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錶講堂_天文GO
城邦國際名表No.86
2016-11-05 Publish
No.86
打造複雜功能的鋒芒...
2011-11-02

知足常樂─愛幹不幹的製錶師

佳士得的拍賣網頁:這只錶預估最高可以拍到三萬五瑞郎;結果賣了十八萬。
佳士得的拍賣網頁:這只錶預估最高可以拍到三萬五瑞郎;結果賣了十八萬。

前陣子走了一位很受崇敬的老製錶師,忽然我想聊聊一位愛幹不幹的老製錶師,這位老兄比剛剛蒙主寵召的喬治丹尼爾斯年輕二十歲,人生還有很長。他名叫菲力浦.杜福(Philippe Dufour),最有名的一只錶(不是最精彩)叫做「簡單」(Simplicity)。

很少有製錶師會因為「簡單」而聞名,杜福先生當然也不是。他是科班出身的製錶師,從小就接受瑞士製錶教育,十五歲畢業於正統的製錶學校,爾後從小錶廠到大錶廠,經過相當時日的鍛鍊,知名的作品仍舊是極度複雜的錶款,像是全世界第一只鐘樂報時、大小自鳴手錶,雖然掛的是知名大廠商標,但實際上就是他製作的。跟很多知名的製錶師一樣(事實上,以杜福老爺的輩份來說,這句話應該是「很多知名的製錶師跟他一樣」),他在古董鐘錶上吸收了許多寶貴的經驗,因為有一長串時間,他以修復古董鐘錶維生,而這種朝不保夕的生活方式,造就了許多今日檯面上赫赫有名的鐘錶大師。

杜福先生為大廠製作複雜鐘錶,他屬於今日慣稱的「派遣人力」,跟錶廠簽約,外包製作複雜功能錶,大約是每年交出一只錶,就能保他一年安康、衣食無虞的生活;但在一段時日之後,他也決定打響自己的名號,製作一些掛著自己名字的手錶。1992年第一只掛著他品字的錶在巴賽爾展出,是一款大自鳴錶;四年後他推出一枚名叫「Duality」的錶(中文應該叫「雙份」吧?)這是一只有兩組擒縱機構的錶,兩顆擺輪,兩組馬仔跟五番車,透過一組差速器裝在一起,號稱跟陀飛輪錶有類似的精度,但更難做。

無論如何,Duality在手錶裡是前所未見的。這只錶賣9.5萬瑞郎,它有個趣事:2007年佳士得一場拍賣裡出現這款錶,預估價格大約是2.5~3.5萬瑞郎,許多懂錶的人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有人去問了杜福先生的意見,他淡淡地說,如果不是鑑價官沒見過世面,就是有意創造話題。的確是,後來這只錶結標價是18萬瑞郎,足足是估價的5倍;比當初賣價結結實實漲了一倍。大拍賣行很少出這種跌破眼睛的狀況,尤其它還不是畫作之類的藝術品。

後來杜福先生推出一只錶,叫「Simplicity」(一開頭我們叫它簡單,但為了搭配「雙份」,這裡好像叫它「單一」比較合適):它機構上沒什麼驚世駭俗之處,就一塊簡簡單單的錶,跟一塊電子錶也沒太大差別,不過上頭每個零件都做到杜福老哥自覺能做到最好的地步。推出那時,他接了200枚「單一」的訂單,十年來,他只做這款錶,到底出完貨沒,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之前已經宣佈,不會再接這款錶的單。

別人一生,對我們來說經常只是一個故事:他可以每年做一只是為甚難的大複雜功能錶,但他選了跟陶淵明差不多的方式。

「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

2011-11-02
您可能也有興趣
品牌真的重要嗎?...
初談陀飛輪藝術...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