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_20160621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2011-11-02

MB&F推出Legacy Machine No.1

MB&F最新推出的Legacy Machine No.1。
MB&F最新推出的Legacy Machine No.1。

「狂野、極端、打破桎梏、無羈無束」這些形容詞,用在MB&F的鐘錶機器上都非常合適;那麼「傳統、古典、圓形」呢?巨大顯示的中置擺輪,精緻無匹的手工打磨、完全獨立的雙時區、獨特的垂直儲能指示以及極度優雅的圓形錶殼,Legacy Machine No.1 (LM1)是一枚向傳統製錶業中偉大創新者們致敬的錶款,它更是一枚三維設計的MB&F鐘錶機器。Maximilian Büsser在一次幻想中構思出LM1,他想著:「如果我早一百年出生,不是1967年,而是1867年,會怎麼樣呢?在1900年代初期手錶才出現,如果在那個時刻,我希望創作出一款配戴在手腕上的錶,那時沒有『無敵鐵金剛』、『星際大戰』或是『戰鬥機』啟發靈感,我只有懷錶、艾菲爾鐵塔跟科幻小說『海底兩萬哩』可以參考,這樣子造出來的錶會是什麼樣子?它必須是圓的,同時也是三維立體的,Legacy Machine No.1就是我的答案」。
 

透過LM1澄澈的弧型藍寶石水晶鏡面,可看見到內部巧妙的機械運作。
透過LM1澄澈的弧型藍寶石水晶鏡面,可看見到內部巧妙的機械運作。

為了忠實模擬出十九世紀高品質懷錶,LM1採用了運行穩健的擒縱系統(2.5 Hz ),大尺寸擺輪以及傳統的雙層寶璣式繞頭游絲,從游絲頭起就劃出了優美弧線;它謎樣的擒縱結構完全展現在外,似乎與整枚機芯並無關聯。小時以及分鐘指示分列在兩塊副面盤上,都能夠獨立調整(雙時區複雜功能多半不能調整分鐘),金環滾邊的弧形面盤更參考製錶黃金時期(1780─1850)的作品而製作。它看起來像一台縮小過的六分儀;上頭還有著全球首見的垂直儲能指示,不但能顯示剩餘動力,三度空間的架構設計還能呼應支撐擺輪的橋板。透過LM1澄澈的弧型藍寶石水晶鏡面,會見到其下微機械的夢幻傑作,它讓人聯想到科幻小說「海底兩萬哩」裡的主人翁Nemo船長看著謎樣亞特蘭提斯大陸的情景。

18K玫瑰金材質的Legacy Machine No.1。
18K玫瑰金材質的Legacy Machine No.1。

Legacy Machine No.1上的自製機芯超脫了傳統製錶技藝,它散發著創作者Jean-François Mojon和他在Chronode(2010年日內瓦製錶大賞最佳製錶師獎得主)的團隊無與倫比的才情,他們無中生有,一點一滴構築出這枚機芯;獨立製錶師Kari Voutilainen負責美感設計,並且監督這枚機芯絕不背離最頂級尊貴的製錶傳統與機芯表面處理。完美的日內瓦波紋,極致拋光處理的黃金寶石軸承套筒、有著倒角處理的橋板(必須完全以手工進行,無法借助機械的表面處理工法),盡情地展現出這枚機芯的完美打磨手藝。Legacy Machine No.1的機芯上鐫刻了兩位創造者的名諱,同時也是Voutilainen首度在自有品牌以外的機芯上簽名。在Legacy Machine No.1上,就能完整瞭解, MB&F如何以十九世紀絕頂俊逸的傳統製錶工藝、創造出全然現代化、借助三維空間思考傳達觀點的藝術極品。

LM1的擺輪設計無比前衛,並具有14mm的超大擺輪。
LM1的擺輪設計無比前衛,並具有14mm的超大擺輪。

Maximilian Büsser對十八及十九世紀的懷錶有著特別情感,事實上,在那個時期,所有錶裡使用的複雜功能在開始構想之後,都是用紙筆進行設計(不像今日用上了高科技的電腦輔助設計)。零件製作全都必須達到最高的精確度──即使以今日的標準來看也是──然而所使用的工具卻是相對原始的(沒有電力可使用);這些零件經過精細打磨,組裝以及調校,就成了無上精品,就算以今日的高科技來製作,也未必能勝過這些機械奇蹟。懷錶遠大於現代手錶的體型,讓它能夠裝進設計非常獨特的機芯,機板與橋板也能使用天才洋溢的絕妙造型。MB&F所有的作品都奠基於傳統製錶業裡最精華的部份,但Büsser希望能夠製作更能彰顯出悠久製錶傳統的作品──假設他在一世紀前的1867年,而非1967年出生的話,可能會構思發表的傑作。Legacy Machine No.1正是這項夢想的結晶,有著大尺寸而穩健的擺輪、弧型面盤,傳統的古典橋板設計以及絕佳的表面打磨,它揉和了最現代化、以及傳統優雅風格。

LM1機芯具有傳統古典工藝的打磨技術。
LM1機芯具有傳統古典工藝的打磨技術。

LM1這枚三度空間設計的機芯從頭到尾散發著縱橫才氣,從Maximilian Büsser繪製的草稿開始,再由任職於Chronode公司(位於力洛克)的Jean-François Mojon與他所帶領的團隊,為MB&F開發完成;擺輪與游絲是所有機械式機芯的心臟,控制了機芯精確度,Büsser向來著迷於大尺寸、擺動閒適自得的擺輪──它們多半使用每小時擺動18,000次的振動頻率,而非今日常見的28,800次──毫無疑問,這種大尺寸、經常被古董懷錶使用的擺輪,正是製作Büsser夢中作品的理想素材,再加上些額外的驚奇,他沒有把擺輪留在一般錶會安排的位置,藏在低調的橋板側,而是讓擺輪佔據了所有的目光焦點,它不但被移到機芯本體之外,甚至在面盤之外!LM1的擺輪設計無比前衛,但高達14mm的超大擺輪直徑,卻代表了絕對傳統。特別為MB&F開發的擺輪上,可以看到傳統補重琺碼,另外搭配了繞頭的雙層寶璣游絲,以及活動式游絲樁。LM1的另一項特殊功能,則是能夠獨立調整兩個時區的時間,大多數雙時區機芯都只能單獨調整第二時區的時針,少部份可以調整到半小時的間距;但LM1讓錶主享有充分自主權,兩個時區的時間顯示可以隨心所欲地調整。全球首創的垂直式儲能指示則是採用高科技超薄差動齒輪以及陶瓷軸承所製作,它不但體型超薄、而且更加堅固耐磨耗。

Legacy Machine No.1有著大尺寸而穩健的擺輪、弧型面盤,傳統的古典橋板設計以及絕佳的表面打磨,它揉和了最現代化、以及傳統優雅風格。
Legacy Machine No.1有著大尺寸而穩健的擺輪、弧型面盤,傳統的古典橋板設計以及絕佳的表面打磨,它揉和了最現代化、以及傳統優雅風格。

兩組面盤的時間精確度則由同一組擺輪與擒縱結構負責,因此時間調校完成之後,兩組時間會保持完美的同步行進,兩組小時與分鐘都可以透過各自獨立的錶冠調校。 除了立體配置浮在面盤上的擺輪之外,它兩側的白面盤上頭,可以看到明亮的藍色指針同樣飄浮著。有微微弧度的面盤上,塗佈著透明的清漆,閃爍著光芒,這是以名為「烤漆(laque tendue)」的工法所創造出的特殊效果,這個工法在塗上數層漆之後再加溫,讓漆面能夠均勻平滑地披覆在金質面盤上。為了保持面盤與其上羅馬數字刻度純粹的美感,面盤沒有採用傳統的螺絲固定方式,而是使用一圈精密的金環,以複雜的方式固定面盤;這樣才不會讓面盤不朽的古典美感稍有減損。精細表面處理與歷史資產: 知名的製錶大師Kari Voutilainen負責讓每一枚LM1都精準運行,而且擁有正統且精確的瑞士製錶風格。機芯面盤側的機板表面上有著雕刻的大陽放射飾紋。機芯背面可以看到大尺寸紅寶石軸承透過沈頭處理、且使用拋光打磨的金質套筒固定,它們成為橋板上視覺的焦點,與日內瓦波紋相得益彰,也讓人想起高品質古董懷錶機芯。紅寶石軸承有著減少磨擦、延長零件壽命的效果,軸承與軸承孔的接合,並且可承留更多潤滑油。金質套筒採用傳統瑞士壓合工法,以壓力壓進機板,不像德國錶業偏好以螺絲鎖住套筒。

Legacy Machine No 1 – 技術規格

機芯:
由Chronode開發、Jean-François Mojon 及 Kari Voutilainen創作的三度空間的立體鐘錶引擎
手上鏈、單發條盒
儲能:45小時
擺輪:直徑14mm、雙輻式擺輪,附四顆傳統平衡琺碼,配置於面盤及機芯上側
游絲:傳統寶璣式曲線游絲、活動式游絲樁
透過陶瓷滾珠軸承,將小時與分鐘資訊傳送至鐳射切割的指針
振動頻率:18,000bph/2.5Hz
零件數目:279
寶石數目:23 顆
寶石套筒:開口下凹的黃金套筒,並拋光
機芯打磨:十九世紀風格細緻手工表面處理,內凹導角展現頂級手藝、導角皆拋光、日內瓦波紋、手工雕刻

功能:
小時及分鐘指示,雙面盤完全獨立顯示的第二時區,獨特垂直儲能指示
左側錶冠位於八點鐘方向,用於設定左側面盤時間;右側錶冠位於四點鐘方向,同以設計右側面盤時間及上鏈

錶殼:
提供18K紅金及18K白金款
尺寸:44mm x 16mm 寬x高
錶殼零件數目:65枚

藍寶石水晶鏡面:
雙面防眩處理的正面高拱型藍寶石水晶鏡面,單面防眩處理的藍寶石水晶透明底蓋

錶帶與錶扣:
手工縫製黑色或棕色鱷魚皮錶帶,搭配與錶殼同色的K金錶扣

建議售價:CHF 79,000

 

您可能也有興趣
積家Grande Revers...
城邦年度賞錶座談會...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