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_20160621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2011-03-14

MB&F HM3 ReBel 品牌大使Laurent Picciotto

Lauren Picciotto - Gibson 1972 Les Paul的訂製吉他、Marlboro香菸、Luci
Lauren Picciotto - Gibson 1972 Les Paul的訂製吉他、Marlboro香菸、Luci

Lauren Picciotto是充滿熱情的音樂家,手錶收藏家,著名的手錶零售商(巴黎的Chronopassion),他也是MB&F的好友之一,如同許多我們的支持者及擁有獨特見解的朋友。換句話說,Laurent很叛逆。對MB&F來說,真我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用專業的品牌大使,而喜歡像Laurent Picciotto這樣的獨特人物。

 

Gibson 1972 Les Paul的訂製吉他、Marlboro香菸、Lucien Pellat Finet夾克、Gérard Sené鞋款、MB&F的HM3 ReBel,這就是他的風格!

 

 

「飛行的訣竅在於學習如何墜地及免於墜地」
- 星際大奇航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Horological Machine No3錶款

靈感與實現:

Horological Machine No3錶款的研發目的在於,展示此款機器之華美潤飾機芯的運轉,無論是協調地打造的機板、快速振動的平衡擺輪、齒輪、還是獨特戰斧造型的自動上鍊自動盤,全部都可以看到。配戴者不但能夠盡情欣賞HM3錶款的製作藝術和工藝,此款高度複雜機器的內部也是吸引鑑賞者眼光的焦點所在。此錶款由300個以上細膩潤飾、高精密度的零件所組成。 

為了完全展露純金上鍊自動盤的優美弧形,以及高速擺動的平衡擺輪,HM3錶款確實將機芯予以倒置。2007年日內瓦鐘錶大賞的首屆「最佳製錶師」獲獎人Jean-Marc Wiederrecht,受託將Max Büsser 與設計師Eric Giroud的草圖及設計落實為鐘錶成品,在 Agenhor團隊的協助下,他不但達成甚至超越了這項挑戰。

Starcruiser 與 Sidewinder:

MB&F推出Horological Machine (鐘錶機器) 系列錶款的目標對象,是講究藝術、工藝、卓越、獨占性…及選擇性的個人主義者。為了滿足要求嚴格的愛好者,Horological Machine No3錶款提供兩種選擇:「Sidewinder」款的雙圓錐與手臂垂直,「Starcruiser」款的雙圓錐則與手臂平行。就像未來的錶主一般,每種選擇皆極其特殊、不同。

指針:

無論在開車或打字,只需一瞥立體圓錐時間指示器,便可看清時間;然而,由於過去未曾出現作此嘗試的鐘錶,因此挑戰難度也頗高。圓錐體的切平頂部採銲接 (而非黏貼) 法,確保提供最大防水性;因設計之質量下限需要,時分顯示器的紅色指針必須以鐳射切割,才能達到超高精確度。

為了容納非常清楚易讀、均等分佈、高達2.5公釐的數字,超大日曆輪的直徑實際上大於機芯直徑。錶殼外環上鏤刻的端正三角形,則用以指示日期。

不可思議的自動盤:

自動盤雖已成為MB&F的招牌象徵,HM3面盤上顯著的22K 純金戰斧型自動盤肯定會提高自動盤的辨識性 。「不可思議」的原因在於其似乎違反了物理定律,自動盤對稱地平衡著,而不是明顯可見的偏離中心質量。MB&F以機械將單臂下側打磨至超薄,以降低其質量,從而達到此效果。

陶瓷軸承:

機芯的時間顯示器通常位於面盤上或側邊,但HM3錶款為了展示機芯的運轉情況而將機芯倒置,因此需要有效的解決方案,從機芯底部將動力傳送至面盤上的計時雙圓錐和日曆輪。標準做法是將小齒輪嵌入承軸寶石,這需要複雜、產生摩擦的齒輪,還需要從上、下方予以支撐,不過此舉會增加機芯厚度,繼而增加腕錶厚度。因此HM3錶款不用標準的鑲承軸寶石小齒輪,而是採用兩只大直徑 (15公釐) 的高科技陶瓷軸承。陶瓷軸承可以將齒輪數目降至最少 (摩擦也因而降至最低),原因在於直徑大,也因為超級精密的設計和製程所產生的硬度,導致陶瓷軸承僅需從一端 (底部) 支撐即可,故此機芯得以瘦身成功。

大日期:

超大日期環的直徑大於機芯直徑,設計宗旨在於容納大型 (高達2.5公釐)、清楚易讀的數字。各個數字間的距離頗大,此舉雖有助於提高數字的辨識性,但卻需要耗費極大的巧思,才能夠調校日期。錶冠調校日期的技術限制在於按鈕的必要性,然而,按鈕的調校距離僅約 1公釐,遠不及轉動日曆輪一格所需之 4公釐。MB&F以效率齒輪乘以四倍按鈕調校距離,研發出加大按鈕調校距離的獨創裝置。

藍寶石水晶圓錐體:

由於過去未曾出現立體圓錐造型的時間顯示器,難怪有不可能生產的說法,不過幸好所謂的不可能窘境僅延續了一陣子。除了實際製作出圓錐體的難題之外,要將 (原本) 半透明的圓錐內側打磨至透明的程度,也是一大難題。圓錐體的切平頂部採銲接法 (高溫銲接技術) 與金邊密合,不但符合美學觀點,還可確保穩固的防水結構。

螺絲頭:

完美在於細節,形態由機能決定。這兩句話說明了為何MB&F要費力重新設計錶殼螺絲凹槽,以及螺絲凹槽為何採用不常見的四葉苜蓿造型。銳邊造型的螺絲凹槽必須使用銳邊造型的螺絲起子,即專為拋光金螺絲定製的工具。HM3 螺絲頭的圓形四葉苜蓿圖案不但賞心悅目,還可降低螺絲的毀損率。Horological Machines錶款是微機械技術的藝術品,每個零件不但必須外型出色,功能性也必須完美無缺。

錶殼與潤飾:

此錶款雖然採用完全原創的設計,然而雙顯示器、特有的磨砂與拋光處理表面、不可思議的招牌自動盤 、以及向內傾斜收縮的錶殼側邊,皆可確保HM3毫無疑問、百分之百是純粹的Horological Machine (鐘錶機器)。

 

 

「穿越異次元和穿越粉塵團不同,孩子。」
- 星際大戰的韓蘇洛 (Han Solo)

2011-03-14T04:45:00
您可能也有興趣
朗格RICHARD LANGE...
伯爵舉辦千載難逢的頂級製錶工藝...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