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No.89
2017-03-06 Publish
No.89
2017日內瓦高級鐘錶展...
2016-04-14

首創液體顯示系統 HYT H1 101手上鍊機芯

以液體顯示系統取代傳統的時針,是一項顛覆傳統的做法,透過HYT創辦人們的合作,使H1成為首款液體機械的雙系統腕錶,後續推出的Skull系列與H4錶款,都是採用相同的機芯架構。
H1 Iceberg 腕錶:直徑48.8mm鈦金屬錶殼/時間指示與動力儲存顯示/101手動上鍊機芯,儲能65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100米/限量50只/參考價NTD 2,150,000
H1 Iceberg 腕錶:直徑48.8mm鈦金屬錶殼/時間指示與動力儲存顯示/101手動上鍊機芯,儲能65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100米/限量50只/參考價NTD 2,150,000

自從懷錶、腕錶在不同時期成為人們的生活必需品後,傳統的三針時間顯示模式,成為許多製錶師亟欲打破的藩籬。因此過去錶款採用的時間顯示,從常見的偏心顯示,到無指針的多視窗設計,從少見的跳時、逆跳時分到衛星轉盤⋯等,展現出製錶師的高度創意。 但是上述的這些顯示結構,都是倚賴齒輪、指針與碟盤所組成,在狹小的機芯內發揮設計巧思。在過去數百年來,除了早期的滴漏、水鐘之外,所有的機械機芯都必須隔絕水分與液體的入侵,因為精密的機械結構不能容忍任何的灰塵與異物進入,除了容易影響齒輪的運作之外,零件的鏽蝕與損壞更是令人頭痛的事情。

不過在2012年,HYT所推出的H1腕錶,內部所搭載的101手動上鍊機芯,則搭載液體零件,透過結合機械結構的模式,成為世界上一款融合液體顯示與機械結構的機芯。對於將製錶師避之唯恐不及的液體,置入於機芯之內,絕對是一項瘋狂的挑戰。

以液體顯示時間的機械腕錶,這項製錶概念源自於HYT的重要合夥人Lucien Vuillamoz的創意。他在2002年提出的這項構想,是利用兩個末端靈活的液體槽,並以兩種液體的接觸點作為指示時間的製錶理論。之後Lucien尋求他的老朋友Patrick Berdoz幫忙協助,於是Patrick開始組成專業團隊,並找來好友Emmanuel Savioz負責成立專利註冊公司Preciflex。

H1 101手上鍊機芯。
H1 101手上鍊機芯。
在2010年,Lucien與曾經擔任CONCORD君皇錶總裁的Vincent Perriard會面,並提出他的研究成果後,雙方一拍即合,並開始邀請其他幾位具有投資能力、銷售與設計長才的朋友,在2011年成立了HYT製錶公司,於隔年推出首款H1錶款。在開發H1錶款的過程中,由前愛彼錶技術人員Bruno Moutarlier協調兩個團隊合作;製錶由獨立製錶師Jean-François Mojon與其領導的Chronode工作室負責,液壓系統方面則由HYT的專利註冊公司Preciflex負責,使用的液壓技術專利屬於Helbling Technik,事實上這種液壓動力系統已經用於特定醫事技術上。

H1系列的錶款皆搭載101手上鍊機芯,而本枚機芯的最大特色,就是環繞於面盤外圍的環形透明管,以及面盤下方的風箱狀儲液槽。而左側的儲液槽裝載螢光或有色液體,右側的儲液槽則裝載透明黏性液體,透過兩種不同顏色液體在透明管內移動,產生時間指示效果。不過機芯的上半部,其實已經是一個完整的機芯,只需再加裝了兩齒輪與時針,便可顯示時間。因此HYT的液體顯示系統,是由機械機芯推動運行,並且獨立於機械結構外的零件;透過密封與防震測試,可確保液體不會外漏。

由機械結構控制液體顯示 H1 101機芯的液體都是密封在玻璃管與兩個風箱狀儲液槽內,需透過機芯內的機械結構,才能使液體顯示系統運作。其模式是透過一個連接分鐘輪的額外輪系,在末端齒輪下方裝置如同鸚鵡螺造型的凸輪(紅圈),並連接槓桿零件與活塞連桿。當凸輪緩慢轉動時,槓桿與活塞連桿會逐漸壓縮左側的儲液槽(螢光色),使玻璃管內的液體顯示時間;當槓桿零件移動至凸輪的最高點然後落至最低點,便是液體系統從右側的六點鐘返回左側,像是傳統的逆跳指針那樣。

H1 101手動上鍊機芯:振頻28,800 vph/紅寶石數35顆/單發條盒/動力儲存65小時/三臂環形擺輪與平游絲/風箱狀儲液槽
H1 101手動上鍊機芯:振頻28,800 vph/紅寶石數35顆/單發條盒/動力儲存65小時/三臂環形擺輪與平游絲/風箱狀儲液槽
位於六點鐘位置的兩個儲液槽,可以自由伸縮,當其中一個被壓縮,另一個則膨脹。雖然從外觀來看(面盤正面),我們會誤以為兩個儲液槽皆有機械結構控制,但實際上,廠方設定僅有左側的儲液槽與機械零件連動。也就是透過一個如同鸚鵡螺造型的凸輪、槓桿零件與活塞連桿,逐漸壓縮左側的儲液槽,讓螢光液體環繞至六點鐘位置(代表5點59分59秒)時,接著螢光液體會返回原來的位置,如同機械錶款的逆跳指針,但是速度沒那麼快,螢光液體大約會花費30秒回到六點的位置。在這段過程中,右側儲液槽因為接受大量液體的注入,開始發揮回彈的力量,就像是充滿氣體的氣球將空氣推出,所以上方的活塞連桿單純是固定位置而已,沒有其他功能。
這兩個由特殊合金所製造的儲液槽,外觀就如同風箱,表面還有鍍銠處理。與機械結構連動的儲液槽(黃圈),內部還有加裝一個溫度補償器,並具有第三種特殊液體;因此錶款內部,其實具有三個可伸縮的儲液槽,與三種液體。
這兩個由特殊合金所製造的儲液槽,外觀就如同風箱,表面還有鍍銠處理。與機械結構連動的儲液槽(黃圈),內部還有加裝一個溫度補償器,並具有第三種特殊液體;因此錶款內部,其實具有三個可伸縮的儲液槽,與三種液體。
液體顯示系統的原理非常簡單,但是要在僅有0.8mm玻璃管內,讓兩種液體完成清晰易讀的特性,絕非輕鬆易事。因為玻璃管在製造的過程中,會產生許多微小孔隙,為了避免液體在此殘留,廠方在內側管壁塗抹多次的化學材料,使其表面光滑,其技術來自於美國的醫療器材公司。另外,風箱狀儲液槽以特殊合金製作,其協力廠商同樣在美國,並曾與NASA合作。
HYT在2012年成功推出H1之後,隨即在2013年推出H2腕錶,同時改由Giulio Papi所率領的APRP機芯廠設計錶款;機芯採用雙發條盒設計,動力儲存長達八天,並同樣採用凸輪與槓桿零件來控制液體顯示系統。
HYT在2012年成功推出H1之後,隨即在2013年推出H2腕錶,同時改由Giulio Papi所率領的APRP機芯廠設計錶款;機芯採用雙發條盒設計,動力儲存長達八天,並同樣採用凸輪與槓桿零件來控制液體顯示系統。
為了減低冷熱溫差對於液體金準度的影響,廠方特別開發特殊的溫度補償器,並放置在左側的儲液槽。溫度補償器具有第三種液體與小型可伸縮活塞,針對溫度的細微變化,可在溫度變熱時,減少左側儲液槽推出的液體量(因為液體略為膨脹),如果溫度將降低,則增加儲液槽推出的液體量(因為液體冷縮)。
這是HYT在2015年推出的H1 Air新錶款,主要是加裝了半透明的藍寶石玻璃面盤,動力儲存顯示與小秒盤,分別在三點鐘與九點鐘位置的視窗。錶殼採用黑色DLC鈦金屬所打造。
這是HYT在2015年推出的H1 Air新錶款,主要是加裝了半透明的藍寶石玻璃面盤,動力儲存顯示與小秒盤,分別在三點鐘與九點鐘位置的視窗。錶殼採用黑色DLC鈦金屬所打造。

此外,液體本身也添加防凍劑與其他化學物品,在不同的溫度與環境之下,都能展現良好的顯示品質。同時為了測試不同顏色的染料的衰退程度,Preciflex公司也會進行持續的加熱模擬測試(最高至70度),確保不同顏色的染料,在長時間的使用下,都能保有相同的色澤。從開始研發H1到目前為止,廠方(HYT與Preciflex)更獲得七個技術上的專利權,以及一個設計的專利權。

 

2016-04-14
您可能也有興趣
考驗技巧與毅力 高級腕錶工藝(...
意猶未盡 2016 Basel...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