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app
城邦國際名表No.90
2017-05-05 Publish
No.90
2017巴塞爾鐘錶珠寶博覽會...
2010-10-24

伯敻對 MB&F 的閃亮詮釋

伯敻擁有 152 年歷史,是法國最令人尊崇的頂級珠寶公司;MB&F 則是年輕、前衛的瑞士創意實驗室,其 Horological Machines(鐘錶機器)系列錶款於 5 年前首次侵襲地球。是甚麼原因令這兩者擦出火花?

答案是 JwlryMachine 錶款,它是 MB&F Horological Machine No 3(HM3)錶款令人驚艷的高級珠寶版。
催化劑:Horological Machine No 3 錶款

HM3原始錶款以黃金搭配鈦金屬,2009 年推出時震驚了精密製錶界。因其更進一步地挑戰製錶工藝結構的技術極限,以及製錶工藝設計的美學極限,甚至超越最開放觀察家的想像範圍。


配戴者才剛開始接受,從面盤即可清楚看到動力驅動的引擎(機芯)、MB&F 的招牌象徵 ─ 戰斧造型自動盤、以及擺動的平衡擺輪;隨即又因堂堂矗立於立體雕刻錶殼之上的雙圓錐,而再次遭到視覺衝擊。令人難以相信,此項動態雕塑亦是時間顯示器。

然而,HM3 確實是高科技腕錶以及微機械技術的傑作。MB&F 的工程師和製錶師必須以機器加工和手工打磨後,才能組裝 HM3 引擎的 305 只零件,且其作業容許偏差僅有 1 微米(1/1000 公釐)。22k 玫瑰金製「不可思議」的自動盤似乎違反了物理定律,看似對稱而非明顯地偏離中心,其實是以機械將單臂下側打磨至超薄以降低其質量,繼而達到此效果。從錶背 視窗可見的兩只高科技陶瓷滾珠軸承,驅動著雙圓錐頂端及側面的時間顯示器:圓錐之一為小時及日夜顯示器,圓錐之二則為分鐘顯示器。由於環繞自動盤的大型日 曆輪,其實際直徑大於機芯直徑,因而成為引擎的外環。

HM3錶款推出時,媒體有云「警告!Horological Machine No3(HM3)錶款目前仍未列入現有時計的參考資料,並可能引起感知超載」,此言絕非誇大。
 


JwlryMachine 錶款:注入伯敻的魔力
基於HM3錶款一如既往地擁有撼動人心的特質,伯敻亦須營造 JwlryMachine(HM3 之頂級珠寶版)錶款專屬之魅力震波,方足以抗衡。任由幻想恣意奔馳之後,伯敻舉世無雙的工匠將此錶款構思為鑲嵌豪華珠寶的立體貓頭鷹,一款以 18k 白金搭配紫水晶、鑽石,以及藍色和紫色藍寶石,另一款則以18k 玫瑰金搭配粉紅碧璽、粉晶、鑽石和粉色藍寶石。

貓頭鷹的燦爛雙眼,是 安裝在雙圓錐上的碩大圓凸型寶石;耀眼雙翼保護性地包裹著 HM3 的珍貴引擎,雙翼以密釘鑲法(pavé-set)鑲滿多角形切割(brilliant-cut)的寶石;雕滿羽毛的前胸則以整塊紫水晶或粉晶雕琢而成。燦 爛雙眼、耀眼雙翼,以及閃耀著柔和流光的前胸,營造出精密編排的光影之舞。但最吸引人之處則是貓頭鷹的胸部下方:心臟似乎正在跳動。其實是隱約看到 MB&F 純金製戰斧造型自動盤在半透明寶石下方擺盪,因而產生的錯覺。

此項效果正是伯敻工匠透過最愛珠寶提供的神秘線索之一,而不識此道者則須在貓頭鷹的耀眼羽毛中,尋找雙圓錐側邊的時間指示器。

JwlryMachine和HM3原始錶款一樣,都不是膽小者能夠接受的錶款。在純粹美麗的襯托下,更顯得此款設計富麗堂皇。從寶石的比例和選擇,到製作工藝品質所表現的極精緻美感,再再使得此項創作「非常伯敻」。


傳奇性珠寶世家
表面上看來,伯敻和MB&F似乎是不同的創作團隊。位於歷史悠久之巴黎凡登廣場 26 號的伯敻,是法國高級珠寶菁英界的傳奇。Frédéric Boucheron 於 1858 年創立此家族企業以來,持續吸引著具有鑑賞力的顧客群。無論是皇室成員、貴族、億萬富豪、影星、作家、還是藝術家,都能從該品牌華麗的創作中,找到符合自 己名望及地位的適當配件。

傳承數代之伯敻向來貫注熱情於寶石,其累積之專門知識在業界已難以匹敵,其設計則奔放、大膽。伯敻珠寶大師猶如真正的藝術家,能夠從全球最稀有、最令人渴望擁有的珠寶中,輕鬆創造獨有的配色。

伯敻的靈感來源雖來自於不同材料,熱愛大自然則是持續不變的主題。其系列作品充滿花朵、雨滴、浪潮,以及上帝恩賜的動物、飛鳥和昆蟲,而輕鬆地構思此類作品的外型,則是伯敻的秘訣之一。如今伯敻如同既往般依舊信守承諾,提供奢華與迷人的作品。


破除槽臼的創作實驗室
與歷史悠久、備受尊崇之創作夥伴形成對比的是,Maximilian Büsser的創作實驗室僅成立五年;此外,伯敻珠寶顯然是消費者渴望擁有的目標,但消費者對MB&F鐘錶機器的最初反應,卻極可能是震懾感。

Maximilian Büsser管理極富盛名之製錶品牌長達 14 年後,終於掙脫了傳統鐘錶工藝的侷限。他決定為自己創作,從童年的幻想世界汲取靈感,例如太空船和奇幻生物,並發揮熱情與其他創作者及藝術家合作。他提出 「好友們」(代表 MB&F 中的 F)的概念,目的是公開肯定及歸功於協助他實現夢想的所有參與人員。

MB&F的Horological Machine(鐘錶機器)系列當然能夠報時,但卻與傳統高級鐘錶相距數光年之遠。此系列錶款是設計大膽的表演藝術,從先進概念與精細的傳統製錶技藝之間 的張力,汲取復甦平面設計的動力。每次推出嶄新、前衛、立體的Horological Machine錶款,都能帶我們更接近另類現實,遠離傳統鐘錶的舒適區。


共享價值觀
MB&F破除槽臼的 Horological Machine 錶款設計雖從未想過採用鑽石,然而Maximilian Büsser卻醞釀多年與伯敻合作的想法。「我對伯敻的無限才能感到印象深刻,還有他們的創作熱情。」他表示,「伯敻堅決選擇前衛的表達方式,每件珠寶作品都是藝術巨 匠的演出。因此就某方面而言,雖然其創作富有感官美及女性特質,MB&F的作品則不然,但雙方卻使用共通的語言。由於伯敻也熱愛驚喜,所以我知道他們能夠將Horological Machine錶款之一,改造成頂級珠寶組成的立體傑作。」

Maximilian Büsser結識伯敻執行長Jean-Christophe Bedos後,更促成此構想實現。Bedos 先生表示:「由於 MB&F 表示欣賞伯敻具體呈現的傑作,因此在兩家公司的合作之下,必然能夠產生極具創意的構想、閃亮的成品,甚至呈現幽默、大膽的風格。」


概念:兩個世界的交集
雙方初次會面後,MB&F立即暸解到,伯敻創作團隊獨特的鑑賞力,能夠為其帶來驚喜。
儘管如此,伯敻負責此專案的設計師之一,仍記得看到HM3錶款的第一印象:「真是瘋狂!我只是想著,我們該怎麼辦!如何在這款鐘錶機器,以及伯敻的感官美、珠寶和女性化世界之間,找到交集之處?不過如果沒有挑戰性的話,我們的工作也就沒有成就感了。」

最後設計師終於找到交集之處,並在創意簡報時,提出63項創意概念,且每項設計都是藝術品。不過,Maximilian Büsser 在最後階段贊成的是貓頭鷹設計。就結構而言,此設計與HM3錶款實乃天作之合,就像所有最佳構想般不言即明;此外,此設計還帶有溫和的幽默感,以可愛及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突顯出重點寶石。

MB&F 作此選擇,最高興的莫過於伯敻設計團隊。因伯敻對自然的熱愛已成為傳奇,不但反映出新藝術(Art Nouveau)對其珠寶的影響,亦是其始終如一的靈感來源。伯敻向來偏愛以最奇特、最極端的自然生物(包括神秘的夜行性動物)造型,搭配結構細膩、色彩可喜的珠寶,務求達到列入該公司「奇珍異物櫃」的特殊成效。伯敻工匠最大的樂趣之一,就是能夠創作更為大膽、出其不意的作品,而被列入「奇珍異物櫃」。
 

精美結構
年輕的創作實驗室和擁有152年歷史的珠寶公司,組成了完美搭檔。伯敻工匠將貓頭鷹鑲嵌珠寶的華麗軀體,設計成緊密貼合HM3錶款之純金複合架構,裝上後即可將其改造為JwlryMachine錶款。該公司將複合架構分成五個部分鑄造,完成後交予MB&F組裝在腕錶上。MB&F工程師先在腕錶表面,挑選足以支撐螺絲鎖住組合片力道的五點,以免影響腕錶的複雜計時功能。使用螺絲組裝之目的,是維修手錶時方便卸除組合片。

為了正確地固定組合片,伯敻的作業僅容微米偏差,證明其寶石工匠、寶石鑲嵌工、雕刻師和金工的作業,均須達到極精密的程度。

唯有工藝大師能夠完成的部份
貓 頭鷹作品的所有細節均力求完美,然而最醒目的部份則是半透明的胸部。胸部由整塊紫水晶或粉晶製成,不但尺寸必須夠大,質地也必須非常純淨。紫水晶和石英的 質地極為堅硬,工匠雕琢胸部的不規則輪廓及羽毛時,必須使用極細膩的手法,才能避免作品碎裂。除了此項風險以外,寶石的橫切面也必須呈現貓頭鷹胸部從上至 下(喙部至腳部)的漸層顏色,顏色亦不得過濃,方可朦朧看見自動盤的擺動。

「提出顯示心跳的設計後,連 Maximilian Büsser 都認為我們瘋了。」伯敻專案設計師之一興高采烈地表示。此項設計的最終成效表現在兩個層面:一是極具眩惑感,二是暗示內部引擎的神秘性。
完美的表現


Maximilian Büsser表示其共同創作的冒險之旅長達十年,期間鮮少見到進行得如此順利的合作案。他認為,伯敻創作團隊的精神證明了「有志者事竟成」。對伯敻而言,伯敻團隊著重 於讓貓頭鷹設計復甦的樂趣,以及享受引領兩個世界(MB&F 的另類現實世界,以及伯敻充滿溫暖與誘惑的世界)交會的挑戰。

JwlryMachine屬於訂製錶款,亦可選擇其他配色。

 
關於伯敻(Boucheron)

伯敻是法國家族珠寶企業,自Frédéric Boucheron於1858年創立以來,歷經創辦人嫡系後裔的四代擴展,2000 年巴黎春天集團(PPR)旗下的古馳集團(Gucci Group)出現傑出接班人。

於2006年歡慶150周年的伯敻,對於影星、作家、藝術家、王公貴族及億萬富豪等客戶,特別具有吸引力,因其能夠在伯敻華麗的創作中,找到足堪匹配自己名望及地位的配件。

伯敻提供精彩作品已有悠久歷史,向來以設計的獨特、大膽及精緻聞名,伯敻珠寶保證提供精緻的奢華感及誘人的華麗感。凡登廣場的珠寶大師猶如真正的藝術家,能 夠從全球最稀少、最令人渴望擁有的寶石,所構成顏色齊全且絢麗奪目之調色盤中,出奇輕鬆地選擇及組合寶石。伯敻透過奔放、大膽的設計,不斷地重塑其獨有優 雅感超越時間的精粹。

伯敻目前在全球各地共經營超過50家精品店,此外還有線上銷售網站,以滿足各地頂級珠寶及鐘錶的愛好者。



關於 MB&F

Maximilian Büsser於2005年辭去號稱夢想工作的Harry Winston Timepieces公司主管一職,以便創立MB&F(Maximilian Büsser and Friends 的縮寫)公司,與才華洋溢的專業人士合作,專門設計及打造鐘錶機械雕塑的限量系列。

立體Horological Machine(鐘錶機器)系列錶款,既是高科技的 21 世紀引擎,也是極其精緻的微機械藝術品。HM3 錶款之前的突破性錶款包括 2007 年推出的 HM1 錶款,以多層次雙面盤、8 字型機芯及居中突起的陀飛輪震驚製錶界;以及 2008 年推出的 HM2 錶款,配備全球第一只機械機芯,兼具瞬間跳時、同心逆撥分針、逆跳日期、雙半球月相和自動上鍊等功能,其錶殼由超過 100 只零件組成,是製錶史上最複雜的錶殼。

過去三年來,鐘錶機器的需求量成長十倍,產量卻依舊非常低(2010 年僅生產145 只鐘錶機器);因其目標不在於成長率,純粹的創造力才是 MB&F 的唯一目標。近期共有三位高知名度「好友們」,依據自己的鮮明個性來詮釋鐘錶機器。美國藝術家 Sage Vaughn 以帶刺鐵絲纏繞 HM2 錶款;法國藝術製錶師 Alan Silberstein 則將同一錶款詮釋為「黑盒子」,向 1940 年代的小型照相機致敬;如今則由伯敻揮灑獨特的才華,將 HM3 錶款詮釋成 Jwlry Machine 珠寶版。
 
JWLRYMACHINE 錶款 ─ 技術規格
機芯:
Jean-Marc Wiederrecht/Agenhor 設計的立體鐘錶機芯
芝柏(Girard-Perregaux)振盪器與齒輪
平衡振盪器振幅 28,800 bph
22K 玫瑰金戰斧造型「不可思議」的自動上鍊自動盤
透過陶瓷滾珠軸承,將小時與分鐘資訊傳送至雷射切割指針
寶石數目:36 顆(皆為功能性寶石)
零件數目:304

功能:
圓錐之一為小時及日夜指示器
圓錐之二為分鐘指示器
機芯視窗外環為日期指示器

錶殼:
JWLRYMACHINE 紫色款:18K白金/鈦金屬及紫水晶
胸部以紫水晶雕琢成:35.27K
雙眼以圓凸型紫水晶製成:6.34K
鑽石:約 0.96K
藍色和紫色藍寶石:約 5.17K
旋入式錶冠鑲嵌圓凸型紫水晶:0.33K

JWLRYMACHINE 粉色款:18K 玫瑰金/鈦金屬及石英
胸部以石英雕琢成:32.71K
雙眼以圓凸型紅碧璽製成:7.88K
鑽石:約 0.96K
粉色、藍色和紫色藍寶石:約 5.17K
旋入式錶冠鑲嵌圓凸型紅碧璽:0.33K

藍寶石水晶玻璃:
錶面、錶背及圓錐的鏡面皆採雙面防眩處理
錶帶與錶扣:手工縫製鱷魚皮或蜥蜴皮錶帶,搭配特別設計的 18K 金及鈦製摺疊錶扣。
 

負責 JWLRYMACHINE 錶款的「好友們」

概念:Maximilian Büsser/MB&F 和 Jean-Christophe Bédos/伯敻
產品設計:Eric Giroud/Eric Giroud 設計工作室及 Quentin Obadia/伯敻
技術與生產管理: Serge Kriknoff/MB&F
生產物流:David Lamy/MB&F
機芯研發:Agenhor 的 Jean-Marc Wiederrecht 和 Nicolas Stalder
機芯製造: Georges Auer/Mecawatch 和 Salvatore Ferrarotto/APR Quality
手工打磨機芯組件:C-L Rochat 的 Jacques-Adrien Rochat 和 Denis Garcia
陶瓷滾珠軸承: Patrice Parietti/MPS
機芯組裝:MB&F 的 Didier Dumas 和 Georges Veisy
錶殼與錶扣結構及生產G.F.Châtelain Philippe Marti Dominique Mainier Bertrand Jeunet
藍寶石水晶圓錐:Sebal 的 Sébastien Sangsue 和 Grégory Esseric,Peter Bloesch/Bloesch
面盤:Nateber 的 François Bernhard 和 Denis Parel
指針:Fiedler 的 Pierre Chillier、Isabelle Chillier 和 Félix Celetta
錶帶:Olivier Purnot/Camille Fournet
展示盒:Frédéric Legendre/Lekoni 和 Isabelle Vaudaux/Vaudaux

2010-10-24T22:30:00
您可能也有興趣
朗格RICHARD LANGE...
伯爵舉辦千載難逢的頂級製錶工藝...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