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錶講堂_天文GO
城邦國際名表No.85
2016-09-07 Publish
No.85
機械音樂的演奏家...
2012-11-05

日本製錶師在瑞士(一)

日本製錶師在瑞士(一)
日本製錶師在瑞士(一)

《Chronos Japan》每年的最後一期都會作一些總和趨勢分析性質的特集(至少最近三年是),2010年是<撼動錶界的8個人>,2011年是<象徵「現在」的腕錶>,然後今年是<來談談高級錶的未來>。這些特集都會找來一些業界重量級的VIP做長篇的訪談,內容多是以大量的文字構成,老實說讀起來還滿吃力的,不過因為這些訪談的內容都很精彩,而且他們找來的VIP陣容都很夢幻,所以每次我都還是壓著自己把這些文章讀完。今年的訪談是以對談的形式構成,他們將找來的VIP分成兩到三人一組(當然是將有關聯性的分在一起),讓他們針對記者設定的問題進行對談;這種作法在事前籌備上的難度又更高了,這些VIP平常要訪到一個都很難了,更何況要把他們湊在一起,對我們記者來說實在是一個又恐怖又令人羨慕的任務。 

這次因為另一個案子的關係需要作功課,先讀了其中的一篇對談,這裡就拿出來聊聊其中的內容。這篇對談的兩造是二位在瑞士工作的日籍製錶師,濱口尚大和永澤琢夫。這兩位的經歷都非常夢幻:濱口從2004年開始在Renaude et Papi工作,2008年調到總公司愛彼,擔任機芯研發課的負責人,最後在這次訪談結束後,從今年10月開始,他又跳槽到Vaucher機芯廠,活躍的都是業界一流的公司;永澤在1993年進入愛彼實習,1998年調到Renaude et Papi(兩個人正好相反),2000年跳到百達翡麗,專攻萬年曆和陀飛輪等等高階複雜功能的組裝,最厲害的是2011年初他拜入了Philippe Dufour門下(根據訪談的內容,Dufour門下目前只有他一個人)。整篇訪談的內容還滿雜的,兩個人東拉西扯地聊了很多(大部份都是濱口在講;中間永澤有誇濱口的口才很好,濱口笑著回答他說「跟Giulio正好相反」;Giulio Papi就是Renaude et Papi的創辦人之一,而濱口和永澤兩人都曾經跟過他,照這樣看來Papi的口才應該很差)。由於內容很雜,這裡就不強加整理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了,我只剪其中有趣的部份出來聊聊。

首先記者提到,你們兩位都是從高階複雜功能的研發轉往基礎機芯,請問基礎機芯的魅力在哪?永澤的回答很曖昧(果然口才不好),不過大概就是一個製錶師到了一個階段就要在自己「擅長」和「喜歡」的領域之間做一個抉擇,而他的抉擇是要做「準又漂亮的機芯」(所以他跟了Dufour嗎)。濱口的回答我覺得還滿好笑的,他說他在Renaude et Papi研發的都是些自己絕對買不起的錶,基礎機芯的話稍微拚一點還有可能買一只自己做的錶,為了這個理由他跑去做基礎機芯。......還挺妙的。業界總是說說製錶師的薪水很高,不過實際數字卻沒聽說過,照這樣看來至少沒高到買得起愛彼的高階複雜功能的地步。這也讓我想到我在看國家地理頻道的《超級工廠》的時候,道奇工廠裡做Viper的員工到退休前多半都會自己買一輛Viper,保時捷廠裡做911的都是騎腳踏車上下班的。(待續)
 
2012-11-05
文章TAG:製錶師,高級錶
您可能也有興趣
蒔繪錶(二)...
從春拍看鐘錶市場...
時計機械上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