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錶講堂_天文GO
城邦國際名表No.86
2016-11-05 Publish
No.86
打造複雜功能的鋒芒...
  不同地區時計演進
PP印記
  手錶是項屬性特殊的個人配件,它有著掌握時間的精準儀器屬性,也有著炫耀個人財富、地位的珠寶飾品走向,以目前隨身時計的走向來看,純粹講究計時功能的錶多半屬於價位較低的錶款,絕大多數以電子錶、石英錶為主;而較高價位的機械錶訴求較不偏向精準計時,反而趨向強調它的裝飾、工藝價值、貴金屬打造甚至珠寶鑲嵌、物稀為貴的季芬財特性(按:季芬財指供應量少卻反而越貴,與一般貨品供需法則相反的特殊商品,最理想的例子如鑽石、毛皮大衣等等)。 瑞士生產的手錶在全球市場裡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地位並不來自生產量,而在於生產產品的總值,最新統計資料顯示,中國生產的手錶數量遠高於瑞士錶,但瑞士錶的平均價格幾乎達到中國製手錶的380餘倍,由此可知高檔的瑞士錶對這個國家的出口有舉足輕重的關鍵性地位。而百達翡麗這個品牌幾乎有著指標性的意義,它所生產的手錶幾乎全數強調頂級的製錶工藝,更重要的是,普遍受到錶迷認同,這不只可以由它的新錶售價上看出來,也能從拍賣場中幾乎一枝獨秀的堅挺價格上感受得到,在複雜功能錶的世界裡,沒有其他品牌享有相等的尊榮,同樣的功能出現在其他品牌錶上,價格可能只要數分之一。 在機械錶復興之後的三十年內,日內瓦印記一直是百麗翡麗的行銷重點之一;據統計,百達翡麗每年生產的錶,佔了日內瓦印記申請總數的九成,1886年日內瓦的製錶公會依當地政府製定的鐘錶自願送檢法(Loi sur le contrôle facultatif des montres)製定了日內瓦印記的施行規則,迄今曾經多次修訂,日內瓦印記經常也被視為高品質的認證標章,它的原意相當於現代的「原產地證明」,用以保障日內瓦省境內鐘錶商的權益,消費者可以透過這個印記瞭解所購用的錶是否由日內瓦的鐘錶公司出品,而非其他地區所打造的仿品;相當諷刺的是,瑞士製業者本身能夠紮下數百年的基業,最早靠的也是仿冒英國、法國的時計,低價搶攻市場打下來的江山,天下烏鴉一般黑,並沒有誰從開天闢地以來就都維持高尚品格的。但無論如何,這是一項能保障產品品質的優質印記,能夠打上它的鐘錶,本身就有著高人一等的製作品質,它不但要求產品的功能性,也要求美觀程度,至於它的地域排它性,只要消費者能夠接受即可。   百達翡麗印記的內容其實沒有像日內瓦印記規則條列地死死板板,品牌也特地編印了一本冊子說明百達翡麗印記的內容,但這樣的印記,我們不妨將它視為一紙品牌宣言,它與萬國錶(IWC)、積家(Jaeger-Lecoultre)聲明的獨特品管程序,或其他品牌並沒有公佈的品管流程,在本質上沒有太大差異。而由其他品牌帕瑪強尼(Parmigiani)、蕭邦(Chopard)以及播威(Bovet)所全力推動的Fleurier Quality Foundation Certification,就與上述幾者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它由三個品牌及一家機芯廠共同組成,且歡迎所有製錶業者將產品送檢取得認證,就先排除了單品牌品管程序的歧視性問題(Discrimination),它亦沒有地域排他性;實際運作時位於Fleurier鎮的專家們是不是可能以任何非實質障礙阻撓第三方製錶業者不得而知,但在表面上它是冠冕堂皇的。百達翡麗印記先天就沒有這些優勢,台灣錶界一位聞人私底下曾經評論,在品牌之外加鐫自有品牌的印記,實在沒有實質意義。 徵諸錶史,倘若百達翡麗有意推出二線品牌,讓產品走雙軌制,那麼推出百達翡麗印記的實質意義就出現了。歷史上的確有諸多品牌出現過類似的作法,江山代有才人出,全球經濟大勢不會固定在某個高度,自剝而復或是急轉直下都是常態,如何以有效的方法考驗著企業經營者的智慧。以朗格(A Lange & Sohne)為例,歷史上就曾經出現過兩度採用雙品牌制的時期,其中一次是19世紀草創初期,因為拿破崙封鎖英國後所造成的後遺症,德國本土工業飽受廉價瑞士錶的威脅,讓朗格不得不推出使用瑞士廉價機芯的錶款;第二次則是20世紀中期朗格傳人被迫流亡到德西,只能使用瑞士製作的機芯維持品牌運作。另一知名頂級錶廠愛彼(Audemars Piguet)也曾經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採取過雙品牌制,當時經濟蕭條的問題是世界性的,錶廠負責人只得採取權宜作法。 倘若在「百達翡麗印記」是錶廠產品品質要求的基礎上,那麼百達翡麗的作為不禁令人擊節讚嘆,它的確大幅超越了日內瓦印記所要求的標準,同時在功能、美學、整體價值感以及最重要的售後服務上建立準繩。日內瓦印記的標準著重在零組件製作品質以及美感要求上,在精準度上沒有量化,而一般大眾熟知的瑞士天文台錶標準COSC則把精準度標準量化,百達翡麗印記集合了兩者,要求品質、美感以及精準,而在量測時,它也要求必須「全錶」測試,請注意一點,上述兩種錶壇最高規格標準要求測試精準度時,送測的是「機芯」,而非全錶,其中差異別若雲泥。此外,它也邁向以往的錶未曾達到的境界─百麗翡麗印記要求全錶由內到外的品質,不但是機芯,甚至還必須包括錶殼、帶扣、錶帶,更有甚者,還要求錶帶上所使用的彈簧錶耳(彈簧栓)必須自製。相較於瑞士錶界經常將這些零件外包給其他供應商來說,百達翡麗這種書同文、車同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作法簡直令人五體投地,這無疑給予消費者極高的保障,日後倘若任何錶上的零件、配件甚至配件出了問題,都決定不容有打馬虎眼的情況,因為所有的零組件都在百達翡麗印記範圍之內。 或許也基於此,所以它也根據百達翡麗印記的宣言作出宣告,任何年代推出的所有百達翡麗時計,都能夠送回廠得到終生的服務。讀者必須瞭解一點,相信目前沒有第二家錶廠敢做出這樣的宣告,即使是百麗翡麗這種站在頂端的品牌,也應該要合理地擔憂:萬一錶迷送回廠維修的是擁有三十三項功能的複雜功能錶之王,恐怕傾全廠之力也未免能夠將錶完全恢復舊觀,而事實上,如此繁雜的錶要重建,恐怕難度與打造一只新錶相比只會過之,而無不及。光是作出「終生維修(維修當然是必須付費的)」宣告,就值得其他錶廠競相追隨。但由本文附錄之節錄百達翡麗印記規約,讀者可以看出,除了精準度有明確數據規定外,其餘工序、工法均有相當的適用彈性。 節錄「百達翡麗印記」規約內容 「百達翡麗印記」由公司屬下的日內瓦工作坊頒布,規格要求將實施於百達翡麗製作所有類型的機芯之上。機芯以外,「百達翡麗印記」蓋括時計所有部份,例如錶殼、錶面、指針、按鈕,以至錶帶的彈簧桿等,亦涵蓋製錶成品的美感與功能範疇。 「百達翡麗印記」亦訂定了時計的準確性。每一枚成品的速率偏差,不得超越每日 -3/+2 秒的容限;直徑少於二十毫米的機芯,不得超過 -5/+4 秒。此外,最後的速率測試以全組裝的狀態進行。 百達翡麗保證有能力為於一八三九年創立以來名下的時計出品,提供檢查、保養、維修及復修服務。印記亦保證了製錶的用料質素。鑽石用料方面,百達翡麗僅選取切割精良和無瑕的頂級Wesselton 美鑽。所有寶石由珠寶藝術的工匠大師負責鑲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使用黏合劑來固定。 所有部件要達到幾何精確和勻稱的水平。製錶過程中,若進行如清除殘屑、磨滑和打磨等人手工序,原定出品的最終大小不得因而改變,令成品與原來清楚界定各部功能的主樣板有別。錶殼不得出現任何能刮損表面的尖削邊緣或突出的珍貴寶石。也不可因任何部件或外部元件上的純裝飾加工要求,而將就改動鐘錶的功能可靠性。 「百達翡麗印記」規定要系統地記錄每階段的檢查結果,以便每個工序完成後與品質規格對照,核實是否符合相關標準。時計裝殼後,須送回測試部門,利用活動模擬器測試其速率、功能完整程度和表現。具備防水功能的時計,則被安排在加壓的空間和水中測試,水壓由三巴至十二巴不等,相等於水深三十至一百二十米的狀態,視乎款式而定。接著是冷凝測試,屬於整個防水檢測程序的最後一環。成品若通過種種測試,並符合百達翡麗所定的速率要求,便會交回工作人員作最後檢查,憑外觀鑑定外表有否瑕疪。若測試合格,時計便會被真空包裝,準備出廠。 一個品質印記的認受水平和價值高低,取決有關問責機制能否嚴格遵守所定的法則。就此,百達翡麗除定下規章外,亦設立機構,確保能不偏不倚,嚴守法則。機構 由一個立法團體和一個行政團體組成,彼此獨立運作。「Comité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是立法實體,為「百達翡麗印記」界定法則,並不斷加以修訂,讓新則能適用於相關的發展項目,為公司的策略決定奠下根基。「Comité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由兩個小組委員會組成,即「Comité Technique」(專責技術事宜)和「Comité Esthétique」(專責美學事宜)。兩個小組委員會定必保持緊密聯絡。 為保證「百達翡麗印記」能嚴守所定的法則和標準,必須持續監察整個運作程序。與此同時,在工作坊生產的程序中,亦須立刻加入需要遵守的新條款。上述工作由 「Commission de surveillance」 (監督部門)負責,屬於獨立的行政實體,每天運作,向「Comité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匯報工作。百達翡麗總裁與副總裁則履任「Garants du Poinçon Patek Philippe」 (「百達翡麗印記」保證人)的角色。
GENEVA SEAL
日內瓦印記:瑞士日內瓦省的官方品質印記,自1886年開始使用,它所認證的機芯必須在日內瓦省內製造,合格的機芯上鐫有「鷹與匙」的日內瓦標記,保證機芯的作工,是錶界最有名的認證標章。也稱為Hallmark of Geneve,或Poincon de Geneve。   19世紀之後,瑞士逐漸取代法國及英國的鐘錶輸出王國地位,所生產時計行銷全球;不幸地所有商業產品都在冥冥之中出現相同的產品週期循環,一開始講究品質,其次講究成本,而後出現仿品甚至偽品;在19世紀中期後,日內瓦省境內的鐘錶業者也受到仿、偽錶的影響,產品聲譽受到嚴重打擊;於是日內瓦優質印記應運而生,它是證明產地的地理戳記,也是保證品質的優質戳記。   上帝總是用時間與人們開玩笑:以低廉成本與仿製英國、法國時計的瑞士製錶業在經過約兩世紀的努力後,取代兩大歐洲政治強權,成為首一指的國際性鐘錶出口大國,但很快它就遭到了報應,19世紀後半不但瑞士境內各大製錶重鎮相互競爭,它還必須面臨其他國家及地區的威脅,尤其是美國業者挾機械化大量生產的優勢,在成本及品質上都令人刮目相看;今日已覺積重難返的仿品、偽品問題早在百餘年前就已發生,尤其在全球貿易通商及聯絡並不發達的年代,亞洲一隅的小國家或地區可能根本沒有一塊錶是真正的瑞士錶,但粗陋劣質的機芯上卻可能用各種語言標明它是瑞士製品,不論對產品聲譽或是商業利益,都有可觀的負面影響。 日內瓦省境內直到1873年才成立製錶公會,由此也可看出它的產業結構在當時仍然脆弱;仿品及偽品橫行後,製錶公會強烈要求日內瓦省官方必須保護這個負起大多數日內瓦省居民身家性命的產業,採合議制的瑞士聯邦議會及日內瓦省議會因是研議立法,終在1886年頒行日內瓦優質印記相關法規,成立日內瓦時計自願檢測公署,在保護境內產品的前提下,於自願受測機芯上鈐印戳記,也就是今日所謂的日內瓦優質印記。 鐫有鷹與匙印記的機芯也等於擁有了「原產地證明」,確認產品本身出自日內瓦,在仿錶流竄全球通商口岸的年代,此一印記擁有類似貴金屬印記般的法律效力,經過一世紀的變遷,它更被視為最頂級的瑞士製鐘錶品質證明,也由於公署轄下的委員會有官方身份,它無疑是一枚代表瑞士官方態度的正式印記。 儘管日內瓦優質印記的標準早在1886年就已經以法規型態制定,但正因為它的法規型制,因此委員會可以因為任何需求增修法規條款,只要符合原本法規裡載明的原則:任何為優化機芯所採之做法皆可接受,惟不得損及技術、美觀及表面處理品質。迄今日內瓦優質印記法規已經多度增修,1993年當地議會更依據業界生產條件,制定就機械錶來說無比嚴苛的條款,這個官方印記的權威性更是無庸置疑。但在2009年有著更新的變化,原本主掌日內瓦優質印記以及C.O.S.C.天文台錶認證的機構合而為一,成立實驗室負責事務執行;在營運方面則成立了基金會監督實驗室,基金會的法人身份讓它成為一項半官方、獨立且不會受政府機關或民意左右的中立組織,未來日內瓦優質印記的身份會漸漸不同,但獨立性格會愈加濃厚。     日內瓦印記12項標準 1.所有機芯零件必須有好的工藝品質,包括所有附屬機構上的零件,都應符合日內瓦時計自願檢測公署所制定標準。鋼質零件應導角、導角處應拋光,側面應修整齊平,所有會被看見的表面應整平且拋光。螺絲頭應拋光或環狀打磨,螺絲穴及邊緣應導角。 2.機芯應使用寶石軸承,安裝在拋光的孔中,包括走時輪系及擒縱輪,橋板側寶石軸承應鑽出凹槽且拋光,機板側中央車不需適用此標準。 3.游絲應使用附有游絲腦及圓形頸部的活動蓋板固定。得使用活動式游絲頭固定器。 4.整體或分離式快慢針皆可接受,但應安裝可固定機構。超薄機芯不在此限。 5.得使用非線性調整快慢針。 6.走時輪系齒車上下皆應導角,內凹處應拋光。厚度在0.15mm(含)以內的齒車得僅打磨橋板側。 7.齒車軸心尖端及側面應拋光 8.擒縱輪必須質輕,在大型機芯中厚度不得超過0.16mm,在尺寸小於18mm的機芯中,厚度不得超過0.13mm,與擒縱叉接觸面應拋光。 9.擒縱叉擺動幅度必須以固定的定位板限制,不得使用定位梢釘。 10.機芯得安裝避震器。 11.大小鋼輪應依註冊款式製作。 12.不得使用鋼絲彈簧。       結合印記與精準的新組織Timelab 在2009年2月1日之後,主掌測試、批核及訓練的單位─瑞士鐘錶及微工程實驗室已由瑞士鐘錶及微工程實驗室基金會(Foundation of the Geneva Horology and Microengineering Laboratory;簡稱Timelab)負責營運。它所根據的法源是日內瓦省議會在2008年12月所頒布的法律,因此雖擁有獨立法人人格,卻是半官方機構。  Timelab結合了日內瓦優質印記認證與C.O.S.C.天文台錶認證服務,提供認證、協助產品研究及開發等服務,讓瑞士鐘錶品牌能與官、學界順利溝通,提供教育及訓練基會,協調大學或技術學院培養製錶人才。基金會的法人身份顯示:日內瓦官方有意讓其一尊貴的印記認證制度永遠運作,而且成為日內瓦省境內唯一的官方認證印記:如此必能保障認證制度之中立性。  未來Timelab的認證服務會包括:  1.      日內瓦優質印記認證服務  2.      C.O.S.C.天文台錶認證服務,以及新增的  3.      運動競技用官方計時器認證服務(sport time-keeping)  第三項較新服務所測試產品並非手錶或機芯,而是運動競賽時所使用的計時器,由於科技進步,因此目前可認證的項目包括碼錶、光學式計時錄影系統(Timing Photocell)、無線傳輸設備(Radio Transmission, e.g. RFID)、起跑器系統(Start Gate)等現代化計時及犯規判定系統。
自製機芯
自製機芯是十年來最吸引錶界人士、錶迷的討論焦點之一;每個人對自製機芯都有不同觀點,錶廠以推出自製機芯為榮,或是以自製機芯錶款賺取大量利潤;也有業者保守地認為,機芯由誰製作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機芯本身是不是好東西。在浮華背後,也有實際的考量,隸屬於斯渥琪瑞表集團(SWATCH GROUP)之下的全球最大機械式空白機芯(即機芯半成品)供應商ETA S.A.原本要在2002年停止對外銷售空白機芯,才是許多錶廠不得不自製機芯,或是讓產品全數使用自製機芯的主要原因;雖然ETA停售機芯的時機被迫延到2011年,但這件事必然會發生。斯渥琪瑞表集團主席Nicolas Hayek曾經指出:「為什麼ETA會一家獨大?因為沒有其他廠家願意投資研發機芯;他們不是不能,因為生產機芯並不困難」。這是ETA不願意把機芯賣給斯渥琪瑞表集團以外品牌的原因之一,其他的原因則是機芯銷售只佔集團收入的極小部份,考慮到散裝機芯銷售的風險跟後果,因此才有這個決定,但在ETA 2002年宣佈不願意單賣機芯之後,原本向ETA購買機芯加工後再銷售的Sellita廠受到嚴重影響,因此向瑞士的競爭委員會(類似公平交易委員會)提出訴願,指稱ETA有壟斷市場的行為,經官方調查後,方要求ETA按年緩慢減少供應數量,到2011年才能完全停止供應。ETA停售空白機芯除了讓錶廠自製機芯更努力之外,也帶動了「Clone機芯」產業,Sellita就生產了2824、2892、2834和2836的Clone機芯,這些機芯專利期限都已經結束,其餘廠商可以自由生產。廠商當然還有其他理由足以推動自製機芯,讓錶廠享有更高的聲譽及品牌價值也是自製機芯的一大優點。1999年芝柏推出自製機芯,而且宣佈未來所有的錶都會由錶廠自製,同年愛彼也推出自製的3090機芯,2000年勞力士推出了自製計時機芯4130,從此所有勞力士機芯都已經自製;同一年江詩丹頓則有自製的1400手上鍊機芯。而後沛納海、康斯登、寶格麗、雅典、萬寶龍紛紛跳上自製列車,瑞寶、百年靈、寶齊萊也加入戰局。
Pour le Mérite
Pour le Mérite   喜歡頂級錶的錶迷們一定會聽過近20年來竄紅的德系品牌朗格(A. LANGE & SOHNE),數年來有幾款由朗格推出的錶款,在錶名上附加了「Pour le Mérite」,只要是加上這幾個法文字的錶款,幾乎就可以視為當時朗格錶的代表作,有一說則是芝麻鍊錶款才會有這幾個字;然而這幾個字有什麼涵義呢?   2011年推出的 Richard Lange Tourbillon「Pour le Mérite」   字面上,它只是法文「贈勳」的意思;但配合德國的歷史文化之後,這幾個字就變得有趣而意義深遠,它從1740年左右開始為當時的普魯士王國所用,被當做一種軍/民雙用的勳章,到十九世紀逐漸只有軍人能因為功績而受贈勳,普魯士以外地區的人聽到這種勳章,多半是在第一次歐戰(許多人稱之為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而得到這種勳章的,則多是德國(當時已是德意志,而非普魯士)空戰英雄,或許因為空戰英雄擊落敵機的功績容易量化,所以容易獲贈勳章。自是在歐洲地區漸漸聽聞到這種十字形,上有藍帶的勳章;它與更近期、更知名的「鐵十字勳章」完全不同,切莫誤會。   從它的歷史淵源來看朗格的命名原則,就會覺得思慮甚是有趣,而且餘韻無窮。目前為止,朗格共有四款錶有著「Pour le Mérite」的後綴,分別是:   1994: Tourbillon「Pour le Mérite」 2005: Toubograph「Pour le Mérite」 2009: Richard Lange 「Pour le Mérite」 2011: Richard Lange Tourbillon「Pour le Mérit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