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錶講堂_天文GO
城邦國際名表No.86
2016-11-05 Publish
No.86
打造複雜功能的鋒芒...
  延伸指示
ACCURACY
  鐘錶精確度決定於恆定的振盪頻率,人造鐘錶誤差越來越小,古代懷錶每日誤差甚至可能有數小時。由指針數量的演變就可以看出來:最早懷錶只有一根時針,後來多了分針、秒針。今日高精確度的錶已非夢想,自動錶每日可能誤差在數秒鐘,石英錶每日誤差可以低差0.007秒。機械錶的標準則寬鬆不少,簡單來說,符合瑞士COSC天文台錶標準的錶,每日容許誤差在快6秒到慢4秒之間。    古代機械錶精準度的確與製錶成本息息相關:誤差要求範圍越小,所需要的零件製作、組裝及調校的精度就越高;舉例而言,經常有錶會宣稱「經冷、熱及五方位調校」,對不熟悉錶的人來說它只是機芯上鐫刻的一行字,但對錶業人士來說這代表的是可觀的工時,以及檢驗、校正工具及流程的建立,這些都是不可見的成本,而且比重極高。很有趣的傳統像是日內瓦各天文台錶競賽,大多數品牌在作品送交競賽之前都會特地聘請專門的校時大師調校「選手」,而不會是從生產線裡隨便選一只出來競賽。    對現代機械錶而言,精準度是判定手錶品質的條件之一,但卻不是充要條件之一。現代高階機械錶對精準度當然講究,但未必是最重要的標準,舉凡錶的外觀設計、製作材質、採用工法、複雜程度以及珍稀情況都會被用來決定錶的「價格」,更有甚者,歷史意義以及個人感受才真正決定了錶的「價值」,例如印度聖雄甘地曾經使用過的懷錶,就在一場拍賣會中拍出天價,相信眾人都能瞭解此錶價值從何而來。      
世界時區錶
理論上最早推出世界時區手錶的百達翡麗 西元1876年盛夏的愛爾蘭班杜蘭火車站裡,鐵路工程師Sandford Fleming正焦急的望著月台遠方,並且偶爾將視線移到一旁的車站大鐘上面,因為已經超過下午6點鐘了,可是他所要搭乘的5點35分開往倫敦的列車,卻一直沒有進站。原來是火車時刻表出錯,這班車的到達時間應該是上午5點35分才對,就這樣Sandford Fleming要再苦等12小時,才能搭上火車。這看似平凡的事件,卻是將全世界各個國家導入使用「世界時間」的開端,進一步來說,目前全球往來各國頻繁的商務與旅遊人士,每到一個地方便能順利轉換時間,全拜Sandford Fleming沒有搭到預定班車之所賜!   因為時刻表出錯以致於沒搭到火車,一般人可能會自認倒楣或者要求車站賠償損失,但是對於具有影響力與決心的Sandford Fleming來說,可不認為這只是關乎個人的小事,他決定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並且提議設計一種通用各地的世界時間。於是一方面在Sandford Fleming的大聲疾呼之下;另方面加上當時美國鐵路網因為採用49個不同的「官方時間」,讓所有乘客與鐵路管理人員,都深受時間錯亂之苦。因而促成美國總統於1884年10月在華盛頓,召開國際子午線大會,為世界時間系統擬定共同的本初子午線(Prime meridian),它也就是代表經度為零的分界。後來由25個國家所指派的41位代表,在華盛頓經過三個多星期熱烈討論後,終於決定把英國的格林威治村訂定為本初子午線所在地,而格林威治時間就是世界標準時間,並且將地球劃分為24個時區。從此,時間在國際間統一了,各國也陸續採用這個劃分方式,制定自己國家(城市)的標準時間,例如台北(中原標準時間)比格林威治+8小時,所以格林威治零時的話,台北就是早上8點鐘。   尚維莎的世界時區錶,較傳統的世界城市名稱指示 其實聰明的製錶師們,早在十八世紀就已經將世界時間的觀念,應用在鐘錶作品裡面,比起華盛頓國際子午線大會提早了近百年以上。雖然這類作品並非使用國際公認的時區規定,但在使用便利性與功能性方面,已經具備現代錶的雛型。在百達翡麗時計歷史博物館(Patek Philippe Museum)裡,就珍藏著數只製作於十八世紀的「世界時間」時計,這其中有幾只特別珍貴的,分別是:藏品編號S-657,路易十五風格的世界時間時計,它的琺瑯錶殼底蓋鐫刻53個地方名稱,還搭配有24小時轉環以指示各地時間,約製於1780年;藏品編號S-527,糖果盒世界時間時計,它的盒蓋上鐫刻53個地方名稱,內藏的時計裝置了24小時轉盤以指示各地時間,約製於1780~1785年間;藏品編號S-556,以黃金與琺瑯製造的公用時間時計,琺瑯面盤上顯示巴黎以及其他12個城市的時間,約製於1804年。   時間來到二十世紀初,世界各國已經普遍採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同時百達翡麗開啟了在世界時區錶獨領風騷的年代直到現在。在製錶大師Louis Cottier還未開發出獨特的世界時區裝置之前,百達翡麗便已領先同業,大約在1900年開始製作三時區與雙時區功能懷錶,例如藏品編號P-1373三時區獵錶以及藏品編號P-892雙時區無蓋懷錶,在當時都是極為稀有的作品。百達翡麗與Louis Cottier的合作始於1937年,以創新的世界時區組件,製作出全球第一只世界時區錶Ref.515。接下來所生產的Ref.1415(製作期1940~1950年)、Ref.2523(製作期1953~1966年)世界時區錶以及Ref.605世界時區懷錶,不但成為後來業界仿傚的典範,其珍貴價值也讓這些錶款在拍賣會上,價值飆漲不止千、百倍以上。   積家的世界時區錶,只留一個小視窗顯示城市名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