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鐘錶
城邦國際名表No.90
2017-05-05 Publish
No.90
2017巴塞爾鐘錶珠寶博覽會...
2016-11-08

一分鐘專訪OMEGA產品研發副總裁 哥就是有話直說

意外的,Jean Claude Monachon產品研發副總監,是個回應有點老實的人哩?
意外的,Jean Claude Monachon產品研發副總監,是個回應有點老實的人哩?

大家好,又到了一分鐘系列了。這次,應該真的差不多一分鐘可以看完喔!大概吧。

 

這樣說有點突然,但各位是否有想過,陶瓷錶殼雖然耐刮,但是被重重撞到,它不會凹、不會花,只會直接破碎給你看!如果生活佩戴不撞車不跌倒,好好戴,過個幾年還是新新帥帥。可是拿來給運動錶用,不是很奇怪嗎?因為運動難道不會碰撞嗎?就算打球不帶好了,但帶著跑馬拉松,還是有可能跟人手碰手啊。

 

我真的是覺得奇怪極了。

 

而這疑惑到底要問誰?套一句之前在網路上某位筆戰單挑多位錶友的老前輩的大絕招回應:「你們都是品牌錶店,要賣錶當然不敢說真話!」。好像也沒錯!問沒陶瓷的品牌,好像隔靴搔癢。問有陶瓷的品牌,可能也是會笑笑混過去。這個矛盾真的很難找到適當人選問。

這次Jean Claude Monachon這次是為了帶幾款今年全新的海馬Planet Ocean潛水錶而來。其中包括四只尚未發表,全陶瓷錶殼的Planet Ocean Deep Black潛水錶。我們特別放大女模戴的這款給大家看看佩戴時的比例齁。
這次Jean Claude Monachon這次是為了帶幾款今年全新的海馬Planet Ocean潛水錶而來。其中包括四只尚未發表,全陶瓷錶殼的Planet Ocean Deep Black潛水錶。我們特別放大女模戴的這款給大家看看佩戴時的比例齁。

很難,不表示沒有。把後宮建立在硬碟中的本格宅宅,也是能在茫茫人海中尋到3D真愛的。然後,就讓我盼到了OMEGA的產品研發副總裁Jean Claude Monachon尚克勞德先生來。產品研發副總裁..看這頭銜就知道他應該更像個工程師,而不是經理人。

根據過往經驗,這類非銷售相關的人,往往比較...不圓滑...。他們不像行銷人員,總能圓融的面對各種問題,回答出好像很豐富,但事後想想又好像什麼都沒講。研發端的人員,往往藏著不少牢騷...而果然,這位尚克勞德先生...其實有點老實呢~(只是有些太老實的我只能寫在自己的小本本裡。)

陶瓷錶殼須先重壓成型,在高溫高壓燒結。在這過程中會因為水分散失而縮小差不多百分之三十。困難的不只在燒製,還有需要預設大火燒後的完成品大小。全陶瓷,代表各零件也都要燒過。要能彼此契合,不只是數學計算,可能還需要些...運氣吧?
陶瓷錶殼須先重壓成型,在高溫高壓燒結。在這過程中會因為水分散失而縮小差不多百分之三十。困難的不只在燒製,還有需要預設大火燒後的完成品大小。全陶瓷,代表各零件也都要燒過。要能彼此契合,不只是數學計算,可能還需要些...運氣吧?

「陶瓷不會刮傷,但會撞破,拿來做可能在海裡撞來撞去的潛水錶,你不覺得休誇怪拐?」逮到機會後,我立刻發動攻擊。

「啊~哈~哈~哈~」還以為第一回合尚克勞德會以乾笑回應結束這局。不料,接著尚克勞德不諱言陶瓷因為結構特性,面對物理攻擊的抵抗力相對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BUT!」最重要就是這個BUT。他話題一轉,先抱怨了自己不只擔任研發,還要去管克服。一開始受命的時候,非常北宋,但他逐漸明白,這個端點是最能直接了解客戶端需求的方式。然後他兜回問題,又是老實發言:「很多選擇陶瓷運動錶,尤其潛水錶的人,其實不會帶著運動,他們就是要一款潮潮帥帥好看的錶。而不是我老王賣瓜,我們家的錶,戴起來真的挺好看的。」

 

尚克勞德補充:「就像計時碼錶,根本想不出日常生活他能在什麼地方用?但問題是這卻是最多人偏愛的腕錶功能?」

尚克勞德認為整只腕錶最困難的地方,並非機芯結構,而是旋轉錶圈。嚴格說來是錶圈下方的齒輪,因為要能夠旋轉順暢不卡卡,又不能被碰一下就輕易偏離原本設定。又剛又柔,下面齒比的計算需要細心琢磨。而且,還記得前一篇講了陶瓷燒結後會小百分之三十嗎?這就更麻煩啦!
尚克勞德認為整只腕錶最困難的地方,並非機芯結構,而是旋轉錶圈。嚴格說來是錶圈下方的齒輪,因為要能夠旋轉順暢不卡卡,又不能被碰一下就輕易偏離原本設定。又剛又柔,下面齒比的計算需要細心琢磨。而且,還記得前一篇講了陶瓷燒結後會小百分之三十嗎?這就更麻煩啦!

尚克勞德指出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他遇過有些客人拿著傷痕累累的錶回來保養時,會特別交代「千萬別拋光打磨!」。因為認為錶的傷痕是存在過的證明,這其中都有些記憶的。但也有一種則是非常小心,深怕會有刮傷,他們就是喜歡腕錶光鮮亮麗。而這種客人,陶瓷的確最符合他們需求。事實上,以他們的佩戴態度,腕錶幾乎不太可能會面臨刮到、撞到的狀況。(除非是出於他們意志外的意外。)

 

「這位兄台,不瞞您說...之前我們推出的月之暗面,還真的破了七個送回來!」尚克勞德突然爆了這個料。

 

「這種事情可以跟我說嗎?」我心中這麼想。

全新陶瓷錶圈的另一複雜在與異材質結合的工法。與有色天然橡膠結合的方式是先在陶瓷殼預留溝槽,填入橡膠後在高溫高壓燒,讓橡膠緊緊扒著陶瓷殼。而此圖則是與Sadna Gold結合的方式,則是利用金屬增生的方式,慢慢生長到包覆整個錶圈,然後再把多出來的金磨掉(怎麼覺得有點浪費?)。
全新陶瓷錶圈的另一複雜在與異材質結合的工法。與有色天然橡膠結合的方式是先在陶瓷殼預留溝槽,填入橡膠後在高溫高壓燒,讓橡膠緊緊扒著陶瓷殼。而此圖則是與Sadna Gold結合的方式,則是利用金屬增生的方式,慢慢生長到包覆整個錶圈,然後再把多出來的金磨掉(怎麼覺得有點浪費?)。

還來不及做反應,只見他聳聳肩說:「你說我們該怎麼辦?」然後自問自答既然不能裝死,所以他們的就是全部換新啊。想想好像也只能如此,這也是負責任的表現。

 

這麼老實好嗎?我可是會寫下來的喔?尚克勞德並不介意,他以此為例,是想要表示各種材質都有其極限。《倚天屠龍記》裡少林空見大師的金剛不壞體也被金毛獅王謝遜打爆(不過他可打了十三拳,還用了一點賤招。)陶瓷在結構上或許不耐重撞,但現實生活的小碰小撞,倒也不礙事。

 

這世界上是有幾個金毛獅王?犁田摔車又不是常見的事。

 

再者,算一算,月之暗面不是量產錶,只被撞破七個,也算是相當堅強的了。與其討論材質遭重擊後會怎樣?有些庸人自擾,不如多討論一些它的優點,不易刮傷、輕量、抗腐蝕、親膚性佳之類的。

「我們也持續研究如何克服陶瓷的弱點。」尚克勞德表示。

為了確保在昏暗時候還能判讀良好的夜光時標,在水中的表現其實不如陸地上好。無論時標設計的多強烈,多清晰都差不多。雖然這是潛水錶的必要條件,但如果真的帶機械錶潛水,又想在水裡看時間(Why?)記得帶個手電筒會更好喔。
為了確保在昏暗時候還能判讀良好的夜光時標,在水中的表現其實不如陸地上好。無論時標設計的多強烈,多清晰都差不多。雖然這是潛水錶的必要條件,但如果真的帶機械錶潛水,又想在水裡看時間(Why?)記得帶個手電筒會更好喔。

除了陶瓷外,尚克勞德其實還提了不少有趣事。例如:他身邊不少人都會帶機械錶潛水...因為那些人都是製錶師或相關工作者,就算有狀況也能自行處理。又或是:實際潛下水,因為光譜的問題,顏色會一種一種的無法被辨識,包括夜光!不過通常他們潛水會帶個燈下去。還有他覺得如果OMEGA的製錶哲學,還有他認為如果品牌要搞複雜功能,他希望往哪個方向走...之類。

 

不過都說了這次一分鐘就一分鐘,就只講一件事吧(可是圖說其實講的是另一件事喔~)。

 

那麼,這次的一分鐘系列就到此為止,大家下次見囉。

掰~掰~


好的,最後還是來看一下Planet Ocean Deep Black美美的官圖好了。一次發表四種顏色,純陶瓷殼,除了陶瓷結合有色橡膠外,還有陶瓷結合Sedna Gold的版本。
好的,最後還是來看一下Planet Ocean Deep Black美美的官圖好了。一次發表四種顏色,純陶瓷殼,除了陶瓷結合有色橡膠外,還有陶瓷結合Sedna Gold的版本。
2016-11-08
文章TAG:OMEGA,陶瓷,運動錶
您可能也有興趣
傳統製錶的聲音...
百達翡麗不鏽鋼萬年曆計時腕錶好...
時計機械上市中