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app
城邦國際名表No.90
2017-05-05 Publish
No.90
2017巴塞爾鐘錶珠寶博覽會...
2010-11-24

愛馬仕 CARRÉ H 腕錶

創思構想猶如腕錶的指針,相遇交錯,擦身而過,繼而互相超越。建築設計師Marc Berthier的構想和愛馬仕品牌藝術總監Pierre-Alexis Dumas的創思就是如此單純地相遇相知。兩位愛好精美珍品的人士結合了他們的熱情和專業知識。在他們的聯手合作和源源不絕的創意下,一個罕見的珍品誕生了,堪稱千錘百煉後的結晶。

像Carré H這樣的一款腕錶,似乎無法歸類在今日鐘錶界任何一種標準當中,它是如何誕生的?

Marc Berthier : 幾年前,讓-路易-杜馬(Jean-Louis Dumas)在愛馬仕當最高主管時,曾經要求我構思“一枚專爲名流旅行者設計的愛馬仕手錶”。那個時代,流行把手錶設計得越大越好。我交給他幾張設計稿,設計得非常有結構性,但完全不趨附當時代的誇耀風格。

Pierre-Alexis Dumas : 此設計方案於是被放置一旁。四年前,當我查閱Marc Berthier的資料時,看到他畫的正方形腕錶設計圖,我驚跳起來。正方形是一個極其單純的幾何形狀,但很難運用,因正方形的完美和諧可能很快就會令人感到無趣。雖然正方形的設計在愛馬仕其他産品中常常出現,例如純絲方巾,但在鐘錶界並不常見。因此,我去會見Marc Berthier,我當時真是又好奇又有點害羞。

你們倆因此共同施展雙方的專業才能,開始了第一次的合作? 

P-A.D. : 是的,我們兩個人,甚至是三個人,還有愛馬仕鐘錶事業的藝術總監Philippe Delhotal也慢慢地成爲我們的夥伴。他把這個非典型的設計方案帶到瑞士比爾的鐘錶工作室。帶有這麽大錶盤盤面的正正方方設計的確讓人有點不習慣。

到底有什麽讓Carré H如此與衆不同? 

P-A.D. : 這支方形錶並不完全是方形的。

M.B. : 它擁有圓弧的四角,是一個優雅的盤形設計。手錶上方鏡面呈曲線,而下方的錶盤則朝下呈弧形。雖然這種圓弧設計在圓形手錶中常見,不過一旦變成方形…

P-A.D. : 這款腕錶很靈活,很精確,也非常符合人體工學。反曲線設計讓手錶戴在手腕上顯得特別輕盈,一點也不僵硬。這就是典型的當代設計。建築師Renzo Piano有一天對我說道:“畸形不一定是醜陋,而是形狀不同罷了。”設計中的畸形美學將可開發的視野拓展到更遠。

M.B. : Carré H 是非常具現代觀的設計。今日到處可見的各種隨身攜帶物品,如手機、手提電腦的外殼或外觀設計,昔日總是直而僵硬的棱邊,現在都擁有圓滑的角度設計,而在這之前,我就已經設計了此方形錶款。 相反地,刻度標示都很清晰。

M.B. : 刻度標示使用棒狀直線。整體呈現平衡感。手錶外觀設計簡潔有力。指針的寬度與標示刻度的寬度一模一樣,當指針與刻度對齊時,刻度即成爲指針的延伸,一切都在十分之一毫米的精確度下完成。爲了達到這種完美度,必須在方形上經過千百次的組合嘗試才得以完成。

P-A.D. : 這款腕錶是對幾何的愛的結晶。我的祖父羅伯-杜馬(Robert Dumas)是左右手同樣靈巧的人,他整天都在畫圖。我不久前才找到一張他所畫的草圖,展現如何勾畫橢圓形的好方法。幾何,是一個形體最底層的結構,是美的造成元素。

M.B. : 方形和圓形一樣都是純幾何形狀。要在這些形狀上組合,必須在簡潔單純中尋找和諧之美,在細節上尋求完美。

P-A.D. : 最漂亮的,正是這一個個正方形在正方形中的重疊運用,不但展現出活力,也體現了對角線設計:秒針的小錶盤、指針的中型錶盤、有刻度的大錶盤。連一個圓形在此都會變得比較穩定。因此,我們絕不會對此款錶的設計感到厭煩,因爲它充滿細緻巧妙之處。

M.B. : 這是一款名副其實的建築師之錶。

您是如何設定此款錶的尺寸? 

M.B. : 依據多項標準。首先,我們希望將來也能設計一支比較小的女士款,現在這支36.5毫米的男士款尺寸是考量可以在錶殼裏裝入最高品質的機械運作功能。

正好,您可否跟我們談談裝在錶殼裏的機械結構? 

P-A.D. : GP 3200機芯是由瑞士汝拉地區最有名的製造廠Sowind製造。此機芯是高精准的自動上鏈機械。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擺陀將動力傳送至發條盒的發條。整體機件都固定在一片珠光閃閃的底盤上。擺陀和手工銼角打磨的夾板都飾有愛馬仕特別的H標誌圖案。手錶的裝配從底下安裝上去,第一個錶盤固定在鏡面下方,上有時數刻度。在第一個錶盤中間再固定上組合著中央錶盤和指針的機械,上面飾有凹鑿的細緻線條格狀飾紋。

M.B. : 從上面看,Carré H 是一支設計優雅高尚,極其簡潔的腕錶,完全看不到它高科技的一面。把腕錶轉過來,從下面看,透過藍寶石水晶底蓋,其機械結構一目了然,這種藍寶石像水晶一樣明亮,又像精鋼一樣堅固。這一切設計絕妙至極,讓人聯想到愛馬仕的外套形象,其外套連口袋的內襯都是精緻的羊皮。

爲什麽選擇用鈦金屬製造這款腕錶? 

P-A.D. : 因爲鈦是輕盈又非常堅固耐用的質材。經過“微粒”處理,賦予此材質柔和度和一種含蓄的感性。在錶殼上半部,其側面是平滑抛光的質感。它散發出一道道光芒,令人聯想到愛馬仕那種用蠟磨亮的皮革也是如此地反射光線。在此,金屬和皮革處理技術的關係顯而易見。這是我們愛馬仕的品牌標誌。

M.B. : 這可是我第一次聽到這說法,真令我高興!

此款錶的色澤又是來自哪里? 

M.B. : 這是天然的色澤。鈦的微粒處理帶給它一種暖調的灰色色澤。我本來是構思設計一款黑鈦腕錶,這炭灰色的色調是愛馬仕的建議,而我也覺得這主意非常有意思。

錶帶呢? 

P-A.D. : 錶帶是黑色Barénia小牛皮,這是一種帶點油膩感,有絨毛般觸感的皮革,經年久後會呈現極美的色澤。運用馬鞍針步縫,錶帶直挺,不會變形縮水。帶扣是鈦金屬材質。最後,要將錶帶裝配到手錶的地方,我們畫出的設計比較偏向柄狀扣,而非角帽。 M.B. : 依照愛馬仕那種特殊馬鐙的說法。

爲何取名Carré H ? 

P-A.D. : 在愛馬仕品牌下,所有産品都有名字。但因爲所有的名稱似乎都顯得如此理所當然,我們不得不審慎思考了很久,後來,正方形Carré H就這麽誕生了,因爲正方,正是最卓越的愛馬仕。

Carré H腕錶是限量發行的系列嗎?

P-A.D. : 是的。此錶款只發行173 支。從愛馬仕創立之年1837年至今,正好173年,一支Carré H腕錶代表一年愛馬仕歷史。

 

大師傳記

馬克-貝爾提耶(Marc Berthier)

馬克-貝爾提耶(Marc Berthier),設計師兼建築師,在他豐富的職業生涯中,也曾擔任教授和藝術總監(美麗佳人Marie-Claire時尚雜誌集團、拉法葉百貨)。他創作的作品曾經在巴黎現代美術館及龐畢度中心和紐約的現代美術館展出,曾榮獲多項大獎,包括由文化部頒贈的全國工業設計大獎。三十年來,他與巴黎 Eliumstudio的工作夥伴們發展出一系列産品,設計主旨在於強調産品的輕盈度、靈活動態、運用可持續發展的能源。他在日本簽下了很多手錶、家具、手機的設計合約,也爲庫斯托基金會(Fondation Cousteau)設計皮包和環保産品,最近更在米蘭爲一家加州家具公司(Environment Furniture)展出名爲Walter的椅子…他的設計創作自始以來絕不退流行,永遠走在最新技術的尖端。

皮埃爾-亞曆世-杜馬(Pierre-Alexis Dumas)

皮埃爾-亞曆世-杜馬(Pierre-Alexis Dumas)畢業於美國布朗大學,主修視覺藝術,於 1992年加入愛馬仕集團,在聖路易水晶玻璃製造廠和皮佛爾卡金銀製造的創造委員會工作。他於1993年重返愛馬仕,1996至1998年負責主管集團在香港、臺灣及中國的分公司。後來他又接掌英國的分公司,直至2002年,他成爲讓-路易-杜馬(Jean-Louis Dumas)身邊的藝術總監代表。2005年,他與表姐巴絲卡-穆薩爾(Pascale Mussard)被提名藝術總監。2008年5月,他創立愛馬仕企業基金會,成爲基金會主席,他的使命在於集聚資金並促進集團整體對藝術事業的資助。自 2009年2月以來,皮埃爾-亞曆世-杜馬被提名爲愛馬仕集團品牌藝術總監,主導創意主管團隊,監管愛馬仕每個系列產品所呈現的精神與形象的協調一致。

 

技術資料

機芯

  • GP 3200 Sowind 製造
  • 自動上鏈機械機芯
  • 直徑23,9 毫米 (10 ½ 法分)
  • 厚度4,2 毫米
  • 每小時28 800 的振動
  • 動力儲存44 小時
  • 32 顆寶石
  • 擺陀和夾板都飾有愛馬仕特別的H標誌圖案

功能

  • 時、分、秒

表殼

  • 鈦經微粒處理,表殼肩側拋光
  • 尺寸 : 36,5 x 36,5 毫米
  • 表冠為拋光的鈦金屬
  • 30米防水性能

表面

  • 藍寶石水晶表殼及底蓋

錶盤

  • 炭灰色

錶帶

  • 黑色Barénia 小牛皮
  • 表扣為經微粒處理過的鈦金屬

Carré H腕表款式編號限量發行173 枚。(代表愛馬仕從創立之年1837年至今173年的歷史。)

2010-11-24T04:00:00
您可能也有興趣
朗格RICHARD LANGE...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