傳統工藝腕錶的決心為基礎,不停的發展合乎現代人的錶款、合乎潮流的行銷方式,是一個真正將新舊融合、傳統加乘新潮的成功獨立鐘錶品牌。
Philippe Boven
  Philippe Boven 現職 ARNOLD & SON行政副總裁,Mr. Philippe Boven曾任職於名士表,之後更加入江詩丹頓長達15年的時間,因此他對於腕錶的歷史、工藝及技術都相當注重。之後又進入DEWITT,由於曾於不同類型的鐘錶品牌服務,Mr. Philippe對整個瑞士鐘錶產業具有非常獨到的見解;他在2010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時分享了些對鐘表產業以及品牌的意見。 說實在話,乍接到Arnold & Son總裁來台的採訪邀請時,真的有些驚訝,因為已經有些時日沒有品牌的消息了,相信錶迷們都有同樣的疑問:Arnold & Son這幾年都在做些什麼?品牌行政副總裁Mr. Philippe Boven向我們解釋到,Arnold & Son與同為英國品牌的Graham皆隸屬於The British Masters S.A.內,兩個品牌過去這幾年一直分享著相同的工作團隊及資源,可想而知,在這樣的架構下很容易顧此失彼,使得Arnold & Son沉寂了好一段時間。不過,這樣的狀況在去年終於有了改變,目前Arnold & Son已有獨立的團隊,不論是在製錶或行銷上,都能更專注、更單純在自己的品牌上。所以,Mr. Philippe不將這次來台定義為品牌Re-launch,因為Arnold & Son一直存在,也繼續原本的工作,對他來說,這次訪台的目的應該說是品牌復興,是為了喚醒錶迷對製錶大師John Arnold與其子John Roger Arnold的記憶,同時更加貼近台灣的店家與顧客。 提到品牌創辦人,Mr. Philippe在訪談中不斷強調其英國血統與悠久歷史,這對Arnold & Son而言是相當重要的特色與源頭,所以品牌在定位上仍是以復興英式時計傳統為宗旨,另一方面也不忘融合瑞士製錶技術,他表示「我們在尋找不一樣的東西。」而源於英國正是品牌最大的差異與優勢。在錶款的實際設計上,Mr. Philippe提到Arnold & Son本來就是以產量稀少及與眾不同而聞名,未來將傾聽市場,推出屬於金字塔頂端顧客需求的錶款,尺寸上將以40mm一般型及44mm的大尺寸為主力。 接下來Arnold & Son會將亞洲視為主要市場,並計畫推出專屬設計的產品。另一方面,品牌也將以更多活動或不同方式接近顧客,期望在各方面,包括產品、服務、零售商…等等,都能以最好的品質呈現給顧客。
Philippe Mouquet
  Hermes 愛馬仕設計師 Philippe Mouquet 早在70年代,愛馬仕便以著名的凱莉包鎖頭為靈感,創造出可自由變換錶帶的Kelly女錶,不僅風靡當時的時尚界、並成為氣質品味的代名詞,Kelly腕錶更成為愛馬仕變腕系列第一代錶款。2007年,愛馬仕再度推出全新變腕系列Pass-passe腕錶,並特地邀請到Pass-pass設計師Philippe Mouquet與大家暢談他的創作。 身為愛馬仕設計師,Mr. Mouquet當然擁有與愛馬仕不謀而和的氣質,溫文而略帶靦腆的他在大眾場合中似乎話不多,但私底下非常樂於分享他的經驗和理念。Mr. Mouquet自1989為愛馬仕工作,至今已將近20年了,當年他還在巴黎應用藝術學院念書時,便參加設計比賽贏得了Comite Colbert協會所頒發的愛馬仕大獎,他的作品馬上獲得了愛馬仕前任總裁Jean-Louis Dumas 的注意,並在他畢業後就投身愛馬仕設計工作。 法文“Passe-passe”即為魔術表演中的“小玩意”,巧妙融合製錶及馬具製作技巧,嶄新而獨特 Mr. Mouquet熱愛大自然,從他的作品可窺知一二,不論是色彩鮮艷的橘子零錢包、或是可愛的動物書籤…都可體會Mr. Mouquet的源於自然界的想像力。除此之外,愛馬仕多款經典錶款設計也是出自他手,包括H-our、Kelly 2等等,而新作Passe-Passe以馬鞍釘巧妙設計成錶帶置換的重要元素,更將愛馬仕經典傳承與創意設計發揮到極致。  
Rolf Schnyder
雅典總裁 Rolf Schnyder   雅典錶(Ulysse Nardin)自1990年末期以來,在腕錶製作的創新上,一直有非常傑出的表現,其中最獨特的莫過於「奇想陀飛輪」(Freak)。第一代的 Freak 發表於2001年,問世過程雖然幾經波折,但總算沒讓錶迷失望。今年 Freak 推出第二代,在關鍵的擒縱系統上又有全新進展。為此,總裁 Rolf Schnyder 特地來到台灣,介紹雅典這項重大突破,本刊編輯趁此機會,請到 Schnyder 先生詳談他的經營理念。 Schnyder 與積家(Jaeger-LeCoultre)總裁Jerome Lambert 在新加坡一場對談裡,Schnyder 直率地說道:「Jerome 是個優秀的企業經營者,可是他的財經管理背景,讓他對真正的『製錶』產生一定的盲點。」Schnyder 認為高級製錶業已經走到不得不大力變革的階段,Lambert 的說法沒辦法指出製錶業的未來方向。 Schnyder 自己早年在東南亞經營手錶的零件代工、經銷,即使入主雅典錶之後,他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還是花在第一線的生產線上,因此對實際的製錶流程、技術,甚至是機械設備本身,都較同業有著更深的了解。他進一步指出,一般品牌強調的打磨功夫,和技術、機械設備一樣,都只是工具層次而已;腕錶最重要的價值是能夠表現出人的「創造力」。   雅典發表的第一代 Freak,就已經運用矽材質的離子蝕刻技術,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今年才跟進,雅典早已把技術層次又推進一大步,以鑽石結晶來製作擺輪游絲。Schnyder 表示,這些都不是值得誇耀的事情,因為這些材質、技術上的創新,都是向其他產業取經而得,只是要讓手錶走得更準,品質更好,而這本是錶廠對消費者所應盡的義務。真正賦予於手錶獨特價值的,以 Freak 為例,是它原創性的機芯結構設計,這些源於製錶業本身的原創構想,才是雅典長期以來所追求的目標。 Schnyder 因此駁斥目前市場一片流行的「機芯自製」的說法。現在錶廠普遍使用的CNC自動化機械,早在20年前就是其他製造業的標準配備,只要願意花錢,任何人都可以生產出這樣的東西。他向筆者問道:「若是一顆自製的機芯,如果真的有所謂的『自製機芯』存在,它的品質不穩定,也沒有任何表現出任何具有建設性的原創構想,那對消費者有什麼意義?」
Thierry Oulevay
[[Jean Dunand]] 總裁 Thierry Oulevay 越來越多腕錶品牌以追求限量及物以稀為貴的特性,來吸引品味獨特的消費者,新興品牌Jean Dunand可說是將這點發揮得淋漓盡致。 這個品牌雖然年輕,但底子可是非常硬,[[Jean Dunand]]兩位創辦人,一是身經百戰的總裁Thierry Oulevay,另一則是轟動錶壇的製錶大師[[Christophe Claret]],在兩位聯手經營下,這個年僅三歲的品牌已成功的打入國際市場。 Jean Dunand總裁Mr. Oulevay曾在Piaget工作、還曾買下Bovet,市場經驗非常豐富,他認為,全球最大也最難進入的市場就是美國,但是他們還是在一開始就毅然決然的先打入美國;如果在美國能夠成功,那在其他市場大概就無往不利。 Mr. Oulevay的這股勇氣與見識,再加上有Christophe Claret這位幕後的大師頂力合作、打造出一款又一款限量且獨特的頂極錶款,果然短短幾年已在美國有三大專賣點,這對以小眾走向但風格頂尖的Jean Dunand來說已踏出成功的一大步。 身經百戰的Mr. Oulevay極具國際視野 訪談中,我問及品牌為何以20世紀初的裝飾藝術(Art Deco)大師Jean Dunand為名,Mr. Oulevay表示,他和Christophe Claret都非常推崇裝飾藝術,產品當然也以Art Deco為設計理念;除了強調腕錶美感之外,並結合極複雜的製錶技術,果然造就天下無敵。 曾經在集團內部工作後,轉而自行開發新品牌,Mr. Oulevay說,多年來的經驗給他很大的幫助,包括擴展國際視野、還有如何經營一個品牌等等;他也強調,創立了Jean Dunand就是要呈現他與Christophe Claret的合作如同1+1=3的成果! 如今Jean Dunand旗下擁有90多位的製錶師傅和設計師,並專門以研發製造極精密、高難度的錶款,而且每一款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便Jean Dunand已發展出如此具規模並完整的工作團隊,但仍然堅持Jean Dunand的手錶不會大量生產,把握每只錶的品質與獨特性,成為品牌的終極理念。
Ulrich Fischer
  TISSOT 全球副總裁 Ulrich Fischer,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念完大一後,Dr. Fischer進入德國Freiburg大學繼續求學生涯,並且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之後,他獲得獎學金前往東京學習日語,因此Dr. Fischer精通德、英、日三國語言。曾多年擔任德國國際集團漢高(Henkel)的日本及中國業務主管,自1997年進入鐘錶產業,任職瑞士Utime公司的國際業務主管,並於1998年加入天梭表擔任現職。 天梭表為了提供消費者更齊全的錶款選擇,近幾年十分積極在全球開設品牌專賣店,前陣子位於台北忠孝東路四段的全台第九家天梭表名品店盛大開幕,天梭表的全球副總裁Ulrich Fischer博士特地從瑞士遠道而來參與開幕儀式,見證天梭表在台灣卓越的成長果實。   炎熱的夏天對台灣當地人而言,都已經有些吃不消,更何況是一個來自高緯度歐洲國家的紳士,天梭表全球副總裁Fischer博士才剛參與完熱烈的名品店開幕儀式,又風塵僕僕的坐下來接受採訪,他擦了擦額上冒出的汗珠,依舊親切和藹的回應我第一個就有點尖銳的問題,關於是否擔心T-TOUCH系列會讓品牌被定型的部份,Fischer博士信心滿滿的說,天梭不只是一個運動錶品牌,而具有多元的發展方向,從他這次帶來的新錶Visodate維思複刻系列就夠看的出來,天梭致力於各種腕錶的研發,而T-TOUCH的成功就是因為它的出色與優秀的功能,更何況T-TOUCH也有許多類型,因此不會有被定型的問題。 天梭表被稱為國民腕錶不是沒有原因的,以較低的價格換取高貴的品質,讓天梭順利發揚品牌的故事與精神,對天梭來說亞洲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筆者問到對於目前中國日漸茁壯的市場,天梭是如何看待其發展?Fischer博士肯定的表示,雖然中國市場變的越來越強大,但台灣市場可不比它小,基於品牌的經營概念,不管是中國、香港、新加坡或是台灣,天梭表示同樣看待其比重,並不會特別看重某個市場,而是會繼續尋找開發更多的市場,讓全球都能認識天梭表的精神,進而喜愛它。Fischer博士說鐘錶的世界就像一個又一個的波浪,起起伏伏無法預期它的高低,且越來越多開發的新產物被運用在腕錶上,天梭不追逐這些潮流跟發明,只專注在自己的研究,為的就是帶給消費者更高品質的服務。
Urs Hecht
Louis Erard 品牌總裁 Urs Hecht Louis Erard 品牌總裁 Urs Hecht,2010年他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 Louis Erard的品牌歷史並不算久,非集團化的中等規模,雖然與大型鐘錶集團相較之下,行銷資源較少,但是卻擁有較多的自主權,包括作品設計、通路和行銷策略等等;針對這項一體兩面的利與弊,現任品牌總裁Mr. Urs Hecht表示: 「獨立精神就是Louis Erard的品牌根源,就是這樣的哲學才能賦予Louis Erard更具人性化的一面,這是其他人所望塵莫及的。」 他同時再近一步具體解釋:當顧客端或是銷售點,針對商品或是公司策略有任何反應時,可以立即靈活處理,這是Louis Erard在意消費者感受的最佳證明,也是讓他在2003年與其他投資人決定接手經營Louis Erard的主要因素。 談到過去6年裡,以全新管理團隊和商品再次出擊的歷程,Urs認為最困難的部份在於品牌定位的重整以及推廣。Louis Erard製錶團隊在近幾年來,致力於提供合理價格之原創優質機械手錶,這樣的品牌製錶藝術與圭臬,也反映了「L'Esprit du Temps」(時間的精神)的醒目品牌標語。而時間的真正精神,藉由Urs本身的體會,取決於能否在限定的一段時間裡,讓自己的行為對其他人有幫助、有價值,讓世界變的更美好;如果針對商品本身來說,Louis Erard則希冀顧客購買的每一只腕錶,在多年之後,都還能對佩帶者有特珠紀念意義。 而時間行進的另一面,即是由現在推想未來。針對這幾年變化劇烈的製錶產業和全球經濟表現,Urs先以實際的市場銷售數字,證明Louis Erard的競爭力,也談到目前評估進入中國市場的可能性;然而他也直言,相信有些品牌會消失在這波動蕩之中,部分品牌能夠持續成長,有能力開發印度、俄羅斯等等新興市場。最壞的時代,或許也是最好的時代,去蕪存菁之後,回歸製錶專業的Louis Erard擁有強大的成長潛力。
Willy Schweizer
    GIRARD-PERREGAUX 芝柏博物館館長 Willy Schweizer 來自瑞士芝柏錶(Girard-Perregaux)的博物館館長Willy Schweizer,將瑞士製錶工藝與芝柏製錶歷史,由瑞士空運來台,舉辦難得一見的芝柏博物館展覽,為晚秋的台北街頭,染上了一股濃濃的工藝氣息。他表示成立博物館之目的,不僅紀錄芝柏三百年的精神與歷史,也是讓錶迷了解芝柏製錶過程,及歷史傳承的重要管道,此次展覽除了芝柏的歷史、古董錶款以外,還包含芝柏萬年曆、計時碼錶、三問錶、陀飛輪等四大複雜功能機芯,讓無法親身到瑞士參觀的錶迷們,深入了解複雜錶的製作方式與機芯的運作情形。   Mr. Schweizer 秀出三金橋陀飛輪所得的金牌 Willy特地拿起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秀出一張瑞士地圖指著瑞士侏羅山谷,他說:「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這個地方在地圖上,小到連地名都找不到,但是做出來的錶卻是世界知名,不論是走進世界各大城市的頂極精品店,都可以看到芝柏錶的蹤跡,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奇蹟。」 芝柏極品,三金橋陀飛輪 提到芝柏最著名的三金橋陀飛輪,他指出三金橋陀飛輪從懷錶時期到現在的腕錶,每次面臨最大的挑戰即是如何將複雜機芯,放入空間有限的腕錶當中,並維持運作的穩定性,而芝柏總是能夠一再的挑戰成功。Willy以他最喜歡的一只錶為例:「去年推出的Cat’s Eye女用陀飛輪腕錶,將複雜的陀飛輪機芯放入小巧的空間內,不僅代表著品牌的突破,在具有美觀的同時,還能擁有複雜功能並兼顧穩定性,這就是不斷的自我超越、成長。」此外,針對製錶師年齡層逐漸老化的問題,芝柏也積極培養年輕一代的製錶師父,Willy指出:「這次隨著展覽來台的製錶師當中,就有位專精於陀飛輪的製錶師,年僅23歲,但卻是芝柏製作陀飛輪腕錶的接班人。」 最後,他也分享個人收藏腕錶的想法:「腕錶的價值與工藝,不能純粹以價格高低來判斷,有些品牌宣稱擁有許多複雜功能,但『擁有』不等於是自己做的,一只腕錶是否是品牌從A到Z,從機芯到錶殼甚至錶盤,都是自己生產,才是值得錶迷珍藏的錶款。」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