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錶講堂_天文GO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錶業人士
Conferie Horlogere
  2008年瑞士錶壇出現一個全新的「生產集合」,由頂級機芯設計、製造廠BNB Concept創始人暨執行長Mathias Buttet發想催生,它的精神是要不斷發掘新生代的製錶師,目前的構想是每年找到7位優異的製錶人才,讓他們在BNB Concept現有的設計、生產設備及豐富的人才帶領下找到自己的一片天,進而成立更多的瑞士錶品牌,這個生產集合就像頂級製錶大師的搖藍或是育成中心,它取名為Conferie Horlogere。這是一個產業自力更生的建教合作中心,製錶師與品牌擁有者都能互蒙其利,雖然目前只在概念成型啟動之後的第一年,但來勢洶洶,後市可期。第一期夥伴(Companion 2008-2009)共有七人,而且已經在今年瑞士錶展中推出了多款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它採取了錶廠與製錶師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互利模式,希望能為瑞士創造出更多新品牌,除了讓頂級製錶的種子開枝散葉之外,它提供的也是一個優秀的人才培育搖籃,雖然這個模式能否成功仍待觀察,但在瑞士錶數百年來的經營模式中,這的確算是一種創新,無論最後成果如果,肯定也會受到新進製錶師的歡迎,匯集成錶壇一股新勢力。   要介紹CH,首先必須介紹一個在2004年誕生的全新頂級機芯廠BNB Concept,這個機芯廠原本只是一個小型的機芯工作室,由三位從瑞士大錶廠出走的頂級製錶師及工程師Mathias Buttet、Michel Navas 及Encrico Barbasini所組成,BNB Concept即是由三位創始人姓氏的第一個字母組成。他們不滿足於大錶廠中日復一日的生產線式流程,決定自行創業,以免製錶熱情被暮去朝來的例行工作澆熄。這個新進的專業機芯廠正巧趕上頂級機械廠復興的風潮,許多由精品、珠寶甚或時尚界的品牌有意搶佔頂級錶市場,即使在錶界也有許多技術不足以開發複雜功能錶的業者,希望能在頂級市場佔有一席之地,因此BNB Concepts在極短時間內快速壯大,如今已有可觀的客戶群。   但BNB Concepts顯然不滿足於代工業務,因此創始人之一Buttet才會催生CH。儘管CH相當於自創一個新品牌,但所採用的概念卻是前所未有的。它打算每年遴選7個新進製錶師,由CH提供生產所需要的設備及訓練,製錶師則貢獻出自己的想法及技術,打造屬於自己的手錶。這些製錶師會被視為合作夥伴(Companion),他們在與CH合作期間所打造的錶雖然會打上CH的品牌名稱,但同時也會將濃烈的個人風格與色彩呈現在作品中,合作夥伴的名字也會在鐫刻在機芯上,而CH將對這些掛上品牌名稱的錶殼提供終生保修,合作夥伴除了開發出這些獨特錶款外,也會把開發製造的經驗留在CH這個平台上,為瑞士再培育出新一代的頂級製錶師。而CH更希望每一位合作夥伴離開之後,能夠創立自有的手錶品牌。   瑞士錶壇當然有許多品牌本身並沒有錶廠及製錶師,這是當地數百年來傳統中的一部份,並非特例。事實上,在瑞士擅有行銷及業務能力的人遠比擁有製錶能力的人更為珍貴,有太多製錶師擁有一身驚人藝業,卻沒有合適的舞台讓他們發揮。近代錶壇上許多知名的製錶師能夠自創品牌,經常是因為背後有強力的業務人才,能製錶的未必能賣錶,而CH就提供所有已經擁有高超技藝、有夢想卻沒有業務能力的製錶師一個機會。之前有其他品牌採用過類似的概念,但多半會選擇與已經成名的獨立製錶師合作,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前海瑞溫斯頓(Harry Winston)Opus計畫執行人Maximillian Busser所創立的MB&F,而MB&F的品牌屬性還不像CH這麼擁有生命力。後者原本在工作上的風氣就是非常自由且靈活的,每位製錶師必須從頭到尾自力打造一只完整機芯,而不是像裝配線一般只負責部份工作,CH的合作夥伴工作方式也是如此,甚至在與CH合作期間,如果特殊結構及零件概念稍弱,CH內部還會協調出專人、提供已有的資源補強合作夥伴的弱點,達到雙贏局面。   如果無利可圖,CH就沒有持續下去的契機,與合作夥伴共同工作的期間,相對地合作夥伴也會幫CH推出三種類型的產品,分別稱為Les Complications、Les Classiques以及Les Masters;第一個產品線Les Complications是合作夥伴的代表作、也是CH協助製錶師將夢想化為實際的主要作品,至多生產10只;而後兩個系列將小量生產,所憑藉的就是合作夥伴的智慧財產,以及雙方合作時,CH平台上工程師所得到的經驗。這種的組合設計,也許就是BNB Concept在從事代工時得到的啟發。   2008~2009年間第一批CH的合作夥伴共有7人,其中6位是來自不同背景的製錶師,而另一位是金雕師,其中已有2人推出自己的Les Complications作品,屬於CH的部份,則已經推出Les Classiques及Les Masters各一款,與大多數錶廠通常必須耗費2~4年才能推出一款新的機芯相比,成果可謂相當豐碩。   首位推出作品的是金雕師Gabriel Salgado de Arce,此錶款名為Sculpture de Poignet ImmenSEAty,de Arce是哥倫比亞人,從25歲開始就是專業的雕刻師,1987年到瑞士遊歷,在朋友的介紹下嘗試在機芯上雕刻作品,2007年起與BNB Concept合作,為CH計畫打響第一炮。他有著拉丁民族的感性與對生物、浩瀚汪洋的無窮熱情。這股浪漫的情懷融鑄在一只由BNB Concept開發的飛行陀飛輪錶中,de Arce以無人能及的大耐力在這只機芯上做出毫芒雕刻的效果,以三度空間的立體金雕手法刻出他心目中的海底世界,整枚機芯就像是能容納須彌山的一顆芥子,微小各形各色的海底生物覆蓋了所有機板、簧片、齒車,大多數的生物都必須要用放大鏡才能看得清楚,更遑論雕刻時有多麼困難,這一枚機芯雕刻的時數高達1,000小時,無疑也是貨真價實的「Unique Piece」。   另一位推出複雜功能時計的是義大利血統的製錶師Ranieri Illicher,這只錶名為Bel Canto三問陀飛輪,使用教堂音簧,所以擁有更悠長的報時聲,飛行陀飛輪更是與眾不同,它沒有使用常見的滾珠軸承,而採取傳統製錶用的寶石軸承,但在另一個部份卻也納入了最新技術,使用無卡度的游絲,可以調整配重的擺輪,調校時間更加便利。機板上則以手工雕刻了復古的義大利地圖,如同童話故事一般,海上還象徵性刻著船舶和美人魚,音鎚結構邊的機板還特別鏤雕出一個風瑰圖(Wind Rose),讓整個畫面看來更像是一張中古世紀的海圖。   專屬於CH的Les Classiques以及Les Masters系列則分別推出Pulsion單按把計時陀飛輪錶以及Clef du Temps(時間之鑰)垂直陀飛輪錶,前者將導柱輪結構與飛行陀飛輪整合在一起,後者則是真正的時間之鑰,神奇之處在於它能讓難熬的時刻快轉,或是讓快樂的時光放慢腳步。它上頭有一個三段式的撥桿,可以讓時針運行的速度加快或減緩一倍,或是隨時回復到正常的運行速度。這些都是CH結合了新進製錶師集思廣益後的傲人成績,也預示了此一新概念燦爛的前景。  
Charles Villoz
  LONGINES 全球副總裁 Charles Villoz   Mr.Villoz,2010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訪問,他說:   環顧2010年,大多人對於景氣狀況都是皺眉多過笑臉。副總裁表示:「不只是浪琴,整個SWATCH集團都沒有裁掉任何人。雖說在這波金融海嘯的衝擊下,尤其去年第四季,大環境真的非常令人緊張。」不過,副總裁進一步表示,他們很快地發現這並非真正的危機。引爆這波海嘯的,並非是因為能源或戰爭的結果,大多是財務操作不良上所造成的金融問題。因此,這所影響到的最主要是財務槓桿操作不良的人。而副總裁樂觀地表示這樣的危機會讓很多事情回歸基本面,包括鐘錶產業也是,大家會開始趨向務實,而體質不良的會自然淘汰,也算是正面的結果。   「不過浪琴並未受到太大衝擊,」他說:「今年九月,浪琴在市場上甚至創下了新高。」浪琴受到的衝擊其實非常小,言下之意,是他對於品牌穩固的基礎非常有信心。而在如此的信心下,浪琴大膽地推出專屬女性的錶款Primaluna。   Primaluna意指春天的第一輪新月,這當然可以有很多隱喻象徵與延伸。今年下旬,浪琴推出了全新系列女錶便以此命名。也出於對這系列錶款的重視,品牌在台灣舉辦了盛大的上市活動,而全球副總裁Charles Villoz也親抵台灣參與活動。   副總裁說:先前推出了專為男性打造的Master系列後,也開始思考是否要推出專為女性打造的錶款。」雖說多情系列也是針對女性的錶款,可是浪琴思考角度更多元,想要推出一款圓形的女性錶款系列。而經過多方設計,浪琴所提出的答案便是Primaluna。   圓形錶殼,也是月亮的形狀。Charles進一步說明: (色字放大)「Primaluna意指春天的第一輪新月,表示萬物都開始復甦。這代表最新的希望、全新的新生。也象徵著拋開過去,迎向全新的未來。」   2009年下旬,浪琴推出這充滿寓意的全新系列,似乎也暗示了他們對於未來景氣的樂觀,以及自身成就的自信。
Christian Selmoni
  Christian Selmoni 江詩丹頓藝術總監,主要是負責掌管錶款的創意概念發想,以及「到處解釋他的想法」(他自己說的)。其祖父亦為製錶師,並完成AP的第一只鏤空錶。家學淵源下,讓他自小接觸到極為古典的鐘錶歷史,連帶造就他對於古典與創新的想法,也從中構思出許多經典之作。     2010年江詩丹頓舉辦了一場名為「極」的小規模錶展,規模雖小但是作品來頭不小。包括了傳承系列的三問萬年曆陀飛輪、日出日落時間等式、萬年曆計時碼錶……等磅礡之作。為此江詩丹頓藝術總監Christian Selmoni也特地站台,並親自說明關於設計的想法。   「你答應我絕對不把這畫給登上去。我只提供概念,平常不畫畫的。」   Christian要我如此保證。Christian掌管江詩丹頓錶款的概念發想,我相信一個人作品,會直接反應這人的性格與決定。與其透過言語,不如藉由直覺反應來觀察更為得宜。因此我請他在毫不考慮當前機械技術下,描繪出一款他心中最理想的錶款。 思考了許久之後,Christian鉅細靡遺地描繪出一只手上鍊錶款,有著很俐落、直徑41mm的圓形錶殼,面盤有太陽紋。跳時、數位顯示分鐘、月相以三針一線的方式排列,藍寶石水晶錶背。「Very individual.」他進一步說,這錶是很我個人的,所以要用鉑金錶殼。 從他的描述中,可以想像的是一只古典設計,但是卻又暗藏了些花俏機械趣味的錶款。這透著Christian本人性格中的幽默,而由他所發想出的江詩丹頓眾多設計自然也有古典而不死板,花俏而不逾矩的個性。 例如面具套錶,12組面具與概念全由Christian發想挑選,從選擇面具到製作方式。江詩丹頓將古老的歷史遺跡,以前所未見的方式重現於腕錶上,若沒有一定的巧思以及製作實力的自信,是不會膽敢如此發想的。 然而,這並非天馬行空的亂想。「我們會先斟酌當時的機械能力。」Christian說:「有了雙邊配合才能有完美的設計。」這番話讓我想到了卡謬的名言「在節制中尋求放縱。」 「你可能會失望,這不是一款超乎常理的設計,但這就是我。」對於他所設計的錶款,Christian以這句話總結,透露出的謙遜性格也挺江詩丹頓的。 右為Vacheron Constantin產品總監Christian Selmoni,左為面具系列操刀的金雕師Olivier Vaucher ]] Christian Selmoni自1990年即加入江詩丹頓,1996年起出任產品採購總監,他豐富的經驗及資歷自然成為面具系列的幕後推手,Christian找來了日內瓦赫赫有名的精雕師Olivier Vaucher,從尋找主題、研發乃至製作等一連串的工程,整整耗時四年,才成就這系列偉大的作品。 The Métiers d’Art “Les Masques”面具系列以最優美的姿態與聲音述說……除了透過精妙複雜的機械結構以外,還能夠如何以具體形像表現出「時間藝術」。   四大面具系列中的一套   答案在於這四個分別來自亞洲、非洲、美洲和大洋洲的面具,這些面具除了是當地文化、風俗民情甚至宗教象徵以外,更重要的是長久以來,它似乎在訴說著什麼?   擁有長達252年最悠久製錶歷史的江詩丹頓,二百多年來使用精湛手工技藝,創製出無數個詠嘆時間之精微奧妙的傑出作品,稱它為時間的藝術大師當之無愧。如今,江詩丹頓再次展現其卓越創新精神,率先結合部落藝術與鐘錶技藝,將來自四大洲極具代表性的面具雕塑,化身為腕際精品、乘載時間之器。
Daniel Rogger
Jaeger-LeCoultre 亞太區總裁 Daniel Rogger在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他說: '''「積家的目標不只有技術,而是要做到與眾不同。」''' 積家在自製機芯的的數量和品質上一直以來都是名列前矛,今年品牌歡慶175週年,亞太區總裁Daniel Rogger先生日前一口氣帶來了多款重量級錶款,像是球體陀飛輪一號、二號以及Reverso三面錶,都是顛覆傳統的驚奇之作,球體陀飛輪以雙軸旋轉加強對抗地心引力,光是陀飛輪結構就有112枚零件,但重量卻僅有0.33克,這正是整只錶最困難的地方。 搭載19項功能的三面錶更是驚人,原本只有承載功能的基座在連桿系統的控制下竟也有顯示功能之用,這只錶也是Daniel最喜愛的錶款,它的獨特創新及聰明巧思都讓人不由得讚嘆製錶工藝的博大精深。 對於積家在複雜錶款這塊領域的重視,Daniel特別說明,研發複雜功能,不斷創新求變是身為一個頂級製錶大廠所必須持續的課題,由於積家的背景,讓積家在自製機芯研發的技術及人力上相當充裕,溝通上也比較簡單,因此在供貨壓力下還能不斷推出優良的錶款,甚至還能提供較低價格的大複雜錶款,像是之前發表的Master Tourbillon對業界就是一個震撼,這也是積家最大的優勢。 除了功能之外,積家在新材質的使用上也比較大膽,之前就推出過以單晶矽的錶款,今年則是更廣泛地運用到大複雜錶款上,Daniel表示,積家有相當多元的高科技材質可以選擇,但比起材質,其他的技術與設計更値得介紹給錶迷。Daniel進一步補充,積家這幾年來在設計與做工上投注相當多的心力,消費者的反應也很不錯,積家的目標不只有技術,而是要做到與眾不同。
Daniel Schleup
  誕生於1919年的瑞士品牌梅花錶(Titoni)以其優雅雋永揚名天下,第三代傳人也是現任總裁的丹尼爾史洛普(Daniel Schleup)先生,從小在製錶世家裡成長的他,在耳濡目染之下對鐘錶研究頗有心得,雖然他對國際貿易也有濃厚興趣,但是為了不辜負父執輩的期待,他毅然接下梅花錶掌門人的重責大任。26年來史洛普先生不僅帶領品牌熬過石英危機,對製作高品質機械腕錶的堅持和長期耕耘亞洲市場的恆心,更讓梅花錶綻放出笑傲風雪的枝頭勁花。     梅花錶從錶殼造型到機芯零件都是百分之百自家製作,就連組裝過程也在原廠嚴格執行。基於成本考量,通常只有高價品牌才能自製錶殼和機芯,因此中價位的梅花錶更顯難能可貴。史洛普先生不跟祖父和父親的成就做比較,因為他並沒有親身參與腕錶的設計,但是他能夠發揮自己的強項,也就是經營和管理,將天賦異稟的專業人才一個一個連結起來,戮力同心完成多項偉大的時計作品;在全球市場的佈局方面,史洛普先生雄心遠略地將亞洲視為梅花錶最大市場。梅花錶年產量12萬只,百分之九十銷往中國,品牌年營業額在中國境內排名第6。另外中東、印度和俄羅斯市場都在逐步拓展中。       在以功能性自豪的梅花錶中,史洛普先生最喜歡的是哪一款呢?他笑答:「每只錶都是自己骨肉,所以每只都愛。」不過他佩戴的一定是最新款梅花錶,他秀出2007年創匠系列天文台腕錶,此錶採用自動上鍊機芯,儲能42小時,防水100米,並以穩重大方的白色面盤搭配裝飾梅花形綠寶石的錶冠,後底蓋則鏤刻羅馬萬神殿圖案,顯見梅花錶不只是實用,也在血統裡添加了美觀時尚的元素。
Dieter Pachner
Dieter Pachner 現職格拉蘇蒂全球銷售副總裁,2008年接手格拉蘇蒂全球銷售副總裁職位,在此之前,Dieter Pachner曾任職於奧地利、瑞士與東南歐等地區的品牌經理。上任後適逢雷曼風暴與全球金融海嘯危機,Dieter Pachner憑著經驗協助品牌化危機為轉機。   2010年格拉蘇蒂原創所推出搭配計數器功能的PanoMatic Counter XL,這款錶相當有意思,而趁著在ELEGANT錶店開設形象店的同時,全球銷售副總裁Dieter Pachner也帶著這只腕錶來台灣,談談格拉蘇蒂原創的務實精神。     格拉蘇蒂原創一向給人標準德式的剛硬務實形象,然而今年可以看到新的形象店形象改走柔和風,無論配色與陳列都明顯溫和,而在今年推出的錶款中,PanoMatic Counter XL除了計時碼錶功能之餘,還搭配了頗令人玩味的計數器功能。這些微小的變化,讓人不免以為是否格拉蘇蒂原創的德式務實風格正在慢慢改變中?是否因為與瑞士人往來久了,沾染了他們稍微詼諧的性格?     對於這樣的觀點,Dieter立即加以反駁,他表示格拉蘇蒂原創的精神從未改變,他進一步說明品牌堅持實用與創新是品牌主要的精神,這點是不會有任何偏差的,而這款PanoMatic Counter XL身上的便是這精神的主要結合。或許有人認為計數器並非腕錶當有的功能,而且其實用性也頗侷限。但他強調機制雖然看來與腕錶功能無法連結,但是卻能用在生活中很多事情上。他表示:「例如你可以記錄小孩哭了幾次、紀錄被上司念了幾次。」他用輕鬆的方式闡述功能的實用性,端看使用者是否會運用。計數器搭配計時碼錶,其實是可以有很多運用方式的。   他再次強調格拉蘇蒂是個嚴守務實與實用的品牌,他表示不僅只是功能面如此堅持,對於材質的選用也是。當前不少品牌嘗試使用矽材質,但對格拉蘇蒂而言,要使用這材質並不是問題,反正瑞士郊區有許多實驗室目前都可提供。然而真正的問題是後續?矽這樣的科技材質並非當前鐘錶品牌有能力製作,而若是有一天流行一轉,屆時若無人製造矽質零件,要如何面對維修問題呢? 格拉蘇蒂原創思考的並非現在,而是未來發展,而至此,我們也明白格拉蘇蒂原創在追求新意中,還是保有德意志特有的堅持與保守。
Eric A. Loth
The British Masters 集團創辦人和行政總裁 Eric A. Loth     The British Masters 品牌創辦人和行政總裁 Eric A. Loth,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訪問:   '''「延續重要的歷史遺產,將傳奇製錶大師真實且永恆的精神,藉由高調且鮮明的腕錶設計,展現獨樹一格的品牌個性。」'''     傳統歷史在適當時刻的激盪下,可能在未來重新成為矚目焦點,對於Graham創辦人和行政總裁Eric A. Loth來說,更是他堅信不疑的中心哲學。他真誠的希望能運用他創新的動力,和他所崇尚之傳統鐘錶藝術的啟發,來實現夢想。     關鍵的1994年,在家人、朋友及合夥人的鼓勵下,Eric A. Loth於頂級鐘錶市場上創造一個全新品牌的想法應運而生。他當時想尋找一個特別的品牌,能表達他勇以創新的熱情,答案則在17、18世紀蘊藏豐富歷史和偉大發明家的英國史裡,經由不斷的研究和尋找,他在1996到1999年間,陸續發現一些擁有豐功偉業的製錶大師:包含發明計時器的George Graham,和發明突破性擒縱系統的John Arnold。Eric A. Loth不僅是採用這些製錶大師為品牌名稱,更巧妙地利用他們的製錶概念在腕錶設計中,Masters 旗下的Graham和Arnold & Son自此誕生。     作為品牌誕生的靈魂人物,Eric A. Loth實際親身參與所有錶款的設計與製作執行,務求讓所有腕錶,都能堅守他當時創立品牌最初製作準則。
Farncois Thiebaud
天梭錶總裁 Farncois Thiebaud   2006年1月上旬因應新錶款上市來台的天梭錶總裁Farncois Thiebaud,在市場行銷及跨國管理的經驗已逾30年,在我們進行訪談時,他也聊到了許多對於腕錶市場經營理念。   Farncois Thiebaud負責的市場相當廣大,包含整個北歐及亞洲,他所經營的腕錶品牌包含了美度、天梭及尊皇…等。他表示由於品牌的定位及主要消費群的不同,每一種屬性的商品皆有存在的必要。石英錶相當精準方便,普及率及流通率比機械錶高出許多,很符合現代人的需求。而機械錶就像藝術品一樣,在生活步調漸趨緊張時,藝術品就擔負了調節的功能。Thiebaud對石英錶及複雜機械錶各持不一樣的觀感,但他也覺得這兩者是必須並存的。他說到,事事講求快速及效率是現代社會必須的,但當我們停下來休息的時候,也是可以去欣賞藝術的時候。       天梭錶這個品牌,就符合了Thiebaud對腕錶的觀感及經營理念,可以很大眾化,但也蘊含了一些對製錶工藝的堅持。例如T-race系列運動錶,將腕錶融入實際生活中,在女錶方面,也創新地以外型獨特的precious flower,為女錶做了新穎的詮釋。剛上市的復刻限量錶1952,就像先前所說的,結合了復古藝術的設計元素,並兼具收藏及日常佩帶的功能,而另一新款T-ring寶環系列,搭載石英及自動兩種機芯,可以滿足更多消費者不同的需求。天梭錶的年產量高達兩百萬只,錶款生產的種類也相當廣,因此Thiebaud很驕傲地說到:「天梭錶也許不是最昂貴的,但是受歡迎的程度的確相當高。」他強調,品牌定位與形象是很重要的,如果因為短暫的流行趨勢,而改變品牌所定位的消費群,對市場不僅是一重傷害,也沒有辦法達到使品牌的生命延續的效果。
Franz Linder
MIDO 美度表總裁 Franz Linder在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訪問,他說:     '''「美度表不僅品質好、售價平實,更重要的是我們堅持原創精神。」'''     創立於1918年的美度表今年已邁入90週年的歷史,美度表總裁Franz Linder特地遠從瑞士飛來台灣,共同參與美度表的90週年生日慶祝會,同時當天也揭開全球限量90只、All Dial Big Gent Chronometer PVD90週年限量腕錶的神祕面紗。     當天受訪的總裁Franz Linder一開始就表示,多年來美度表的唯一宗旨就是提供最優質高貴,但價格卻不貴的腕錶產品給所有消費者,從材質到機芯、從工藝技術到外型設計,美度表都要求給顧客最好的,這些年來即使不斷提升製作成本,但售價卻始終如一、平易近人,這是美度表的驕傲,也是所有美度表顧客的驕傲。     Mr. Linder:大中華區市場大不同,台灣的消費者卻是能夠最懂得機械錶特質   「美度表不僅品質好、售價平實,更重要的是我們堅持原創精神。」Franz Linder認真地聲明原創的重要,就像新錶All Dial系列腕錶從古羅馬競技場擷取靈感,因而產生這個始終不減魅力的經典系列,成為美度表的最佳象徵。             另外Franz Linder也提到現在鐘錶界喜愛開發創新的材質與技術,雖然他十分樂見創新的能量,但MIDO不會隨波逐流、追逐流行,依然會依循傳統的製錶精神穩定向前邁進。     一開始略為嚴肅回答問題的Franz Linder,提起他所喜歡的錶款類型也忍不住雀躍的表示,外型經典且具代表性的錶款一向是他的首選,就像美度表的All Dial系列擁有永遠不可替代的完美風格。     2007年Mr. Linder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時提到亞洲市場的不同:兩岸三地裡,中國的地大物博,佔有相當的優勢,擁有足夠的空間可做展示及銷售,這是台灣與香港市場所不及的。然而,儘管如此,台灣的消費者卻是能夠最懂得機械錶特質,並從中欣賞與收藏,相較之下,中國的消費者對於選購Mido表有著相當的消費能力,可惜的是仍未形成真正欣賞錶的風潮。
Gerald Roden
  Gerald Genta & Daniel Roth 全球總裁 Gerald Roden 學生時代專攻法律和行銷的Mr. Gerald Roden,在離開學校之後所從事的行業一直都與手錶製造業和行銷通路息息相關。擁有超過二十五年鐘錶產業的工作經驗,Mr. Roden現任寶格麗集團旗下的[[Daniel Roth]]和[[Gerald Genta]]品牌執行長;談到這兩個品牌各自的價值和市場定位,總裁認為Daniel Roth以獨一無二的錶殼外型和擁有高度複雜機芯功能著稱,這同時也是此品牌的精神和未來走向;而[[Gerald Genta]]的前衛造型、特殊結構與功能,讓設計師能不受羈絆,盡情地表現概念性創意。 在2009年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他說:「自鳴錶最精華的部分就是聲音,如果沒有一套測量標準,就不可能改善品質。」 自鳴錶在錶壇是屬於小眾的一塊,有能力製作的品牌屈指可數,而絕不能漏掉的一定有[[Daniel Roth]],這次[[Daniel Roth]]全球總裁Gerald Roden再度訪台,除了帶來新錶之外,特別想跟錶迷分享品牌獨家研發的一套檢驗自鳴錶聲音品質的系統,以往在製作自鳴錶,靠的都是製錶師的經驗與耳力,容易會有誤差,因此Daniel Roth經過5年時間研發,找出自鳴錶最好的音準、音波與音調,並且將其數位化,給予一套可測量的標準,不論在製錶或是維修都能有所依詢並維持在最佳狀態。 Roden表示,自鳴錶最精華的部分就是聲音,如果沒有一套測量標準,那怎麼可能改善品質呢?他還開玩笑的提到,當這個系統剛推出時,廠內許多製錶師都不太能接受,但之後發現了這套系統確實能幫助製作更完美的自鳴錶,製錶師們才給予肯定。 除了Daniel Roth之外,Gerald Genta最著名的逆跳錶也是不斷在改良,早期逆跳錶容易有損壞的問題,尤其Gerald Genta往往都是大角度的逆跳,但Roden表示,Gerald Genta逆跳錶的損壞率目前大約為4%,已經大幅度的降低,甚至低於市場平均,不論在品管或是機芯製作上都已非常可靠。 而品牌這幾年來在異材質使用上常有新嘗試,之後即將推出的Octo Overdrive也預告會使用陶瓷錶圈,Roden說,特殊材質的使用主要考量是外型,像是鉭金會散發出美麗的藍色光澤,不過不論哪種材質,品質都是最重要的前提考量。今年適逢品牌40週年紀念,Gerald Genta一路走來都是堅持創新與品質,不希望流於大眾化,只希望將最好的錶款獻給懂得欣賞的錶迷,這就是Roden認為最重要的成就了。
Jean Claude Biver
生於1949年,現任宇舶錶總裁,風格特異,2010年初獲「第九屆Luxury and Creation Talents」評審團大獎,9月再以「整體事業表現、商業前瞻力和行銷才能」獲頒有「鐘錶界諾貝爾獎」美譽的Gaia「2010年企業家精神獎」。 2009年Mr. Biver接受城邦國際名表專訪,他說: 「成功的關鍵在於「分享」,不管對個人或是品牌經營上,這都是很重要的一個理念。」 近年來廣受矚目及歡迎的宇舶錶,日前與高登鐘錶合作在台北101開設了全新的品牌形象專賣店,宇舶錶的總裁Jean Claude Biver也特地為此來到台灣,與台灣的媒體和消費者做近距離的接觸與訪談。問到與高登鐘錶的合作情形,與將來會在101舉辦的聯合錶展,Mr. Biver表示十分樂觀其成,因為他認為台灣市場就是缺乏一些凝聚的合作力量,若今天有高登鐘錶的順利牽成,想必能為台灣的鐘錶市場帶來一個很大的信心,也期盼這樣的錶展活動能將台灣市場推向國際,吸引更多外籍人士來台灣參與。 談到2008年起宇舶錶與LVMH集團的合作,Mr. Biver信誓旦旦的說,宇舶錶以往的產品設計風格與市場行銷等方向都不會有變動,他認為一個成功的品牌和一個成功的集團合作,就沒有需要改變的原因,維持固有的理念是宇舶錶現在堅持的方向。 全黑錶款是由宇舶錶引起潮流的,我們好奇Mr. Biver是如何能有這樣的新潮想法,他表示他時時傾聽年輕人的想法,而且他一向不喜歡太過清晰的時間,全黑型錶款的設計則給予時間更多想像的空間,是他很鍾愛的點子,因此全黑錶款大受歡迎對他來說並不意外。Mr. Biver認為品牌成功的關鍵不只在於錶款的設計創新,更要追隨工藝、文化的意義,且多傾聽不同的意見、多收取資訊,才能讓成功的關鍵:「分享」,真正的落實在每一個步驟中。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