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買錶通
城邦國際名表2016年鑑
2016-10-15 Publish
2016年鑑
HYT流動的時間...
2011-10-24

幹得好,雅典表

古時候能做琺瑯面盤的能人不少,好比古時候能作詩的人也不少;到今天都稀有了。
古時候能做琺瑯面盤的能人不少,好比古時候能作詩的人也不少;到今天都稀有了。

幾天前雅典表(ULYSSE NARDIN)宣布購併一家面盤廠Donzé Cadrans SA;對絕大多數表迷來說,這算不上新聞,它就像某個人買了條狗回家,沒什麼值得提的。對我來說,未必。

雅典發了新聞稿說這碼子事,輕描淡寫地提到會因此掌握掐絲跟大明火琺瑯兩項面盤製作工法,似乎也就是這樣而已,不值得大張旗鼓宣傳,我對瑞士表壇的認識不比讀者多多少,但隱隱覺得雅典這個作法很值得鼓勵,當大家都只買牛奶的時候,它買了條牛回家擠奶。擠奶可能辛苦,養牛要花的心血也比上街買瓶牛奶大得多;但我的看法是,當瑞士沒有幾條牛的時候,從那牛身上擠出來的奶,可比黃金還貴重。

不少瑞士大廠都有琺瑯面盤錶款,大致上也有相同特點,換上一塊琺瑯面盤,表的身價暴漲,因為(好的)琺瑯實在稱得上工藝極品,尤其是表的面盤,小小方寸之間要畫要燒要磨,再畫再燒再磨,一傢伙燒上幾十次,才能弄出一塊五彩斑爛的面盤,其中任何一次出問題,面盤十之八九就毀了(當然也可能有機會多燒一次就把瑕疵掩去),它費工,而且結果精緻可喜,怎能不得高價。想想宜興壺,土胎一般難得,若有好的工藝師捏泥,與庸手成品價碼相去何止千里。

頂級瑞士錶廠都難免要間歇性地推出琺瑯面盤錶款,才能發揚瑞士傳統工藝技法;”間歇性推出”是因為能做的人少了;要燒製的藝品先天就有著難以完全相同的特性,與表向來炫耀高調的作用若合符節。受華人世界買氣暢旺所賜,2011年更是大出,因為明年就是龍年,有龍的表必然(真的嗎?市場心理太難預測)洛陽紙貴,而要讓一​​塊表跟龍扯上關係,最快方式就是換上塊龍面盤;要讓表有獨特資質,那麼換上琺瑯龍面盤最是穩當。在玻璃上用雷射雕龍當然不是不行,只是你能我能他也能,搞成全民運動身價就賤了。琺瑯面盤呢?瑞士就那麼幾條牛,再怎麼擠,奶就那麼一點。

Donzé Cadrans SA大約是”東澤(譯音)”面盤公司的意思,它的專長就製作琺瑯或是陶瓷面盤,老董原本在真力時(ZENITH)上班,石英革命的時候被資遣,所以決定賭一把,自己開公司繼續搞,從1970年代到如今,第二代傳人也要退休了,所以才把公司股權全數賣掉。這類公司多半規模不大,能做能畫的就那麼多人,但這些人都是重要資產,能下金蛋的雞母。換個體面點的說法,他們都肩負了傳承瑞士精緻工藝的使命,都是國寶級工藝師。

有琺瑯表的品牌已經不多,有自己養琺瑯工藝師的品牌更少,工藝師超過三名的品牌,好像還沒聽說過(當然可能有,只是我寡聞),雅典沒有說明東澤到底還有多少人能做琺瑯面盤,但想數量應該不少;琺瑯工法多端,也許有人能做其中的特定工序,有人能一路從雕金胎或是掐絲做到窯燒完成,無論如何,都讓雅典成為自己養琺瑯工藝師的品牌,不管從實際面還是營銷面,都是大利多。

雖然我也懷疑,怎麼別人不買,但管它的,有人繼續燒精緻的面盤就好。

2011-10-24
您可能也有興趣
品牌真的重要嗎?...
初談陀飛輪藝術...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