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7
2016-12-05 Publish
No.87
瑞士之外的製錶學...
  錶業人士
Jean-Michel Bonjour
玉寶錶全球品牌經理 Jean-Michel Bonjour 創立於1911年的玉寶錶,在2004年脫離LVMH集團後,即由美國最大鐘錶集團MOVADO併購,在MOVADO集團強力的支援下,EBEL全球品牌經理Jean-Michel Bonjour對於再次回到鐘錶市場,感到相當有信心,並提到EBEL在政策上並沒有重大改變,這次除了帶來Basel展出的新錶款外,也正式向外界宣告他們將重返「時間建築師」(The Architect of Time)此美名的價值,回歸品牌經典精神與定位,並重返80年代的風光,成為珠寶錶領導品牌之一。 EBEL腕錶真正的價值在於它的原創性,獨特的想法、珍奇的設計,在結合珍貴的鑽石後,不僅呈現出高度的現代感,還能兼顧舒適的穿戴感。不過Jean-Michel Bonjour也提到EBEL絕不會因為珠寶女錶受到錶迷的喜愛,而偏廢機械錶或男錶,至於會不會因為女性們開始追求機械腕錶,而跟進這波風潮,Jean-Michel Bonjour自信的表示,EBEL除了令人著迷的BELUGA、Classic、High Jewelry 系列外,1911系列的Gent與Lady均採用機械機芯,且依然保有玉寶錶最具代表的波浪設計,是專為喜愛EBEL設計的機械錶迷設計。但他強調EBEL向來以製作高品味與舒適性的腕錶為重點,對於僅重於功能設計錶款,他也表示,在功能推陳出新後,是很容易被取代、淘汰的;所以對EBEL來說經得起時間考驗、經典不退流行的設計,高雅舒適、多年後依舊動人心弦的錶款,才是EBEL想要呈現給錶迷的產品。   談到EBEL第一款陀飛輪「Villa Tourbillon」,這款具備特殊意義的錶款,設計創作靈感,是承襲創立以來「時間建築師」的精神,並以精湛完美的工藝技巧,將錶款與玉寶之家(Villa Turque)設計的藝術美學結合,也與玉寶的歷史結合;Jean-Michel Bonjour特地拿起本刊雜誌,指著玉寶之家的外觀設計,仔細的告訴本刊編輯,它與陀飛輪錶盤上的設計的關連,錶盤上長方形的外型,在前後兩側呈現半圓形凸出設計,這就是玉寶之家精湛勻稱的外觀,而鏤空的錶背,更可以看到與Villa Turque相同紅磚牆的線條設計,再再強調此款陀飛輪的獨特性,以及和玉寶錶歷史的特殊聯結。在問到未來陀飛輪的推出計劃,Jean-Michel Bonjour再次強調,趨附潮流絕非EBLE的作風,Villa Tourbillon問世除了特殊的歷史背景外,也闡述他們對於複雜功能錶款的能力,但他們不因此隨波逐流,推出一大堆陀飛輪產品,除了原創性的設計外,EBEL僅對於新的功能研發有興趣,這也証明了他們與眾不同的創新思維。
Jean-Sébastien Berland
Roger Dubuis 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Jean-Sébastien Berland在2009年接受了城邦國際名表專訪: 「個人而言,對於腕錶之設計創意、尊貴罕有、美感細節的熱情追求,是我能為Roger Dubuis亞太區市場注入的能量。」 日前Roger Dubuis舉辦了一場頂級製錶工藝發表會,除了呈現年初於日內瓦發表之Excalibur鏤空雙陀飛輪腕錶、Easydiver鏤空陀飛輪潛水錶等,品牌亞太區董事總經理Jean-Sébastien Berland亦親自現身並且主持,象徵Roger Dubuis於去年正式加入Richemont集團之後,挾集團豐富奧援的優勢,邁向全新發展的決心,以及迎接未來所有挑戰的勇氣。Jean-Sébastien Berland在精品領域已經有12年經驗,包括市場行銷和溝通、金融、零售,培訓和產品開發;除了在亞洲,過去也曾經於歐美許多重要城市工作。 將努力投入在精品領域,對於Jean-Sébastien自己和家人來說,似乎是一條早已舖好的路。一方面受到雕塑家父親對於創意、美感和細節的追求,另一方面則是樂於分享對流行精品喜好的母親,Jean-Sébastien說:「個人而言,對於腕錶之設計創意、尊貴罕有、美感細節的熱情追求,是我能為Roger Dubuis亞太區市場注入的能量。」 而事實上,這些也恰巧符合Roger Dubuis向來強調的品牌獨有特色:創新設計、切合潮流、尊貴罕有以及尖端技術。針對Roger Dubuis腕錶產品稀有性的特點,Jean-Sébastien進一步表示,品牌所有貴金屬複雜機械錶款,基本上皆各限量生產28只,這並非純粹的商業考慮,而是清晰的品牌定位,也彰顯Roger Dubuis力求尊貴的堅持。
Jerome Lambert
2009年城邦國際名表訪問 Jaeger-LeCoultre 積家錶全球總裁 Jerome Lambert,他說 「積家對於自身傳統工藝的堅持,融入創新設計概念,就是創造出無數令人驚奇鐘錶的源頭。」 於1996年進入積家,Jerome Lambert在歷經短短五年時間的磨練之後,旋即以而立之年就任積家錶全球總裁。這般傑出的成就,也許是因為出自實務行銷及財務的豐富工作經驗,賦予Jerome Lambert傲人活力與專注力的甜美成果。同時,這似乎也隱喻擁有悠久歷史的積家,在進入21世紀後,依舊保有充沛的衝勁和創作能力。   為了見証積家175周年盛大活動以及品牌在台灣市場日漸卓越的成績,Jerome Lambert遠從瑞士親臨台灣參與活動,現場並展出積家最傲人的作品,包括Grand Reverso 101機芯腕錶、Reverso à éclipses琺瑯彩繪腕錶、Gyrotourbillon I球體形陀飛輪腕錶、Reverso Grande Complication A Triptyque三面錶以及Atmos空氣鐘等,回顧積家歷史上最輝煌的篇章。而從實際的數字統計來看,積家至目前為止已經設計製作出一千多枚機芯,並且獲超過三百項獨家專利,這樣的成績在現今鐘錶業界裡無人能出其右。   Reverso A Tryptique三面腕錶可呈現三種時間面貌,擁有十九項傲人的複雜功能並申請六項專利 總裁Jerome Lambert在短短一小時的訪談中,不忘替我們詳盡介紹展出的錶款,表現出對旗下錶款系列如數家珍的熱情,他說:「近兩百年來,積家對於自身傳統工藝的堅持,融入創新設計概念,就是創造出無數令人驚奇鐘錶的源頭。」這相信就是讓博大精深的積家鐘錶,能持續以新面貌驚艷世人的精神。
Jerome Pernici
百達翡麗全球市場總監 Jerome Pernici Mr. Pernici為百達翡麗工作已有八年多,在這之前他曾在Richemont集團內身兼多職,專門負責產品、銷售及業務活動等等。他表示,獨立製錶與集團最大的不同在於,獨立製錶的領域裡就像個親密的大家庭一般,不管是在溝通或合作上,也有效率得多,尤其是內部決策減少了層層關卡,執行起來效率也較高。 在今日錶廠紛紛集團化以求得生機之際,像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以傳統製錶技藝、及不斷創新科技維持品牌聲名不墜的獨立錶廠,實已經寥寥可數。日前百達翡麗在上海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古董鐘錶展,我們也趁這機會訪問到全球市場總監Jerome Pernici先生。 多年執行行銷策略的經驗,Mr. Pernici對於各個地區市場他有很深的見解;他表示,中國在18~19世紀時是全球最大的鐘錶進口國之一,當時瑞士各知名品牌無不費盡心機打進中國市場,諸多錶上的裝飾風格迎合中國的需求,甚至近二十年來風行的透明錶背,也是複製200年前中國市場對錶的喜好而來。1999年起中國鐘錶市場再對全球製錶業者伸出雙手,各種不同定位的錶廠紛紛到中國尋求商機,百達翡達作風比較保守,因此再度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也晚。 Mr. Rernici認為,百達翡麗至今之所以能在錶壇屹立不搖,最大的功勞乃在於一群幕後的研發團隊,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講究最新的技術與儀器的同時,他們一直遵守著150年來精通古老工藝的老師傅們裝備鐘錶的模式,以期不斷製作出品質優良的腕錶;在機芯方面,百達翡麗追求創新更是不遺餘力,不僅在技術上,還有材質上的創新運用也是研究的重點。未來百達翡麗也會持續以市場需要做為開發的宗旨,並把最好的百達翡麗呈現給所有愛錶人士。
Juan-Carlos Capelli
Longines浪琴表全球行銷總監Juan-Carlos Capelli 在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訪問,他說: 「浪琴的優雅是從內心發展至外在,不管是林志玲或是楊宗樺,都代表每個不同層面的優雅態度,更代表浪琴不變的精神。」 浪琴表近年來密切積極與網球活動結合,前陣子還舉辦了一個相當有意義的活動-全球網球小將的選拔活動,入選者可以前進法網與阿格西、葛拉芙夫婦球敘,獲得相當熱烈的回響,而這個活動的幕後推手就是浪琴表的全球行銷總監 Juan-Carlos Capelli,這次浪琴表天母SOGO形象店的開幕讓他特地遠道而來,與浪琴全球優雅代言人林志玲、新任的全球網球代言人楊宗樺,一起為浪琴表全新天母SOGO形象店開幕剪綵。 談到浪琴最近致力於推動網球活動,身為主事者的Juan-Carlos表示,浪琴以優雅、美麗的態度為品牌宗旨,而優雅除了動人的外在、充實的內心,當然也包括運動時的堅持毅力,浪琴表想用不同的方式去幫助人們,像這樣運用夢想的形式去幫助小孩圓夢,是浪琴認為很優雅、又深具意義的方式。這次首度公開露面的新任全球網球代言人楊宗樺,也是Juan-Carlos指名要邀請他當代言人,這位年僅18歲的台灣網球好手剛獲得國際網球協會青少年男子世界排名冠軍,Juan-Carlos慧眼獨具的立刻邀約他成為浪琴代言人,Juan-Carlos相信以楊宗樺在網壇的潛力與他的個人魅力,將會為浪琴帶來更多美好的品牌形象與力量。
Juan-Carlos Torres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行政總裁 Juan-Carlos Torres 在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訪問,他熱切而誠摯地說: 「我們的合作以分享熱情、展現生命力為基礎,而音樂和鐘錶正好都是能超越時間的獨特事物。」   像是一段撼動人心的美麗交響樂,經過千百次粹鍊打造出的鐘錶,將隨著時間的累積而越沉越香。擁有超越兩世紀的專業工藝與傳承,江詩丹頓最能了解藝術與文化之於人類歷史的價值,為此,江詩丹頓台灣分公司特地邀請西班牙籍女指揮家Inma Shara、甫獲魯賓斯坦鋼琴大獎的胡瀞云與國家交響樂團,聯手演出「江詩丹頓傳承之美音樂會」。   同樣從西班牙出發來台灣的江詩丹頓行政總裁Juan-Carlos Torres,向我們說明策劃此音樂會的動機:「我們與Inma Shara的合作關係以分享熱情、展現生命力為基礎,而音樂和鐘錶正好都是能超越時間的獨特事物。」的確,細看古典樂和鐘錶這兩個看似大相逕庭的世界,卻可以發現它們分享了同樣優雅與永續的價值:美妙卓越的音樂作品,其豐富情感總讓人回味,而Patrimony傳承系列錶款,則代表品牌結合過去與現在的獨有魅力。   在各腕錶品牌致力於提供顧客最優良商品的當下,江詩丹頓早已超越製作能力的考驗,Torres說,除了給客人好商品之外,更要負起傳遞文化的責任,像是對Inma Shara的音樂所給予的支持,反映江詩丹頓對藝術、創意以及激發人類無限才能的承諾,這也是江詩丹頓正邁出的道路。
Jurgen Romberg
EDOX 副總裁 Jürgen Romberg 創立於1884年的伊度錶,挾著優良的製錶傳統,及精湛製錶工藝,於今年四月份正式進入台灣市場,從創立以來秉持著獨立經營的理念,在1993年由現任副總裁Jürgen Romberg與友人買下後,更是致力專研於複雜精密製錶領域。 具有深厚鐘錶背景的EDOX副總裁Jürgen Romberg,從1966年即投入鐘錶業,曾擔任Swatch Group於中南美洲的代表,在接手EDOX後便延續著創立以來獨立精營的理念。作為完全獨立的鐘錶品牌,Jürgen Romberg不諱言的表示,雖然知名度無法像大集團一樣輕易廣為人知,不過在政策的決定與執行上,卻能更快速、更有效的實行,這些是龐大集團所無法匹敵;同時他也認為,沒有任何品牌能夠掌握所有產品線,所以專注於某個專精領域的作法,反而更能呈現精采特別的作品,其中最特別莫過於伊度錶專有的26000及27000超薄機芯,即使含日曆功能在內,厚度也僅有1.4毫米,為EDOX傲人的「翩薄系列」錦上添花。 針對越來越蓬勃發展的亞洲市場,此次到訪Jürgen Romberg除了了解台灣的消費市場外,還要將EDOX的製錶精神介紹給台灣錶迷們,提到如何在競爭激烈的台灣市場,讓消費者快速了解並接受EDOX,Jürgen Romberg認為EDOX有優良製錶工藝傳統,以及精湛專業技術與品質,搭以平實的價格,就是他們最有利的競爭力。 除了傲人的翩薄系列外,今年11月份EDOX也將推出新錶款,由於錶盤上的數字採用人工琺瑯彩繪,每只錶款都是獨一無二、獨具特色,相當值得錶迷們期待。而EDOX也期許著以精湛的專業技術,提供最佳的工藝作品,並致力於成為製造纖薄優雅手錶的先驅及典範,以延續瑞士百年精湛製錶工藝傳統。
Luigi Macaluso
Sowind集團(GP芝柏表和尚維沙)前主席Luigi Macaluso Sowind集團(擁有 GIRARD-PERREGAUX 芝柏表和 JEANRICHARD 尚維沙兩個手錶品牌)前主席Luigi Macaluso先生是一名建築師、前賽車手和充滿遠見的企業家,他從1992年開始成為GP芝柏表的掌陀人。Luigi Macaluso一直深信和尊重傳統高級鐘錶製造的寶貴價值,所以一早提倡綜合性的生產策略。作為一位充滿魅力的領導者,讓SOWIND集團在瑞士高級製錶業佔有重要席位。 被暱稱為“Gino”的Luigi Macaluso於1948年在義大利都靈出生。他的妻子是Monica,擁有四名孩子,分別為Stefano、Massimo、Anna和Margherita。十多年前他的兩名兒子加入SOWIND集團協助打理公司業務。 說話慢條斯理的Dr. Luigi Macaluso,很難不注意到他臉上的一道疤,原來在年輕的時候他對賽車運動非常著迷,更曾投身車壇成為賽車手,勇於接受挑戰和愛冒險的個性不只反應在生活娛樂上,更為他的人生事業創造許多新的意念,並製造出不少經典的品牌錶款。Dr. Luigi Macaluso本身擁有建築學士學位,Dr. Luigi Macaluso從他獨特美學觀點,親自參與腕錶設計工作,芝柏表有許多優秀錶款設計都加注他的概念;除此以外,他一直堅守芝柏表「正宗製錶廠」的理念,全力支持錶廠整合發展的路線,不但致力提升並發展高級腕錶,尤其相當著重對創新技術研發等投資,從設計概念、機芯研發、錶殼設計和製造等所有工序,每一枚芝柏表都必須是傳統製錶工藝與現代頂尖科技的藝術結晶。 他於2010年10月26日在瑞士La Chaux-de-Fonds與世長辭。
Marc A. Hayek
    寶鉑錶總裁 Marc A. Hayek 堅持不受短暫的市場潮流左右,而僅以圓形、貴金屬材質和素色面盤等樸素典雅的基本元素來烘托腕錶複雜功能的寶鉑錶(Blancpain),為慶祝品牌創立270周年,舉辦「傳統中的創新精神」世界首創紀錄展,台灣更是獨步全球,成為世界巡迴展的第一站。不僅如此,寶鉑錶總裁Marc A. Hayek更首度造訪台灣,帶來17只珍貴難得一見的寶鉑錶世界首創紀錄精采佳作,足見台灣倍受瑞士總部重視的程度。 此外,隨著目前女性配戴機械錶的比例提高,Marc A. Hayek表示,自從1956年開始推出女性腕錶以來,以最近這兩三年的成長最快,意味女性消費者對於機械腕錶的接受度已大幅提升,這樣的現象預計也會掀起腕錶市場的風潮。Marc A. Hayek語帶保留地透露,寶鉑錶將從過去269年發展過的腕錶款式作為靈感來源,預計在2006年便能推出富有創意的女用錶款,這消息在即將來臨的巴塞爾世界鐘錶大展之前提早曝光,相信會大幅提升錶迷的期待。身為Swatch鐘錶集團的第三代,Marc A. Hayek自然有不小的壓力,但自從於2002年上任之後,錶迷不難發現,寶鉑錶從產品風格到行銷策略都有相當大的轉變,似乎逐漸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對此他表示,作為一個擁有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腕錶品牌,寶鉑堅持製錶工藝的傳統是絕對不容改變的重要原則,未來也絕對不會改變複雜功能領域,並將整合腕錶的複雜與實用功能,使原本僅供收藏的複雜功能錶款朝向可在日常生活中配戴的實用方向,尤其堅持限量原則。說到這,Marc A. Hayek認為,限量的定義是以一千只為限,只要超過數字,就不能稱之為現量,腕錶的價值也會隨之降低。
Marco Fleischmann
Pierre Kunz亞洲區總經理 Marco Fleischmann Mr. Pierre Kunz於Atelier Victorin Piguet替許多知名品牌創作錶款,爾後專注於創作Franck Muller的頂級腕錶,這位充滿才情的製錶師為鐘錶業創造出許多獨一無二的傑作。1997年Pierre Kunz加入Franck Muller集團,2001年Pierre Kunz終於以自己的名字推出品牌,雖成立僅短短4年的時間,但其精湛的複雜功能腕錶讓其在鐘錶業界早已享有頂級的聲譽。今年,Pierre Kunz終於首度來台與錶迷見面,品牌亞洲區總經理Mr. Marco Fleischmann並帶來了多款限量錶及新款,讓大家終於可以一賭這個優質高級品牌的原貌。 Marco表示Pierre Kunz於瑞士的工作室約有25個人,最難得的是Mr. Pierre Kunz一直到現在仍就親自參與腕錶整個設計製作的過程。而熟之高級鐘錶品牌的錶迷都知道,Pierre Kunz舉世聞名的就是其精緻面盤結合多重逆跳裝置的設計,由於幾乎每個腕錶都有逆跳的功能,因此世人賦予了Mr. Pierre Kunz “Mr. Bi-Retrograde逆跳先生”的美譽。Marco表示:「因為他想要將機芯的跳動讓大家「看見」,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採用可以立即顯示的逆跳功能,逆跳象徵著整個腕錶的生命力,同時也代表了Mr. Pierre Kunz對製錶工藝的熱情。」。 此次Marco介紹的四大腕錶系列第一個就是Basic Collection,主要是以圓形錶殼傳統設計為主,Marco強調此系列不論是逆跳、問錶或陀飛輪等複雜功能錶款,錶面都維持著很高的易讀性。第二個系列是Square Collection,方形錶殼搭配上咖啡色錶面,呈現較具潮流感的風格。Pierre Kunz也在這個系列推出限量69只的春宮錶,每只都有不同的姿勢,代表了他製錶創意的實現。今年品牌花盡心血所製作的全方形逆跳時區顯示陀飛輪,在略帶弧度的方形錶殼內裝置了方形的機芯,並特別研製了一款方形的擺輪及陀飛輪框架,為世界首創的方形擺輪原理及技術。此外,採用輕巧而堅硬的texalium鋁合金製造的Grande date系列,則展露充滿現代感的運動錶風格;女用機械錶Cupidon以中央鑲鑽心形加上三組逆跳秒針的巧思設計,令錶盤有如充滿跳躍的生命,成為今年錶展詢問度最高的女用機械錶之一。   目前Pierre Kunz於日內瓦、墨西哥、東京及大阪都有設點,經理提到Pierre Kunz在日本的成功發展對於亞洲市場是一個重要的指標。未來在香港、新加坡、台灣及馬來西亞預計拓展至約1 0個重點經銷商,讓大家更了解這個瑞士高級製錶品牌。
Martin Ganz
寶璣錶亞太區副總裁Martin Ganz 擁有龐大消費需求的大中華地區,已經成為全球企業的必爭之地,而在高級鐘錶這種奢侈品的消費行為又是如何呢?且聽寶璣錶亞太區副總裁Mr. Martin Ganz鉅細靡遺剖析兩岸三地的鐘錶市場。 Mr. Martin Ganz表示,大中華地區鐘錶消費的共通點,在於同樣存在著保值的觀念。然而畢竟兩岸三地的發展不盡相同,所以在購買行為與單價方面仍有極大差異,以中國來說,消費者的素養和品味有待提升,而且購買的平均單價很低。其次是香港的中產階級為購買主力,為的是彰顯社會地位,但是鐘錶的平均單價依然不高。而台灣方面,消費者多為鑑賞能力很強的收藏家與玩家,偏愛獨特複雜的錶款,無論是在專業知識或平均單價方面都具有很高的水準,所以包含寶璣錶在內的各大鐘錶品牌都很重視台灣市場。   不過正因鐘錶產業的競爭如此激烈,有人質疑230歲的寶璣錶是否會後繼無力?Martin澄清說道,寶璣錶以身為陀飛輪的發明始祖為傲,品牌擁有的專利技術在未來10內就會增加至44種,同時為了因應消費者多變的需求,寶璣錶也請來專家負責操刀,因此未來推出的腕錶有百分之七十使用新款機芯和錶殼造型,可說是融合傳統製錶工藝和前衛設計概念的最佳典範。 在行銷策略方面,寶璣錶的未來展望便是與專業鐘錶雜誌的結合,並且經常性地和下游零售商合作舉辦展覽會和說明會,目的在提升消費者對品牌歷史以及各款鐘錶的認識。寶璣錶不耽溺自滿於光榮輝煌的過去,始終秉持勇敢向前的開拓精神,成為兩岸三地錶迷心中的錶王是當之無愧。
Maximilian Busser
  生於1967年,原為鑽石品牌HARRY WINSTON製錶總監,主持OPUS計畫,與獨立製錶師合作推出一系列複雜時計,後自創品牌MB&F,成為新興頂級製錶品牌之一,所使用的產銷方式開創全新合作模式。除海瑞溫斯頓外,曾經任職於積家高級鐘錶部門。2005年創立獨立品牌MB&F(Maximlian Busser & Friends)持續與不同的製錶師、設計師合作,製造出極具個人概念的錶款作品。錶款不多,但每一款都讓人印象深刻。 2010年他接受城邦國際名表的訪問: 「有人說創作其實就是重現自己12歲時的記憶。」Max如此說。他解釋到他的創作都可以從自己的童年生活中找到基礎。「我父母很相愛,我總是被他們忽略了,我又是獨子,因此只能在自己的世界中找樂子。」Max好幾次這麼表示,讓人不禁懷疑他的童年到底有多大的陰影。他進一步表示,因為他只有一個人,於是看很多卡通、漫畫、很多電視、玩模型……這些充斥著他童年生活,而當時的夢想,深深影響著他的作品。例如MB&F錶款中獨特的戰斧形自動盤設計,靈感便來自於日本動畫克連大漢所使用的武器造型。)這次的HM4則跳脫了動畫,講述的是他童年玩模型的生活。 HM4的造型來自於他小時候非常喜歡的轟炸機Thunderbolt雷霆轟炸機,Max模擬這飛機的噴射引擎形狀設計出這款錶。用說的感覺簡單,但在製作上卻是很麻煩的。Max說明MB&F每一只錶款的設計流程,通常是先有了腕錶外型的初步概念,畫好設計圖後再與負責製作研發機芯的製錶師朋友討論,進一步確認現今的技術是否能夠造出適合的機芯。接著就像所有創意產業,要經過彼此不斷修改、嘗試。因此一只MB&F的機芯,至少都要花費三年才能完成。而這除了HM1之外,其他錶款還沒有複雜功能,可見其研發的困難。   Thunderbolt HM4 Thunderbolt的結構無論內外都相當特別,外型上是兩具引擎形狀的噴射口,一邊為時間指示,一邊是動力儲存。簡單來說,面盤算是安置在錶側與手腕垂直,但機芯卻是與手腕平行,這便是前所未見的了。Max解釋,HM4的設計不同於PARMIGIANI的Bugatti立體結構是將整枚機芯立起、拉開。HM4則是由平面排列的齒輪系轉而成為直立的面盤指示。這其中所要克服的是處理垂直的齒輪系連動、動力傳輸等問題。當傳動系統的問題解決,機芯還能適合這前所未見的外型設計後,另一個麻煩則是錶殼的製作。 Thunderbolt的錶殼可以大致分為左右兩枚引擎與中間平面的連結部分。在製作面上,MB&F當然可以很簡單的開兩個模,上下蓋上即可。但他們不會這樣做,還是堅持製作出精緻的錶殼。去掉面盤的藍寶石水晶鏡面後,錶殼大至分為鈦金屬與藍寶石水晶部分,皆是以一體成形的概念製作。金屬部分包括左右兩枚引擎與中央連結的平面部分,形狀相當複雜,雖說交給機械解決還算好處理。但還是需要60小時以上的金屬加工程序,才能將整塊鈦金屬製成一個錶殼。而更費神的部分,是在錶殼上一圈環繞360度中空環形,用以展現HM4機芯結構的一體成形的藍寶石水晶,這是以整塊藍寶石水晶,耗費150小時以上的複雜加工與精密研磨才能完成的。「Thunderbolt錶殼的造價,可是比HM4的機芯還高呢。」Max這麼說。但也因為如此的堅持,配戴者能夠由各個角度都能夠盡覽Thunderbolt的機芯面貌。
Michel Beziat
  積家錶產品總監Michel Beziat 或許是15年前曾在台灣居住的關係,積家錶(Jaeger-LeCoultre)產品總監白明學(Michel Beziat)先生,讓人感到特別親切自然。一直在歷峰集團(Richemont Group)工作的他,曾經當過背包客走遍亞洲;在接觸各地文化之後,他稱讚台灣消費者對鐘錶商品十分有見解,不會用昂貴的售價去炫耀社會地位,而是能領略頂級時計結合科技與工藝的極致之美。   白明學先生主修市場學,他認為頂級時計並非一般的商品,相反地,它們是令人心醉神往的藝術和文化遺產。每一個鐘、每一支錶的誕生,都是製作團隊經年累月、嘔心瀝血的結晶。彷彿史上那些偉大的藝術家們將自己奔放的熱情投注在創作上,鐘錶工匠們對時計的熱愛表現在一絲不苟的製作上,那份薈萃分秒、成就永恆的執著令人由衷讚歎。此外,白明學先生表示,時計的藝術真諦並不是指錦上添花的裝飾;唯有美感與功能相輔相成的時計,才堪稱天下一品。就像2006年問世的Master Tourbillion腕錶,在大膽創新的設計背後,依然堅持手工打造的傳統。白明學先生以「上等的原料就可烹調出美味的菜色」來比喻,此款腕錶採用每小時振頻達28,800次的自動上鍊機芯搭配11.5mg/cm2的平衡擺輪,準確度稱霸陀飛輪錶界,因此它的關鍵字當然就是「精確」。無怪乎積家錶能在2006年對鐘錶零售商所做的品質意見調查中,獲得百分之四十五壓倒性的支持而榮登寶座。 如果說購買是一種投資,那麼好錶的定義是什麼呢?白明學先生認為鐘錶的設計趣味不可或缺,例如轉盤可以讓腕錶更加活潑。白明學先生在日理萬機之餘,用心體會各種事物,讓生命的每一刻都充滿燦爛和感動,他說:「時計是有靈魂的。」跟時計的對談,其實就是跟人生長河的對談。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