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2017-04-17

《寶璣‧皇家海軍製錶師特展》 看寶璣5887的歷史連結

BREGUET寶璣Marine航海系列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後方是地球繞日軌跡圖示。
BREGUET寶璣Marine航海系列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後方是地球繞日軌跡圖示。
 
2017年巴塞爾鐘錶展期間,各式新品、新聞有如大爆發一樣,讓人目不暇給,但在新品之外,你是否注意到還有一個“展中展”?在3月25、26兩天,BREGUET寶璣在主場館斯沃琪集團中庭安排了《寶璣‧皇家海軍製錶師特展》,其中不僅展出今年主角寶璣Marine航海系列的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而且從寶璣的歷史,闡述了這款複雜腕錶與寶璣歷史的關聯性。
 
難得可以見到的是特別從寶璣博物館借調出來的寶璣航海鐘、懷錶、亞伯拉罕•路易•寶璣的手稿,以及現代航海系列的各式錶款。透過這些古董文物,更可以了解超過兩百年歷史的寶璣是如何將輝煌歷史融入現代腕錶之中。每一只現代的寶璣腕錶,也都隱含了這一份歷史榮耀。
 
BREGUET寶璣No.3196航海鐘,使用月差能達到1~2秒的衝擊式擒縱(Earnshaw Spring Detent Escapement);1822年1月14日賣給法國海軍。
BREGUET寶璣No.3196航海鐘,使用月差能達到1~2秒的衝擊式擒縱(Earnshaw Spring Detent Escapement);1822年1月14日賣給法國海軍。
 
很多錶友都知道,兩百多年前亞伯拉罕•路易•寶璣的時代,寶璣就已經受到瑪麗安東尼皇后、拿破崙……等王公貴族的喜愛,至今仍是社會名流所推崇的腕上時計。不過,寶璣的實力可不只於此,1815年10月27日,法王路易十八稱寶璣為「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時計製造商」,寶璣航海天文鐘成為法國海軍的重要裝備。這個歷史淵源,解釋了為什麼現在的寶璣旗下會有一個Marine航海系列。
 
在《寶璣‧皇家海軍製錶師特展》中,展出了寶璣No.3196和No.5107的航海鐘,還有一只採用與航海鐘衝擊式擒縱裝置相同的校正懷錶。今年航海系列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其實就是寶璣與法國海軍的航海歷史的延續。
 
BREGUET寶璣No.3862時間等式懷錶。1821年到1824年間初步製作,1965年到1968年完成,並於1968年10月25日賣給了一位名為Halpern的博士。
BREGUET寶璣No.3862時間等式懷錶。1821年到1824年間初步製作,1965年到1968年完成,並於1968年10月25日賣給了一位名為Halpern的博士。
 
展場上還有一只寶璣No.3862時間等式懷錶,9時位置顯示平均太陽時,3時位置的則是顯示真太陽時(恆星時),12時位置為小秒針,6時位置為月相視窗,在月相視窗的上方還有一個以阿拉伯數字顯示的星期視窗。全年的月份、日期刻度則設在機刻雕花面盤邊緣,以中央的大型蛇行指針指示,相當特別。
 
真太陽時是地球實際自轉一圈的時間,每天都在變化,而平均太陽時則將這些變化的時間統一為一天24小時,以便規範日常的作息。真太陽時與平均太陽時的誤差範圍大約在每天慢14分鐘到快16分鐘之間,兩者之間的差異(天文時差)就稱為時間等式。在鐘錶上,通常用一根指針顯示每天真太陽時與平均太陽時快或慢幾分鐘,人們需要用鐘錶上的時間自行加減這個差異數值,才能得知真太陽時。不過,寶璣No.3862時間等式懷錶,則以兩個具有時、分指針的針盤,更直觀地顯示兩種時間。
 
BREGUET寶璣Marine航海系列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直徑43.9mm鉑金錶殼/時間指示,萬年曆、時間等式、陀飛輪/581DPE自動上鍊機芯,矽游絲、矽擒縱,80小時動力儲存/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100米/NTD 7,431,000。閏年顯示與月份整合在同一個視窗裡面。
BREGUET寶璣Marine航海系列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直徑43.9mm鉑金錶殼/時間指示,萬年曆、時間等式、陀飛輪/581DPE自動上鍊機芯,矽游絲、矽擒縱,80小時動力儲存/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100米/NTD 7,431,000。閏年顯示與月份整合在同一個視窗裡面。
 
寶璣Marine航海系列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雖然沒有兩個針盤,但實際上也傳承了No.3862時間等式懷錶直觀顯示太陽時的設計。面盤上除了以時、分指針顯示平均太陽時之外,還有一個末端如錨狀的逆跳日期指針,以及末端為金色圓圈的時間等式指針。金色的圓圈象徵太陽,這個指針就是用來顯示真太陽時的分鐘,以上圖為例就可以直觀地看出平均太陽時為10點8分,真太陽時則為10點2分。
 
真太陽時會或快或慢,主要是因為地球繞日的軌跡並非正圓,而是有點像腎形的輪廓,當地球距離太陽近時轉得比較快,距離遠時轉得比較慢,因此快慢不一。有趣的是,在Equation Marchante 5887時間等式萬年曆陀飛輪腕錶,我們也能看到這個腎形的軌跡。
 
搭配環型自動上鍊的581DPE自動上鍊機芯,在機板上精雕了法國皇家海軍一級戰艦「路易士皇家號」(Royal Louis)。
搭配環型自動上鍊的581DPE自動上鍊機芯,在機板上精雕了法國皇家海軍一級戰艦「路易士皇家號」(Royal Louis)。
 
在5時位置陀飛輪的上橋板與陀飛輪之間,設有一個附著地球繞日腎形軌跡的藍寶石水晶薄片,薄片周圍還標了與繞日軌跡相應的月份,這個組件一年轉一圈,指針就是透過輪系、槓桿與它相連才能指示真太陽時。把時間等式的關鍵零組件擺到易於欣賞的面盤上,讓這款腕錶的賞玩價值再提升了一個層次。
 
在腕錶的背面,還可以欣賞到更富有手工藝美感的金雕,發條盒上雕的是航海羅盤的圖案,而整個機板上所呈現的則是法國皇家海軍一級戰艦「路易士皇家號」(Royal Louis)。在毫無遮掩地欣賞機芯的時候,小編要提醒你,這可是自動上鍊腕錶,之所以沒有自動盤阻擋視線,是因為寶璣581DPE自動上鍊機芯使用了環形自動上鍊裝置,兼具了自動上鍊的便利性,又無損欣賞金雕的樂趣。
 
2017-04-17
您可能也有興趣
童心未泯 五款賞玩腕錶...
鐘錶界的OS 斯沃琪集團計畫打...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