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app
城邦國際名表No.90
2017-05-05 Publish
No.90
2017巴塞爾鐘錶珠寶博覽會...
2010-02-14

帕瑪強尼古董鐘錶展

「修復一件鐘錶收藏品是相當難得的美妙經驗。那是將它從歲月的痕跡和人為的耗損中解放,重現在值得我們銘記的時刻裡。」
米歇爾‧帕瑪強尼

即使是現在,鐘錶修復工作中尋求古董修復技藝奧援的例子也很罕見。掌握其中秘訣,便可於業界暢行無阻。對帕瑪強尼而言,古董鐘錶的修復一直是品牌的靈魂所在。

決定性的相遇
除了三十年不變的熱情之外,修復工作不僅被帕瑪強尼視為替珍貴遺產尋找未來工藝表情的一連串過程,也是一系列決定性的相遇:與昔日才華洋溢製錶師的心血結晶,以及對古董鐘錶珍品充滿熱情的傑出私人收藏家的會面。七零年代末期,瑞士巴塞爾舉足輕重的收藏家,以及Château des Monts時鐘博物館的第一位負責人Ephrem Jobin,因為看重他在修復鐘錶方面的天賦,已經將不少偉大收藏品託付予他。意識到這些修復工作的重要歷史意義,米歇爾‧帕瑪強尼在力求完美中醞釀出一套特有的原則:在改善機械功能和保存前人工藝技術之間取得一定的平衡。如此的堅持讓Ephrem Jobin在退休之際,決定賦予他修復一系列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的重任。這是米歇爾‧帕瑪強尼接觸歷史無價瑰寶的絕佳契機,同時更因此結識了山度士家族基金會會長Pierre Landolt,如此建立的合作關係在八零年代預見了新鐘錶傳奇的誕生,也就是1996年帕瑪強尼品牌的創立。

帕瑪強尼修復工坊的幾項重要成果
1986「Cueillette des cerises」懷錶。350小時。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1990 寶璣Sympathique擺鐘。2000小時。百達翡麗博物館。
1998 François Ducommun的天文擺鐘。1500小時。米蘭,Castello Sforzesco。
1998 寶璣座鐘。350小時。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
1999 報時鳥手槍錶。500小時。百達翡麗博物館。
2000 Perrin Frères懷錶。160小時。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2003 Frères Rochat報時鳥鏡錶。300小時。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2007 Fabergé的Yousoupoff彩蛋。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2009. Fabergé的孔雀彩蛋。Maurice-Yves Sandoz收藏品。
合作博物館:Château des Monts時鐘博物館,Le Locle(特約修復師);百達翡麗博物館,日內瓦(僅限古董收藏品);時間博物館,Rockford,伊利諾州(現已關閉);裝飾藝術博物館,巴黎;Castello Sforzesco,米蘭;Palazzo Falson,馬爾他群島。

------------收藏品僅管經過修復,仍須忠於它過往的歷史

帕瑪強尼的堅持:勇於面對歷史。
在當代高級製錶廠中,設立一所專門修復古董珍藏的工坊,是絕無僅有的創舉,更凸顯了追求卓越的精神是如何深深影響著帕瑪強尼的製錶師們。

展開調查
為製錶師前輩們流傳至今的珍品進行修復工作,必須遵照其工法與傳統。在真正接觸古董鐘錶之前,不可或缺的準備工作是藉由一連串資料蒐集與研究,深入瞭解這些大師傑作。此類收藏通常不具備任何簽名,且為獨一無二的作品,讓修復師必須博覽群籍,遍訪各個博物館,尋找可說明某種機械功能的相關特定文獻,甚或扮演「福爾摩斯」的角色,來解讀消失的齒輪所留下的痕跡。就這樣,在著手拆卸之前,修復師得先花費相當的時間仔細觀察,將它抽絲剝繭…

沈浸在輝煌的傳統
修復師必須無條件沈浸在前輩大師們巧奪天工的工藝技術中,以求在心領神會中忠實地將其重現。為此,他必須精通相關的各門技藝,像是金銀細工、琺瑯上釉、鐫刻鏤空、鍍金或玻璃製作技法。

保存耗時、需要極度耐心的清潔維護工作,是依照收藏品的保存狀況而定。
部件的氧化作用相當可觀,時常阻礙了機芯的良好運作。因此,細心的「除鏽」和拋光工序是必須的,而「Perrin Frères」的懷錶正是一例。音簧、卡榫、星輪、齒輪、彈簧、調校機制均必須完全除去鐵鏽。

有時修復師評估後認為,與其重新製作,不如嘗試保留機構中的主要部件。Rochat兄弟報時鳥鏡錶的皮風箱便是一例。原先風箱偶爾會出現漏氣的情形,進而影響了小鳥報時的音質。風箱和吹嘴間的送氣管道因而接受了密封處理。

帕瑪強尼不久前幫Fabergé的孔雀彩蛋完成了相當精密的修復工作,讓機械鳥得以再度協調地運作;孔雀擺動雙腳緩緩移動,在轉圈中展翅開屏。其琺瑯表面上不刻意掩飾的修復痕跡,也為它增添了意想不到的光采。

修復與還原
時間可能帶來的最嚴重損害,經常遠遠比不上一雙粗心大意的手。
復原工作進行時,對帕瑪強尼來說最重要的便是確保各項工序的「可反轉性」,維持收藏品原貌,避免任何變更。因此,所有過程均以圖文並茂的完整檔案詳盡紀錄,並標明修復的確切部位。
以「La Cueillette des cerises」懷錶為例,前人不當的修復動作,為其留下了難以抹滅的傷痕。好幾個機構部件經過隨意變更並加以錫焊,讓鋼材產生了無法復原的氧化現象。

Carl Fabergé工坊打造的Yousoupoff彩蛋小擺鐘是另外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透過電腦3D繪圖的協助,部分帶有「Hy Moser &Co」標誌、雖損壞但仍保有原本機構的收藏得以回復原狀。其中像是上鏈齒輪、上鏈棘輪和發條軸心,則必須完全重新製作。

Tonda Hémisphères雙時區腕錶。2007年。全新 現代觀點。
正因帕瑪強尼的修復師們經歷了過去500年來所有複雜功能的洗禮,品牌領略的其中奧妙,在業界罕有人能敵。事實上,將複雜功能融入現今的時代需求,正是帕瑪強尼所熱中的課題。帕瑪強尼創新的Tonda Hémisphères雙時區腕錶,可提供完整的第二時區小時與分鐘顯示,使用極為便利,可同步設定或單獨調校。許多旅行目的地的時差,不同於經過同步化的GMT萬國時間,實際上為半小時或是四分之三小時;隨著這只腕錶的誕生,總算找到了可供參考的標準。

時區懷錶,1870年
錶盤上有兩個時間顯示,以羅馬數字和阿拉柏數字時標加以區別,並分別由兩只裝置於同一夾板上的機芯操控。上鏈方式是將錶冠朝順或逆時針方向旋轉,兩個方向各可替不同的機芯上鏈。

「貓抓老鼠」(Le chat et la Souris)小擺鐘。2010年。傳統的回歸。
為了向知名動物雕塑家和水彩畫家Edouard-Marcel Sandoz的卓越才華致敬,帕瑪強尼創造出一件不同凡響的傑作,名為「貓抓老鼠」(Le Chat et la Souris)。帕瑪強尼以實心縞瑪瑙塑造出正準備撲向獵物的小貓,並藉此演繹了Sandoz作品的豐沛生命力。其修長的幾何線條令人聯想起新藝術風格。小擺鐘的機構帶動小貓繞圈循環運行,一圈即為一小時。每次只要小貓碰上白金材質鑲嵌鑽石的老鼠,後者便會跳開,不停地跟它玩躲貓貓。為了讓設計看來更為有趣,每次老鼠逃脫動作的間距略呈不規則。小貓橫向繞圈需時60分鐘,單次伸出貓爪撲抓則代表一個小時。這是向十八世紀機械玩偶的絕妙傳統致意,當時工匠們的唯一目的就是為觀眾帶來歡樂。

Yousoupoff彩蛋。1907年。
這個琺瑯小擺鐘是在聖彼得堡的Carl Fabergé工坊製作而成。跟工藝家的許多其它作品一樣,蛋殼是用來裝置鐘錶機芯,而這只作品所搭載的是Henry Moser所製作的。琺瑯面錶盤上的時間顯示有一處相當罕見:羅馬數字四是以「IV」而非傳統上的「IIII」來代表。

Fibonacci腕錶。1996年。工藝的存續。
為了紀念中世紀最偉大的數學家之一,也就是將阿拉柏數字引進歐洲和發明費氏級數,讓「1.618」黃金比例問世的Fibonacci,1996年帕瑪強尼完成了第一批Fibonacci獵錶設計圖。這款腕錶配備萬年曆顯示三問功能,完美地詮釋出機械的繁複之美。

「La Cueillette des cerises」鬧鈴錶。1800年。
這只飾有珍珠的琺瑯懷錶,將一對古羅馬造型機械人偶的工作神態表現得維妙維肖。它們所敲打的琺瑯圓花飾背後隱藏了鬧鈴裝置。琺瑯錶背呈現的是採收櫻桃的景象。這也是極少數不具備問錶功能的鬧鈴人偶錶。

Fibonacci腕錶。1996年。
從帕瑪強尼修復工坊所精通的各種工藝中汲取靈感,錶背施展了鐫刻、大明火半透明琺瑯等技術並鑲嵌寶石。帕瑪強尼高級製錶工坊決定讓這款美麗的傑作於2010年再度問世。

Bugatti Type 370 Centenaire腕錶。2009年。創意奇想之大成。
以鐘錶史上最瘋狂的機械結構概念打造,Bugatti Type 370腕錶徹底顛覆了製錶傳統,因而概念錶於2004年9月初次登場時便點燃了所有錶迷的熱情。在鐘錶史上絕無僅見,這款腕錶是首度搭載橫斷式機械機芯的錶款,其結構和部件均按照汽車的實際配置設計得來。如今已成為機械腕錶之星的Bugatti Type 370腕錶,是歷經五年的積極研發過程,由帕瑪強尼製錶廠中的五十多種行業鼎力相助,方才促成它的誕生。為慶祝Bugatti創立百週年而打造的 Bugatti Type 370 Centenaire腕錶,為這場鐘錶史上最華麗的冒險更添傳奇。

2010-02-14T01:30:00
您可能也有興趣
朗格RICHARD LANGE...
伯爵舉辦千載難逢的頂級製錶工藝...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